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民的博客

  是两情相悦,而非三角恋爱(续)——《红楼梦》读书札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高新民 |  浏览(20478) 评论 (36)  | 发布时间:2012-02-23 21:20:19 最后更新时间:2016-05-28 21:23:14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是两情相悦,而非三角恋爱(续)
——《红楼梦》读书札记
高新民
 
    二、宝玉、宝钗互无兴趣

 

我们从前一节贾宝玉与薛宝钗的第一次见面可以看出,宝钗除过对宝玉的那块玉有些好奇之外,再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知道宝玉就是个不贪图读书上进而专与姑娘们在一起厮混的“混世魔王”。所以,宝钗对宝玉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正因于此,她在许多场合戏弄、嘲笑和讽刺宝玉,由此也引起了宝玉对她的反感。

一次是《红楼梦》第十八回,宝钗嘲笑宝玉无知。文中叙述道:

因元宵节元春归省,礼仪已毕,元妃降座,乐止。一家人祖辈几代互诉亲情。贾政启奏元妃,大观园中的所有匾额均由宝玉所提,若有不妥者,请元妃别赐。元春笑说:“进益了。”这时,元妃命传笔砚,择其最喜者赐名。结果看到父亲贾政程上宝玉所提大观园中所有匾额,都很好,于是就题一绝:“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写毕,向诸姊妹笑道:“我素乏捷才,不长于吟咏,妹辈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异日少暇,必补撰《大观园记》并《省亲颂》等文,以记今日之事。妹辈亦各题一匾一诗,随才智长短,亦暂吟成,不可因我微才所缚。且喜宝玉竟知题咏,是我以外之想。此中‘潇湘馆’、‘ 蘅芜苑’二处,我所极爱,次之,‘怡红院’、‘ 浣葛山庄’。 此四大处,必别有章句题咏方妙。前所题之联虽佳,如今再各赋五言律一首,使我当面试过,方不负我自幼教授之苦心。”于是,姊妹们都开始作诗了。迎春作了“旷性怡情”、 探春作了“万象争辉”、 惜春作了“文章造化”、 李纨作了“文采风流”、 宝钗作了“凝晖钟瑞”、 黛玉作了“世外仙源”。元妃看了说:“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非愚姊妹可同列者。”

文中接下来写道:

彼时宝玉尚未作完,只刚作了“潇湘馆”与“衡芜苑”,正作“怡红院”一首,起草内有“绿玉春犹卷”一句,宝钗转眼瞥见,便趁众人不理论,急忙回身悄推道:“她因不喜‘红香绿玉’四字,改了‘怡红快绿’。你这会子偏用‘绿玉’二字,岂不是有意和她争驰了?况且蕉叶之说也颇多的,再想一个字改了罢。”宝玉见宝钗如此说,便拭汗道:“我这会子总是想不出什么典故出处来。”宝钗笑道:“你只把‘绿玉’的‘玉’字改作‘蜡’字就是了。”宝玉道:“‘绿蜡’可有出处?”宝钗见问,悄悄的砸嘴点头笑道:“亏你今夜不过如此,将来金殿对策,你大约连‘赵钱孙李’都忘了呢!钱翊咏芭蕉诗头一句‘冷烛无烟绿蜡乾’,你都忘了不成?”宝玉听了,不觉洞开心臆,笑道:“该死,该死。现成眼前之物偏倒想不起来。真可谓‘一字师’了。从此后我只叫你师父,再不叫姊姊了。”

相比之下,黛玉则不是这样。文中写道:

(黛玉)因见宝玉独作四律,大费神思,何不代他作两首,也省他些精神不到处。想着,便也走至宝玉前,悄问:“可都有了?”宝玉道:“才有三首,只少‘杏帘在望’一首了。”黛玉道:“既如此,你只抄录前三首罢,赶你写完那三首,我也替你作出这首了。”说毕,低头一想,早已吟成一律,便写在纸条上,搓成个团子,掷在他眼前。宝玉打开一看,只觉此首比自己所作的三首高过十倍,真是喜出望外,遂忙恭揩呈上。

……

元妃看毕,喜之不尽,说:“果然进益了。”又指“杏帘”一首为前三首之冠,遂将“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

一次是《红楼梦》第十九回,宝钗再次嘲笑宝玉无知。文中叙述道:

