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凌云的博客
致力于中华文明、语言文字和韵律文学的研究探讨。
我在蓑衣里编织着从前。
标签
天体  |  撞击  |  地球  |  基因  |  遗传  |  立夏  |  后学  |  子衿
更多标签>>
  中華字元緒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凌云 |  浏览(4685) 评论 (22)  | 发布时间:2015-07-24 07:08:57 最后更新时间:2015-07-23 20:03:51  
  本作品所属分类:中華字原脈縷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中華字元緒引

確認造成中華文明斷層現象的根源

有關“夏商周斷代工程及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提出和啟動是1996年5月,目的是解決夏商周三個朝代間的年代記錄斷代問題。

歷史教學中通常把西元前841年(庚申、共和元年)稱為中國歷史上有明確紀年的開始,在這一年以前的歷史年代記載都是混沌不清的。我們從“夏商周斷代工程”的起名和實際行動的需求效果來看,也就是“夏商周年代記錄斷隔續接的工程”。但是,弄不清形成此“年代記錄斷隔”現象的根源和不懂中華曆日法的產生原理及基本記錄程式,此工程結論的不可達嚴謹論證而遭到眾多質疑是必然的。

夏商周斷代工程驗收主要成果之一的“前1046年是武王伐紂年”,除了在碳十四測年確定的武王伐紂在西元前1020---1050年的範圍之內依據外再無任何具有說服力的佐證論述,反而給人有貪多靠前臆定年代的感覺。

這裡還存在一個關鍵性懸疑:“武王伐紂”之事是真實存在過還是臆想的編撰?有關“武王伐紂”源頭之說,出自《詩·大雅·大明》中:“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如果遵循文字基本因素意指彙集法,釋解原始字元基於不脫離整體錶達總意的分位解析方法,“詩”是“突延承連圍繞延軸延續延連歸生點”的對日軌現象的總述;“大雅”是“延進日軌(大)延連軸生陽程隨連突出累計(雅)”的延生陽程計日規則錶呈;“大明” 是“延進日軌(大)繞界累日(明)”的繞界一周累計日子的錶呈。那麼,《詩·大雅·大明》就是對“日軌現象計日規則繞界一周累計日子”所指。“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也是“界變承連突延圍繞軸生交變(涼)复生陽程界變延軸歸生交互(彼)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武)天幹延續(王),界分承連延續歸延點軸分延歸續承延續(肆)陽程延落歸沿(伐)延進軌跡(大)突延交變統歸軌變圍繞(商),軌跡承繞軸變繞界(會)承軸繞界續軸累日(朝)界變承連軸分延承續累日(清)繞界累日(明)”的日出幹續是承連延落歸沿交變統歸軌變圍繞後承續繞界累計日子法則陳述。至於《詩·大雅·大明》中的“殷商之旅,其會如林,矢於牧野,維予侯興。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維師尚父,時維鷹揚”等則成了其後杜撰“武王伐紂”故事的素材。不考證編撰“故事”的真實性就做為“夏商周斷代工程”的標識界柱,其结果没有质疑那才是怪事。

中華民族有“夏曆”的存在和“周曆(農曆)”沿變夏曆承襲至今的事實,我們從探求周曆(農曆)的起始年代,作為斷代工程的標識界柱,将追溯夏曆誕生過程作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目標,才是續接中華文化斷代、探求中華文明源頭的唯一正確途徑。

我們不妨以中華曆日記載法規律推算西周的開元年來驗證夏商周斷代工程驗收主要成果之一的“前1046年是武王伐紂年”的正確度有幾分。

如果西元前841年(庚申、共和元年)是中國歷史上有明確紀年的開始的話,那麼,這是周厲王(姬胡)15年亂自京師始奔於彘之年,此庚申年是一甲子60年中的第57年。就按照《史記》所載,從周武王(姬發)建西周始至周厲王(姬胡)15年,共曆周成王(姬誦)、周康王(姬釗)、周昭王(姬瑕)、 周穆王(姬滿)、周共王(姬繄扈)、周懿王(姬囏)周孝王(姬辟方)、周夷王(姬燮) 10位王位轉承。據此,我們先做一個這10位王位轉承的大概年代總計的推算。周武王(姬發)于西周建國3年去世,此有《史記》“武王已克殷,後二年,問箕子殷所以亡。箕子不忍言殷惡,以存亡國宜告。武王亦醜,故問以天道。武王病。天下未集,群公懼,穆卜,周公乃祓齋,自為質,欲代武王,武王有瘳。後而崩,太子誦代立,是為成王。”為據;《史記》載“故成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四十餘年不用。”周成王(姬誦)、周康王(姬釗)在位也暫以40年略估;周昭王(姬瑕)在位很短,也以3年略估;《史記》又載“穆王立五十五年,崩,子共王繄扈立。”周穆王(姬滿)在位也以55年略估,以上粗略估計101年;下來周共王(姬繄扈)、周懿王(姬囏)、周孝王(姬辟方)、周夷王(姬燮)、周厲王(姬胡)五位,就以周厲王(姬胡) 15年奔於彘的平均估計合75年,那麼,總計略估此十王在位176年。據庚申年是一甲子60年中的第57年,即已過去56年,向前再推加2個甲子120年即為176年。西元前841年的庚申年再加176年即西元前1017年是為一輪甲子起始的甲子年。此估略仅以“巧合”理解,不足定論。

我們以另一種更簡捷的方法推算佐證其上推算的合理性:2015年是周曆(農曆)乙未年,為一甲子中第32年,向上溯50輪甲子為3000年,加上已至乙未年的32年是中華第51個甲子的第32年,即3032年,減去西元2015年餘1017年,也證明西元前1017年是一輪甲子起始的甲子年。这是鐵定事實。

我們還須論證西周開元年就是甲子起年。

遵循文字基本因素意指彙集法,“文王”是“突出延連交互幹生延續”所指,實際就是夏、周曆延連交互幹生延續所指;“武王”是“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天幹延續” 所指,實際就是承連天幹延續所指;“伐紂”是“陽程延落歸沿歸生點軸變延連歸生點”所指,實際就是歸沿歸生點再起所指。那麼,“武王伐紂”本意所指乃是:承連天幹延續歸沿歸生點再起,也就是“甲子再起”所指。

《尚書》本意是“軸變統歸圍繞軸分延歸續承延連繞界”,以其彙集取名就是對“變承統歸分延歸續延連過往”的錶達,也即是“記承歷史”所指。《尚書》中有後人的理解性記呈,也有許多是照搬舊續而來。《尚書·周書·牧誓第四》所記:“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於牧野,作《牧誓》。時甲子昧爽,王朝至於商郊牧野,乃誓。”其中“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於牧野,作《牧誓》。”是記承者對“武王伐紂”的理解性記呈,“時甲子昧爽,王朝至於商郊牧野,乃誓”是記承者照搬舊續而來。我们遵循文字基本因素意指彙集法釋解其照搬舊續:繞界承軸延續延歸點(時)繞界軸分(甲)繼承(子)繞界承連幹生(昧)延進軌跡爻變替換(爽),天幹延續(王)延軸繞界承軸累日(朝)界程(至)突延陽程歸生軌跡點替接(於)突延交變統歸對變圍繞(商)突延軌變交互延變歸附(郊)陽程延連軸生天象沿襲(牧)繞界軸分承續延歸點延歸軸生(野),延歸延連歸生陽程(乃)延軸生陽界變承軸突延承連圍繞(誓)。此中的“時甲子昧爽”很明顯是對“延續延歸點甲子周期承連幹生爻變替換”的錶達,其後則是對此規程的陳述。

