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税收文化笔记(61):税史中的霍维德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税收文化笔记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13110)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5-05-26 08:34:13 最后更新时间:2015-05-26 08:34:13  
  本作品所属分类:税史文化笔记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霍维德是陕西绥德县人,193910任陕甘宁边区(以下简称边区)财政厅厅长,19404月至19411月,兼任边区税务总局局长,这期间,他为边区税收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1939年之前,边区开征的税种很少,只有盐税和极少数货物税。皖南事变发生前夕,边区财政收入主要来自协款(国民政府拨付给八路军的军费)、侨捐和后方进步人士的捐赠,因此不大重视税收。不仅税收制度不够完善,税率也普遍偏低,偏低的原因是为了落实边区政府“与民生息”的政策。经过不断发展,农民有了余粮,日子宽松了,边府随于1940年决定普遍征税。

财政厅配合边府开始了紧张忙碌的工作,194015发出训令(吉字第1号),命令地方政府选择适当地址建立税务局,局长暂由各县第二科(即财政科)科长兼任,所需工作人员报财政厅批准后任命。1940111(政字第3号)又发文明确税务机构与当地党政的关系,强调“当地党政有检查督促税局工作之权,但不能支配税局经费”。这一命令在10天内出现过两次,月初时边区党委、政府和财政厅的联合训令中就规定过“……税局之财政收入仍完全归财政厅支配,财政厅以下无权支配之”。这些规定,是在边区财政最为拮据的时候发出的,可谓三令五申,由此可见各级政府的经费都很紧张,并存在先支后报的可能性。也说明地方政府对税款的认识还有模糊不清的地方,存在随意支配当地税务部门收入的现象。

在规定财权的同时,霍维德紧锣密鼓地组织制定税收条例,当月26日,边区政府就公布了《陕甘宁边区营业税收条例》及《施行细则(草案)》, 27日又颁发了《营业税暂定税率》,这3个文件的内容极为详细并具可操作性。霍维德领导下的税务人员,他们的工作效率比今天现代办公设备还来得神速,可见边区税务人员对工作的投入是全身心的,同时也说明边府经费之紧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加紧制订政策,快速征收入库成了霍维德一心一意完成的第一要务。在毫无税收经验的情况下,制定颁发了三个像模像样的税收文件,由此可见边区时期税务人员的创新能力是不可小觑的。

霍维德在313的报告中说,“现在的财政收入,算是统一了,都归财政系统来管理……”从霍维德的这段讲话里可以得知,边区财政厅连续发文行令规范财政,直到他做报告时,边区财政“算是统一了”。统一了财政,对整个边区建设来说裨益无穷。

在税收收入有限的情况下,霍维德制定的财政原则是“量入为出”,他说,“我们支出与国民党不同,不是用多少给多少,而是以收入来决定……”实事求是地说,这个支出原则和边府工作性质不太合拍。战争年代,边府的许多工作都有待加强和扩展,比如抚恤费,抗日前线的伤亡数字绝不会按照边府的财力来决定。边府自19379月成立以来,在社会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和精力,民众也渐渐有了学习文化的习惯,显然,也不能因经费不足停办学校。

霍维德十分清楚教育的重要性,他列出的开支顺序是“学校、政府、党政军的日常经费”。把学校列在了党政军之前,由此可见他对教育工作的重视程度。该列支的一项也不能少,可是“量入为出”的财政政策令边府在工作中缚手缚脚,这样的财政策略显然只能按袋里的米做饭,不会找米下锅,更不会挣米、换米、借米来吃了。可是工作有轻重缓急之分,而“量入为出”的财政政策在执行中实行的是“平均”办法,按单位级别、人头多少平均分配仅有的经费。这种办法,至少削弱了边区政府集中财力办大事要事的可能性,可见“量入为出”的财政措施适应不了当时形势变化的要求。

19403月,霍维德在财政报告中说,平时开支不用做预算,万一有了“特殊开支”就“一定要先做预算”,这是一种打招呼式的临时预算办法,是不得已为之的带有预算性质的计划支出。“特殊支出”之所以要提前打招呼,主要原因还是财政紧张,这种非支不可的费用对平均财政有较大冲击,因此,预算支出的特殊费用越少越好。采取这种财政办法,暂且不管合理与否,都是因为收入渠道狭窄采取的应急策略。边区财政面临的极度艰难,正是催生税收蓬勃发展的主要因素。此时正是19403月,2月份先后建立起来的各级税务机构,作用还未及发挥。

为了尽快弥补财政缺口,边区政府才接二连三地颁布税收政策。从现有资料看,起草税收条例的人员对税收业务并不是很熟悉。19404月之前颁发的营业税条例,存在许多漏洞和不足。霍维德说营业税有几个不能解决的问题,一是三边卖毛(指羊毛)到延安上不上税?不上,中途会被拦挡;二是商人口头说在边区买卖,中途改道去了别处,怎么办?三是进口货物只有一张票,货卖给了许多人,怎么割票?这是营业税条例应解决而未解决的问题,虽然126已颁发了营业税条例,霍维德却在3月总结了这么三条急待解决的事项,说明已颁发的条例确实存在必须修补的漏洞。

对税收工作来讲霍维德是一个门外汉,可他经济工作经验丰富,想法往往符合税收工作基本规律,经常能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的关键所在,比如,在税收管理方面他敏锐地发现,“一个地方一个样子,……三边、关中、庆环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了收重税的事”,还有对“税收工作研究不够”的问题。他更是及时发现了一个很不为大家重视却是羁绊税收发展的大问题,就是“对群众教育不够”,其实这是一个关于纳税人的问题,可见他认识问题是敏锐和深刻的。

由于霍维德受到片面“仁政”思想的影响,下达1941年“救国公粮”任务时,因主观原因少征收了五六万石公粮,引起了一场粮荒。19415月之后,边府任命南汉宸为财政厅长,霍维德协助南汉宸搞财税工作。经过不懈努力,逐步改善了边区的财政现状,保证了必要的财政支出。总之,边区时期,霍维德在税收工作中开创性的贡献不可磨灭,在边区税务系统工作过的老同志对他管理税收工作的闪光回忆,最能说明这一点。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写的不错,问候博主好!!!

发布者 :张吉泉 (2015-09-10 21:20:08)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