一天黛玉吃过午饭自在床上歇息,宝玉悄悄来至黛玉处。说:刚吃了饭,就睡觉?于是,将黛玉叫起来。这时,他闻到黛玉身上有一种香气。就问你身上哪里来的香气、黛玉说:那有什么香气,你出去逛去。宝玉说:我往那里去呢,见了别人怪腻的。黛玉说:既这么着,你就在那面老老实实的坐着。宝玉怕黛玉吃饭后就睡觉对身体不好。就说:我给你讲个故事。说你们扬州有一座山叫黛山,山上有一个林子洞,洞里住着一群耗子精,那一年腊月初七,老耗子升座议事,说明天就是腊八,世上人都熬腊八粥,咱们这里缺食少果的。于是就派了一名能干的耗子下山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这个耗子来到一座庙里一看,有好多东西,就回来报告。说:东西很多,米豆成仓,不可胜数。果有五品,有红枣、栗子、落花生、菱角、香玉等等。老耗子大喜,发令让大家去偷。还有香玉没去偷的。就问:谁去偷香玉?一个又小又弱的耗子说它去。老耗子说:你又小又弱的,行吗?小耗子说:行。你们不要以为我又小又弱,我的神通可大呢。大家说:你有什么神通呢?小耗子说我摇身一变,变成香玉混在香玉里头,就把它弄来了。大家说:那你变一下我们看看。小耗子一变,变出一个漂亮的小姐来。大家说:你变香玉,怎么变出一个小姐来了?小耗子显形说:你们没有见过世面,只认得香玉,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黛玉听了,这是宝玉在编着骂她呢。就说:“我把你这烂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编我呢。”说着便拧的宝玉连连央求道:“好妹妹,饶我罢,再不敢了。我因为闻你香,忽然想起这个典故来。”黛玉笑道:“饶骂了人,还说是典故呢。”正在这时,宝钗来了。文中写道:

一语未了,只见宝钗走来。笑问:“谁说典故呢?我也听听。”黛玉忙让坐,笑道:“你瞧瞧,有谁!他饶骂了人,还说是典故。”宝钗笑道:“原来是宝兄弟,怨不得他,他肚子里的典故原多,只是可惜一件,凡该用典故之时,他偏就忘了。有今日记得的,前日夜里的芭蕉诗就该记得,眼面前的倒想不起来,别人冷的那样,你急的只出汗。这会子偏有记性了。”

一次是《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宝钗又嘲笑宝玉无知。文中叙述道:

宝钗来贾府过第一回生日,贾母喜她稳重和平,正值她过第一个生辰,便拿出二十两银子,让王熙凤置办酒戏。至生日这天早起,宝玉因不见黛玉,就到她房中来找,只见黛玉在炕上歪着。就说:起来吃饭去,就开戏了。你爱看那一出,我就给你点。黛玉冷笑道:“你既这样说,就特叫一班戏来,拣我爱的唱给我听。这会子犯不上跐着人借光儿问我。”宝玉笑道:“这有什么难的,明日就这样行。也叫他们借咱们的光儿。”一面说,一面拉她起来,携手出来。吃了饭就看戏。文中写道:

……贾母命宝钗点。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道:“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那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排场又好,词藻更妙。”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宝钗笑道:“要说这一出热闹,你还算不知戏呢。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热闹不热闹。()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好,你何曾知道?”

一次是《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写宝钗瞧不起宝玉。文中叙述道:

宝钗生日的当天晚上,元妃娘娘差人送出灯谜,命大家猜。贾母见元春这般有兴,自己越发喜欢,于是便命姑娘们作灯谜来猜。当时贾政也在场。贾母见贾政在场,姑娘们拘束不得高兴玩耍,就把贾政给支走了,说“你竟不必猜了,去安歇罢,让我们再坐一会。”

且说贾母见贾政去了,便道:“你们可自在乐一乐罢。”一言未了,早见宝玉跑至围屏灯前,指手画脚,满口批评,这个这一句不好,那一个做的不恰当,如同开了笼的猴子一般。宝钗便道:“还像适才坐着,大家说说笑笑,岂不斯文些儿。”凤姐自里间忙出来插口道:“你这个人,就该老爷每日令你寸步不离好。适才我忘了,为什么不当着老爷,撺掇叫你也作诗谜儿,若如此,怕不得这会子正出汗呢。”说的宝玉急了,扯着凤姐儿,扭股儿糖似的只是厮缠。