“年”字是西周開元頒發周曆(農曆)時特定幹支交變單元的文字,此“幹支交變單元”在商代稱之為“祀”,夏代稱之為“歲”,之前稱之為“載”。“年”字出現較早,在《詩》、《山海經》中都有出現,雖可視其為西周收編改字而然,但它隨周曆(農曆)開元啟用的事实,也可做為周曆(農曆)隨“甲子新起”的佐證,將幹支交變第一位的“甲子”始稱為“甲子年”绝不可能在一整甲子的中途變稱為“年”。

西周甲子起年為開元年也豎起了“甲子年”為改朝換代年的範例,東漢黃巾起義就借用而打出了“黃天當立歲在甲子”的口號以承曆法變天獲取正當性和民心,更由其教徒魏伯陽編寫《周易參同契》三卷做為新創曆法依據,效仿西周而為改朝換代做準備工作。

這些鏈證的緊密關聯性確證了周曆(農曆)启用年是西元前1017年,既然甲子再起是“武王伐紂年”,就不可能是夏商周斷代工程驗收成果的“前1046年是武王伐紂年”。造成夏商周斷代工程失敗的主因是對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沒有清楚的認識,更不知造成此文化、文明斷層現象的根源在那,只單求年代的續編而命其為“夏商周斷代工程”,其結論自然難達嚴謹客觀地步。周曆(農曆)開元年是西元前1017年的事實之證,還有最關鍵的一點:可融通華曆的數字化工程。2015年是乙未年,它在60甲子序列中位居第32,我們將2015年的乙未年寫做“51乙未”,即錶達出中華周曆(農曆)第51輪甲子的第32年,5060年甲子輪是3000年,再加32年即是中華周曆(農曆)的3032年。正好是西元前1017年加西元2015年的和,以此類推就完成了中華農曆的數字化記承方法。

那麼,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是什麼?造成此現象的根源又在那裡呢?

所謂“斷層現象”是指具有很明顯的斷開不銜接的現象,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的明顯斷開不銜接錶現在那裡,恐怕迄今為止沒有人提出和認識到這個問題。我們其實都很清楚的看到和體會到這樣一個事實:《山海經》《道德經》《詩》中的內容解讀亂象從古至今一直在延續著。造成這一亂象從古至今一直延續著的根本原因,就是對其中文字意理指向沒有統一準確的可融合通達釋義的理據。包涵《尚書》在內的諸子百家均是照搬或以己所適求的解讀《山海經》《道德經》《詩》中的文字與內容,這就很明顯的形成了兩者之間的斷開不銜接的現象。這個中華文字意理指向斷開不銜接的現象就是“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造成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的根源是承襲主導文字發展的西周王權擁有者隱匿了文字基因符號(部首偏旁)的意理指向和組合文字的原理。其隱匿文字基因符號(部首偏旁)的意理指向目的是隱匿曆日法的根本原理,以達王權的永恆。漢代《說文解字》實質是融化諸子百家對文字各解的統一規範化工程,對中華文字其後的發展起到了“斷尾求生”的劃時代意義,也豎起了明顯的斷層界線。

夏商周斷代工程的實施者不懂因文字意理指向斷隔而造成的“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和看不到明顯的斷層界線,自然不會認識到“昧爽”真意而判斷出其是“甲子輪換”年所指,承襲後來臆斷結果的“拂曉;破曉”解讀“昧爽”,不管“時甲子昧爽”解為“當時甲子拂曉(破曉)”通與不通,強與“王朝至於商郊牧野”的“朝”意會“昧爽”, 殊不知上古文字缺少,記事惜字如金,豈有“拂曉”與“早晨(朝)”重複的道理?此“朝”實際也是“延軸繞界承軸累日”的“累計日子法則”意錶,與臆斷的“早晨”意相差懸殊。

因文字意理指向斷隔而造成的“中華文化、文明斷層現象”成了中華文明斷隔接續和源起探求無法突破的最大瓶頸,因而,突破此瓶頸是國家民族承源和文明斷隔現象續接所必須。只有突破此瓶頸,才不至於將可揭示歷史真象的重大出土文物因不識其文化符號而人為妄斷的重新遮蔽歷史真象。不突破此瓶頸,如祀天祠器“司弋禹”被臆想妄斷為“后母戊”的愚昧之事將會無休止的重複發生,中華文明斷隔接續和源起探求將成為無法實現的空想。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進化賴思維,創世爲人類

同一物種有進化的異變,很大程度上是恆規的延續,也存在著退化的消亡。這萬物衍變的客觀存在規律也是生物研究學得出的共識。因此,原始人類種群也存在著進化的異變、恆規的延續和退化消亡的自然規律,還存在著其它諸多災害因素造成的部分種群滅絶的事例。地球對原始的生物來説是無比廣大的,給予萬物的原始誕生機會隨陽光溫度與氣候條件變化的適宜、適應性等息息相關著。比如人類正常體溫的固化形成就是對生存氣候條件的適宜、適應性結果。故而萬物的原始誕生絶沒有始於一處而擴散全球的可能。尤其是占百分之七十以上海洋靣積的地球,對處在沒有製造航海工具能力的動物類來説,它們飄洋過海的生命脆弱度遠高於草木及其種子。草木都不存在始於一處而擴散全球的可能,何況沒有製造航海工具能力的動物。再者,動物都有戀故土的習性本能,靈長目動物更具此性。有的動物臨死都有歸正首丘之情,人類有葉落歸根之念,這種現象記録在中華史料中流傳有3000年以上。動物走出某某大陸應當有群體的必須要行動的“思維”目的(比如侵略性擴張目的、追求生命的必須或自然環境的迫使等),产生群體行爲和製造航海工具能力後方有成功的可能,基於這些必具的條件來推論,具有近代人類親緣種族的飄洋過海在各大陸間流動開始最多也絶不會超過一萬年左右之前。有侵略性擴張目的而飄洋過海在各大陸間流動開始最早也絶不會超出3000年!

近代某些預設目的,打著“科學研究”幌子卻沒有科學研究真實性目標的弄虛作假之事層出不窮。“人類走出非洲大陸路綫圖”便是最具有代錶性的弄虛作假欺世惑械氖录弧_@是借用生物科學研究成果,使用魔術手法的精心編造。它利用時間差又抹殺時間差與客觀實際間的必然牽連,用一百多萬年前的“基因組”,炮製出了一萬年前後方有微乎其微可能出現的“人類走出非洲大陸路綫圖”。此編造若能成立,那人類走出澳洲、歐洲、亞洲等大陸路綫圖也同樣可設計出來。

現代考古鑒別原始人類與非原始人類的主要法則是對其腦容量的測定,這實際就是判別測定其“思維能力”的智能性。故而,“思維”的持續不斷加上對“思維”後探索實踐總結是促成人類進化的根源。那我們就應當從“思維能力與其探索實踐過程”上劃分人類進化的階段性。我們完全可以這樣劃分人類進化的階段:初具思維能力並可製造簡單石器工具使用者可劃爲原始人類,稱爲具有智慧性質的“智性階段人類”;對生存條件有所思維並開始有溯源現象的群體遷徙活動者可劃爲具有智慧能力的“智慧階段人類”;對溯源所得可進行刻劃符號記録者可劃爲具有智慧鑒別能力的“智鑒階段人類”;對智慧鑒別後可進行繫統探求並創造出文字符號基因逐步形成規模者可劃爲具有智力通達的“智通階段人類”;創造出歷日記載法完整規則、並依此歸“人”爲“類”的自身命名和統轄歸附遵從者、創建誕生王朝政體時代的人類,即是創始人類世界的“創世人類”。

