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陕北  李建增
每一种艺术形式都有其最本质的特征 纪实性就是摄影的基本特征
  漫步陕北能影射出我对摄影的态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建增 |  浏览(11477) 评论 (12)  | 发布时间:2015-02-09 11:39:23 最后更新时间:2015-03-09 13:38:18  
  本作品所属分类:胡言乱语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漫步陕北能体影射出我对摄影的态度

最近一段时间有很多人和我交谈,问对摄影的认识,他们说我整天呆在陕北从不外出拍摄,有没有视觉上的疲劳,老在一个地方拍摄有意思吗?有可拍的东西吗……

我是个视角狭隘的人,我从拿起相机那一刻起我的镜头就没有离开过养育我的陕北,我对它太熟悉了,以至于我把自己当作一个农民,因为陕北的土地只有和农民结合起来我才觉得是真正意义上的陕北,当然这也是我狭隘的理解。我只有漫步于陕北高原之间才觉得自己的每一刻都充满了快乐,我用相机和陕北互动、交谈,它们说的话语我用图片呈现出来,而且随时时间的流逝,当我把以前的照片重新拿出来看是,发现那些过去的语言是完全不可复制,不可重复表达。

我那就是个喜欢照相的人,也说不好什么,就是一些心里话,对与不对的大家不要在意,重要的是我很真诚、我、我们都喜欢摄影,这就足够了。

凡是摄影问:最近看了您不少作品,您应该是拍纪实体裁的比较多吧,近几年主要拍了哪些系列?

李建增:是的,我的拍摄基本都是以关注陕北人生存状态为主的纪实人文拍摄,这些年来拍了不少,陕北民间传统婚礼、陕北道情、住在长城里的人、吴堡老县城,陕北的牛王会、放赦、清醮会等。

凡是摄影问:您的镜头关注的是陕北的人文,通过您的照片,能够深切的感受到陕北的风情,在拍摄的时候,您是带着想法去拍摄呢,还是如同街拍一样,遇到喜欢的就拍下来?

李建增:带着一个完整的想法拍摄可能不行,因为现实场景会和你的想象有出入,当然因为我本身就是陕北人,对陕北有很深的理解,对陕北人的生活方式、语言、习惯的了如指掌,所以在我的脑海里其实是有一些潜在的图像在里面的,当我走进现实空间是,一些储存在记忆中的画面会在现场被打开,也就有了照片。

凡是摄影问:您是科班出身吧?我们很多人都是业余学习摄影,没有经过学校的训练,您觉得,学校的教学,给您摄影带来的最大帮助是什么?

李建增:我曾经就读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电影学院比较重视技术,当时给我讲黑白暗房的是新华社的高级暗房师赵巷老师,还有人像摄影的张义福老师,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好老师,因此基本的技术在那时就掌握了,当然我认为在学习期间认识的很多人更重要,我们在互相学习交流中使自己不断得到提升,这些内容在课堂上是学不来的。

凡是摄影问:学校教学主要训练学生的哪些素质和能力呢?

李建增:我们以前学的都是按部就班的知识,比如曝光技巧、摄影构图、专题摄影、人像摄影、黑白摄影等等,当时有老师说过一句话:“技术管一辈子,艺术可能是一阵子” (技术是一切创作的基础,不管什么时期,什么作品它都需要基本技术的支持;而对一件艺术作品的解读则往往是见仁见智的。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在他生前并不被看好,等他百年之后作品才成为经典;也有些摄影作品发表伊始便轰动影坛,可没几年便销声匿迹没有人再乐意提起),所以老师对技术的要求更高。我的理解是艺术需要我们去完成、创造,老师传授的只能是一种理念,一种过去的存在,完成自己对现实的认识提炼只能靠自己、老师教的技术就是基础。

凡是摄影问:您现在是一个什么状态?平时工作和拍照是怎样安排的?