看得出,宝钗对宝玉有多反感,并由她引出了王熙凤的一大堆话,导致宝玉非常尴尬和难堪。

还有一次是《红楼梦》第二十六回写宝钗讽刺宝玉。文中叙述道:宝玉因马道婆作法大病一场,病愈后,袭人叫他出去走走,不要一直懒躺在床上。宝玉出了门便随脚来至潇湘馆黛玉处,正说话间,袭人赶来说:“快回去穿衣服,老爷叫你呢。”宝玉忙回来穿好衣服去见老爷。结果是薛蟠骗宝玉去吃酒。宝玉和薛蟠、冯紫英他们吃了大半天的酒。席散后,回至园中。袭人正记挂着他去见贾政,不知是福是祸,只见宝玉醉醺醺的回来,问其缘故,宝玉一一向她说了。袭人道:“人家牵肠挂肚的等着,你且高乐去,也到底打发人来给个信儿。”宝玉说:“我何尝不要送信儿,只因冯世兄来了,就混忘了。”

正说,只见宝钗走进来笑道:“偏了我们新鲜东西了。”宝玉笑道:“姐姐家的东西,自然先偏了我们了。”宝钗摇头笑道:“昨儿哥哥倒特特的请我吃,我不吃他,叫他留着请人送人罢。我知道我命小福薄,不配吃那个。”说着,丫鬟倒了茶来,吃茶说闲话儿,不在话下。

很清楚,薛宝钗的意思就是说她“命小福薄,不配吃那个”,而宝玉是配吃那个的。这不是讽刺宝玉,是什么?

最严重的是,宝钗离开大观园,竟然给宝玉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也不辞别一声,试想,他们之间有恋情吗?《红楼梦》第七十八回写道:

晴雯被王夫人撵走之后,宝玉十分挂念。只因他父亲贾政叫他去赔客,天将黑了,贾政就让宝玉先回来。宝玉回来后,先见了王夫人,再见了贾母,就忙进园中来。麝月、秋纹已等了多时,见宝玉来了,就一同进园中来。宝玉一面走一面说好热的,用手解着衣服,将外边的衣服脱了给麝月,只穿一件松花绫子夹袄,袄内露出血点般大红裤子来。秋纹见这条裤子是晴雯做的针线,因叹道:“这条裤子以后收了罢,真是物在人不在了。”麝月也说:“这是晴雯的针线吗?”又叹道:“真是物在人亡了。”宝玉只装没有听见,走了两步,停下说:“我要走一走,这怎么好?”麝月说:“大白日里,还怕什么?还怕丢了你不成!”便命两个小丫头跟着。他便带了两个小丫头来到一石后,就问她二人道:“自我去了,你袭人姐姐打发人瞧晴雯姐姐去了不曾?”一个丫头回答道:“打发宋妈妈瞧去了。”宝玉道:“回来说什么?”小丫头道:“回来说,晴雯姐姐直着脖子叫了一夜,今日早起就闭了眼,住了口,世事不知,也出不得一声儿,只有倒气的份儿了。”宝玉忙道:“一夜叫的是谁?”小丫头说:“一夜叫的是娘。”宝玉拭泪道:“还叫谁?”小丫头说:“没有听见叫别人了。”宝玉道:“你糊涂,想必没有听真。”另一个丫头听宝玉如此说,就说:“她拉着我的手问‘宝玉那儿去了?’我告诉她实情,她叹了一口气说‘不能见了。我就说‘姐姐何不等一等他回来见一面,岂不两完心愿?’她就笑道:‘你们还不知道,我不是死,如今天上少了花神星,敇命我去司主。’”如此等等。宝玉信以为真,想道:临终虽然没有见到她,如今且去灵前一拜,也算是尽了这五六年的情常。想毕,就进房换了衣服,只说是去看黛玉,就一人出了园,径直去了晴雯家。以为灵柩就在内。谁知晴雯一死,她兄嫂按王夫人的意思,很快就在城外化人场烧了,宝玉扑了个空。文中写道:

宝玉发愣,自立了半天,别无法儿,只得复身入园中。待回至房中,甚觉无趣,因乃顺路来找黛玉,偏黛玉不在房中,问其何往,丫鬟们回说:“往宝姑娘那里去了。”宝玉又至衡芜苑中,只见寂静无人,房内搬的空空落落的,不觉吃一大惊。忽见个老婆子走来,宝玉忙问这是什么原故?老婆子道:“宝姑娘出去了,这里交我们看着,还没有搬清楚。我们帮着送了些东西去,这也就完了。你老人家请出去罢,让我们扫扫灰尘也好,从此你老人家省跑这一处的腿子了。”宝玉听了,怔了半天,因看着那院中的香藤异蔓,仍是翠翠青青,忽比昨日好似改作凄凉了一般,更又添了伤感。默默出来,又见门外的一条翠樾埭上也半日无人来往,不似当日各处房中丫鬟不约而来者络绎不绝。又俯身看那埭下之水,仍是溶溶脉脉的流将过去。心下因想:“天地间竟有这样无情的事!”

宝钗搬出大观园,这样的事情,宝玉竟然毫不知情。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是黛玉,可能吗?可以看出,在薛宝钗的心目中根本没有贾宝玉,她根本没有把宝玉当回事儿。

正由于此,宝玉同样对宝钗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我们且略举几例。

其一,上边我们已经说了,《红楼梦》第十八回写道,元春省亲,让姊妹们作诗,大家都做完了,独剩宝玉没有完成,急得头上冒汗,宝钗嘲笑了宝玉一番,说你将“绿玉”二字改作“绿蜡”不就成了。宝玉问她有何出此时,“宝钗见问,悄悄的砸嘴点头笑道:‘亏你今夜不过如此,将来金殿对策,你大约连赵钱孙李都忘了呢!’宝玉听了,不觉洞开心臆,笑道:‘该死,该死。现成眼前之物偏倒想不起来。真可谓一字师了。从此后我只叫你师父,再不叫姊姊了。’”这几句对话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好像是宝玉称赞宝钗的学识,说宝钗可以做他的师父。其实不是这样。宝玉虽然在危急之中采纳了宝钗的建议,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变得疏远了。“从此后我只叫你师父,再不叫姊姊了。”反映出宝玉对宝钗对他的潮弄很不高兴。意思就是说,你比我强,我不如你,那好,那我就叫你师父,再不叫姐姐了。而且在宝钗的话中最令宝玉反感的就是“将来金殿对策,你大约连赵钱孙李都忘了呢!”所谓“金殿对策”,就是指将来入仕为官。宝玉最反感人对他说这样的话。所以,笔者以为,宝玉虽然是笑着说,但情感却是非常疏远的。我从今以后再不叫你姐姐了,我就叫你师父吧。

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好多个地方都可以看见。《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写道,香菱学写诗,如痴如醉。李纨、宝钗、探春、宝玉等见她入神的样子,

宝钗说:“这个人定要疯了,昨夜嘟嘟哝哝直闹到五更天才睡下,没一顿饭的工夫天就亮了。我就听见她起来了,忙忙碌碌梳了头就找颦儿去。一回来了,呆了一日,作了一首又不好,这会子自然另作呢。”宝玉道:“这正是地灵人杰,老天生人再不虚赋情性的。我们成日叹说可惜她这么个人竟俗了,谁知到底有今日。可见天地至公。”宝钗笑道:“你能像她这苦心就好了,学什么有个不成的。”宝玉不答。

意思就是说宝玉不苦心学习,正因为不苦心学习,所以,什么都没有学成。宝玉听了此言,没有回答。那么,宝玉为什么不答呢?就是因为他不爱听宝钗说他不苦心学习,什么东西都没有学成的话。

《红楼梦》第三十二回写道,贾雨村来了,贾政传话叫宝玉去陪客人。宝玉对贾雨村这个人很反感,抱怨说:

“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史湘云一边摇着扇子,笑道:“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宝玉道:“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湘云笑道:“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宝玉道:“罢,罢,我也不敢称雅,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会,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是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走了。我倒过不去,只当她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指宝玉)反倒同她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她,你得赔多少不是呢。”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账话不曾?若她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她生分了。” 袭人和湘云都点头道:“这原是混账话。”