根據中華早期王朝部族均産生在西北地區和秦前把中華南方稱爲蠻荒之地的史實,結合考古所得可知中華原始人類始于長江、黃河中下游的事實,我們完全有理論依據遵從思維能力與其探索實踐過程上劃分中華人類進化的階段:位於中華大地黃河、長江中下游如龍骨坡文化等200萬年前的巫山人即可劃定爲初具思維能力並可製造簡單石器使用的具有智慧性質的“智性階段人類”;從長江、黃河中下游沿岸向源頭逐步遷徙的幾十萬年左右的各文化區域的人類可劃定爲對生存條件有所思維並開始有溯源現象的群體遷徙活動的具有智慧能力的“智慧階段人類”;刻畫出太極八卦圖形符號,對溯源所得進行刻劃符號記録時代的中華人類是具有智慧鑒別能力的“智鑒階段人類”;對太極八卦圖形符號進行繫統探求並創造出文字符號基因逐步形成規模的中華人類是具有智力通達的“智通階段人類”;創造出歷日記載法完整規律並走出創始區域返回探源起始地,推行歷日法創建誕生王朝政體的中華人類,即是創始人類世界的“創世人類”。

人類進化過程是一個漫長歲月的累進,其間是由區域性、種群性、思維智向性、連貫性、同類跟進促使性等等等等諸多因素綜合促成。絶無可能在“創世人類”之前就有雄霸征服世界思維意識的産生,導演出人類由某一大陸走向全球並征服性喫完或消滅其他同類的臆造。科學探討研究的目的是促使人類社會的不斷進步與人類本身的不斷進化,絶不是某族群爲雄霸征服世界目的臆造魔幻史實,遮擋其他人類智向思維地將其引導向思維退化的肆意愚弄。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30:48)  回复

依戀啓追求 思源萌探究

日出山頭,陽光曦曜,驅散了黑夜的陰暗冷寂,送來了光明與溫暖。大地蘇醒,萬物並作。林中霞光萬射,嚶鳴求聲;江靣波光粼粼,鷹飛魚躍。草豐林茂,蟲鳴螽躍,蔓枝露葉,趨光向陽,禽歌獸吼,風動水響,幾千萬年前己有萬物生存的地球自然界呈現出盎然生機。

孕育和促成萬物生存、生長的動能,必然是萬物嚮往而依戀的對象。這就是地球萬物生命永恆不變的趨光向陽性。

主宰和孕育地球上萬物誕生、生存、生長、繁衍的是其適宜的自然條件,它同時也在變換著各種惡劣環境考驗著地球上萬物生存、生長、繁衍的適應能力,塑造著適者生存和智性勝出的法則。也在物種誕生時塑造起了沿變進化不可逾越的生命延續法則,如卵生的恐龍類動物滅絶後沿變進化的痕跡隻能在卵生物種中驗證尋求,不可能在胎生物種中出現等等恆規。

也就是幾千萬年變換著的各種惡劣環境的考驗,延續生存下來的萬物形成了各自適應生存的規律,永遵適應規律不變的就成其延續的本能,卻終止了繼續進化的沿變,也存有退化消亡的可能;遵從適應規律生存並繼續有尋求改變現狀探索更好環境意識的物種就具備了促使再向高極進化的動能。

處在原始曠埜生存時代的自然界考驗塑造出的各類動物種群,在自然界相同條件下的生存競爭中,還必然要塑造出生物鏈頂峰的萬物主宰者。能夠登上主宰萬物頂峰者是憑靠有智性思維,不斷尋求改變現狀,有探索更好生存環境意識的,連續不斷實踐的群體化組合來完成實現的,並不是隻遵從適應規律不變的延續本能、終止了繼續進化的任何巨大蠻力擁有者和不具備智性思維隻遵從規律延續生存的聚生群可達。

萬物同樣是對陽光的嚮往依戀,原始的中華古人類卻能夠在對日陽的昇、落現象觀察中思索到對其落歸地的追求,企圖脫離陰暗冷寂中的恐怖和脫離其束縛的走向更好的生存環境;同樣是飲江河水生存,原始的中華古人類卻能夠産生出飲水求其源頭或流向的欲朢。這就是尋求改變現狀探索更好環境意識的錶現,就是進化的動能。正是此緣由,生存于長江、黃河中下游原始的具有智性思維,尋求改變現狀,探索更好環境的即將進化爲仿效日月軌跡的“人”類群體,開始了漫長而連續不斷的朝著日落歸處,所飲之水源頭探尋遷徙的歲月。即將進化爲仿效日月軌跡的“人”類群體,在幾千萬年變換著的各種惡劣環境考驗中,自然也形成了原始的適應生存的動物分群優化法則,存在有遍及適宜生存的獲取食物領地擁有的廣大範圍內的無數群體。他們遠近親緣紐結,廣泛交流信息延接,故而即將進化爲仿效日月軌跡的“人”類群體向西北追逐太陽、探求飲水源頭的大規模多群體逐步逐代沿襲的遷徙活動形成並開始了。

這漫長而連續不斷的大規模多群體逐步逐代沿襲的遷徙活動,促使脫離了對樹林的生存依賴性,促成了直立行走方便性的逐漸固化;促使脫離了狹隘區域的固步自封,促成了廣識山川大地對自然規則的逐步認知;促使脫離了對食物獲得的簡單化,促成了對食物認知獲得的多元化;促使脫離了對山林無須認定的自然性,促成了對追求意向相同山脈的信息互通的如祁連山脈、天山山脈、昆侖山脈等名稱的確定互傳;促使脫離了原始的適應生存的動物分群優化法則,促成了劃分等級擴大群體向部族轉化的過度等等。

這漫長而連續不斷的大規模多群體逐步逐代沿襲的遷徙活動,在延續了無法統計的年代後,終於見到了飲水的源頭和陰、陽交變歸生替變處的“鄧林”,認定其就是極限處的象徵而命其名。當時的“人類”己無法翻越此極限,漫長而連續不斷的大規模多群體逐步逐代沿襲的遷徙活動到了終結點,中華大地的“人”類群體進入了回返遷居、潛思遷徙所得的漫長靜泰期。

從具有智性思維能力的動物向仿效日月軌跡的“人”類群體轉化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其間既有動物本能延續的痕跡,又有智性思維的超越動物本能的轉變軌跡。所以,誕生、繁衍、進化於中華大地的“人”類群體,在出現劃分等級擴大群體向部族轉化期,在沒有生存危急的情況和“王朝”形成前不存在巨大權力欲朢的誘惑,一般是不會有互相攻伐的“戰爭狀態”出現的。所謂的“黃帝與其他部族大戰”等均屬臆想所造。也不可能有西方人類學認爲的“母繫社會”在中華大地的“人”類主流群體中出現,中華“人”類主流群體從簡單石器使用的具有智慧性質的“智性階段人類”起就己是“父權族群社會”,所謂的“母繫社會”是否存在於西方人類進化過稱中那是其區域性考證的事,強加區域性考證於全球或臆想套用區域性考證結論也爲自己史實的做法均是愚昧無知沒有科學性的濫及。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30:15)  回复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29:34)  回复

“天”軌“人”道合痕“獸”跡和       

在卸嘀鹑账菰催w徙回返遷居的漫長靜泰期中,一個居於疎屬山的部族,若幹年後發現和得到了“陰、陽魚狀天象外卦日軌八位象”的太極圖形。這是進化爲仿效日月軌跡的中華“人”類即將確定自己是“人類”的智力通達天人合一的臨界時,是文明、文字種子即將發芽時,是創世開始的劃時代界碑豎立時期!

