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畔的自由港湾——王奕的博客
       人活的是一种精神,精神被人愚弄了,人的生存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季节•暖冬(20—21节)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生活 
  发布者:王奕 |  浏览(12728)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3-05-27 20:30:07 最后更新时间:2013-05-27 20:30:07  
  本作品所属分类:文学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二十 

但暂短的愉悦瞬间就过去了,灵魂中必定还是想起那刻骨铭心的痛苦。

1970年,“黑五类”子女遍及各地时,楚笑也是众多中的一个。当时他刚准备过完寒假升入初中。此时正值大力普及“革命样板戏”,他们排(当时班级已经按军队建制改叫排了)在寒假了也排练了《红灯记》。

整整一个寒假,除了楚笑,全班同学都进入了角色。李玉和由排长扮演,几个不爱学习的同学扮演日本鬼子。平日和楚笑要好的同学忙于排戏,再加上他们的父母的警告,都无暇顾及他了。楚笑也不愿意到学校去看热闹,怕人嘲笑、辱骂,更感觉和他们再一起,心中有一种沉重的压抑感。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吧,红卫兵小将居然在抄家时给楚笑留下了一些书,这使在在苦闷、孤独中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和满足。至今他还能记得那些书:《冰冰在想》、《开顶风船的角色》、《强盗的女儿》、《夜归》、《骨肉》、《红岩》、《逐鹿中原》、《野火春风都古城》、《平原枪声》、《解放战争回忆录》、《苦斗》、《黎明前的河边》、《钢铁是怎么炼成的》。这些书中有些字他还不认识,一些话也不明白,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看书的乐趣,津津乐道用在此时,十分准确。这时楚笑还背诵“老三篇”和100多条毛主席语录。当时他每背一条毛主席语录,都很得意,总有一股不服输的劲,想和同学比一比。只可惜楚笑始终没有得到这种比的机会和权利。寒假结束了,学校举行了开学仪式,楚笑他们班的《红灯记》在大会上演出了,尽管唱得没有京腔京味,台词也常常忘记,但依然博得全体师生的热烈掌声。当楚笑看到同学冯彬在台上扮演日本鬼子军官,走路是特意挺起胸脯、使劲跺脚时,真有些嫉妒,暗暗地想,就要上课了,学习时咱们比比看。

然而楚笑的想法落空了。学校每天忙于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其实也就是楚笑的父亲)”的批判和处理,无人管学习的事。

不学习倒也罢,不幸的是,这个耍小聪明的楚笑用红塑料皮套上文革前小说看的事被排红卫会发现了,他们专门召集了会议,研究如何开楚笑的批判会。那几天,楚笑心里害怕极了,他用尽了心思想逃脱这场灾难。也许是楚笑渴望读书的灵魂有上苍庇护不需要惩罚吧,恰恰就在这时,他的父母被“解放”了。早上宣布楚笑的父母“解放”,晚上就被宣布去偏远的农村插队落户。在当时的人们眼里,这算是一种很大的惩罚了,从父母的脸上14岁的楚笑也看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淡淡哀愁。然而楚笑却全然没有顾这些,正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们批判不着我了!

楚笑不再上学了,他仿佛是一只刚刚出囚笼的小鸟,随时准备飞向自由的远方。他开始在家中翻着日历:41718 1920日,楚笑终于离开那个使他害怕的学校,那个容不下他的矿山。

             二十一

文革中全国各地毁书成风。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文革一开始就宣布要把自己一百多万字的著作统统都烧掉。连新中国的文艺旗帜的书都要烧掉,那么除了马列、毛泽东的书还有什么书不能烧掉呢?