李建增:摄影是我生活最大的乐趣。当然,在中国完全靠摄影养家糊口似乎不太可能,所以工作还是第一位的。我更多的是根据自己的时间来安排外出摄影。

我的时间分两个部分;一是自己的节假日。说起来我挺愧疚的,放假我基本都不在家,很少陪家里人,我每年正月都会外出拍照,一般初三、四就出发了,最早的一次是正月初一早晨6点。国庆长假什么的我都会在高原上漫步行走。二是是特定的庙会日子,比如农历三月三,农历三月三是道教真武大帝的寿诞日、也是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陕北的庙会很多,人们会集中到庙会上,很多平日里见不到人,看不到的景在这一时刻都呈现出来,尤其是在陕北的黄河边上;当然农历三月三也是我老父亲的生日、也是我爱人的生日,这一天我很少陪在他们身边为他们祝福,说起来我很自私也很愧疚。

凡是摄影问:您有没有一组特别喜欢的片子?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吴堡老县城是我拍摄过的相对比较喜欢的一组照片,当然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这组照片最早拍摄于2000年,当时是国庆节去的,为了能深入表达我住了一周,回来后很多人说不错,自己也沾沾自喜。有一天石宝锈老师来延安,他专门看了我这组照片后只说了一句话,你拍的不够,要坚持继续。我们这里的摄影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见不得人说自己的照片不好,而我却恰恰相反,老师说不好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于是我专门从延安感到西安登门求教石宝锈老师,石老师开诚布公的谈了自己的看法,并讲了很多自己多年的切身经验。于是我开始了我真正意义上的拍摄,这一拍就是十多年,从当初古城里1332人一直拍摄到现在仅存一户2人。从这组照片的拍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纪实人文摄影的意义。

凡是摄影问:您现在用胶片多还是数码多?除了在拍摄时的心境不一样,您觉得它们之间还有什么样的差别?

李建增:我一般只拍胶片,这纯属个人喜好。数码和胶片直接的差别我觉得就是胶片很贵,我不能随意,每次按下快门都是对我感觉的一次验证,我拍了几张,这些画面都在我脑海中,这对我也是一种不停的修炼。数码就简单了,不管如何先拍了在说,一张不行十张,十张不行二十张,我见过很多人一天下来拍三四十个G,几千张照片我不知道怎么选,我感觉我似乎看不完。当然数码取代胶片是必然的事,胶片要存在下来也就是一种工艺的存留。

凡是摄影问:不管是拍人文还是拍风景,好多人现在动辄就跑去西藏、坝上之类的地方拍照,您对这样的行为怎样看?

李建增:别人我不好说,但我肯定不会这么去做,因为时间、经济能力都不容许我这样。我个人觉得一个摄影人首先要对自己有个定位,要清楚自己有什么条件、有什么优势,然后再确定自己的拍摄方向,选定题材,不要人云亦云。我觉得摄影不必舍近求远,能拍好自己身边的东西就不错了,要努力形成自己的拍摄风格,所谓风格就是作品的唯一性。如果整天跑来跑去拍摄的都是人家拍过的题材,除非你拍的绝对好,否则过两年回头看,自己拍过的那里类似于明信片式的照片一点意义也没有,因为随着数码科技的进步,加上运气,总有很多人的照片比你的要好。

凡是摄影问:我注意到您说过,同一般的摄影人相比您认为自己是个视角狭隘的人,恰恰相反,我觉得在一个地方深入的拍下去,反而是您成功的原因之一。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您觉得如果视野扩展开去,会对您的摄影有大的促进么?

李建增:我说我是个视角狭隘的人指的是我的镜头对准的方向,我从拿起相机那一刻起我的镜头就没有离开过养育我的陕北,我对它太熟悉了,以至于我把自己当作一个农民,因为陕北的土地只有和农民结合起来我在觉得是真正意义上的陕北,当然这也是我狭隘的理解。我只有漫步于陕北高原之间才觉得自己的每一刻都充满了快乐,我用相机和陕北互动、交谈,它们说的话语我用图片呈现出来,而且随时时间的流逝,当我把以前的照片重新拿出来看是,发现那些过去的语言是完全不可复制,不可重复表达。如果说视野扩展开来对我的摄影有什么促进的话,我想扩展也一定是思想上的扩展,是对陕北更进一步深层次的理解,对我的摄影会注入浓浓的民族文化内涵。

凡是摄影问:好多摄影师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举不起相机,认为没有什么值得拍摄,但是您恰恰拍摄的都是身边的人和事,您是以什么样的角度来发现这些精彩瞬间的?