居於疎屬山部族的首領與部屬們圍觀、指劃著用尖石刻畫在龜板上完整的“陰、陽魚狀天象外卦日軌八位象”的太極圖形,不斷地參詳著它的內涵。大家研討,指天,看圖,思考探尋畫圖之“人”,得出的是“已去了陰間死了的‘人’”畫了此圖的結論,被後來産生文字的基因原理後循規而用意指“延分圍繞複生陽程隨連繞界天象沿襲(覆)交變幹續幹陽延連歸生延落歸沿(羲)”處的“覆羲”二字記録。

首先,須給探解中的此圖有一個稱謂,因爲理解到它就是“大圓中套著兩個小圓朝著限定的同一方向相互追逐地咝兄膱D形”,於是産生了中華第一個帶有文字性質的文化符號“易”,它是“繞界昇、延、歸生陽程替接”的比對指意,化意而爲“動變天象”所指。圍繞著需對“易”的不斷深入理解的解釋,必然有理解記録的符號産生,這“易”就自然而然地成了産生中華文字符號的種子。“陰、陽魚狀天象外卦日軌八位象”太極圖形的外卦綫符,也同時啓發了創造指向符號的針對性靈感,兩小杠中通代指“陽通”的符號就演變出了“軌變”所指的“八”文字符號,一長杠不通代指“陰阻”的符號就演變成了“延進”的指向動態符號。它的文字符號的發芽也就隨理解創造記録符號的從“占、卜,左、右”(在《神奇的中華文字》中有細述,在此略過)地開始並不斷繁育壯大了起來。給代指日循環軌跡的八卦(掛)象綫段組合符號也須造出來相應識別錶意的文字符號,於是,依循環次序的爲“坎、震、坤、艮、離、巽、乾、兌。”八卦(掛)象的文字符號也相繼造出。它們的意指分別是:

坎:“坎”文字基因是界軸延續的“土”,天象(昇、延、歸)下日軌的“欠”,它意指“承軸延續天象軌跡”,它既是陰、陽消長轉變的界綫,也是太陽昇出坎界的早晨時段。它是“占”的延伸,“吉”(開始)的先導。

:“震”文字基因是“雨”,字意本指“延連軸分统歸變射陽光,“辰”意指“界變承續沿歸承變”。“震”即是“延連軸分统歸變射陽光界變承續沿歸承變”的“上午時段”意錶。

坤:文字基因是界軸延續的“土”,軸分繞界的“申”。“坤”字意指“承軸延續軸分繞界”的“正午時段”意錶。它是“左”的延伸,“春”的先導。

艮:“艮”文字基因是“繞界沿歸承變”,字意是對“歸陽承沿”的“下午時段”錶達。

離:文字基因是“突出延連陷圍交變統歸歸延點陽程突出累計”的意錶,它是“卜”的延伸,“凶”(完結陷藏)的變體。

巽:“巽”文字基因 “共”是意指“延分延連軌變”,“巳巳”是“圍繞沿襲替連”的意指,組合爲則是圍繞沿襲替連延分延連軌變”的意錶。

乾:“乾”文字基因“日”是“繞界”意指,“十”是“承軸、界軸”意指,“乙”是“延連沿襲”意指,“乾”字意指“延軸繞界承軸陽程延連沿襲”的意錶。它是“右”的延伸,“秋”的先導。

兌:“兌”字意是“交變圍繞分沿”。它是“兄弟”的變生之根。

走向自比遵循日軌的“人”類觀察事物後思維認識的原始結果,永遠是對實際認知的總結。比如“卦”字,它就是“承軸延續替承沿軸垂落”的意指,八個“卦”符號就是“八個承軸延續替承沿軸垂落”位象的錶意,因而造字命其爲“卦”。對“卦”參雜個人欲望後的另外歧思指向,那是幾千年的後人之事,與原始造字者意向所指幾乎到了無涉的地步。

對動變天象“易”圖形確認造出了的“陽間”,是由軸承圍繞的“占”到沿軸垂落處的“卜”間,從“占”到“卜”處也是“坎”到“離”和“吉”到“凶”之間,給它造出代指“日陽昇、落軌跡”符號的“人”,化意而爲“日軌、軌跡”;從“卜”到“占”處是“離”到“坎”和“凶”到“吉”之間看不到的與日軌對稱處,給它造出代指陽軌走向看不到的陰軌符號“入”, 化意而爲“歸陽、落陽”。“人入”是日軌對稱的鏡像組合,它濃縮了“易”的圖形是爲“天像陽程咝熊壽E”,它與觀測認識它者的生、死輪回是一致的。那麽,就給認識“天像日軌”的自己定名稱爲随同人軌生存的“人類”。“類”即是“交變幹生延落軌跡延承循規軌變”意錶。自此始,正式誕生了“天人合一”認定的仿效日月軌跡而自命的“人類”。中華人類也就邁向了“天人合一”的智力通達的“智通階段人類”。但此時僅僅是發明者在沒有推行歷法時的自己命名,在推行歷法時就是以遵循服從者方可稱之爲“人類”的條件促成中華夏商王朝的誕生和“人類”名稱的共遵。

諸如古人、猿人、類人猿等名稱都是今人比照自己對上古生命物的考古命名,唯獨“中華人類”是承接創造文字的祖先起名而沿用至今的。當然,此僅是中華人類承祖先起名的沿用至今,未知走出非洲大陸和西方之“人類”名稱承何而來,那應當是他們考證説明的事了。

陽軌“丿”在幹象起處的“木”上“禾”是錶達“幹陽”的,它錶達不出“幹象陽變起是在乾位變生”的現象,所以就需造出思維認知到此現象意錶的文字符號。於是,錶達此現象意錶的“鳥”文字符號就誕生了。

“鳥”是“陽程繞界沿連歸生變隨”的意指,化意而爲幹陽由小向大的增加期,意錶“陽程昇繞”。幹陽由大向小的减少期,是由“陽程圍繞沿連歸生變隨”未繞界的“烏”錶达,它是指“陽程歸繞變生阴程”,略意“歸繞”。故而“烏”延伸“黑”意,日陽减少期也叫“金烏”,日陽增加期也叫“金鳥”。“鳥類”是春秋時代延伸意比如“日”一樣可飛上天空者的歸類命名,並非由象形造字而來,甲骨研究者將代指“日陽昇繞”的“鳥”型符號掛靠當今沿變而用指向的鳥類,是不知法、無方向源頭的以沿變強加原始而然。《説文》“鳥,長尾禽總名也。象形。”即是瞎定《山海經》中字元的意比歸類,“象形”二字更是誤導了後人。《新華字典》對“鳥”的解釋“象形。甲骨文字形,小篆作字形,都象鳥形。本義:飛禽總名”即是承其誤導而釋。殊不知“鳥禽”有別,延伸意比也是可飛上天空爲“鳥”,落陽入界飛不上天空如“離”者是“禽”。中華造字初規則是相當嚴謹的,絶非無規則規僅憑“象形”的造字。“鳥烏”是對稱的“日陽程、日陰程”意錶。對“鳥烏”在大地上延進對应日影呈現軌跡也需有錶達出相應的文字符號,於是,錶達此現象意錶的“獸”文字符號也就誕生了。

“獸”文字符號意錶“圍繞替連繞界圍軸延續圍繞延落日軌”。它也就是錶達大地日影隨“鳥烏”日陽程、日陰程圍繞替連繞界圍軸延續圍繞的。並非《説文》“守備者”的亂解《山海經》中字元。也與《新華字典》“象形。小篆字形。上象耳,中象頭,下象足踩地。獸本是禽獸的總稱。古另有‘獸’字,指捕捉禽獸的活動。二字通用。本義:禽獸的總稱”之解。“鳥獸”是幹象陽軌“禾”圍繞“口”共同錶現出的變化軌跡,故爲“和”象,也即是天地動態變化軌跡意錶的“天地和諧”。“諧”文字符號就是“突延承連圍繞沿歸承連沿變陽程繞界”的意錶。

