富晓春的博客
    用第三只眼看世界……
  北宋名相富弼“魂”归文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富晓春 |  浏览(9282) 评论 (27)  | 发布时间:2010-07-07 20:08:40 最后更新时间:2010-09-29 22:24:38  
  本作品所属分类:风土古韵 文章类型:独家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北宋名相富弼“魂”归文成
                      
                      □富晓春 

 

 
“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郁达夫
 
             

 一代名相富弼画像

 
20097月,我同老家的几位族亲千里迢迢,特地赶到河南省洛阳市,将从先祖富弼墓中挖掘出来的遗物” ——一抔黄土接回浙江文成。716,当我们带着先祖的“遗物”以及富弼墓志拓印本,坐着写有一代名相富弼,魂兮归来字样的汽车,缓缓出现在梧溪村时,全村1000余族亲,纷纷聚拢到村口迎接。众族亲怀着对祖先的敬畏与缅怀,按照当地的习俗,虔诚地将祖先富弼的灵位迎奉在村中富相国祠的祭坛上……
富弼(10041083),字彦国,历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两度入相。少年笃于学,提笔能文,胸有大度,范仲淹称之王佐才,晏殊纳其为婿。富弼曾与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苏东坡等齐名于宋室。他辅政有方,政绩卓著,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谋略家。穿越尘埃遮蔽的时空,面对历史的风云际会,也许有人要问:千年之前的富弼与现今的文成县及梧溪村有着怎样的渊源?
 
一、富弼墓发现震惊梧溪
20086月,我从河南《洛阳日报》、《洛阳晚报》上看到了这样一条消息:“北宋名相富弼墓葬在洛发现”。此消息通过互联网迅速流传,引起了我国史学界以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我将此消息电告乡下的梧溪老家,村里顿时像炸开了一颗“重磅炸弹”。众族亲欢呼雀跃,奔走相告:“老天有眼,富氏家族祖先的坟墓终于找到啦!”
村两委召开了村民代表会议,并派人赶到百里之外的丽水等另外两处富氏村落通风报信。我定居台湾台北县81岁的富醒愚伯伯,兴奋不已,连夜打来电话,迫切希望我们到洛阳看一看先祖富弼的墓葬,并希望能找到在洛阳的富弼后人。

一代名相富弼的裔乡
——浙江省文成县梧溪村(图片选自文成画册
 

  梧溪村的富相国祠(图片选自文成画册)
 
我的老家梧溪村,地处浙南洞宫山麓,与青田、景宁毗邻,全村1200余人口皆姓富,是北宋名相富弼后裔最大的聚居地。旧时,此地称八都属青田县管辖,有着悠久而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梧溪富氏宗谱》称:“南田之山,其南二十里有泉汇为溪水,声涓涓沥沥,如人相语,故名语溪。因行书与‘浯’形相似,后遂名为浯溪。”1929年青田县在此置设邮代所,误写为“梧溪邮柜”,遂而沿用至今。

文成县屈指可数的两大名人,明代开国元勋刘基和现代著名杂文家赵超构,都与我村有渊源。刘基家族与富弼后裔有着多代姻亲关系,刘基的母亲、夫人、儿媳皆娶自梧溪富家。梧溪还是赵超构的外婆家,当年为了图吉利,赵父依据当地习俗,将赵母接回娘家生产,使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山村成为新中国晚报界泰斗人物赵超构的出生地。

作为一代名相富弼的裔乡,更是留下了诸多有关富弼的历史和文化遗迹。在村口赵超构外婆家大宅院,门台上额条石上赫然写着“南阳旧家”四个大字。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南阳指的是古代河南洛阳一带,当年富弼因反对王安石变法,受宋神宗排斥而罢相回洛阳闲居。然而,作为富弼后裔的我们,却还在一直追怀着祖先的荣耀。

进村不过百米,那座绿荫簇拥、气宇轩昂的富相国祠,就是族人为了纪念先祖富弼的功绩而留给后世的见证。富相国祠始建于乾隆甲申年(1764),为单合院回廊式建筑,屋脊飞檐如龙抢珠,煞是招眼。祠前六对旗杆夹分列宗祠门庭两侧,正门红门黑柱,高悬的“富相国祠”额匾,苍劲有力,熠熠生辉;内有一古戏台,藻井中描红画绿,湛蓝的琉璃圆珠,辉映成趣;先祖富弼的坐姿仪像,安放在正厅内,着色浓重,形象逼真。在每年的春秋“两祭”(古历正月初一、七月十五)时,众族亲都会从四面八方集聚到这里,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
 