李建增:其实这是个思想认识问题,很多人只是简单的举起了相机,又放下来了,他们觉得没什么意思,身边的场景司空见惯,过不了什么大奖。我觉得他们只是简单的举起了相机,却没有放下来,他们没有放下自己的身份,认为自己拿起相机就是什么摄影家,艺术家,他们高高在上,没有进入生活,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创作,是过客。

凡是摄影问:我和身边的老乡都是朋友,我住在他们的窑洞里,和他们睡一个土炕,吃一碗饭,喝一种老酒,我努力使我自己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我的拍摄是建立在对他们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并努力使自己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是以一个画中人的身份来记录画面的,如果说我拍摄的画面是精彩的瞬间的话,我更愿意说我的图像是一种真实的呈现。

凡是摄影问:您也是凡是摄影的粉丝,您认为凡是摄影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对凡是摄影有没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李建增:我之所以加入凡是摄影是看到了凡是摄影对喜好摄影的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我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其中不乏走一些弯路,主要原因就是缺乏交流。现在有了凡是摄影这个学习交流的平台,我觉得这是喜欢摄影人一件大好事,这是一座公开的一个社会大学堂,他容纳所有凡是喜欢摄影的人。当然目前的凡是摄影也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各地的凡是摄影站怎么规范,怎么和其他摄影平台相处,很多人管理员原本就是一些地方网站的主要成员,现在加入凡是,如何推广,宣传凡是,和其他网站有没有冲突,可能是一些人面前的困惑。

凡是摄影问:摄影界著名的陕西群体,对你的摄影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李建增:和很多摄影人一样,摄影初期我也是把摄影完全当作一种艺术创作来看,似乎有意无意给了自己一种身份,我是摄影家,我每次举起相机按下快门都是艺术创作,我是个有艺术气息、高人一等的艺术家。这期间我也获得了一些奖项,身边的人也很认可我,说摄影家就是不一样,常获奖了。可后来我慢慢发现一点,我以前获奖的那些貌似很艺术的照片在几年后,有的甚至是更短的时间内,当我再拿出来看会发现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充满艺术的感觉,这一点让我很郁闷也很矛盾。后来当我接触了陕西群体的李少童、石宝锈、侯登科之后,我从他们的照片里逐渐感觉到了摄影生命力是那么的持久和有魅力。尤其是从侯登科老师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他是一个农民出身的非专业摄影家,他的拍摄不单单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来记录,而且更是对于自己作为农民出身的这一身份的认可。他的这种融入生命的拍摄方式是我努力的方向。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拍的很有想法。

发布者 :张吉泉 (2016-01-04 19:56:11)  回复

欣赏与学习了

发布者 :张吉泉 (2015-02-24 14:45:42)  回复

祝您在羊年 继续羊眉吐气,天天羊羊得意,羊年发洋财!

发布者 :刘青霞 (2015-02-20 21:35:24)  回复

问候老师新春愉快!

发布者 :李彪 (2015-02-20 19:04:33)  回复

谢谢你的来访,祝您羊年快乐

发布者 :李建增 (2015-02-20 13:29:09)  回复

祝福李老师新春好运,羊年创作丰收!!

博主回复

羊年大吉,好运连连

发布者 :毕利新 (2015-02-17 12:05:45)  回复

博主回复
祝您新春快乐
发布者 :牛岗全 (2015-02-17 05:56:43)  回复

游走在黄土高坡,还有三天就是羊年春节了,初一拜年太挤啦,给李老师全家拜个早年,祝新年快乐!幸福安康!出行平安!

博主回复
祝您羊年大吉,事事如意
发布者 :袁立山 (2015-02-16 11:08:57)  回复

我是陕北人

博主回复
老乡好,羊年快乐
发布者 :李长东 (2015-02-15 23:36:09)  回复

李老师对待摄影的态度很值得我学习!您的作品朴实、真实、耐看,是对陕北生活最真实的的写照。祝您小年快乐!

博主回复
谢谢你的来访,祝您羊年快乐
发布者 :焦伟捷 (2015-02-11 22:02:23)  回复

祝福是一束清净纯美的青莲,飘着一股淡淡的花香,愿戒定慧的熏香去除您所有忧伤烦恼,带给你幸福清新的一天。

阿弥陀佛!

新年吉祥!

博主回复
羊年大吉。快乐
发布者 :张志辉 (2015-02-11 14:25:25)  回复
1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