因觀察記録“鳥”痕“獸”跡的天地和諧現象而不斷創造壯大了中華文字符號,故而民間有“根據鳥痕獸跡創造文字”的流傳。但隨著對“鳥獸”文字符號的轉向定義使用,也就改變了“根據鳥痕獸跡創造文字”流傳的本來意指真象,臆想臆造成很多讓人不可理解而又沒有必然牽連性的“神秘色彩”故事了。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23:36)  回复

“鳥烏”分五行 “獸影” 定方向

春秋後諸子百家將“五行”與“東西南北中”混爲一談,這是對其依從對象及創始原理混淆不清所致,也是誤導後人無法解開太極八卦圖形的主要原因之一。

“五行”是依從“鳥烏”的日行軌跡劃分其所在的“位象”,它是陰、陽對稱對等共存的日行立體“位象”。隻所以劃分五個“位象”而不劃分四或六個“位象”的原因是認識到“鳥烏”的對稱對等規律及每一“位象”都須錶達出對稱對等規律的再分一次,纔可錶現出“鳥烏”整體的對稱對等規律。因而“五行”的“木火土金水”位象並沒有完全的對稱對等綫,隻有將“五行”分爲“十幹象”纔可錶達出早辰、上午、中午、下午、旁晚的“鳥烏陽軌”和初更、二更、三更、四更、五更的“鳥烏陰軌”,纔可達“中午”與“三更”完全對稱對等的各居四時斷中間。這時十幹象的“甲”是“五更”,“乙”是“早辰”;“丙”是“上午”,“丁”是“中午”;“戊”是“下午”,“己”是“旁晚”;“庚”是“初更”,“辛”是“二更”;“壬”是“三更”,“癸”是“四更”。我們現在民俗中沿襲傳承的“一夜分五更”即由此來,但數字與“更”組合隻是戰國後的事。原始的“五行、五更”是“天地間延歸(五)陽程複生承延軸生(行)、天地間延歸(五)延連陽程繞界變沿(更)”的意錶。請注意,此時是以十天幹陽程記日、記龍、記載的中華最初誕生的陽歷法而論,與西周沿變的以十二地支時序記日、記月、記年法有區別,不可同樣看待,這也是後人無法解開太極八卦圖形原理的主要原因之一。

“方向”是單依從“鳥烏陽軌”錶現出的“獸影”來確定“平靣位置指向”的,它與陰、陽對稱對等共存的 “立體五行位象”是有根本的區別。將原始的“平靣位置指向”與“立體五行位象”分不清也是後人無法解開太極八卦圖形原理的主要原因之一。幹象“木乙”早辰日出的産生大地“獸影”起處,是爲“繞界幹生”處的“東”,物體阻隔所生日影向西展;幹象正午“火丁”産生大地“獸影”起處是爲“延承統歸交變軸分延連”處的“南”,物體阻隔所生日影向北展;“北”是對稱背向于“南”的“午影”延向處,故是爲“與延變背向分沿”的“北”;幹象“土己”旁晚日將延落大地時産生“獸影”對接早辰“獸影”,是爲“延連分沿圍繞”處的“西”。由於“獸影”是在“鳥軌”陽光範圍下的全域內呈現,故而均是繞圍大地軸心的“中”,東、西、南、北都是因軸心“中”的存在而存在,無軸心“中”則東、西、南、北“獸影”無從錶現,也不復存在。故而,我們早辰靣對的太陽在“東方”,正午靣對的太陽在“南方”,旁晚靣對的太陽在“西方”,不存在靣對“北方”太陽的現象,因爲“北方”不在“鳥軌”道上。將太極八卦圖形視爲平靣錶現時,“東、西、南、北”融合於“坎(東)、離(西)、坤(南)、乾(北)”;做平靣圖時,“東、西、南、北”永遠在四方的無限位。

東、西錶現出的“獸影”是相對的延長、縮短于正午“火丁”的前、後時段,由西經北半圓向東的軌跡,見不到南半圓“獸影”,古人誤認爲南半圓“獸影”在大地下的陰間,與北半圓“獸影”是替接的,這就是“獸”字上兩“小口”的指意。初起與落歸時“獸影”正可對接爲直綫,它是“鳥軌光射交變”反應在大地上的現象,“正午”是其“軌跡替換光射交變”處,爲錶達記録這一現象而造出了“軌變交射”指意的“父”文字符號。“父”也是促成對“鳥烏”日行軌跡對稱對等的“五行十天幹”光射交變天象替接記録文字符號“爻”的産生基因。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8:53)  回复

子午穿地軸  卯酉連起落

已進入智力通達自命名“人類”的探索历日創造文字者,在創造文字符號分開日軌五行十幹象的同時,也感知到自身生存的大地也在隨五行十幹象的咝凶兓l妒牵诖_定陰陽共存的十天幹符號後,相應的創造了跟隨天幹變化著的十二個大地的時序符號,並將其命名爲“地支”。“地”是“延軸承續延軸歸沿”的意指;“支”是“界軸交互”的意指。

既然“大地延陽”隨幹象的咝凶兓_定劃分大地的時序,就必須首先確定大地與日幹象的一個重合突出點,從這個重合突出點上開始劃分大地時序。創始文字符號記録天象軌跡的人們在漫長歲月的生活感受中得知最能夠凖確和最容易確定的大地與日幹象重合的突出點就是“幹陽”極點,這個“幹陽”極點就是立體太極八卦圖形的“坤”位與天幹“丁”位的重合處,於是將日陽昇至極點的時刻確定爲“陽程延連界軸”的“午時”與其重合。“午”即爲“幹陽延連界軸極點”的“陽極軸分”處意指;“時”即是“繞界承軸延續延連歸生點”的意指。但此僅是“圖形理論”上的重合認定,必須具體地測定這三個重合點的錶現處。中華古人類爲測“午時”花費了不少心血,首先燒製了測“午時”專用的圓口大肚陶器,並將其造字命名爲“”,看日陽影在“”口完全消失時確定爲“正午”之時,也即日軌“人”的正中點,天幹“火丁”的陰陽轉換點和八卦“坤”位的重合處。後來人們發覺“立竿見影”觀其最短到開始昇長測“午時段”法也很凖確又簡便,就廢棄了“”的測定法。“午”的“日陽正中軸分”意指沿用至今沒變。

確定了“午時”與天幹“火丁”八卦“坤”位的陽極共同點,它對稱于天幹“水壬”,八卦“乾”位的陰極共同點也隨即確定,此對稱點也須給它創造出地支的記録符號,於是,首先循意而造了“鼕”符號代指與“午”的對應點,“鼕”是對“延軸承繞變續界軸交互天象沿襲點替接”的錶意。後簡筆化意爲承接與萌芽界限的“延歸軸生延續”文字符號的“子”,化意爲“萌生繼承”所指。“子”的“承接繼承”本意至今沒變,隨本意延伸出幼小、開始、種子等意。這天幹、地支、八卦圖形三位重合一綫的串通大地上下即突出顯現出其是大地的“中軸”位置。

地支“子午”綫串通陽軌分變照射大地的“變射中軸”,日陽昇、落大地的地支位象點也就必須要融合確定爲“占、卜”的八卦“坎、離”位,於是,就造出錶達“地支”陰、陽界限替接通道,意錶“界變歸沿陽程隨軸延連歸生”的“卯”文字符號,錶達地支落陽,意錶“延連分沿圍繞承續”的“酉”文字符號。“卯”另有幾種變體都未脫離陰、陽替接的意指,“酉”延伸“潛藏”沿變“溶器”等意指。

從“正午”(坤位)到“酉”(離位)是八卦代指“歸陽承變”的“艮”位,將這一區域劃分出幹陽午後變生“承幹”的“未”和“軸分繞界”代指的“申”。

從“酉”(離位)到“子”(乾位)是八卦代指“繞沿替隨延分延連軌變”的“巽”位,將這一區域劃分出“界變承連延落歸沿”代指的“戌”和“突延歸承陽程複生軌跡”的“亥”。

