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祥羊的时光简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235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2-03 15:13:56 最后更新时间:2015-02-03 15:13:5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祥羊的时光简史(美文)

 

 

                                               

 

 

羊呈祥,啃着一地的阳光,咩咩地走来。

像白云,大朵大朵落下来,长成羊群,缓缓地走过大地,走成属相,羊年。

牧羊者仿佛大地的主宰,来自祥云之乡。他的鞭子像羊群中的闪电,绕成雷霆。剪掉的羊毛,抵御了严寒的风暴,使阳光生长起来,摔在地上,响成一阵阵的鞭炮。

天在下降,地在上升,泰初有道,众生祥和。柔嫩有道,就像羊的舌头和青草。道的心灵是柔软的,就像羊水,就像光在水中弯曲,河流转弯。天空像雨水一样降落在历史的河床里,翻滚着,涌动着。身体就是巨大无边的冰块,就是上冻的河流。灵魂才是大地和生命的真相,牧羊者对羊群开口说话。天地际会,万物以生。

星辰降生在民家,道成了肉身,长出文曲星,将星,而那一颗插花星仍然是最惊心动魄的。即使她是藩金莲,或在田野拾穗,或赶着羊群,像热气腾腾的炊饼,像她那羊脂玉肤色渐渐隐入夜晚的河床。

蛮荒之邦,屠羔饲狼,驱羊攻虎,以杀生为功,以群狼食羊为图腾。五张羊皮就换得一个兴国的智囊宰相。人在羊皮里,狼也在羊皮里,谁能分得清多少大业是恶果还是善果?

你看羊群多么安静,你看羊儿多么善良。小孩从小在羊背上长大,又移到马背上,草原里的羊群喂养匈奴和元蒙。无论有多么广袤的疆域,都不过是席卷的沙尘暴。

真正牧羊人,始终没有出现。他放牧的是灵魂,没有灵魂,就没有洁白发光的羊群,只有羊毛和羊皮。

寻找金羊毛的勇士们,爱情比插花的星空更远大。

羊就是大美,就是鲜美,甘草、香草的精灵。为了使沃土也变成荒草青草,多少马蹄像沙尘暴一般滚滚南下,就像围绕着美丽的羊群争夺了几千年。白云悠悠空载着轻如鸿毛的人生。

啊,它作牺牲时,放在心灵的祭坛上,羊头像山峰一样隆起,涌现大地的风云。“羊方藏鱼”,羊群里的河流缓缓地流向天空。啊,神灵啊,这是圣洁的,这是最初的烹饪,这就是美食像树叶被蚕吐成了衣裳。

一只水羊,多么温顺,像羊水中站起来的玉。羊儿自一降生,就跪在母亲面前,跪着吮吸乳汁。多少泪水从此而来,感恩的心复活了多少个春天。羊的水,羊的流动,泛着母性的光辉。它直接将青草将荒原啃成精神的牧场。

羊群啊,牧者不再显现,你就知道青草在何方。挂角的羚羊,它们的道路,永恒而古老,顺着星群移动。漫山遍野,喂养了沿途的老虎,狮子,豹子,狼,大鳄。

而不食的羊群是麒麟,是凤凰,是神龟,是见首不见尾的神龙,爱礼存羊。 

这才是我们的文明,升起的祥阳吉光。

蛮族爱羊是爱它的肉体,而我要赞美它的神魂,它领受的仪式。

羊的血流成朝阳,整个羊群被时光流动成了阳光。一羊回春,三羊开泰。“五羊吐穗”,仙人骑羊而将农耕拓植到南海而有羊城。古人不能随便杀羊,羊是牺牲,是祭天祠神用的。羊乳甘美可食用,就有孝义的跪乳。伏羲将羊和禾联为一体,文明发生光和作用,发现天才是万物生命的主宰。上天的空气,阳光比尘土的疆域更重要。伏羊节古老的风俗,至今在徐州留有遗风。

东方天地的羊就是青羊,就是少昊(少阳)。而太昊(太阳)就是伏羲。

弱者为大,柔弱才是生命的至大。大青羊与太阳光辉合拍。羊群的道原来是阳光大道。羊群从来不会被一把稻草吸引,吸引它的是金乌。

金马车装载的是金羊毛,历史往往在羊肠鸟道中,现出神迹,叱咤战神。破掉食羊的秦釜腐刀,项羽就是领头羊,气狠拔山,横扫虎狼之师。

一条大道长出龙的身体,成为众图腾的归宿,我们从来不是单一的一元而是万方归为一条大道赤阳。

羊从灵魂上,从大道上,归到龙的身上。就像云朵飘回天空的龙挂。羊啊,你的胡须成了龙须。

山羊、绵羊从迁徙的羚羊浪潮中被检选出来,像五谷从百草中脱颖而出。羊走向人群,大片大片地向人间现身。时间有了季节,有了春秋。一如犬从狼群中皈依了人类。而羊则是漫山遍野的白云、黄云、黑云、青云、红云。它们是群体性的大善大美,足以养育一个个部落民族。却无人能从大美的肉体抵达灵魂的原野。

使羊将狼,羊穿上虎皮;使狼穿上羊皮,十羊九牧,都是人类的迷途。知道歧途迷津,而有皈依,素丝羔羊和神的羔羊,都是人间的善美的开始。

万羊之中没有王,没有后,就像五谷之中没有王和臣,洋溢着生而平等、博爱无疆的天性。只有领头的羊,它是道路的记忆,它是春天灵魂的第一缕复苏;它有无形的责任、风险,却一无统领、慑服的权利。那跪乳的羔羊,在阳光下完美无暇,就像通灵的羊脂玉有了血液、肉体,柔嫩得像青草的嫩芽,使屠刀卷刃,露出自己的绣骨。

你遇见羊群,就像遇见灵魂在闪电,就像看到漆黑的荒原里的晃动着阳光的早晨。

在灵魂面前,每一个人都是迷路羔羊,让我们回家,回到永恒的故乡。那指引的光,从石头碰撞的星火中出现。天在看,看万生如龙。神也在看,神只看迷路的羔羊。

即使是崇山峻岭,荒原绝壁,羊照样如履平地。黄羊在垂直的石林峭壁中行走,找到的青草才是纯天然的,再普通的一叶,那味道就像灵芝。

它们向天空攀缘而去,对于它们来说天梯从来没有抽走,也没有折断。它们像绝顶上的天才艺术家,遗世的诗篇,有着内心的从容不迫,安详大雅,俯瞰着众山与尘埃。阿尔卑斯山巅的神话也长出羊头、羊腿,放牧着羊群的诗行、歌声。

哦,我抚摸着羊身上洁白的羊毛,就像抚摸着一行行的经卷、诗篇,就像触摸着一道道温暖的阳光。它舔着我的手,舔着我手上汗水里的盐,舔走我内心的不安,黑暗。

羊拉的车子,才是一辆祥车。坐在那上面,就像一个皇帝信羊游疆。羊吃着地上的青草,青草里盛开着鲜花像彩云朵朵。谁能坐在羊车上,那才是香车美景的人生。

想象羊年就像一辆羊车,拉载着星座,华盖,经卷,诗歌,文章,让我的灵魂像旭日一样每天都是新的升起,历久弥新。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