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散文随笔 78:没税的世界是荒芜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散文随笔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10537)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5-05-05 08:35:17 最后更新时间:2015-05-05 08:35:17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荒芜的是摇篮。因发酵散发着刺鼻霉味的垃圾堆,已接近悬崖般高楼的顶部,污水横流的小区无处插足,带毒蚊蝇遮天蔽日昼夜嗡嗡。摇篮囚禁在了斗室中,父母们讲给孩子只在童话里才会有的温暖阳光和清新空气,想象孩子从未见过的青山绿水,想象带着孩子在绿草地上做游戏的情景。窗外的苍鹭被带有毒气的霉味熏倒,病恹恹地跌落在垃圾上残喘,父母们的心不由得又紧缩起来。乳婴咿呀的哭声在父母心中几近变成绝望的信号。

荒芜的是学校。学生怎么也想象不出广厦千间的校园是什么样子,失望的双眼搜寻不到半间可供读书的茅屋。朗朗书声只能从草纸竹篾记录的历史中飘出,暗自羡慕唐朝的李杜和宋代的三苏。古贤朗诵诗词的声音,虽仍在课本里回荡,却只能像听故事那样想象读书声中的油墨香味。书声嘎然而止于无税瞬间,从此读书成了最为奢侈的向往。

荒芜的是公园。柳荫笼罩的不再是恋人依偎的长凳,野草驱逐了鲜花,淤泥填满了湖湾。月光下,曲径、廊亭、弯桥、石刻、水榭、小船……在荒凉中腐朽,杂芜埋葬了浪漫。恋人相接的唇边萦绕着阴沟污浊的臭气,爱情受到了深度污染。昨天刚刚开始的爱情,只好深掩在心房,焦急徘徊。无税的世界,爱情无处可去。

荒芜的是古今中外的思想。苏格拉底可以去放羊了,马克思也写不出“官吏和僧侣,士兵和舞蹈女演员,老师和警察,希腊式的博物馆和歌德式的尖塔,王室费用和官阶表,这一些童话般的存在物于胚胎时期就已安睡在一个共同的种子——捐税中”这样精辟的传世警句。色诺芬的《经济论》《雅典的收入》这种巨著中,被时间染黄的书页犹如腌臜的秋后朽叶,去除税收后的阅读价值被色衰的老妓还要轻贱。因无税,历史不认识商鞅,商鞅不认识战国;王安石黯然失色,即便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样的千古名句也不足奠定一代名相的历史地位。无税的历史是寂寞的,思想与时代一起枯死。文明因无思想而中断,历史因无文明而毁灭,人类搞不明白自己的来路和去路,只好在原地打转,悲凉地等待生命的终结。

荒芜的是道路。野外到处是没过脚面的灰尘,灰尘上印的是深浅不一的无序脚印。踢飞的尘土散作满天暗黑的灰雾,拒绝着太阳的光临,绿色像恐龙一样消失殆尽,黑白世界一片茫茫。距离因无路变成了模糊概念,汽车也成了发明史上最大的笑柄。无路可走的人们经常幻想,想象无限延伸的路上有人、有车、有羊、有狗、有骆驼……关于路的话题,成了最流行的字眼。

荒芜的是记忆。混乱成了记忆的全部内容,龟缩在衣领里无神的双眼,望望远处,又收回目光,远处和近处是看厌了的杂乱无章。没人因记忆而激昂,都在记忆里泪丧,愿把所有关于无税的混乱记忆放到那片乌云上,让风带到山后的乱岗中埋葬。然后一块祈祷,远离无税的混乱,向往有税的井然。记忆复活,是有了快乐的时候,快乐是和谐社会赠予幸福家庭的礼物,礼物里有税和它的兄弟们。

荒芜的是城市。没有医院、学校、道路、大桥、公园、树林甚至火葬场的点缀,城市如同没有笑容的面孔一样呆板。市区内一片狼藉,为了糊口,城管在街边赌博,警察翻墙撬锁,博物馆倒卖文物,教师贩卖人口、税务人员蹲在街边行乞……无税的城市滑稽可悲。于是人们在内心假设了一个清明世界,让税站在人生中途,撑起一片阴凉,给人人捧上医疗卡,捧上清静世界里清静养老的单据。渴望着有天早上醒来,街道上有追撵的学生、进城的农人、在建的大厦、凌空的桥梁,还有呼啸的飞机和久违了宣传纳税的标语。

荒芜的是酷爱广场舞的大妈们的心境。无税时代城市没有存在的基础和理由,自然也就没有广场,无处可放的音箱成了昂贵的垃圾,大妈们的脚因广场的消失生锈了,心在没有音乐的日子里荒芜成了漫山遍野的蒿草,人也成了一口敲不出声音的老钟,无声无息地蹲在寂寞的一角成了不懂手语的哑巴,自己时常生出讨厌自己的想法。梦里的广场,有霓虹的彩灯,有激情的音乐和被广场吸引来的腿脚轻便的男女舞伴。那广场分明有着税字的模样,广场虽不懂税的内涵,却能治愈生锈多时的双脚。广场因税而存在,大妈们因广场而快乐,跳动的双脚踩在用税压制成的广场砖上,税就在脚下延伸,遍布周身每根神经,健康就与税捆绑在了一块。

荒芜的是世界。世界因无国家竞争变得鸦雀无声,空中除了飞跃山海的候鸟没有乘机来往的政要,世界太平成了太平间那样的恐惧和寂静。这时,地球也会奇怪,误以为寄生在身体上蝼蚁般的人们,集体自杀了。世界彻底隔绝了,国与国不闻声,不见面,没有矛盾的安静,生出了安静中的矛盾——比原始社会更无组织的大混乱。社会上暴力不断,横尸警局门前也无人问津,也许对面的来人就是警察局长,没有薪俸后,他绝对不承认干过警察的差事。不要做梦拯救世界,因为,不接受税的同时就等于接受了混乱,接受了凶杀和灭亡。在拒绝纳税之初,也就拒绝了强大、幸福和安康。

荒芜的是历史。历史不再炫耀往事,往事里没有故事,各朝各代是子虚乌有的杜撰,项羽刘邦,关公张飞……英雄们不过是口头上的谈资,连名字也无从考证。现实中的人们似乎除了从土中寻食,就剩打着哈欠,蜷缩着孱弱的身体,瞪着眼熬磨时间。时间在无聊时最会玩恶作剧,将日子拉到了年的长度,无聊立即变成了煎熬,煎熬着脆弱的吹口气都能断掉的神经,断掉的神经因无医保而无法治愈。

荒芜的是我的生活。失业了,仅有的积蓄在精打细算中很快耗尽,油瓶倒放多日,也没一滴油滴落,家里的老鼠饿死在了干瘪的粮袋边。无税供养的边防军溜走了,国门成了摆设;法院关门了,法律成了废纸;各级组织解散了,社会进入无序状态。无序加剧了慌乱心理,慌乱心理无限扩大,最终酿成了自相残杀的社会悲剧。我在悲剧中不能自保,到处躲藏,下场仍像所有人一样,难逃被同类勒索杀害的遭遇。

税迈着春风那样的脚步轻轻掠过时,我也许会从缓缓吹拂中苏醒。把税的故事讲给人们,让大家懂得无税就会引起社会癌变,讲清楚税虽不治社会百疾,却是百病克星的道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是税的一部分功能。问好!

博主回复

只是散文而已,不是理论文章,嘿

发布者 :黄光华 (2015-05-12 18:21:33)  回复

此篇发表于2015年1月26日《中国税收报》文苑栏目。

发布者 :林喜乐 (2015-05-07 08:44:19)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