從“子”(乾位)到“卯”(坎位)是八卦“交變圍繞分沿”代指的“兌”位,將這一區域劃分“延連分沿圍繞承續陽程繞界分沿歸延點”的“醜”和“突轄承連軸分繞界軌變”的“寅”。

從“卯”(坎位)到“午”(坤位)是八卦的“延軸圍分光射界變承續沿歸承變”的“震”位,將這一區域劃分陽程“界變承續沿歸承變”的“辰”和“沿襲圍繞”的“巳”。

12個地支符號就這樣誕生了,但此時的“地支符號”並未用做“記時”與“記月”的時序排列符號。隻是“子、醜、寅、卯、辰、巳、午”的從“子”到“午”融合附屬了天幹“壬、癸、甲、乙、丙、丁”間增陽的五個時間段,“午、未、申、酉、戌、亥、子”的從“午”到“子”融合附屬了天幹“丁、戊、己、庚、辛、壬”間減陽的五個時間段。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8:23)  回复

春風秋鏡像 日夜兩分明

“子午(乾坤)”與“卯酉(坎離)”位置綫的確定,使其成爲垂直和平行於“圓”的兩條直徑,這就給日軌(人)劃出了天地的“昇落界綫”與“軸分變射”的規律標識,成大地的經緯綫。由“子”經“卯”到“午”的日行軌跡綫,是日陽由最小到最大的行程綫,稱之爲“日陽程”;由“午”經“酉”到“子”的日行軌跡綫,是日陽由最大到最小的行程綫,稱之爲“日陰程”。 由“卯”經“午”到“酉”的日行軌跡綫,是日陽由昇到落的行程綫,稱之爲“日陽軌”;由“酉”經“子”到“卯”的日行軌跡綫,是日陽由落到昇的行程綫,稱之爲“日陰軌”。所以説,最先給地球劃分“經緯綫”的是即將創世前的中華“智通人類”。坎、離綫很明白的分開了明、暗範圍,它就是日昇出的坎位,經過昇、延、落至日落大地的離位呈現出的半圓直經綫,就是分开了從占點到卜點“陽程延進天地間”的“左”範圍和從卜點到占點“陽程延落圍繞”的“右”範圍。

須給明的從占點到卜點陽程延進天地間的“左”範圍做一個整體的記録符號,於是創造出了“風”文字符號,“風”意指“天象(昇延歸沿)陽程繞軸延續點”。也須給這一範圍有個相應的名稱,於是,八卦坤位、天幹丁位、地支午位的重合處就自然而然成了這一範圍的統領處,給其創造出了“陽程延承續沿連繞界”的“春”文字符號,“春”是依八卦“坤”符號原形加日軌意指的“人”和循此繞界咝械摹叭铡倍伞_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7:54)  回复

山河賦靈感 幹支記日始

依附“陰、陽魚狀外卦日軌八象”的圖形創始“易”做爲文字種子,圍繞對“易”的逐步識解而不斷積累創造出文字符號的部族,是結合其居住地的地理概貌賦予的靈感而逐步完成對歷日記載法的。

處于掬水而飲,依山生存時代的原始部族,在將要實施推廣歷日記載法之時,把所生存居住並創始文字與歷日記載法之地命名爲“疎屬山”。“疎屬山”文字符號所指是對“延歸隨軸承續幹生圍繞(疎)執繞軸分界變圍分陽程歸生繞軸沿續點(屬)延分突出(山)”的錶呈。疎屬山西、北、東三靣被兩河環繞,背靠南靣是延亘廣袤的密林大山,確實是其時代部族生存繁衍的絶佳境地。疎屬山的地理概貌又賦予了理解“陰、陽魚狀外卦日軌八象”圖形的靈感,促使逐漸創始文字符號記録所得,最終誕生創世人類開啓文明的象徵---中華首部以十幹象記“日”統“龍”爲“載”的《陽歷記載法》。並爲“疎屬山”之地河流山川命名、築土堆山定位置以完善紀念此創世偉績。

將延進日軌(大)幹續軸分繞界承續(理)界變承連延連歸生圍繞(河)的“大理河”三文字符號,命名由西繞疎屬山經北向東的河流;將陽延序進等分變隨(無)突轄延連軸承軌跡(定)界變承連延連歸生圍繞(河)的“無定河”三文字符號,命名由北來與“大理河”交匯於疎屬山下東北處流向南的河流;將突延變續累日軸承延歸承沿累計(龍)界變承連歸生點變隨突延承繞歸生點變隨束連歸生(灣)的“龍灣”兩文字符號,命名大理河與無定河交匯處的對岸;將突延變續累日軸承延歸承沿累計(龍)延分突出(山)的“龍山”兩文字符號,命名爲疎屬山東靣的日出處大山爲“龍山”;將延連分沿圍繞(西)延分突出(山)的“西山”兩文字符號,命名日軌經過疎屬山至日落處的大山爲“西山”;將天地間延歸(五)陽程變替陽程歸生續接(笏)延分突出天象沿襲軸分延承續(峰)的“五笏峰”三文字符號,命名爲北方正靣朝疎屬山的“乾”位山峰爲“五笏峰”;將延軸生陽沿變繞界(指)背相分沿(北)歸生點變隨突延承繞歸生點變隨束連歸生(彎)的“指北彎”三文字符號,命名疎屬山正南“坤”位的村落爲“指北彎”;將處於疎屬山“震”位的“龍灣”與疎屬山連一綫的“巽”位,人工築一大土堆並命其名爲“巽地嶁”,與後來的“大禹治水”確定了王朝共遵,在中原範圍巽位的風陵渡築“風陵”,相互對應驗證歷史痕跡;延伸“巽地嶁”後的突出大山命名爲日軌延承圍繞(合)突延變續累日軸承延歸承沿累計(龍)延分突出(山)的“合龍山”等。

其龍山經疎屬山至西山正如立体日陽的“由坎到離”白日陽軌;其五笏峰經疎屬山至指北彎正如分隔日照方向的“子午綫”;其經“合龍山”下大理河流匯入無定河處正如平面八卦圖黑夜起到黎明始的“陰軌”段;其龍灣起順無定河經龍山下轉與無定河匯流的淮寧河岸的指北彎正如平面八卦圖黎明起到黑夜始的白日“陽軌”段。

後人在合龍山上建廟以紀念“真武祖始”完成“中華歷日記載法”的豐功偉績,“真武祖始”即是在明代被道教變稱的“玄武、玄天大帝”,也是搬遷到佳縣“白雲山”廟會的“玄武、玄天大帝”,尊疎屬山所在地是“真武故乡”,其地之人為“真武娘家人”;“西山”因其貌似馬鞍而人又稱其爲馬鞍山,上有寺廟名“西山寺”,是為“延連分沿圍繞(西)延分突出(山)延軸延續延連歸生點(寺)”;疎屬山中部靣東上坡,曾有兩米多高一米多寬的大石碑,上隻有“自逸窩”三個大字,立石碑年代不詳,但應同時代於“疎屬山”字碑,字意歷久迷真,無有確解。按照中華文字基因符號解釋應當是:“陽程循環(自)接連天象繞軸分沿點(逸)突轄軌變圍延歸連統歸圍繞(窩)”的“轄管天象循環處”之意。

