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散文随笔 76:岭南诗雨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散文随笔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182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4-24 09:01:47 最后更新时间:2015-04-24 09:01:47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出发时,阴了两天没落下来的小雨悄无声息地湿了路面。

“有雨就好。”我向来喜欢凭窗观景,心里念叨着雨的好处,望着街边或急或缓的行人,猜测着他们的心思。其实,观察雨中路人的走姿和表情,就等于是在体验大千世界的妙处,因为,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玄妙至极的,体察大众的喜或悲,就是明了社会的思想和情绪。做着这样沉思的时候,车子早已驶上了通往汉中的高速路。

进入山区后,景致和山外有了隔天换地般的变化。守着窗儿,看见山在雨中别有风姿,松树都是翠翠的绿色,似有绿雾萦绕,洗过一般洁净青白的浮云像恋人那样紧紧绕着墨成了黑色的山头。这会儿,山形全被松树和云雾笼罩了。云于山间飘浮不动,让我想起了初恋情人泡在眼泪中的爱情,云和山正是涉入爱河的情侣,不仅缠绵而且凄怆,是那种透着蜜意的悱恻。山静静地接受着云的缭绕,接受着云中析出的情泪的洗礼。渐远渐淡的山和云,模糊成了一抹闲笔,可那雅致却如古琴韵声,幽幽悦耳,音符般渺渺遥遥,若隐天边。目之所及,耳之所闻,一路上都被美景充塞着。人的心思不易猜测,这自然风韵的心思也同样奥妙难解。我想,为人如能像眼前的风景一般自然,那么,大美就会于无形之中缓缓流露。之所以自然为美,就是因为少去了人为的修饰吧。

一路西去,随着山雨,伴着久疲后得以休闲的轻松心情,转瞬到了秦岭之南汉江上游,有着“中华聚宝盆”之称的富庶之地——汉中。

汉中有着两汉、三国文化的深厚积淀,自然风光更是秀丽宜人,而且多出国色天香,《史记》所载的褒姒就是周幽王时的汉中名美。市北18公里处的石门栈道景区就有褒姒的汉白玉石塑,形象端庄,容颜旖旎,石塑两边的对联更具韵味。

上联: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下联: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联短韵长,写尽了旷世爱恋古来情殇。因石门位于美人故里,水库所在的山谷就叫褒谷,河叫褒河。峡谷石山竦峙,松悬断崖,飞石凌空,山势峥嵘,翠峰耸立,夺人心魄。美景妙境正如佳人一般迷人,褒姒绝色是因其生活的水色云山美丽呢还是山水因褒姒之美受到了感染?就不得而知了。

站在雪洁玉清的汉白玉石塑前,反复回想着有关褒姒的神话传说。夏朝末年之时,有两条龙来到王宫游玩,离去后,宫人将龙的唾液装在罐子里保存起来,直至周厉王在位时才打开来,不小心龙涎洒出后变成了黿,这个似鳖一样的东西在院子里碰到一个小妾后,小妾便受孕了,怀胎四十年产下一女婴,均感不祥,女婴被扔掉了,正巧被褒国人收养,后将其献给周幽王姬宫涅,成了周幽王的宠妃,此女便是褒姒。传说很玄乎,只有眼前的美人石雕和美景才是实在的。

走在每步都有胜景的褒谷,又逢细雨飘落,风景更堪绮丽。高峡平湖,两山相挟,伸手可及的便是绿水秀峰,滴滴泉水,带露草叶更兼栈道悬壁,石门库水绿汪难测,最目不暇接的就是微雨和着褒谷的秀色,将整条峡谷洗涤得绿润饱满,水色盈盈。走在褒谷,纠缠美景,如携美人般令人不思尘世,乐而忘返。只可惜褒姒故里已被库水淹没,看不见的遗憾,如同看不见美人一样,心存不甘。眼前风景和岭南细雨,多少还能弥补些许缺憾。

这一座山,这一汪水,这满谷绿,这满眼雨,连湿润的心思都成了宜人悦目的景致。人随景走,景随人变,景使目醉,目使心迷。竟有鹭鸶翔越水面,更兼雨雾弥蒙峰巅。胜景妙绝,只可赏阅实难笔描。

从云雾缭绕的仙境转出来后,还不能立即于醉痴中自拔。车子绕着崎岖山路,把我转得晕晕乎乎后,才在大巴山里走完了近90公里的蜿蜒肠道,进入了正在开发的黎坪国家森林公园。

黎坪位于秦巴山区深处的米仓山中,有这么几组数字道尽了这里的好处,森林覆盖率97%,活立木240万立方米,景区总面积4万公顷,被誉为天然氧吧。但凡山区森林,氧气自然是充裕的。在景区看飞瀑登龙山,戏流水涉山涧,看满山青松滴翠,听山鸟长鸣低转……可惜当时是8月天,秋景还未呈现,满山流翠,溪水汩汩,只是缺少了秋天山林红黄错落的层次感。

在景点之间流连,想象深秋之时,这里的楠香、金榆、巴山松、马醉木……  树叶草尖色彩烂漫,绿的苍翠,黄的耀目,紫的尊贵,粉的绚烂,斑驳陆离,彩叶遍山,到处姹紫嫣红,尽染千山万壑,浸透溪河瀑潭,该是何等妙境。自然的美学理念,绝非凡人可以猜度,只可惜未到秋暮之时。

是夜宿于景区深处的七星阁,置酒廊下,临水听风,伴山吟唱,观山畅饮。平日总想幽居深山,一直以为这想法过于奢侈,难以实现,今晚居然变梦幻为现实,心下不禁畅然开怀。阁主将出的是蜜味土酒,略带温热,爽口润肺。如此之夜,细雨又来,何不尽欢?陪酒的有细雨、翠松、溪水、山雾、夜色和我吟唱的诗歌,王维那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我却没有体会到。在这个湿润的夜里,我是不是醉了?

朦胧中感到,夜在酒中醉了,人在诗中醉了,心在美中醉了,拥有这样一个夜晚,还奢求什么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