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燮文艺

标签
沙漠  |  绘画  |  陈逸飞  |  天水  |  人文  |   |  深处  |  诗歌
更多标签>>
  并非花朵是美的唯一——浅论徐兆宝诗集《守望岁月》诗性生活的美学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马燮 |  浏览(810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0-09-10 21:34:23 最后更新时间:2010-09-10 21:39:10  
  本作品所属分类:评说(评论)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并非花朵是美的唯一

  

  ——浅论徐兆宝诗集《守望岁月》诗性生活的美学意义

  

 作者 马燮

  

  

  

  一位哲人说过,人们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诗人徐兆宝干脆说:只有诗歌让我温暖。是的,我们的生活已经到了俗不可耐的程度。那些烦琐的应该和必须的,说不清的因为与所以,凡此等等。在这样的境遇下,诗歌势必成为慰藉灵魂的最后解药。让我们通过阅读徐兆宝的诗集《守望岁月》来感受诗人诗性的生活、以及诗性生活的美学意义。

   在诗人徐兆宝的世界里,美是通过诗性的语言来表达的。美是自然,美是火苗突突的心动,美是雪山白云的怜惜,美是行旅中喇嘛的脚步匆匆,美是母亲深情地系于儿子脖颈的红绳,美是一只顽皮的小猫在修花,不必担心,不必忧虑,只享受情趣,享受暇逸。在诗人徐兆宝的眼里,美更是本真。我想本真的美最该是白色,纯洁得像女儿单纯明净的眼神,行者守望祁连雪峰的晶莹,还有那清晨第一滴露珠,颤颤地落下,滋润尘封太久的心灵。感受如斯:美其实就是诗人心底里那一丝最温柔的呵护和感动。它让太多的欲念仓皇出逃,使世俗的灵魂为之洁净如洗。阅读《守望岁月》,有时候又感觉美是热情,是四季如歌的高歌低吟,是岁月流逝时欢欣鼓舞的狂欢,是风中长裙飞舞的心驰神往。一首首诗歌,让人直觉美如岩浆奔涌,永不冷却。细细读来,那神秘的美呀,竟然还定格在那古老的川主寺的木门,没有人会忍住不去推开它,也许门后正是一抹年轻僧侣安详的眼神。诗歌中缤纷的美抑或还是春雨中调皮飞翔的小鸟,是枝头成熟的红豆,是心灵碰撞的瞬间,是恋人嘴角永远迷人的微笑……诗人徐兆宝对美的描述,让我们充分领略到了美本身就是一种诗意的传达。

   一、诗意倾诉现实之美

   也许,我们对于抒情这样的字眼,总是保持着崇高的敬畏和存心的故意。我们不仅具有抒情的能力,而且具有这种需要,基于生存的需要。这样,抒情诗就不仅仅是一个美学问题,而且是一个具有存在论性质的问题,抒情态度成为人类的一种生存范畴。徐兆宝的诗歌《泛自心底的一首情歌》,就把抒情挥洒得淋漓尽致,使我们领略到诗人徐兆宝的思维方式展示的诗性智慧。这样的智慧是现实生活间接意象的描述与表达。《守望祁连》里徐兆宝有这样的叙述:连绵起伏的不是山脉/是神祗的翅膀在飞翔/半空中一个和尚和两只蝴蝶/看到了老鹰在歌唱(徐兆宝《守望祁连》)。应该说,这样的诗句完全是生活场景的某种意象化的写照,诗句里流淌的是随性而至的唯美意识。我想说,如果文字是心灵意象的美好而神秘的表达,那么它只能是诗歌,它自然就不是一般的文字记录。不管是写作的过程,还是吟诵的过程,至少那一刻心灵是小小的震动过的。不难看出,在这简简单单的几行诗里,作者赋予诗句的内质(人生的体验)是多么的率真、纯朴和认真。试想,山脉、神祗、和尚、蝴蝶、老鹰以及歌唱,这些意象成为意象,绝对靠的是真切的体验,自然本身就是一种美的体验,一种美的情愫,一种美的思考!如果再深入下去,四面八方而来的声音/是夕阳留恋的泪痕/飘摇不定的雪花/是老阿妈头上掉落的白发/在手摇的转经筒里/写满了庄稼安康和幸福(徐兆宝《守望祁连》)。那转经筒如何会写满安康和幸福,它蕴含的又是怎样的人生体验?擅长写诗歌的人,当然十分懂得诗歌与生活"嫁接"的艺术,这就是诗歌的美学意义。诗意的生活真的是需要诗性地表达的,而诗性的表达才能够达到美学意义上的准确。仔细探究诗人表达背后的表达,我们能够发现,徐兆宝诗性的表达有两层意思:一是诗意,二是诗的趣味。诗意即是诗中表达的给人以美感的意境,诗的趣味即是诗中使人感到有意思、有魅力、有吸引力、有新奇性的东西,两者相合就是诗的意趣。学过文艺美学的人应该知道,诗的语言必须是浸透感情的、有内在节律的、形象而富于质感的。而它的趣味则是通过比喻、夸张、拟人、化物、象征等一系列手段,通过奇思妙想将心中独特的感受抒发出来,并寄寓自己的主观思想与浓厚感情,在创造艺术形象的过程中彰显理性。这样,诗就有诱人的意象、意境与意趣。亚里多士多德说:诗是一切文章中最富有哲学意味的创造。显然,在徐兆宝的诗里,诗的哲学韵味不是靠说理论证来体现的,而是通过触景生情自然而然地相生的,所有的刻意其实也是必然的情绪。徐兆宝清楚地知道,写诗必须以意趣的思想内涵去召唤人的精神世界的艺术意旨。他在审美形式的探求上,大量运用比拟、夸张和新奇、大胆的想象,传递其内心世界的直觉、幻觉,达到了言简意丰的艺术效果,让人通过阅读《守望岁月》而对于诗的理解得于心、会于意,体会一种追求诗意的快乐感。徐兆宝以其独有的诗美气度、神韵、与奇异的意趣所构建的审美感知的视角,把我们诱入诗歌精神家园的风景线。