將疎屬山東邊60華裏處命地名爲“義合”,它文字符號是對“交變幹續歸生自成(義)日軌承連圍繞(合)”的指意,它也意同于《山海經》中的“羲合”。並將東西直綫於疎屬山的山命名爲“紫臺山”,它文字符號是對“隨軸承續沿變歸生點軸生交變(紫)延軸承繞轄統界程(臺)延分突出(山)”的指意。後人在其上建廟名爲“孃孃廟”,它文字符號是對“孕生突出圍繞替接延分承連陽程沿歸承變重複替變(孃孃)突出界變延軸繞界承軸累日(廟)”的指意。所謂“送子孃孃”本意是對“接連交變承連日軌(送)繼承(子)孕生突出圍繞替接延分承連陽程沿歸承變重複替變(孃孃)”的錶呈,被後代沿變而用“送承子女之神”。因爲測定義合與紫臺山位置的動做浩大,使其時生存於“義合”的人類誤以爲是在測量築城,一直在民間口頭流傳原上郡城本計劃在義合,後來纔轉變爲繞疎屬山而建的。此雖爲誤解,但能夠一直流傳至今,可見民俗口頭流傳的生命力有多麽頑強。

將疎屬山西60華裏處命地名爲“雙湖浴”,它文字符號是對“陽程突出累計替連交互(雙)界變承連過往累日(湖)界變承連軌變交互圍繞(浴)”的指意。因此地並無“湖泊”而隻有群山,後人改稱爲“雙湖峪”。其實“浴”乃《山海經》中“浴日”所指,是“界變承連軌變交互圍繞(浴)繞界(日)”的意錶。義合紫臺山經疎屬山到雙湖浴直綫即爲立體日軌的 “坎到離弧綫”。

將疎屬山正北40公里處命地名爲“米脂”,它文字符號是對“交變幹生(米)累日沿變繞界(脂)”的指意。就是繞疎屬山的平靣太极图幹陽軌程“交變幹生(米)累日沿變繞界(脂)”的“乾位子时”處所指。

將疎屬山正南60公里處命地名爲“清澗”,它文字符號是對“界變承連軸分延承續累日(清)界變承連天日循環繞界(澗)”的指意。就是繞疎屬山的平靣太极图幹陽軌程“界變承連軸分延承續累日(清)界變承連天日循環繞界(澗)”的“坤位午时”處所指。

已確定爲日出至日落的“白日”與日落至日出前的“黑夜”劃出了明確的坎離綫,其經“合龍山”下大理河流至五笏峰下正如黑夜起到黎明始的黑夜“陰軌”段;匯入無定河對岸龍灣處順無定河經龍山流下,與由西而來匯流無定河的淮寧河北岸指北彎,正如黎明起到黑夜始的白日“陽軌”段。將此兩段“合龍”爲一即如我們渡過的“一個整日”,此即是取“合龍山”名的真實意指。此也是中華文化中承沿喻比之“歲月如河”本源。將此“一個整日”完成後的再延續累計記録的方法該如何産生而固定呢?

既然記録的一個完整“日”是由“一白日一黑夜”組合而成的,那麽,記録它的形式也須用代指“一白日一黑夜”的兩符號組合而成。這就産生了十天幹文字符號依序分開陰、陽分別代指“五白日五黑夜”,十二地支文字符號依序分開陰、陽分別代指“六白日六黑夜”,依此排列循環各取“一白日一黑夜”組合成一個完整“日”的記録符號組合,再依序推加累計。十天幹文字符號起始爲“甲”,它是“日出前位置”,代錶“黑夜”爲“陰”,十二地支文字符號的最初起始爲“午”,它是“陽極的位置”,代錶“白日”,是天幹“丁”位,爲“陽”。此也是道教劃分“六丁六甲”的依據。於是,最原始的累記“日”序的排列誕生了:

甲午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醜 壬寅 癸卯

甲辰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醜

甲寅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乙醜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乙亥 丙子 丁醜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醜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其時,它隻能不重複的累計記60個完整日,但可循環接替,待有新問題呈現時再做相應變化處理解決。

有七律一首記疎屬山曰:

日軌延生大理河,匯流無定啓天梭。

合龍震巽人文始,朝笏開元子午歌。

坎木龍山青帝出,離金鞍馬後皇窩。

易知疎屬山風立,自逸開萌創世坡。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7:08)  回复

八卦蜩四象  載歌蟬鳥紀

從累計計“日”到完成對一個輪轉周期“載”的紀統,還需要經過不斷的實踐摸索來促成的。

在不重複的累計記60個完整“日”的循環接替記録過程中,記録者發覺:無論從那種氣候條件下的“日”開始累計計日,經過不重複的累計記60個完整“日”的6次循環接替後,又回到了開始累計計日的那種氣候條件的相同時,就如同完成了一個循環周期的如“一個整日”一樣又回到了起始點。那麽,這也就意味著660個完整“日”後的循環等同於“一個整日”的循環規律。在“陰、陽魚狀外卦日軌八位象”的圖形上已確定的兩個“至”點,其一就可做爲660個完整“日”循環的起、結交替點。從實踐所得,結合對“易”的摸索階段性成果的融通,就可有新的理性所得。但具體的凖確性確定兩個“至日”點,還必定要靠實踐中的感覺去探求,因爲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測定經驗去參考或有任何測量儀器的依賴。

首先,憑感覺將白日陽照最短的那一日確定爲天象開始延長日,將原造代指與“午”的對應點“延軸承繞變續延軸交互天象點替接”的“鼕”文字符號去上取下移用命名爲天象點替接的“冬”。中華民俗民諺的“過了冬,長一針”就是對“鼕”白日陽照最短確認的經驗結論。“冬”文字符號也是對“天象沿襲承接點”的錶呈,它就是“完結與開始的交互融通點”意指。將“冬”自然而然地做爲“秋範圍”的終點,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爲了“春範圍”的始點。因爲它在天象沿襲複生陽程的“界程點”,這一日也就命其爲“冬至日”。“冬至日”的對稱日必然是白日陽照的最長日,給其造字命名爲“夏”,它是“延連循環天象沿襲”意指天象陽程到了極限的“界程點”, “夏至日”也自然而然成了它的命名。

確定了“鼕至日”與“夏至日”,無論從“鼕至日”或“夏至日”開始累計計日,經過不重複的累計記60個完整“日”的6次循環接替後,還有五日纔可到原起始日的前日。60個完整“日”的6次循環又正好是12個地支的30輪,將每3個地支輪36日合爲一組,正好10輪。爲便於劃分統計,就以十天幹分領30個地支輪。因其“冬至日”是最初確定的起始日,又是痪廴赵拢垼┮庵傅膹摹褒垶场笔迹簿蛷募垺⒁引垺⒈垺⒍↓垺⑽忑垺⒓糊垺埜⑿笼垺⑷升垺⒐稞埞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6:08)  回复

龜虵天地真  並進同沿武

雖然完成了“載歌蟬鳥紀”的首部《中華歷日記載法》,但是,若沒有推廣應用的實施,得不到廣泛的尊重遵從,那是毫無價值的。不會有對“天子”的認定、更不會有“王朝”的誕生、絶對權力擁有者、“幹續者”的“王”也不會産生……,中華人類邁向創新世界開啓文明的歷程還不算真正起步。

創造出文字記録符號、發明了“歷日記載法”的部族,在經過無數載的實踐應用體會與思考後,做出了一個開創新的世界、開啓人類文明歷程的偉大的決策:將“歷日記載法”推向中華大地上生存繁衍的全體同類並遵共從。這個偉大的決策誕生實施於原始狀態下的毫無交通工具與傳播手段的時代,唯一可實施的方法就是部族整體的遷徙遍及同類不同的生存繁衍區去做推行的遊説。

偉大而艱難的第一步終於邁出,創造出文字記録符號、發明了“歷日記載法”的部族首領帶領全體部族離別了生存繁衍、賦予靈感做出偉大發明之地的疎屬山,開始回返祖先探源遷徙起始地推行“歷日記載法”的歷程。從疎屬山到當今的黃陵縣也就是兩百多公裏的必須爬山涉水之路,我們沒有必要考證其時其境其況下的到達時日,但“黃帝陵墓”的遺存,驗證了首位率部族推行“歷日記載法”的首領去世並埋葬於此,也是時空信息鏈互證的事實。

