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散文随笔 81:岁月故事(2)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散文随笔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697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5-11 09:17:41 最后更新时间:2015-05-28 16:32:37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偶然听说多年不见的君离婚了,我受到了惊吓。

他从北京悄然回到西安,隐居在不理俗事的“无尘园”里品茶练字。电话约过后,我去了“无尘园”,看见他表情淡然,举止缓慢,对故人无再遇之喜,亦无冷漠之情,像与刚刚离开的朋友重聚一样。我受惊的正是这种态度,盯着他猜测,这伙计是道行深呢还是受不了打击得了失心疯?怎么不知道悲痛呢?我肯定他是故作轻松。

沏茶、倒茶、奉茶,喝茶,这个过程俩人均无一语。他越是轻松自然,我越是告诫自己,绝不能多说一字半句。

“这是红茶,也有白茶,换不换?”伙计说话了。

“我是茶盲,不分红白,”我说,“吃饭时喝两口,有兴趣不?”

“有么!正好有一箱五粮液,中午弄一瓶。”听说话声,倒不见有郁闷类疾病。

“无尘园”是他的宅号,进门摆一张大台案,写字用的。墙上挂有马河声的狂草条幅“大江东去浪淘尽……”,欣赏用的。也有贾平凹的4尺横幅“得山水清气,极天地大观”,装饰用的。还有他抄写的小楷《金刚经》,“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观摩用的。嘿,伙计行啊,写开毛笔字了。

“来!露一手,写两个大字我瞧瞧。”

伙计不写,嫌我用了戏耍口吻,不写就不写吧。伙计花样还蛮多,这正好说明他心思敏感,我觉得更是不便问心情之类刺激性明显的话了。

知道伙计离婚,是道听途说的,来“无尘园”有安慰也有确认此事的意思。他平静超然的神态,使我对离婚之说产生了怀疑。喝着红茶,伙计给我普及白茶知识,说白茶是六大名茶之一,多产于福建的福鼎、建阳等地,外观泛白故称白茶,是茶中珍品。有抗辐射、抗氧化、抗肿瘤、降血压等疗效。“离婚半年来,总害牙疼,喝了白茶,好了,看来白茶还能治牙疼。”伙计说得很认真。

呀!真离了。既然伙计说出来了,就不会在意别人知道,趁机赶紧问,“咋离了?”我故意把表情做的和他一样,如果一惊一乍,或者口气太认真,恐怕他会尴尬。我沉着冷静,他果然神态自诺。

“离了!多年的努力,终于修成了正果。”像完成夙愿一样满意,和我刚才进门相比,他表情丰富了许多,竟还笑出了声。

我又借机问,“咋?蓄意的?”

他拿出酒来,让我看标签,我肯定这瓶是正宗五粮液,他笑笑,点头承认是蓄意的。说他多年来,在北京的日子并不顺畅,心里时常堵着冰块似的。有时,借着夜半的月亮,扪心自问,又好像没什么事情。一觉醒来,又恢复了冰冷隐晦的心情,人不爽,什么事也干不成。这种心情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夫妻感情淡漠,他说俩人长期各行其道,互不干涉,形同陌路,必然导致身心疲惫的结局。

他前妻的为人我略知一二,她是一个要强的人,不论工作还是生活,总要超出别人才有成就感和优越感。为了得到这种感觉,她往往费尽心神,不遗余力,甚至不择手段。她从地级市调到省级市,是伙计的关系,从省级市跳到北京城,是她个人的能耐。短短几年连续调动,这么拼的原因,就是处在高位她才有安全感,这是性格好强者的通病。伙计曾经是她事业上升的扶梯,现在没用了,难道要遭遗弃吗?

“可能吧?没问过。”伙计淡淡地说,“她是个好人,工作勤恳,能力过人。不排除有时也充当一下坏人,不然坐不上知名高校文学院院长的高位。”

任何一对夫妻的离婚原因都是复杂的,没人理得清楚,我更不想梳理他离婚的原因,只要他没背上思想包袱就行,只是劝他,“把昨天整理好放进抽屉,积极对待今天以后的生活,朋友们也就放心了。”

“不用劝,没有包袱。”沉默了一会,他又说,“还有什么没说的加快说,喝完酒,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我笑笑,故意用犹豫的口气说,“没啥,如果讲一下蓄意离婚的过程,也没人拦你。”

“就知道你在这里等我。”他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

去年底,他和一个朋友商量好离婚的办法后,就与这位朋友老婆加成了微信好友,三个人坐在一起谋划。他这朋友不遗余力,策划得很全面,让自己老婆和章君互发了不少暧昧短信和搔首弄姿的图片,尽力铺垫外遇氛围,这是蓄意的第一步。记录在微信私聊里的对话和图片,是君到北京后主动被抓小辫的证据,要在无意中让他老婆看见这些私密内容,这是蓄意的第二步。第三步就是离婚,净身出户,什么也不要,有一个好心情就足够了。