  二、诗句滋润凡俗生活

  我觉得,所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些以标名的诗派,都有自我标榜的嫌疑,其目的都是为了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先锋写作。在市场经济冲击下彻底结束了破坏权力话语阶段而转入了新的语言文本建设阶段的今天,诗界(尤其是网络诗歌界)似乎已经形成了以意象象征为表现手段、以生命体验玄思为指归的知识分子写作和以事件之象隐喻为表现手段、以日常生活经验为落脚点的民间写作。这两大诗学维度交叉互动,相斥争锋,构成了跨过新世纪后诗界的亮点。阅读《守望岁月》,你会发现,徐兆宝的诗歌稳稳地安坐在了知识分子写作民间写作的交汇点上。也许,在徐兆宝看来,现实和世俗的生活太杂乱无章而又聊无头绪,以至于他太需要诗歌的那种神丹秘药的抚慰,太需要诗意语言的滋润,才使诗人的心渐而平静下来,重新回味生活的全部意义和内在本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徐兆宝是把诗歌看作是人的一种自我内心的叩问,心灵的回望和虚幻的假设。进入网络时代以来,徐兆宝写了大量的网络诗歌(《守望岁月》的诗歌,大部分都在徐兆宝的博客里发表过),这些诗歌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说能弥补我们生活、情绪、精神诸方面存在的缺陷与不满足。这样说,阅读《守望岁月》,定会在无意间使我们日趋堕落的灵魂得以拯救。在网络写作中徐兆宝清醒地看到知识分子写作民间写作的界限和区别,他在冷眼旁观,下笔谨慎,所以,从徐兆宝的诗歌里,我们看不到口语诗”“非非主义下半身垃圾主义荒诞派的痕迹。徐兆宝用自己的坚守,让自己的诗歌坚定地实践了诗歌唯美的信念。

  三、信仰构建唯美生活

  徐兆宝说: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但他又说:别失去自己。仔细分析诗人这些话语的关系,自然可以看出诗人无比矛盾的心理。我觉得,在许多的时间里,许多的场合中,诗歌只是一种现实行为失败的补偿。诗人从诗与现实分裂的隙缝之中滑落下来,成为蜕败者的象征。生活产生了离析,日常领域是单调乏味的空虚,尽管诗歌记忆的天空被想象成另一个世界,到处是灯火辉煌的路标,但诗人仍然只能生活在凡间,自然有着诸多的苦难需要叙述,诗人甚至没有时间的允许。从这一点而言,诗人是苦难的代言人!这么多年的交往,我一直认为,徐兆宝不是一个迟来者,他身居民间,他早已脱去了成为上个世纪记忆的知识分子写作的阴影,也不可能把口语精神、日常语言言说的倡导者推到至尊的地位——这是因为他所胸怀的诗歌新民间精神,反对诗歌界诗坛化,鄙夷那些把诗坛当成工具的人。这样的诗性品质实在是难能可贵。徐兆宝一直在进行具有个性的写作、言说、行吟,在母语的向度上完成自己人生的诗性存在。阅读《守望岁月》,我们看不到上一时代文化道德的沉重负荷,所以徐兆宝无需偿还任何诗学债务。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需要重建什么和整合什么,只需要认真地在大地上做一点有所创新的事就足矣。徐兆宝一直在用诗歌构造自己全新的生活,用唯美的语言来制造着一切。在徐兆宝的诗歌里,渴望情感、感受和想象,是一种摆脱散文的现实情况,凭主体的独立想象,去创造一种内心情感和思想的诗性世界。(黑格尔《美学》第三卷)。我觉得,诗人不观照外物,不在外在的世界中得到一种心灵的触动感发,是没有办法构成审美意象,从而写出蕴含着优美的、深远的、丰富的意境的篇什的。但意境不是客观外物的机械的拍照,而是经过创作主体高度选择、简化的审美完形。主题的审美意志在意境创造过程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从美学角度来看,徐兆宝诗中的包括他奔放的的和坚持的,他说:一只手伸入黑夜/一只手抚摸白昼/抓住生命的血液/悄悄注入天空。诗人的世界,是一个富于感情色彩的世界,是一个充满音响效果的世界。理想与现实的永恒分裂是现代人无法逃脱的厄运。在昆德拉看来,诗人似乎成了这种厄运的象征和化身。深入徐兆宝的诗歌世界,我看见了他的恭敬于庄严。

  如果你在约定俗成的现实面前已经感觉乏味和迟钝的话,那么,徐兆宝的诗歌可以帮你找到平俗事物里所蕴涵的诗性。徐兆宝的诗歌,是从生存的根基深处生长出的花朵,在时间之中依次开放。我知道,浇灌它们的是诗人的血和泪,所以徐兆宝的诗因此而美丽妖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