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税收文化笔记(62)土沟中的税收丰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税收文化笔记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3976)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5-05-27 08:41:18 最后更新时间:2015-05-27 08:41:18  
  本作品所属分类:税史文化笔记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每次去延安,都习惯到市中心的市场沟转转,原因是这条繁华沟道里有一座陕甘宁边区税务总局在抗战时期办公用过的院落。院子里的六孔土窑洞被居住在窑垴上的居民倾倒下来的垃圾封住了洞口,只留出了半弧形状的上半部分,窑前的院子堆满了市场沟小学扩建留下的山一样高的建筑垃圾,环境十分龌龊。尽管旧址变得一天比一天令人担忧,我还是拟制不住历史的召唤,要站在这座破败得有点儿寒酸的窑洞前四处看看,每次似乎都能看见从这里频繁出入的边区税务人员的匆匆身影。

边区税务总局应时成立

随着武汉会战的结束,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前景开始令人担忧。国民政府抗战态度明显消极起来,反共情绪却在日益滋长。19391月下旬,国民党在重庆召开了五届五中全会,会议确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反动方针,会后随即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陕甘宁边区封锁线上的摩擦瞬间加剧。

在国民党召开五届五中全会之前,中共中央就对国共合作欲将破裂有了准确预见,一旦破裂,国民政府提供给八路军的抗日经费肯定停拨,为了应对破裂之后的财政困难,边区政府应对办法之一是193922成立了生产委员会,并开展了自救性大生产运动。办法之二是于1940年年初,扩大了税务系统建制。可在国民政府停拨抗日经费之前,扩大税务建制带有一定的应对性和尝试性。原因是在全国上下抗战的紧要关头,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边区政府对国民政府还抱有继续抗战的希望,在希望没有彻底破灭之前,适当扩充税务队伍只是为备不时之需,因此规模是有限度的。边区税务总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于1940年初在延安成立,并与财政厅合署办公。4月,迁到这座院落的土窑里来独立行使税收职权。抗日战争的整个过程,这座院落就成了制定税收政策的中心,也是部署税收工作的指挥部。

194010月,当黄河东岸日军枪炮声密集响起的时候,在边区加强河防护卫的紧要关头,国民政府悍然停拨了八路军的抗日军费。这部分被称作“外援”的收入,是1937年至1940年间边区财政收入的主要支柱,支柱轰然倒塌,财政倾陷在即,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肩膀还很稚嫩的边区税收没有选择,历史性的扛起了组织财政收入的重担,就是在这六面土窑和窑前不大的院落里,边区财政厅厅长兼税务总局局长霍维德带领着屈指可数的百十人的税务队伍,郑重地接过了这副千钧重担。这座院落,这六孔窑洞,对这一幕肯定有着深刻记忆。

站上风口浪尖上的黄土硬汉

接过这副重担之后,毫无税收经验的霍维德心急如焚,他清楚制定政策是第一步要完成的重要工作,因为政策是决定边区税收发展方向的关键。要引领边区税收迅速壮大,霍维德必将面临种种考验。

霍维德和税务打上交道的原因很简单,参加革命之前,因家庭矛盾、婚姻原因和生活所迫,他十六七岁就离家奔走,为了谋生贩卖红枣,运售烧纸,后来生意不断扩大,做起了别人眼里的大生意——贩卖“佳米驴”。活物生意最难做,霍维德敢做是因为他懂得市场行情。实践证明他是一个精明的人,有生意头脑的人。有能力有经验,自然就成了财税方面的首选人才。边区政府于193910月从关中行署专员的位置上将他调到延安,任命为财政厅长,边区税务总局成立后又兼任局长。

工农干部对税收都是憎恨的,尤其像霍维德这种硬汉式的本地干部,都是从打烂税局,废除税收的土地革命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对税收向来没有好感,甚至深恶痛绝。现在,要反过来做税收工作,他个人面临的难题,是转变思想观念。

霍维德的观念从来都是在生活实践和革命斗争中转变的。未参加革命之前,他的家乡有一条既成约定的村规,就是每逢灌溉,地主家浇完地之后,佃户和贫农才能开始浇。没人觉得不合理,霍维德却不这么想,他站出来说,水是河里流的,不属于私人财产,谁先浇都可以,动手把水引到了自家地里。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临乱不慌,和人见人怕的地主马家恩据理力争,最终废除了这条不合理的村规。这件亲身经历的观念改变现实的成功例证,给仅读过3年冬学的霍维德的启示是——没有固守不变的现实,今天合理的现象明天不见得继续合理。因此,接受了扩充税务系统的任务后,他反对税收的固有观念很快就转变了。在土沟的这所院落里,霍维德立即行动起来,组织人员昼夜不停地编写税收条例。