 文成县梧溪村”南阳旧家“高高耸立的门台。
刘显友摄
 
 
历代多种版本的《梧溪富氏宗谱》
 
我们富氏从何而来?《中国姓氏寻根》载:“春秋时周朝有同族大夫叫富辰,子孙称为富氏。又鲁国有公族大夫名终甥,字富父,后代也称富氏。”富氏在中国百家姓中排名第219位,是汉族中的“小姓一族”。富姓还有不属汉族的,乃是满族富蔡氏的简称,为满清八大姓之一。在全国,汉族富氏群居村落,简直廖若晨星。在浙江省,目前仅发现三处富氏集居村落:一是梧溪村,也是目前发现人数最多的集居地;二是平阳县宋桥镇章桥村,有300余人;三是丽水市莲都区富村,约660人。三处富氏集聚村落的村民,虽有各自的宗祠,但却频繁走动,亲情甚好。正因富氏“小姓”,我们对于姓氏以及家族的溯源,比“大姓”人自然抱有更大的兴趣。

 

二、艰难的寻根之旅

2008818,我从上海大学教授岗位退休的堂叔富知愚,受全村父老乡亲的重托,风尘仆仆踏上了寻根之旅。对于智愚叔来说,这是第一次踏上祖先的故土寻根,而对于我们富弼后裔而言,已经说不清是第几次行程了。每一次的行程,都显得那样任重而道远,且充满艰难和希望……

年届八旬的父亲对我说,1945年抗战之后,曾有河南籍的富弼后人到文成南田山拜谒富氏先祖的坟墓,但阴错阳差,两支富弼后人未得相见,最后带着遗憾而去。19943月,父亲曾与上海知愚叔的大哥富金愚等4人,在海外族亲的资助下,也到洛阳寻过亲。他们历时月许,途中历尽艰辛,共走访了50多个村镇,最后还是无功而返。

现在,上海的金愚伯伯已经去世。他在临终的时候,还对寻亲问祖之事念念不忘,嘱托知愚叔一定要找到洛阳的富弼后人。此次洛阳之行,也算是了却金愚伯伯生前的一桩心愿。知愚叔到达洛阳后,通过新闻媒体发布了拜祖寻亲的消息,希望能找到洛阳的富弼后人,并与当地文物部门取得联系,对祖先富弼墓葬的发掘情况进行了全面的了解。

据介绍,富弼墓葬是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在对老城区邙山镇史家屯村的中迈·王城之珠经济适用房建设工地考古发掘时发现的。富弼墓葬包括家族墓。共发掘11座,能确认墓主的8座,不明的3座。包括富弼弟富鼎、次子富绍京,侄富绍宁、富绍修、富绍荣,还有孙辈富直方、富直英墓。由于盗扰严重,除出土14方墓志外,随葬器物大都无存,仅有少量铁牛、瓷碗、陶罐等。
   

富弼墓全景
 
    
  富弼墓石椁室
 

富弼墓志(图为局部)1.41米见方,厚30厘米,计6595字。由当时的资政殿学士、通仪大夫韩维撰写,端明殿学士兼翰林孙永书丹
 
   司马光题写的富弼墓志盖
 
富弼墓葬是一座造型特别的大型石椁室穹隆顶砖室壁画墓。在甬道和墓室还保存有少量壁画。工作人员从墓中发掘出一方1.4见方、厚35厘米、重两三吨的超大青石墓志,墓志全文6595字,由当时的资政殿学士通仪大夫韩维撰文,端明殿学士兼翰林孙永书丹。《资治通鉴》作者司马光撰题墓志盖。此墓志碑鸿篇巨制,在中原乃至全国都十分罕见。