文革一开始,楚笑所在的县先是以“破四旧”为由砸毁一些庙宇和许多珍贵的文物,这其中也包括著名的抗俄将军墓碑,《中俄瑷珲条约》签订地的建筑物。随后便开始大规模烧毁所谓的“四旧”书籍。当时西山煤矿矿山子弟校有限的图书任由红卫兵和红小兵随意撕毁和烧毁。其中有一部分人体教学挂图被学生叠成啪唧(一种儿童玩的游戏,是把纸叠成一个方块型,然后往地上摔把另一个砸翻过来就算赢了)。那种人体教学挂图纸质量非常好,想要烧毁很不容易,于是就有红卫兵想出了此招。  

学校的图书烧完了,撕完了,他们就把手伸向了家庭。楚笑家的书在矿山是最多的,必然首当其冲。

《论语》、《左传》、《孟子》、《三国志》、《临川集》、《亭林诗集》、《人间词话》、《康熙字典》等书自不必说,是要由红卫兵拿走的,还有一些楚笑现在叫不上名字的线装本和石拓本的书也被他们掠走了。而要楚笑家承受苦难的书当是线装的《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因为这两本书是文革发端的导火索。毛泽东明确支持批判“三家村”,上海《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同时发表姚文元的文章《评“三家村”——〈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认为“三家村”的文章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一场反社会主义大进攻”,要扫涤“三家村”的“赞赏者”和“追随者”。既然如此,你还跑得了吗?楚笑在心里偷偷地认为,书被造反派像强盗一样掠走,不,他们有比强盗更正经的理由“防止反革命复辟”。楚笑的父亲人也看押起来了,一关就是几年。

等到1974年,楚笑重新回到西山煤矿时,看到自己家里的书,如《唐诗三百首》、《宋词选》、《古文观止》已在矿山一些人手中出现了,成了他们的私有财产了。但是这些人文化都是很低的,古典文学他们是不看的,也不当摆设,只是随便扔在一个地方。

西山煤矿的人没有爱好读书的习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产业工人,是绝对的无产阶级,是领导者,毛主席不是说了嘛,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这正应验了正热演的苏联电影《列宁在十月》中的一句台词:“一切权利归苏维埃!”

西山煤矿的工人也确实有当上领导的。一个绰号叫李歪脖子的,是开拖拉机的技工,他当上了县革命委员会委员,一年中有几个月驻会工作;有一个电工叫柳长河更有福气,居然当上了地区革命委员会常委。矿山中“知识越多越反动”和“读书无用”的氛围越来越严重了,许多工人家庭中的孩子上完小学就不读书了。

楚笑看见自己家的古典文学被糟蹋成不成样子,心都在流血,然而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见那中国文化精华在肮脏的土屋里哭泣。

楚笑想,秦始皇焚书两千多年了,人们还在争执他的对错,文革焚书超过秦始皇千倍、万倍,它以后的争执也必将延续多年。

楚笑这个时候的年龄正是学习的好是年龄,学习意愿极强,有时候甚至有点饥不择食,逮住什么学什么。当时社会上手抄的东西特别多,楚笑时常能读点这样的东西。当时各种传言特别多。其中有一则传言是说197374日,毛主席召见王洪文、张春桥,先对外交工作发了通牢骚后,就跟他们谈到了大文豪、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郭老在《十批判书》里自称人本主义,即人民本位主义,孔夫子也是人本主义,跟他一样。……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啊!”接着,毛主席还写了首打油诗调侃郭沫若:

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

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先。

社会上的传言一浪高过一浪。楚笑又听到了这样的传言:197385日,毛主席又召见了 文化革命旗手,让她手记七律一首,题目是《读〈封建论〉呈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据说,“文革”开始以后,毛主席七年没写诗,这是第一写次。

楚笑把这诗记在了笔记本上,但诗中的有些事情他还是弄不明白的,什么“封建论”、什么“子厚”、什么“文王”啦。楚笑想我要好好学学古代历史了,可是缺少历史书呀,怎么学习呢。正在楚笑犯愁的时候,他们工段的一个叫郝延贤的工人的怪诞做法启发了他,在目前的情况下,先这样积累一点知识不也挺好吗?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老周在周二来欣赏您的精彩新博!
                  欢迎点下址回访我的巡游新故事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821628_p_1.html

发布者 :周确 (2013-05-28 09:04:39)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