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散文随笔 72:生命的见证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散文随笔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199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4-17 09:06:06 最后更新时间:2015-04-17 09:06:06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长篇小说《四季书》阅读笔记


朱军是公认的快手,几天不见就有一本新书出版,短短几年里,连续出了19本之多,对比起来,的确令同道们汗颜。这部长篇也是新近出版的,出于对小说的爱好,我认真阅读了这本以四季更替暗喻山乡在不同年代表现出不同社会特点的作品。我有偏喜旧事的习惯,所以就重点阅读了四季中的《夏蛊》。

溽热的夏季,汗流垢裹,又充满喧嚣蛊惑,令人心烦意躁,如果以时代喻之,也只有文革了,这可能正是《夏蛊》的寓意。小说如实模拟了特定年代里必然发生的特定事件,正因文革中无规则的社会大动荡,作者笔下的主人公张绍林才浓墨重彩地演绎了那个时代的种种令人绝难认同的鬼魅闹剧。一个没有价值取向的社会,一个失去了道德规范的群体,无处不充盈着洪荒时代的野蛮杀戮和毫无人性地背叛,寒人心脾的是,这种无道无德的言行同样充斥在家庭。

张绍林似从少年时代就为这个即将到来的大动荡年代做着心理和事实上的准备。他不屑读书,却出乎意料地搞起了违背遗传科学的鸡鸭杂交,一个深山憨民,在没有任何理论基础的前提下,完全靠着蠢思愚想竟干成了一项匪夷所思的遗传工程,只有在匪夷所思的年代才可能发生这种颠倒伦理狂悖规律的咄咄怪事,离奇和荒唐正好预示了张绍林所处年代的荒诞不经。在是非不辩,黑白不分的无序年代,什么奇闻怪事都有可能发生。

可以说文革中各种遭人唾弃的所谓“捍卫”式的文争武斗,以及令人投袂而起的打杀事件,都在张绍林的生命轨迹上烙下了刷洗不脱的深深印痕。这个有着典型小聪明的山民,正是依附着一个人鬼不分的社会环境,而实现了不为己懂的政治目的。在大多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干,意识里仅仅模模糊糊有一个夸大了的“捍卫”“正义的”豪情和勇气。作者笔下描写的武斗莽夫是一群失去了独立思维的疯癫怪物。以张绍林这个典型,立体性地揭示了泯灭理智的社会里人性的大丑和大恶。

小说文本虽不很长,却从丰满细密的情节里熟练成功地勾勒出了时代特色和人物特性。并为读者提供了一幅山乡版的文革群丑图,以其独特的个人体验展示出了违背社会发展规律最终必遭唾弃的结果,推动社会背道而驰的道德叛逆者们必然是自取灭亡的下场。引人入胜的故事,都在这些方面尽情地展示了作者深厚的生活积淀和写作功底。

巧妙地铺陈和舒缓从容地叙述,是小说情节松紧适度繁简相宜,其对故事情节的把握更令人拍案呼绝,“张绍林却在这个地方找到了他的生命之根,……带着短笛,带着聪颖,……更含有几分不屈。”这是一个绝不容忽视的伏笔,也是作者巧思妙构的有意而为。张绍林虽不通文墨,却能在后来的动乱中大显身手,正是由于“带着聪颖”,这种“聪颖”在小说大量的细节描写里解释成为一种山民式的小聪明,这种小聪明成就了一个满手泥巴的山药蛋式的小人物成了台前群捧的“米丘林”式的遗传专家,这种不值嗤鼻的成就是作者笔下的林娃子(张绍林的小名)“折腾”出来的。严密的遗传科学在一个山民手里竟不费多大劲“折腾”出了耀眼光辉,这本就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各级官员相继附和,媒体不问事实大力吹捧。此种颠三倒四的社会思维方式正是孕育野蛮无知的大动荡的思想基础。林娃子如鱼得水的年代就要来到了,之所以如鱼得水,就是因为他的性格里头有一条“不屈”的基因。

这种明显被作者唾弃的“不屈”,终于在谨慎的叙述中发展成了武斗的根源。没有“不屈”只好选择逆来顺受,有了“不屈”就可能做出意料之外的事情来。这种不可预知的事情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可到处是卵石荒草的薄山恶土上能长出什么好庄稼呢?张绍林的“不屈”正是石窝子里钻出来的荆棘,浑身毒刺。他“不屈”的生命奋争的结果正如无用的荆棘一样,为害一时,祸患一方。作者的本意,正是通过细节来延展,让前文的“扣”在后面渐次揭开,这实在是写作中只可意会的妙手。

果不其然,林娃子发扬了搞杂交的混沌和憨蠢式的勇气,在文革拉响的刺耳喧嚣中,他也吹响了“带着的竹笛”,和这个社会呼应野蛮,合奏荒唐。在他心仪的带有几分山姑怯羞而更多狡诈大胆的老婆胡桂花怂恿下,这个依靠杂交发迹的山里娃,要借乱世冲击他从前视若神明的高德发们了,动乱的社会为林娃子提供了升华式变化的可能性。践踏成泥的道德是完全没有发言权的,更没有规范社会行为之力。野蛮的爆发必然是道德丧失的开始,小丑们的得意压制了正常行进的历史步伐,被惊讶得发颤的历史不断能听到林娃子命令杀人的吼声和深山荒水边传来的枪响。这一瞬间,负伤的年代进入历史记忆时携带着永远不会痊愈的伤口,这伤口正是作者笔下的林娃子们撕裂的。

作者一直在用心交代历史中一个时代的断面和这个断面中的突出代表,哪怕这个代表是反面的。因为作者笔探文论的正是一个埋葬文明、倡导野蛮的年代,在那样的年代,一切正义被压抑后,跳梁小丑就会扮演成勇士站在自称掌握了真理的船头,挥拳展露无知,嘶叫显示浅薄。

当然,野蛮无知的后果必然是死亡,真理和正义永远是历史的主旋律,作者顺应了这一历史规律,自取灭亡的张绍林在自己熟悉的枪声中瞪大了发懵的双眼,因为这一枪射向了他自己的脑袋。作者告诉我们,一个乱世是在违背历史和科学规律的背景下开始,在一声枪响后结束的。张绍林在发飙之初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

胡桂花这等人物身上,作者也表现出了细腻地渐进式地叙述节奏。这仅是一个浇油点火式的小丑,她没有张绍林的名气,也没有张绍林的狠劲,却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因为她是张绍林的老婆,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薄知钻营的小人。谁的旗大她就跟着谁跑,绝不会考虑夫妻情分,在她的内心世界里根本没有感情密码。乱世之中人不为人,女人的天性在颠覆一切的年月也被无情地颠覆了。张绍林能搞出鸡鸭杂交的时代,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胡桂花在以利己为前提的考虑下,毫无犹豫地转身投向了高德发的怀抱,这正是那个时代标志性特色。

作者笔下的胡桂花,只是性别上的女人,她的行为从不带有女人或妻子的思考痕迹,她擅长钻营,只考虑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即使背叛的人是自己丈夫也丝毫不惜。因此,没有正常秩序和道德的社会,丧失的必然包括个人美德和家庭责任。这正是作者潜心编织的亮点之一。

文革时代,在作者笔下充满了荒唐、野蛮、无知、无序、背叛、欺诈和混乱,作者在反思社会秩序被摧毁后的混乱,文明被颠覆后的野蛮,道德被践踏后的无耻,一代人的命运见证了作者的判断,这也正是我们时刻要思考的社会主题,但愿人性随着作者的愿望恒久地大放异彩。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