在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库房里,知愚叔亲眼目睹了富弼墓葬出土的椁石、墓志等文物。司马光用篆文题写的墓志盖结体优雅,遒劲有力。富弼的神道碑铭出自大文豪苏东坡之手,碑文伴随着苏东坡的名气一直传颂至今,可遗憾的是如今挖开尘封千年的富弼墓葬,仍然不见其石碑的踪迹。司马光和苏东坡都是以不写碑志而著称,司马光有“司马牛”之绰号,苏东坡也说过“轼于天下,未尝铭墓”,但他们最终还是为富弼写了碑文,可见富弼当年深远的社会影响力。

历史文化和文物保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令人不无遗憾的是当地并没有将富弼墓葬遗址保存下来,在现代化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两大问题的抉择上,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站在富弼墓葬遗址上,知愚叔抬头望着四周越盖越高的楼房,真是心急如焚而又欲哭无泪。连日里,他茶饭不思,夜不成寐,四处打听,在当地竟然找不到一个富姓人,也没有任何洛阳富弼后人与他联系。可见当年因战乱,富弼后裔洛阳已很少聚居。他穿行在祖先陌生的城市里,分明感到孤援无助,但他仍然以富弼后裔的身份四处奔走疾呼:祖先的坟没了,连一点遗址也不留。这简直太残忍了。对先辈的敬畏,是人类精神生长的根须啊!

在社会压力以及我们富弼后裔的强烈要求下,洛阳市有关部门最终答应,在将富弼家族墓地所蕴含的历史考古信息得到完整保护的基础上,在富弼墓志出土原址修建碑亭,以纪念富弼的丰功伟绩。

一座城市的现代化建设,往往有赖于历史文化背景的烘托来彰显现代城市的魅力。然而,历史文明在强大的现代化建设面前,往往又要作出无可奈何的退让和妥协。或许,这就是现代文明的悲哀?

 

三、富弼祖籍在现今文成

知愚叔的洛阳之行,虽然与他的哥哥一样没能找到洛阳的富弼后人,但却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洛阳出土的富弼家族墓志碑文,再次证明富弼的祖籍在江浙一带。这对于我们富弼后裔来说,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自从富弼后裔在梧溪这片土地繁衍生息以来,我们就一直认定先祖富弼的祖籍就在现今的文成南田。《梧溪富氏宗谱》载:“唐松州刺史富韬公,唐末自豫迁南田泉谷,是为语溪(即梧溪)富氏一世祖。再传宦居河南。五世祖弼,为北宋名相。七世祖直清,偕从兄景贤返归南田。十二世祖应高,咸淳进士,雅爱梧林泉之胜,筑室家焉。”

五世祖富弼宦居河南,共生三子,分别为富绍庭、富绍京、富绍隆。梧溪富氏是富弼三子富绍隆之后。到了富弼孙富直清、富景贤一代,因金人入侵,且家族日益衰弱,便又遵照富弼生前遗愿,弃仕归田,重回江浙南田泉谷祖籍。富景贤死后墓葬南田章坳后溪,俗称花坟。元至元31年(1294),十二世祖富应高再从南田举家迁徙梧溪,从此我们的祖辈便在此扎根安家,蕃衍至今。

富氏谱牒次卷《始祖居南田泉谷之图》云,一世祖富韬原为“唐工部郎中,松州刺史、太常卿,乃始迁之祖也。葬南田甘泉里之南,华山无为观侧,因名其山为刺史山。”

富韬不但是我们富氏的始祖,还是入迁文成境内最早的“开拓者”。《文成县志》有“最早直接入迁为富氏”、“宋以富氏为著,明出刘基以闻”的记载。南田地处高山平原,是个繁衍生息、安家乐业的好地方。《太平寰宇记》谓 天下七十二福地,南田居其一。万山深处,忽辟平畴,高旷绝尘,风景如画,桃源世外无多让焉

大唐帝国分崩离析,五代十国战乱纷起。始祖富韬公看准了这方宝地,举家迁徙到此避乱隐居,安身立命。祖先们用勤劳的双手开天辟地,创造了锦绣的家园,顽强地生存了下来,逐渐发迹成为了当地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

奇怪的是历史上有关富弼的文字记载,很少提到富弼的高祖,更没有提到始祖富韬公,从而使富弼祖籍之说变得扑朔迷离、错综复杂起来。由于年代久远,史料匮乏,因而便很难还原历史的真实面目。多少年来,这成了悬在我们梧溪富弼后裔心头挥之不去的难解之谜。
 