就是说,林姑娘从来不说仕途经济之类的话,而相反,宝钗却经常用这样的话来教训宝玉,试想,宝玉有多反感啊。

正因为这样,宝玉经常对宝钗视而不见。第三十二回继续写道,宝玉出来去见贾雨村,看见黛玉在前面走着,似有拭泪之状,就急忙赶上来,和黛玉说了许多肺腑之言。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结果袭人见宝玉没有拿扇子,就出来给宝玉送扇子,看见了这一幕。走到宝玉跟前说,大热天的不拿扇子,我给你送来了。宝玉没看是谁,以为是黛玉,就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袭人说:你还不赶快去。宝玉走了之后,袭人站着想宝玉刚才说的话。这时宝钗来了,说你站在这儿做什么?袭人说,我看两个雀儿打架呢。

宝钗道:“宝兄弟这会子穿了衣服,忙忙的那去了?我才看见走过去,倒要叫住问他呢,他如今说话越发没了经纬,我故此没叫他了,由他过去罢。”

其二,宝玉也在许多场合对宝钗表示出了公开的反感。

一次是《红楼梦》第三十回写道,因前一天宝玉和黛玉闹了不愉快,第二天宝玉就来看望黛玉并给黛玉陪不是。贾母因知道他们两人闹了别扭,命王熙凤来给他们两人调好,结果王熙凤来一看,他们两个早都好了,就把他们两人叫到老太太那里来了。宝玉、黛玉以及王熙凤来到贾母处时,宝钗也在这里。王熙凤给老太太说,我说不用费心的,自己就会好的,你不信,一定要叫我去说合,你看现在不是好了吗。宝玉和黛玉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黛玉一言不发,挨着贾母坐下。宝玉没什么可说,就和宝钗没话找话说,就在这时,他突然说了一句奚落宝钗的话,引起宝钗大怒。

“姐姐怎么不看戏去?”宝钗道:“我怕热,看了两出,热的很。要走,客又不散。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来了。”宝玉听说,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只得又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听了,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了一回,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象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

……

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

尽管如此,过后,宝玉见到宝钗,也不搭话,也不道歉,也不陪不是。《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写道:

这日正是端午佳节,蒲艾门,虎符系臂。午间,王夫人治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赏午。宝玉见宝钗淡淡的,也不和她说话,自知是昨日的原故。

一次是《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说,在宝玉眼里,宝钗是“外四路的”。 书中写道,黛玉因昨天晚上去宝玉处,结果晴雯没有开门,就把这事错怪在宝玉的身上。到次日,又遇着饯花之期,正是一腔无明正未发泄,又勾起伤春愁思。于是就把些残花落辦去掩埋,由不得感花伤己,哭了几声,又说了几句。不想宝玉在山坡上听见,先不过点头感叹,次后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时,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心想到,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还有宝钗、香菱、袭人等等,将来到无可寻觅之时,他自己又安何在啊!正是“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之在耳东西”。黛玉正在此伤心,忽然听见山坡上亦有悲声,心想“人人都笑我有些痴病,难道还有一个不成”?抬头一看,见是宝玉,便道:“啐,我当是谁,原来是这个狠心短命的……”,刚说到“短命”二字时,又把口掩住长叹了一声,自己便走了。宝玉悲恸了一会,忽抬头不见了黛玉,知道黛玉躲开了自己,便抖了抖身上的土,下了山坡向怡红院走去。不料看见黛玉正在前面走着,就忙走上去说道:“你且站住,我知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以后撂开手。”黛玉回头看见是宝玉,待要不理他,可听他说“只说一句话,从此撂开手”,觉得这话里有文章,就站住说道:“有一句话,请说来。”宝玉说:“两句话说了,你听不听?”黛玉听说,回头就走。宝玉在后面叹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黛玉听了这话,回头道:“当初怎么样?今日怎么样?”这时,宝玉说了一大段话,文中写道:

宝玉叹道:“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玩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气,我替姑娘想到。我心里想着,姊妹们从小儿长大,亲也罢,热也罢,和气到了头,才见得比人好。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大,不把我放在眼睛里,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的放在心坎儿上,倒把我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我又没有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是独出,只怕同我的心一样。谁知我白操了这个心,弄的有怨无处诉。”说着不觉滴下眼泪。