陕北高原,山大沟深,土瘠人贫,天旱灾重,边区政府长期施行“休养民力”的政策,怎样的税收制度才能与这样的经济环境和边府政策配合默契呢?这是霍维德迫切需要知道答案的问题,可是答案只有靠他自己寻找了。面对经济薄弱和变幻莫测的局势,霍维德义无反顾,挺胸站在了边区税收何去何从的风口浪尖,寻找自己心目中的答案。

他带领编写组发挥攻坚克难的精神,昼夜不分的连续工作,赶在“外援”断绝之前,制定颁发了《陕甘宁边区营业税收条例》及《实施细则》、《陕甘宁边区偷漏税处罚及免罚暂行办法》等与税收有关的文件政策30余个,为边区税收的发展设计出了基本框架。这个框架大体由营业税、货物税组成,还包括税票管理办法这样的细节性文件,这些文件基本理清了边区税收发展的思路。抗战时期,营业税、货物税始终是组织财政收入的主力税种。这样的定位,符合边区的经济特点和贸易需求,是边区税收发展的正确路径。

在制定政策的同时,边区政府以财政厅名义,于19401月下发了1号训令,训令明确,“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度一月份起增加税收而供抗战经费。”要增加税收就需要扩充队伍,因此,训令指出,“应由地方政府选择适当地址建立税务局,”并明确,“局长暂由第二科长兼任,其他职员按实际之需要,决定人数之多少。”训令说明在制定税收政策的同时,扩充税收队伍的工作也在悄然启动。税收工作的这些构想、发展,都是在这所院落里完成的,在我的意识里,这所院落在边区税收历史中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粮食危机中的边区税收

陕甘宁边区在抗日战争中是大后方,是补给站,是指挥枢纽,在这里学习、修养的干部,加上学校、留守部队、中央机关、地方政府工作人员,最多时有9万余人,对边区财政来讲,除过办公经费、军费、建设费、教育费外,仅粮食供应就是居于首位的,重中之重的大事。

在开征税收,征收“救国公粮”的问题上,边区有一部分人总是脱离实际片面夸大“仁政”理念,霍维德也受到了这种思想的影响。按照预算,他明知1941年需要征收十四五万石“救国公粮”才能满足延安常驻人口的日常供应,却不合实际地只下达了9万石征收任务,尽管入库了9.7万石,还是因为数量不足而不能避免粮荒的到来。果然,1941年春,一场预料中的粮荒开始蔓延,严重时,导致边区党政军各部门普遍发生了待米下锅的紧张局面。吃饭告急,霍维德慌了,他想方设法在捉襟见肘的财政里挤出了267万元(币值单位是边币),但因物价上涨,仅购回1.8万石细粮,大致只够供应50余天。粮库再次告罄时,他又紧急组织人员下乡借粮,在紧张忙乱中总算度过了艰难的1941年。

粮荒之后,霍维德承认自己犯了主观主义错误,“因为我刚到财政厅工作,对情况不了解,不敢下决心,因而造成今年(指1941年)粮食困难,我是有很大责任的。”19418月,毛泽东亲选南汉宸担任财政厅长,19421月,边区政府又任命曹承宗接任税务总局局长职务。

霍维德难过极了,也许,这所院落里有他落下眼泪的痕迹,也许,窑洞里有他支颐思过的背影。无论怎样,他却并没因此影响税收工作,反而使税收制度在1941年得到了完善,队伍建设得到了加强。比如,1月份,颁发了《陕甘宁边区各级税务局、所组织规程》,同月还颁布了《陕甘宁边区货物、商业税增补暂行条例》,10月又颁发了《陕甘宁边区货物税修正暂行条例》和《陕甘宁边区营业税修正暂行条例》以及《陕甘宁边区税警人员办事程序》。还开办了税务培训班,组织了税收研究会,加强了税收宣传工作。8月在延安组织召开了各税务分局及各县税务局局长首届联席会,同月还召开了“边区税务会议”,总结了1941年前半年工作,讨论了营业税问题,并通过了17件涉税议案,使民主税收制度的作用得到了充分发挥,《解放日报》报道说这次会议使“边区税务走上了正轨。”这都是1941年,在这所院落里部署完成的工作。

税务系统在紧锣密鼓中度过了1941年的粮荒,虽说生活艰苦,可这是“外援”断绝之后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这一年奠定了税收成为边区财政主要收入的地位。税收工作从这所院落出发,呵护着边区建设,支持着抗日战争,温暖着中国革命。

随着抗日战争由战略相持转向战略反攻,边区税收也在国民政府越来越严密的封锁中,配合物资流通政策,为边区经济发展,财政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座不起眼的院落,也成为了边区税收历史的一座丰碑,这座丰碑铸就了一种精神,传承了一种品德,辉煌了一个时代。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写的很好,欣赏与学习了,并问候博主好!

发布者 :张吉泉 (2015-09-06 23:17:08)  回复

~
正宏苗医祝您全家端午节快乐! ~
~
~请您关注苗医新博带来的健康信息

发布者 :陈正宏 (2015-06-20 21:37:31)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