富弼墓葬出土的铁
 

 
   富弼墓甬道西壁门吏
 
    富弼墓葬出土的铁牛
 

    富弼墓葬出土的瓷瓶、陶罐
 
1991年春,梧溪老家众族亲集资对始祖富韬公墓进行保护维修,在现场意外挖掘到砖质铭文一方。该祭砖长37.5厘米,宽20.5厘米,厚5.8厘米,重8.6公斤。上镌:“宋乾兴元年,曾孙言自洛率男弼拜祭”。也就是说,在富弼19岁那年,曾经随父亲富言南下南田富韬公墓前祭拜过祖先。

为此我特地查过富弼年谱,富弼只有在这一年才有机会回归祖地。是年,富言与范仲淹一起在江苏泰州任职,富弼随侍其父。富弼与范仲淹的结交,也便是从这一年开始的。

在这次洛阳刚出土的14方墓志中,发现多处提到了富弼的先祖。富弼墓志载:“富氏之先,其尚莫穷;辰见于周,仕而不逢。”富弼侄《富绍荣墓志》云:“富氏在江浙为望族,韩国文忠公以盛德大业为时名相,始居洛……。”在河南医科大硕士生导师王东洋写的《从新出富氏墓志看北宋大族的迁徙与兴衰》一文中,我还看到了“富弼家族的迁徙路径为:由江浙迁至齐,由齐迁至汴,由汴迁至洛阳”的说法。

富弼的祖籍在江浙一带,应该已是不争的事实。

人类迁徙的步伐,总是伴随着历史的消逝而变得模糊,并在人们的津津乐道中显露传记的色彩。历史真实的面目,也便在不断的求证中使脉络逐渐清晰而明朗……

 

四、富弼后裔的夙愿

20097月,富弼家族墓地学术研讨会在古都洛阳召开。我与平阳、丽水等地共十多位富弼后裔代表也在邀请之列。临行前,村里的众族亲一直送我们到村口,千嘱托万叮咛:“你们到了洛阳,一定要将从祖先墓里挖掘出来的‘遗物’带回来,要让我们的祖先入土为安啊!”

怀着对祖先的敬畏,带着全体富弼后裔的良好愿望,我们坐长途汽车一路颠簸,再一次来到了千年之前先生活的城市——洛阳。一下车,我们就四处打听,企盼此行能寻找到同宗同族的姓富人。我们知道,在洛阳已不可能找到富弼后人,但我们还是情不自禁要这样做,期待奇迹的发生。

在研讨会上,我受众族亲的委托代表富弼后裔发言,我说,作为富弼的后裔,我们非常感谢洛阳文物部门发现了先祖富弼墓,但富弼墓葬发掘后原址无法得以保存,使我们从情感上难以接受。因此,我们想合适的时候在温州修建富弼衣冠冢,以便祭祀祖宗、缅怀先人……
 
 
    2009 年7月,在洛阳召开的富弼家族墓地学术研讨会现场
 

  2009年7月,作者(左二)在洛阳召开
的富弼学术研讨会上发言
 

文成县文化局刘军局长(右一)
在洛阳参观富弼纪念碑
 
 2009年8月,上海历史学家李伟国教授(中)
到文成富弼先祖、后裔居住地实地考察
 
我们的想法,得到了与会专家的普遍认同。大家认为,传承文化是现代人文精神的载体,是人类活动的特殊符号。此举,既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民众心理,也有利于洛阳与温州的经济文化交流。

对于我们富弼后裔祭祀祖先的情结,洛阳方面也十分理解。研讨会后,他们特地安排人员,陪同我们瞻仰了从富弼墓出土的全部文物,还特地准备了富弼墓志拓印本,还有随葬物品的相关资料和相片,交由我们捎回。

一代名相富弼,魂兮归来!

在离开洛阳之前,我们按照民间的传统习俗,带着香烛、纸钱等祭品,特地赶到富弼墓葬原址祭祀招魂。村长富誉春抓了一抔黄土,用红色绸缎小心翼翼地包好,放入怀里。我们每人捧着一柱香,面朝南方,一字儿排开,虔诚地在心里默念道:千年老祖宗,我们接您回祖籍了!