看见了吧,在宝玉的心中,宝钗是被划入“外四路”一类的,比不得黛玉在他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在有些时候,不愿意看见宝钗。《红楼梦》第二十八回接着写道:

宝玉正向黛玉表达衷肠,只见丫头来请吃饭,他们便一起来到王夫人处。说了一阵子给黛玉配药的事。贾母又派丫头来找宝玉和黛玉到她那里去吃饭。黛玉和那个丫头一起去了,宝玉留在了王夫人处,说“我今日还跟着太太吃罢”,王夫人说,你去吧,我今天吃斋。宝玉说我也跟着吃斋。一边说一边就坐上了桌子。宝钗对宝玉说:“你正经去罢,吃不吃,陪着林妹妹走一趟,她心里打紧的不自在呢。”宝玉说:“理她呢,过一会子就好了。”宝玉虽然这么说着,可心里还是想着黛玉。所以忙忙的吃喝毕,就走。探春、惜春笑宝玉,说:“二哥哥,你成日家都忙些什么啊,吃饭都这么忙忙碌碌的。”宝钗说:“你叫他快吃了瞧黛玉妹妹去罢,叫他在这里胡羼些什么。”宝玉出来要往贾母处去,不料王熙凤叫给她写个东西。写完后,宝玉就去了贾母处。贾母问:“跟着你娘吃了什么好的?”宝玉笑道:“也没什么好的,我倒多吃了一碗饭。”因问:“林妹妹在那里?”贾母道:“里头屋里呢。”宝玉就走进了黛玉的屋里,见黛玉正裁剪东西,就说:“这是做什么呢,才吃了饭,这么空着头,一会子又头疼了。”黛玉不理。正说着,宝钗也进来了,问:“林妹妹做什么呢?”又说:“越发能干了,连裁剪都会了。”黛玉道:“这也不过是撒谎哄人罢了。”这时,宝玉说了一句话,黛玉也说了一句话:

宝玉向宝钗道:“老太太要抹骨牌,正没人,你抹骨牌去罢!”宝钗笑道:“我是为抹那骨牌才来了?”说着便走了。林黛玉道:“你倒是去罢,这里有老虎,看吃了你。”

实质上是宝玉把宝钗支走了,他不愿意宝钗在这里。林黛玉也给加了一句,意思就是说你快些去罢。从字面上来看,黛玉是挽留宝钗,说这里又没有老虎,你怕吃了你不成。而其实与宝玉一样,她也不喜欢宝钗在这里。宝玉支走宝钗,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举动。宝钗也知道,人家都是不喜欢她的。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还写道:

贾母为宝钗做生日,因为看戏,宝玉在黛玉和湘云之间都讨了没趣,他在黛玉和湘云两边说好,都没有得到谅解,就回房躺在了床上,一言不发,两眼直瞪瞪的。

袭人深知原委,不敢就说,只得以他事来解释,因笑道:“今日看了戏,又勾出几天戏来。宝姑娘一定要还席的。”宝玉冷笑道:“她还不还,管谁什么相干。”袭人见这话不是往日口吻,因又笑道:“这是怎么说,好好的大正月里,娘儿姊妹们都喜喜欢欢,你又怎么这个形景了?”宝玉冷笑道:“他们娘儿们、姊妹们欢喜不欢喜,也与我无干。”袭人笑道:“他们既随和,你也随和,岂不大家彼此有趣。”宝玉道:“什么大家彼此,他们有大家彼此,我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正因为如此,宝玉无意于宝钗。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写道:因元春端午节颁赐礼,唯他自己的和宝钗一样,独黛玉与探春、惜春等的一样。宝玉就让丫鬟将自己的拿去让黛玉拣,喜欢什么就拿什么,丫鬟回来说,林姑娘不要,说让二爷留着。宝玉听了,命人收了,自己洗了脸,出来往贾母那里去请安,结果顶头碰上林黛玉,就说:“我的东西叫你拣,你怎么不拣?”黛玉说:“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宝玉听见她说金玉二字,不觉心动疑猜,便说道:“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黛玉听他这话,便知他心里动了疑,忙说道:“好没意思,白白的说什么誓?管你什么金什么玉呢!”宝玉道:“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说,日后自然明白,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林黛玉道:“你也不用说誓,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玉道:“那是你多心,我再不的。”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宝钗分明是看见宝玉和黛玉了,只装作没看见,低头就过去了。她在王夫人那里坐了一会,就到贾母这边来了。一进门,看见宝玉在这里。“宝钗因往日她母亲和王夫人说过她的金锁是个和尚给的,说以后如果遇见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的话,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天又见元春赐的东西,独与宝玉的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有个林妹妹缠着宝玉,心心念念只挂着个林黛玉。”宝玉见宝钗来了,没话找话,说“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手腕上带着一串,见宝玉问她,少不得给他褪了下来。结果从手腕上向下褪很不容易。我们且看书中的描写:

宝钗原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边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她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一事,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盘,眼同水杏,唇不点自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呆了。

这一段描写,反映出了两层意思,一是说宝钗确实是非常漂亮美丽的,“脸若银盘,眼同水杏,唇不点自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一是说宝玉仍然想的是林黛玉。特别是“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她身上”,看到宝钗而移情于黛玉。所以,尽管他看着宝钗“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但他还是没有用手去摸,却想到了黛玉。真可谓坐怀不乱,情志专一。

正因为如此,宝玉通过梦话对宝钗明确表达了他不同意什么“金玉良缘”的说法。《红楼梦》第三十六回写道:黛玉和宝钗等在王夫人处吃了西瓜,说了一会话就散了。从王夫人处出来后,宝钗约黛玉去藕香榭。黛玉推说她要洗澡,便各自散了。宝钗只好独自去,顺路到了怡红院,想找宝玉说说话以排解午倦。不想一进院中,鸦雀无声,连院子里的两只仙鹤也在芭蕉树下睡着了。进了房内,只见外间床上丫头们横三竖四的睡觉。再进到宝玉的房内,见宝玉也在睡觉,只有袭人坐在宝玉床前做针线,傍边还放着一把赶蚊子的蝇帚子。就悄悄的问袭人,你在做什么,袭人说:给宝玉做兜肚。宝钗道:“也亏你奈烦。”袭人说:“今日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又说:“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就走了。宝钗只顾看袭人做的针线活计,不留心就坐在了袭人刚才坐的位置上,代袭人做起了活计。不料,黛玉并没有洗澡,她却和湘云来找袭人,他们二人隔窗看见袭人不在,只有宝钗坐在那里看着宝玉,就悄悄的走了。这时,宝玉睡着说了一段话:

这里宝钗只做了两三个花瓣,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

事实上,宝玉这话就是说给宝钗听的。他醒着,他并没有睡着。这会子正好没有别人,我就把这话说给你听。

为什么说宝玉醒着,并没有睡着呢?我们且看下文。《红楼梦》第三十六回写道:宝玉暗里看见了贾蔷和龄官两个人相互恩爱的情景之后,一心裁夺盘算,自此深悟人生情缘,暗伤“不知将来葬我洒泪者为谁?”这时,黛玉和袭人在房里正说话呢,见他进来这样情形,也不便多问。

因向他说道:“我才在舅母跟前听的明日是薛姨妈的生日,叫我顺便来问你出去不出去。你打发人前头说一声去。”宝玉道:“上回连大老爷的生日我也没去,这会子我又去,倘或碰见了人呢?我一概都不去。这么怪热的,又穿衣裳,我不去姨妈也未必恼。”袭人忙道:“这是什么话?她比不得大老爷。这里又住的近,又是亲戚,你不去岂不叫她思量。你怕热,只清早起到那里磕个头,吃钟茶再来,岂不好看。”宝玉未说话,黛玉便先笑道:“你看着人家赶蚊子分上,也该去走走。”宝玉不解,忙问:“怎么赶蚊子?”袭人便将昨日睡觉无人作伴,宝姑娘坐了一坐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听了,忙说:“不该,我怎么睡着了,亵渎了她。”一面又说:“明日必去。”

