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畔的自由港湾——王奕的博客
       人活的是一种精神,精神被人愚弄了,人的生存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季节•暖冬(25—26节)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生活  情感 
  发布者:王奕 |  浏览(18485)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3-06-28 20:10:36 最后更新时间:2013-06-28 20:10:36  
  本作品所属分类:文学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二十五
 就在楚笑日复一日地闷头上班时,一个电话给他带来了转机。那天楚笑是下午3点至夜里11点的班,晚饭过后矿行政区那边管政工的吴老师打过来电话,是别人接的,告诉楚笑行署招生办发来复试通知书了。第二天楚笑取复试通知书时知道全矿共有四人接到了大学复试通知书,有两人接到了中专达到录取分数线通知书。考大学的四人全是男性:李军、张向东、上海知青马伯乐和楚笑,考中专的是两个女性,这些人都是一线的工人,当然这里有临时工、大集体和正式工人之分。通知书上明确了考试考试时间为1977122324两天,文科考语文、数学、政治、史地四科,地点为县城第6小学。这时楚笑也知道了曾说每科都考90多分的那几个人三科成绩总分还没有达到160分,因为复试分数线就是160分,他们几个当年谁也没有接到复试通知书。楚笑的总分是180多分,刚刚过及格线20分数。

 当时楚笑想人说话一定要留有余地,不然话说满了,到时候会下不了台的,会给人留下笑柄的。

 接到复试通知书距考试的时间只有20天了,于是楚笑收拾了一下职工宿舍的床铺就回家准备复习去,这时上海知青马伯乐也和楚笑一起回县城复习去了。

回到县城,楚笑和马伯乐一起复习。马伯乐说:“你报考文科,我考考你语文基础知识。名词、动词、形容词你知道吧?”楚笑回答说:“什么是名词、动词、形容词呀?”马伯乐说:“你连这个都不懂,还考文科呀!”“可是考理科,我连物理、化学都没有正经学过,更考不上了。”听了楚笑的回答,马伯乐哭笑不得,于是就教了楚笑一些识别动词、名词、形容词的简单方法。别说,正式考试时这个楚笑居然把词类辨别题全答对了。

 在复习这期间考生开始填报志愿,其中对楚笑来说最烦人的要算政审这一栏了。家庭出身栏,楚笑不能像别人那样填贫农、下中农、中农或富农、地主,而只能填革命干部。而这在当时就是“可教育好子女”的标志,比别人低一头的。家庭有无问题栏,更是难以下笔。为此,楚笑母亲专门到宋水煤矿找了当时负责政工的绰号叫“郑三炮”的人,希望他能尽量好好给楚笑填一下政审栏,尤其是现实表现。但最后结果如何,楚笑始终也不得而知。但楚笑想,他的志愿表里肯定有“家庭有重大历史问题 ”这样的字样。         

 折腾了好几天,总算填完志愿表,又赶紧抢时间复习几天。楚笑和马伯乐一起研究押作文题,最后确定了两个:《向科学进军》、《永远高唱〈东方红〉》。

 

     二十六
 正式考试开始了。1224日上午,考数学。试卷以当时天津课本为主出题,而楚笑上学时用的是黑龙江教材,比天津的简单多了。考完就知道只能得30分。下午考语文,看到作文题楚笑就笑了。《每当我唱起〈东方红〉》,这和楚笑押的题没有多少区别呀。辨别词性题:“我们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提出划分三个世界的理论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是要辨别“领袖、提出、意义”是什么词性,楚笑都答对了,他估计语文能得80分。25日考政治、史地,政治有一道题是论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20分。记得当时答了4点,如非常必要、完全及时等,但从考分看,并不理想。考试期间出了一个小插曲。楚笑在西山煤矿时的工段班长也参加了高考,在考数学时,他拿到试卷一看竟然是政治试卷,便举手报告了监考老师。随后给他调换了试卷。考完试,他便被带到行署幼儿园给封闭起来,直到第二天考完政治才解除封闭。

 由此可见从一恢复高考开始,各种舞弊手段就如影相随,中国的考场从来不会有什么完全干净的环境。但楚笑考生当时在考场却是十分遵守纪律的,他们考场没有任何违纪现象,好像大家也不懂得打小抄之类舞弊手段,监考老师也很松弛。外面车鸣马叫,人声嘈杂;室内静如止水,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也许这些考生都是经历过多年工作,遭受过不少挫折的缘故,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考完试楚笑便回矿山边工作边等待考试成绩。

 过了一段时间,成绩出来了,马伯乐理科考了288分,楚笑文科考了237分,另外两个人的成绩都比楚笑低了一些。

 楚笑的考试成绩是:语文80分,数学30分,政治65分,史地62分。很快高考录取开始了,从招生办传来消息,楚笑的档案被齐齐哈尔师范学院调去了。过了一段时间,楚笑的档案又被退回来了。当时报志愿楚笑什么也不懂,报了几个本科后就填上了同意如大学落榜后可被当地师范学校政文班录取。而这个政文班,也是学校文革中的一大发明,全称叫政治语文专业班。当时黑龙江还有不少专科学校,可惜楚笑一个也没有填报,与之失之交臂,令楚笑悔恨好长时间。

 齐师院退档后,高校录取也接近尾声了,楚笑填的志愿也杂乱无章,后面的学校分数比前面的还高,本科院校录取已经不可能了。这时家里问楚笑师范去不去,楚笑想政审明年还不知什么样呢,管它什么学校先上着再说,于是他就告诉母亲师范也去。母亲捎信说,师范还得等一段时间发录取通知书,你就等着吧。

 楚笑这一等就是4个多月。在等待的时间里,一天田向东找楚笑说:“你当副班长吧,你现在也走不了,帮帮我。”原来当时楚笑他们工班里的30多个小青年大多数不听田班长的使唤,干起活来别别楞楞,田班长很无奈。他看见这群小青年大多爱和楚笑在一起,于是就想通过楚笑来管理他们,便想让楚笑当副班长。其实工班的班长什么也不算,多操心不多挣1分钱,经常是上挤下压受夹板气,是一个好人不愿干,赖人干不了的活。楚笑连想都没想立即拒绝了他,楚笑说:“我考不上学,也不打算在矿山待了,想换个地方。”

 马伯乐这时去师范找他们要求上师范高师班(大专班), 师范高师班当时录取老三届的分数是290分,也是重点大学的分数段。马伯乐差两分,师范高师班不录,让他上中师数学速成班(8个月就毕业),马坚决不去,他要第二年再考。楚笑已经没有第二年再考的想法了,因为政审、因为回县城也找不到辅导老师。初试后楚笑母亲曾找一个50年代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专业毕业的老师给他讲讲史地。他随便问问楚笑一些基本知识,听了楚笑的回答后说:“基础还行,也没啥可辅导的了。”楚笑的史地知识全是自己看书、听广播得来的,其中肯定也有自己理解错的东西。

 一个只有小学3年级文化水平人,高考能考237分楚笑也十分知足了,而且复试比初试考得好。在等待期间,楚笑感到时间非常难熬,常常有人问还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也有不少人冷嘲热讽,弄得楚笑情绪十分不好。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长篇小说吗?好!

博主回复

易老师好,谢谢鼓励。

发布者 :易道禅 (2013-07-05 22:55:17)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