就这样,我们一行十来人,怀揣着那一抔千年黄土,带着祖先不朽的英魂,踏上了回家之路……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您好!我也姓富,老家上海,我和家人一直在寻根,爸爸去世早,留下了这个迷,看了您的文章,感到这一天应该不远了!能否和您联系?QQ1164352344

发布者 :snow-phoenix (2012-01-14 15:13:40)  回复

我也姓富,一直在寻根,父亲去世的早,留下了这个迷。看了您的博文,觉得有希望找到根了!不知能否和您联系。QQ 1164352344

发布者 :snow-phoenix (2012-01-14 14:02:54)  回复

原来晓春老师是名门之后啊!
艰难的寻根之旅,可看出富家人是何等爱家爱乡爱国啊!
太敬重你们了!

发布者 :文成诗词 (2010-07-28 17:26:19)  回复

“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郁达夫
——至理名言!歌星的崇拜是时代的悲哀!

博主回复
这是鲁迅逝世时,郁达夫写下的警世之言。郁先生写下这句话,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可悲的是到了现在,他的这句话还在透视与反映着社会事实!难道这才算作至理名言吗?……歌星的崇拜是时代的悲哀!说得太好了!谢谢王先生光临,并祝您周末好!
发布者 :王云阳 (2010-07-24 13:23:30)  回复

写得真好!

发布者 :叫好 (2010-07-12 06:13:01)  回复

问候博友,拜读大作,从心底景仰一代名相富弼!

发布者 :秦志怀 (2010-07-09 15:56:32)  回复

一座城市的现代化建设,往往有赖于历史文化背景的烘托来彰显现代城市的魅力。然而,历史文明在强大的现代化建设面前,往往又要作出无可奈何的退让和妥协。或许,这就是现代文明的悲哀?
哎呀!好一个爱乡雅士!青青为您对先祖的敬仰感动!艰难的寻根之旅,就是寻找历史文化的艰辛啊!我以为作者的感叹,国人应该警醒,尤其是中国的政府也该好好警醒警醒了!这么重要的文化精神遗产,都不能得到保护,实在令人异常愤慨!泱泱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就是靠这些人文文化的积淀才得以驰名中外,为什么就退让给无为的现代化建设?中国的政府部门领导,真该好好警醒警醒啊!!!

博主回复
谢谢!我特别要为您的社会责任感,还有您的正义感叫好!
发布者 :青青子吟 (2010-07-09 10:06:04)  回复

原来名门啊,沾光,历史是河。。。。我等在河中央。。。问好!

博主回复
“我等在河中央”,这句话说得好!谢谢你!
发布者 :黄炳文 (2010-07-09 06:00:21)  回复

发布者 :常莎 (2010-07-09 04:20:15)  回复

晓春,玉潭问候你。呵呵好羡慕你有这份闲适的心情。

博主回复
呵呵,其实闲适的心情每个人都有的,只是有些人不要它罢了。希望老兄能重拾这份闲心……
发布者 :玉潭 (2010-07-08 22:43:04)  回复

名相富弼英灵永存!

发布者 :何志 (2010-07-08 22:33:43)  回复

爱祖敬宗,传承文化,吾国人之美德也。

博主回复
谢谢您的理解!
发布者 :吴正闻 (2010-07-08 21:51:46)  回复

问候富总夏安!拜读美文。请回访指导(在此直点→)赣州行之博友情(组图)

发布者 :邹善水 (2010-07-08 19:51:15)  回复

继续加油哈。。。。。支持支持。。。。。

发布者 :富博 (2010-07-08 19:50:41)  回复

问好。

发布者 :江天德 (2010-07-08 16:18:28)  回复

愿我的问候带给你一个新的心情

发布者 :刘景成 (2010-07-08 16:12:58)  回复

问候老师夏安

发布者 :张明华 (2010-07-08 15:23:28)  回复

详细看完,很受感动,赞赏!

发布者 :刘秀丽 (2010-07-08 12:20:45)  回复

小蛮以为郁达夫的这句话,中国上下领导都该好好学习,为您的先祖感到伤感,这么重要的精神遗址,不能得到保护,实在令人愤慨和惊诧!!

博主回复
多谢支持!
发布者 :萧澍 (2010-07-08 12:01:26)  回复

博友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发布者 :肖介汉 (2010-07-08 11:12:12)  回复
27 篇, 2 « 1 2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