我们想想,如果是睡着了说的梦话,那他怎么知道自己说的话“亵渎了”宝钗呢?分明是醒着嘛。事实上,“赶蚊子”的事是黛玉说给袭人的。袭人并没有看见宝钗给宝玉“赶蚊子”。到底赶没赶蚊子,书中也没有说。书中只是说“宝钗只做了两三个花瓣,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所以,笔者以为,“赶蚊子”的话是黛玉杜撰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取笑宝钗。因此,“袭人便将昨日睡觉无人作伴,宝姑娘坐了一坐的话说了出来”一语,只仅仅是说“宝姑娘坐了一坐的”事,并没有“赶蚊子”的情节。这是其一。其二,宝玉在梦中说话的时候,黛玉和袭人都不在场,宝玉在梦中所说的“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的话,听见的人只有宝钗一人,别无他人。这样一来,宝玉对黛玉和袭人说的“不该,我怎么睡着了,亵渎了她”的话就是有意装糊涂,他自己清楚他自己说了些什么。所以才说他“亵渎了”宝钗。如果不是这样,宝钗只给他赶了赶蚊子,他怎么就“亵渎了”宝钗呢?事实上,宝玉睡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宝钗到底给他赶没赶蚊子,宝玉自己也是不知道的,何言他“亵渎了”宝钗呢?可以看出,宝玉说的那些所谓梦话,是醒着说的,并不是睡着说的,他是在假睡着而说真话。

从以上可以看出,认为宝玉和宝钗之间存在恋情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我们从《红楼梦》文本中看不出宝玉和宝钗之间存在恋情的任何情节。宝玉根本就无心于薛宝钗。《红楼梦》第三十五回作了根本性结论。

宝玉一面看莺儿打络子,一面说闲话。因问她“十几岁了”? 莺儿手里打着,一面答话说:“十六岁了。”宝玉道:“本姓什么?”莺儿道:“姓黄。”宝玉笑道:“这个名姓倒对了,果然是个黄莺儿。”莺儿笑道:“我的名子本来是两个字,呼作金莺。姑娘嫌拗口,就单叫莺儿。如今就叫开了。”宝玉道:“宝姐姐也算疼你了。明日宝姐姐出阁,少不得是你跟去了。”莺儿抿嘴一笑。宝玉笑道:“我常常和袭人说,明日不知那一个又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

莺儿是宝钗的丫鬟,宝玉所说的“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就是指宝钗和莺儿两个。宝玉说的很明白,“我常常和袭人说,明日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这句话告诉我们的一个基本信息就是,宝玉从根本上就没有打过薛宝钗的主意。在他的思想深处,根本就没有把薛宝钗嫁给他自己的概念和想法。

以上说明,宝、钗之间互无恋情。《红楼梦》中不存在宝、钗之间的相互恋爱。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欣赏,赞同!

发布者 :李梅 (2014-09-28 13:56:34)  回复

写的什么啊,都是主观看法,只是从表面看问题,好似道听途说

发布者 :tankkean (2013-12-27 11:59:30)  回复

写的什么啊,都是主观看法,只是从表面看问题,好似道听途说

发布者 :tankkean (2013-12-27 11:57:32)  回复

学习佳作,祝您新年快乐!

发布者 :凤儿 (2013-01-01 00:10:34)  回复

http://www.tianxiahuajie.com//txwx/6031.htm

发布者 :杨方兰 (2012-04-11 20:50:01)  回复

再来探望,期待新博!祝好!

发布者 :韩延松 (2012-04-06 14:36:30)  回复

欣赏您的大作。另外,应读者要求,我把《献给春蚕--人类生存伙伴》的英文诗,翻译成中文了,请斧正:

发布者 :王永利 (2012-04-06 11:24:55)  回复

欣赏红学高论!

发布者 :刘爱群 (2012-03-29 21:17:09)  回复

欣赏您的佳作,精美,精彩,学习了,向您问好!

发布者 :王永利 (2012-03-27 14:42:19)  回复

前來看望高老师!向您问好了!

发布者 :周建英 (2012-03-27 11:43:22)  回复

欣赏您的博文,很精彩,祝福周末快乐!

发布者 :王永利 (2012-03-23 13:25:45)  回复

欣赏您的佳作,学习,祝福快乐!

发布者 :王永利 (2012-03-21 17:45:29)  回复

再次学习!阿英向高老师问好!祝您周末愉快!

发布者 :周建英 (2012-03-17 11:26:07)  回复

拜读,学习。高老师分析得深刻。

发布者 :赵育和 (2012-03-14 21:16:19)  回复

常常可惜,那么好的女子,偏偏生在那样的年代。

发布者 :杨方兰 (2012-03-14 10:00:24)  回复
36 篇, 3 « 1 2 3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