在北京家里,君像每次回来一样,表现出了一个居家男人的勤快,顿顿做饭,顿顿变化菜式花样。他说有天出门买菜时,故意将手机落在茶几上,在超市里磨来磨去,尽可能拉长时间,给妻子留足发现手机查看微信的时间。等他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才磨磨唧唧往回走,忐忑地站在门口东张西望了一阵,整理好心情后才缓缓打开房门。第一眼看见妻子坐在客厅看电视,在他印象里,多年来,她这是第一次看电视。从他的讲述中我能听出来,他妻子当时的表情和我刚进门时他的表情差不多,没有喜怒哀乐,看不出内心变化。他一如既往地摘菜、洗菜、切菜、炒菜,心下想,她没看见?如果看见了,怎么会有如此定力?如果真有这样的定力,那么,这女人在外面的所作所为,我是绝对没有机会从她表情之间察觉到的。这么会伪装的话,那就太恐怖了。这么一想,所有关于她的风言风语,他瞬间肯定都是真的,离婚的决心就更坚定了。有了注意,心情随即平静下来。“一切按照预定方案执行。”他提醒自己,并做好了随时应付各种突发事件的心理准备。

晚饭是在温馨和谐的气氛中开始的,妻子甚至难得的笑了几次,并给他夹了两次菜。饭后,两个人看了一会电视,他试探性的建议出去散步,妻子爽快答应了。回来后,她开始洗衣服,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忙碌了三天,妻子将他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最不可思议的是给他买了一身休闲装。

“理个发吧?”妻子这样建议,他就去理了。

三天里,妻子极尽主妇职责,他开始不安起来,一会怀疑她没有看到微信,一会又想,如果没看到,何以变化如此之大,平常在家她却是颐指气使,当奶奶惯了的。第四天是礼拜一,早晨妻子去上班,出门前软着声,柔柔地说,“你的衣服都洗完熨好叠整齐放在床头柜上,拉杆箱在储物间。”说完轻手轻脚带上门无声走了。

和风细雨般说出了杀人的绝情话,把刀和箭都隐藏在了“拉杆箱在储物间”这句软绵绵的话里。“原来她什么都看见了,没爆发的原因也许是良心发现,才用三天时间偿还十多年来欠我的情感旧账,这种女人,不需要。”这么想着,伸了个懒腰,慢慢起身,梳洗刮搽一遍,收拾好属于自己的东西,户门钥匙放在茶几正中间,出门直奔机场,一起一落,回到了西安,猫在“无尘园”里修行起来。说完,还拿出离婚证让我看,我的心情实在没有他轻描淡写般讲述的那么轻松。

说完了,去喝酒,喝多了,伙计果然不再开口,躺在床上,红着脸很香地睡着了。

我决心给伙计介绍一个女友,让他失落的内心尽快得到慰藉。这两天正巧就有一位,我同学的妹子,陕科大经济学院副教授,模样不错,气质蛮好。都是受过婚姻伤害的,互相疗伤最合适,想来效果也应该不错。给同学提了,同学很积极,他妹子也爽快,我就和同学商量尽快让他俩见一面。我建议带着妹子直接去,妹子毕竟是女人,思维缜密,她的意思是让我先去提说一下,探探我伙计口风,我抡圆嘴说,“没问题,他的事我能做主。”

妹子继续坚持己见,我也觉得女方太过主动好像不太合适,就同意了妹子的意见。这种事打电话不够正规,我就决定跑一趟,两兄妹说等我消息,我就起身告别了。这都是礼拜五晚上说的话,我提醒自己礼拜六早晨要早早出门,防止伙计外出耽误这件大事。

应人事小误人事大,有了心事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早早起身,敲响“无尘园”大门时,天才刚刚放亮。我想,就凭这份热心,伙计一定会感激涕零,混一碗双合(双份肉)羊肉泡馍绝对没问题。

“咚咚咚——”我都听出敲门声里透着一股振奋人心的轻松感。

门开了,可是——,开门的是一个头发凌乱,面色煞白,眼圈微黑的女人,这不是伙计的前妻又是谁呢?我立即傻了。

“进来喝茶!”伙计还是那副淡定的表情,“今天喝白茶吧!”

“路过上来看看,昨晚熬夜打牌没睡觉,头晕,不喝了,回见!”我转身就走,出门时,伙计前妻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叮咛我慢走。

昏头昏脑找不见电梯,摸下楼来,想的是如何给同学兄妹交代。大街上快速驰过的汽车晃得我眼晕,扶着路边栏杆,头疼得厉害,我想应该去医院挂急诊看看。

伙计打来电话,问我有啥事。我坚决否认有事。他说正在去机场的路上,前妻2小时后飞北京,下午找我,电话挂断了。

找我干什么,没必要啊,现在最有必要的,是我得编个故事讲给那对兄妹听啊。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