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海棠,桃花与刀:红楼梦的李旭解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282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6-07 09:35:29 最后更新时间:2015-06-07 09:35:29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海棠,桃花与刀:红楼梦的李旭解析

 

 

                                            苇子渡

 

红楼梦是诗乐之邦五千年才挂的一次人参果,一次结晶体。说它是小说;说它是诗体史记,都不确切,但按照传统说它是“诗史”则合魂切骨。

“诗史”传统是由杜甫集大成,宋人由陆游等继承,在明朝形成定论,到了钱谦益这里又形成另一高峰。钱氏是最著名的杜注专家,杜甫作《秋兴八首》,他作后秋兴一百多首,首首杜鹃啼血,所以陈寅恪说钱诗超过杜甫。“崖山之后无中华”,这一著名历史论断,就是出自钱诗。

用诗歌体的小说来写史,以小说来反虏悼红,是红楼梦的创举。为什么这样退藏晦密,曲折传奇、象征隐寓呢?是因为南明史是清廷绝禁要封杀的,由南明史开始的文字狱是人类文明史的黑暗浩劫之最,可谓诛灭十族,连写序、抄录员、印刷工人都要砍头、流放查抄满门。

红楼梦是高峰之巅,文字必如黄河九曲,才能流到大海。红书的整个背景就是海洋,这是与中国其他名著大不一样的。红书另一重大元素,就是诗歌元素,这又是世界范围内的名著之中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一部经典小说的诗歌成就能超过红楼梦,书的主人公都是诗人,主要活动范围是前仆后继的海棠诗社和桃花诗社。诗歌是该书的重要解码器,就像迷宫中的红线。

钱谦益是明末清初包括有明一代的诗歌大师,史学大师,佛学大师,并且是崇祯临终任命的开府江浙控扼海道的总督。只有他切中红书所有的元素、灵魂。

水浒等书里的诗歌只要是文人都可以写出,只有红书的诗歌最专业,只有专业的大诗人才能写出。所以红书的作者首先就是圈定了是处于那个时代诗歌金字塔顶的人。也就是说他能写出红书里的诗歌,特别是显现了“诗史”精神,他必定是杜甫、苏东坡一级的人物。

五千年才结的一个果,怎么可能凭空让野小子、小萝卜头、老狼狗之类的人下山摘去?不是摘那样简单,而且你要一个字一个码出来,一个人造就一部民族史诗的巅峰!

那么这个人他要写的是什么样的史呢?

当然他写的是像杜甫写的那样“诗史”:安史之乱。

清朝的康乾时期发生了安史之乱吗?清国篡夺、侵略中国的江山,怎么可能发生安史之乱。只有明朝发生了安史乱中华,所以红书的时间就是应天府、南直隶、南京、“近日”,“二十年”、末世,即将亡国象征的大观年号,核心的地点就是南京,所有主人公都是金陵籍。

这个是非常确切的,不容搞乱者搅浑水。

李旭牢牢地抓住这些核心要素,渡河香象,摸到石头记的石头,抠住石头的腮。

他是直线钓鱼,鱼是自动上钩。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李旭是诗人,并且十三岁就写诗,与贾宝玉、黛玉他们写诗的年龄相当,并且他是史诗诗人,一首《汉史诗》就六万行。他又是小说家,写了多部长篇小说,又写了多部史学专著。所以石头记就是等着他来摸到关键的石头。就像石呆子的二十把扇子,他随心所欲就可打开。

红书的作者在李旭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整部书都弥漫着原作者的气息,几乎每一回里都打上作者的红手印、印章。所以该书是罕见无须署名的作品。金瓶梅也有署名啊,但石头记不需要署名。

红书里面的诗,直接来自一位“诗史”大诗人钱谦益,所有情节也都是他和妻子柳如是及其诗文的演义,变形。

这样一位大诗人作品流传于世,石头记又洛阳纸贵,这几百年间,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留等李旭来揭底?

当然看出来的人很多,但不敢说,也不愿意说。这个一个亡国民族的心灵秘密。包括文字狱狱长可能都心知肚明谁是作者。但斯人已逝,红书已成巨大的历史存在。越禁越传,它生根发芽在一个民族的心底了。你再疯狂邪魔,你不能一个个掏心检验吧。但可以假作真时真也假,来个鱼龙混珠,故意搅浑水,增删篡改,猥亵它,玩弄它,胡扯附会它。

关键是这位原作者已贼虏的死敌,曾经身在曹营心在汉自比诸葛卧龙一样的人物。所以乾隆亲自带头跳着脚谩骂钱谦益,对他疯狂抹黑,底下无数摇尾动物跟着诋毁罗织。钱谦益所有作品销毁,禁锢,让你在清朝失传。所以从乾隆开始,钱谦益就被打入另册,作品毁灭。后世对钱谦益一言以蔽之。所以他们内心布满了人为的黑暗,根本与红楼梦的真相绝缘。

所以很多人认为红书没有情节,就连胡适也作这样大言不惭地判断,这是因为他们完全在自作聪明的大观园之外,无缘进入。他们所有的研究只是重复强人进入庙庵抢走了妙玉。他们自以为得到妙玉,难道妙玉能屈从于他们,生儿育女,养强抚怪吗?

对名著的阅读,需要心灵阅读,而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更不是强迫思维定势,拿反方的断烂朝报强往里按,拉郎配,乱点鸳鸯谱。将红书蒙上沾满强迫、野蛮思维的红布,无异于将宝钗装成黛玉,像扬州洞穴里的小耗子精变成美人,盗香窃玉。

红楼梦就像一个刀马旦,看是美人,其实是战士;看似是家常日居生活,其实是战争隐寓。

从海棠到桃花,就是明朝由北京到南京;从芭蕉到斑竹就是从南京到潇湘苍梧的帝崩国亡史。这是国亡、天下亡的史诗悲剧旅程。落红成阵,需要葬仪,四春皆逝,世上再无春天,而倒回北国永远的大荒山、文明的荒寒野岭。

强人读红楼,如同鞑子听南戏,驴唇不对马嘴。拈花微笑,微微一笑,如鹤鸣在阴已洞悉九宵。没有心灵的参与、参悟,抓虾胡挠称家称尊,实为可笑。

这本书一篇一个主题,一个铁证,不要说近四十万字了,就是看了开篇的第一篇文章,我看有心有悟性的人就已茅塞顿开,恍然大悟了。什么大荒山、青埂峰完全露馅了,听高人指点,老虎也能听经,心有所悟。就是这个道理,李旭道出《红楼梦的秘密》,在于他在诗歌和小说与历史的三条道上,马不停蹄。那是鲜花抱着马蹄疾奔,丝路花雨。

 《红楼梦的秘密——钱谦益的石头记》2015年5月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作为出版社首推重点书目。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