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的博客
游侠一样的笑红尘!--柳浪1918
标签
北北  |  总理  |  股市  |  中国  |  妈妈  |  孩子  |   |  老人
更多标签>>
  李唐长篇连载:第三座城池(5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唐 |  浏览(7078)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4-03-19 17:18:42 最后更新时间:2014-03-19 17:18:42  
  本作品所属分类:李唐首页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第七章  初夜(13)


    ***

    柳浪跟着雪梅回到了小屋,等晾好了衣服,天渐渐黑了。

    雪梅进屋开了灯,是那种很长的灯管,很亮,雪梅又关了,打开了桌子上的小台灯。屋里还是有些闷热,就顺手又开了空调,空调是那种老式的山花牌的,有一些嘶嘶的声音,不过一会儿屋里便有了凉气。

    由于是晚上了,衣服便也凉在屋里。柳浪刚进来那会儿还没注意,右手边靠墙的位置高高地钉着两根小木桩,上面拴着一根铁丝。要是雪梅自己挂衣服,一定还要借助椅子的。今天柳浪在,自然就由他来挂,雪梅把衣服一件件套上衣架,递给他。

    最后一件是雪梅的内裤和文胸,雪梅还是很自然地递给了他。

    没想到柳浪竟然歪着头,拿在眼前左看右看了一下。雪梅知道他是故意的,以调侃刚才在小河边不许他摸的说法,就拿小拳头在他屁股后面狠狠地打了一下,故作生气地说,看看看,看你的头呀!

    柳浪一下挂了,转身飞快抱住她,说就要看就要看。

    雪梅任由他抱着,也不反抗,把脸蛋放在他肩膀那,让他亲自己的脖子。

    他扳过她的头,雪梅的眼睛闭上了,红艳艳的小嘴微微张开着。柳浪把嘴伸过去,雪梅的小舌头自然伸了出来。两人在光影下热吻了好久,雪梅的身子有些发软,呼吸也慢慢快起来。柳浪把她抱到床边,自己坐到床上,把雪梅横放在身上,继续吻她,一只手也朝她丰满的胸部摸去。雪梅唔了一声,拿手捏住他的手,挡着他。柳浪力气大,连她的小手一起按在了她的左胸上。

    唔、唔,雪梅的嘴被堵着,发出一些声音来。她右手抱着柳浪的腰,左手垂了下去,任由柳浪的手握住了她的胸部。隔着外衣和乳罩,柳浪感觉到雪梅胸部的结实和饱满,他那时候还不是很懂,少女的胸脯还有一些硬度。

    啊!

    啊!

    雪梅和柳浪一起轻轻叫了一声。她咬了他一口,眼睛闭得紧紧的。嘴巴里轻轻发出一些声音来。柳浪的手又伸进了她的内衣,隔着胸罩一下握住了雪梅丰满结实的乳房,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如电流一般袭来,他感到身体的那个部位更加涨了起来,紧紧顶在雪梅的腰身上。

    他把她的上衣往上拉,雪梅挣扎了一下,轻声说等等。

    柳浪不想停,右手不停地左边右边摸来捏去。雪梅用点力把他一推,掐了他一下,然后自己翻身下来。

    柳浪靠在枕头上,呼吸沉重地看着她。

    雪梅红着脸,拉他起来,柳浪顺势又要抱她。

    雪梅打了一下他的手,说,傻瓜!乖乖站着!

    柳浪就在旁边傻傻站着。雪梅把自己衣服拉下来一些,拂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弯下腰,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箱子,打开,又拿了一个枕头,一件雪白的毛巾被和一个小小的帕子出来。她把毛巾被铺在床上,两个枕头摆在一起,把那帕子塞到枕头下面,然后自顾自躺了上去,一转身,给了柳浪一个后背。

    柳浪当然不傻,他立即侧身坐了过去,一只右手伸进雪梅的脖子下搂住她的头,左手轻轻一扳,雪梅立即翻了过来,一下抱住了他的腰。

    雪梅把头钻进他怀里埋着,拿嘴巴咬他的胸口的衣服,噌他。柳浪用右手几下扯下自己的T恤,让她滚烫的脸蛋挨着自己胸口。雪梅轻轻地笑,又开始咬他,同时伸手去把台灯的灯光调到了很暗。

    一圈鹅黄的灯光撒向床对面的那侧墙角,朦朦胧胧的画了一个不规则的椭圆。

    雪梅怕柳浪不舒服,就把那个枕头也给他枕起。柳浪抬了一下头,然后侧身先脱下自己的大短裤,雪梅又拿手指掐他的腰,嘴里轻轻说坏蛋坏蛋大坏蛋。

    柳浪一伸手,把自己的大短裤丢在床那头,然后去给雪梅脱衣服。雪梅不再打他,任由他脱下自己的上衣和大摆裙,一具丰满美丽的酮体便露了出来,她紧紧闭着眼睛,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柳浪停了下来。

    他静静地看着这具只穿着胸衣和粉红色小内裤的美丽酮体。他又轻轻喘息起来。

    他把手伸进她的胸衣,握住了雪梅饱满结实的乳房,轻轻揉捏。

    似乎是胸衣有些碍事,他想脱掉它,摸索了几个来回不得要领。雪梅咯地笑了一下,轻声说笨蛋,在后面。柳浪伸手去她背后,摸到一个似乎是挂钩的东西,半天却没弄下来,雪梅又格格笑着咬了他一口,自己右手往后一伸就解开了。一对雪白的乳房小兔子一样弹了出来,柳浪立即把脸埋了进去。

    雪梅忍不住啊地呻吟了一下,一条美丽修长的腿搭在了他的两腿之间。

    柳浪侧身上来压住她半个身体,一只左手朝她内裤里伸进去,雪梅伸出右手,捉住他的左手,嘟囔着说不不不。

    柳浪不管她,继续伸进去。

    又是啊的一声轻叹,雪梅投降了,她松开了右手,同时也平躺了身体,由着他开始抚摸自己。

    急剧起伏的酥胸,

    柔软的毛发,

    湿热圆润的谷底。

    柳浪再也忍不住,他三下两下扒光自己,退下雪梅身上最后一点丝纱,靠了过去。

    两人同时喘息着紧紧抱在一起。

    雪梅的身体在轻轻颤栗,她微微睁开眼睛说,我害怕!

    柳浪吻住她的眼睛,说我好想。

    雪梅停了一下,说,那你轻轻的。

    柳浪说嗯!

    由于都是第一次,柳浪开始不得要领,乱动了几下没有成功。

    雪梅咬住嘴唇,不胜娇羞地说,傻瓜,下面!

    又是啊的一声长叹,两人同时一震,雪梅双手突然用力一抓,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时候,窗外的明月早已升了起来,月光透过轻薄的纱窗在床前和桌子上慢慢晃动,窗外紫竹的叶子也沙沙响了起来,仿佛在为他们轻轻吟唱。

 

 

--待续 第八章 离歌--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来读,问候!

发布者 :徐辉 (2014-05-26 16:41:52)  回复

描写功底不错!赞美。

博主回复

呵呵,谢!

发布者 :曹峰峻 (2014-03-29 12:00:03)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