按照中華文字基因符號匯聚法釋義“黃帝”二字,他是“延分延連軸分繞界軌變(黃)突延變轄統歸軸分(帝)”的指意,在創造此兩個文字符號時是錶達“繞分坎離(黃)突延變轄統歸軸分(帝)”的中原地區“日陽軌(春風)範圍”認知的。因爲在“歷日記載法”得到中華大地人類廣泛的尊重遵從後,並以附屬共遵其法爲基本點,創世誕生了“人類”名稱,創建了共識的夏商王朝;也因爲王權鞏固傳承的“神化天子”需要而封閉文字記載的史實;夏商王權輪替區屬轄統時又隱匿湮沒了首部“歷日記載法”原理和推算方法;西周王朝又爲轉變口頭流傳的史實,首先以《山海經》中“黃帝”文字推崇爲政體創始首領,遮蔽了夷、羌部族祖先發明文字、歷日記栽法、創立王朝的事實;並追溯重封發明曆法、率眾推行的首位部族首領為“黃帝”,在他去世地重新建陵修廟祭拜,將“祭拜黃帝”之日定爲“三月三日”,暗喻創始歷日法需共遵“延、承、續累日延、承、續繞界”。西周王朝至漢代前的王權繼承者隻有“王”而沒有“帝”稱謂就足以證實不存在“帝”朝代的事實。《山海經》中的“炎帝”也只是對“日軌交變替接(炎)突延交變轄統軸分統歸(帝)”的對稱於“黃帝”的中原地區“日陰軌(秋風)範圍”所指。再經幾百年的時光淡化,除了王權繼承者沒有人知道創始王朝的真象。直到《山海經》外泄流傳於世後,上層人們纔紛紛破解其文字記載而臆測中華政體的誕生和沿承痕跡,也就無可非議的尊西周承襲“黃帝”爲政體和人文始祖。沿襲以“三月三日”祭拜黃帝,此後誤傳爲“黃帝”出生日,也可謂是“黃帝廟會”的“法定日”。並非巧合的是,“真武祖始”和“玄武大帝”的“廟會法定日”與“黃帝誕生日”同是“三月三日”,因爲他就是具有同一功績被中華人類尊敬祭拜的“同一人”。被道教神化了的“玄武大帝”又稱“北方之神”、“玄天大帝”等。西北最大的“玄武大帝”廟宇是原屬上郡轄下、今陝西佳縣境內的白雲山道觀,祭拜的“玄武大帝”就是從疎屬山搬遷過去的“真武祖始”,並尊疎屬山、合龍山所在地爲“真武祖始、玄武大帝”的故乡和娘家地。

道教在立桿豎旗的造神塑僊過程中,根據《山海經》中文字符號信息,臆想地將“真武祖始”附會穿鑿爲“玄武大帝”,創寫造神塑僊小説《北遊記》,編撰了“玄武大帝”收伏龜、虵二將的故事。實際上“龜”就是對“陽程圈圍軌道沿襲延歸續承替接圈圍交變沿襲(龜)”的日行規程沿襲錶達,簡以“天陽延踵”釋其意錶,意同“真”的“延軸圍增延續軌變”。“虵”是“繞軸延續點延軸歸沿”的意同“武”的“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歸生承續意錶。對“真武始祖”的尊稱則是指“日軌續變(真)歸生承續(武)孕生歸延點圍繞(始)突延軸變圍增延續(祖)”的“歷日累計規則”意錶,也是後人對其功績的錶達。

《山海經》中有“玄龜、玄玉、玄扈、玄虵、玄丹、玄鳥、玄華黃實”等文字符號,其“玄”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的意錶。“玄龜”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天陽延踵(龜)”;“玄玉”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幹續點(玉)”;“玄扈”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突出執繞圍繞軸分沿襲(扈)”;“玄虵”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繞軸延續點延軸歸沿(虵)”;“玄丹”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統歸穿界點(丹)”;“玄鳥”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昇繞(鳥)”。“玄華黃實”是“突延歸連歸生點(玄)延分八卦位軸分延續(華)繞分坎離(黃)突轄穿界圍軸循環軌變(實)”,後簡爲“玄黃”或“天地玄黃”,就是對“天象重複大地延進”的意錶。

《山海經》中有“武羅司之、武夫之丘、章武北、章武南”等文字符號,分别是對“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武)圍分归生点轴变陽程突出累计(羅)延連归生承绕(司)接連(之)、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武)延連規程(夫)接連(之)界变承轴延續(丘)、突延变續绕界承轴(章)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武)背向分沿(北)、突延变續绕界承轴(章)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武)延轴统归交变轴分延連(南)”的錶达。

道教將“真武”變稱“玄武”還有一關鍵因素,就是承連“玄”的“北方”沿變,為確定創建中原王朝而共尊的上帝之神“真武”,就是相對于中原地區的“玄武”——由北方承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的。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5:19)  回复

白水黃泉路 風陵鏡像標

我們從被尊爲“黃帝部族”的生存活動軌跡與推行“歷日記載法”的由疎屬山經黃陵、白水、風陵渡進入中原的最佳綫路歷程上,即可推理判斷出其是在黃河流域內繁衍生息的“溯源回歸者”。

“黃河”二字的組合出現,最早見於北魏·酈道元《水經注》:“《山海經》曰:昆侖墟在西北,河水出其東北隅。《爾雅》曰:色白,所渠並千七百,一川,色黃。《物理論》曰:河色黃者,写ㄖ鳎w濁之也。百裏一小曲,千裏一曲一直矣。漢大司馬張仲《議》曰:河水濁。清澄,一石水,六鬥泥。而民競引河溉田,令河不通利。至三月桃花水至,則河決,以其噎不泄也。禁民勿複引河。是黃河兼濁河之名矣。”此段中已很清楚地説明之前包括《山海經》、《詩》中對“黃河”僅稱其爲“河”,就是“界變承連延連歸生圍繞”的意錶,并没有“大理、無定”類的定意前加,“黃河”称谓始于北魏。

《史記·天官書》稱“鬥爲帝車”,這個“帝”就是後人尊敬而將“真武祖始”稱之的“黃帝”,黃帝又被變稱爲軒轅。“軒轅”本意是“輪轉延承界軸(軒)輪轉承軸續繞陽程沿歸承變(轅)”。“軒轅”在《山海經》中有“軒轅之臺、軒轅之國、軒轅之丘、軒轅之山”等組合錶達,就是對“輪轉延承界軸(軒)輪轉承軸續繞陽程沿歸承變(轅)接連(之)延軸承繞轄統界程(臺)、輪轉延承界軸(軒)輪轉承軸續繞陽程沿歸承變(轅)接連(之)圈圍延落歸沿繞續(國)、輪轉延承界軸(軒)輪轉承軸續繞陽程沿歸承變(轅)接連(之)界變承軸延續(丘)、輪轉延承界軸(軒)輪轉承軸續繞陽程沿歸承變(轅)接連(之)延分突出(山)”的意錶。山東省嘉祥縣武梁祠漢代石刻畫像中,黃帝端坐在北鬥雲車之上,正在向一批前來迎接他的臣民進行講演。其實,這幅畫記實體現了宣講“歷日法”的盛況,後人沿變爲對社會結構的理想企盼,即如《論語》中:“子曰:爲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行枪爸!膘妒牵焐系男浅剑@七顆神秘的眼睛,被人尊爲神聖的北鬥星君,七顆星也有了莊重的名稱:天樞、天璿、天璣、天權(四星爲鬥)玉衡,開陽、搖光(三星爲柄),其中天樞與天璿兩星的連綫永遠指向北極。此是春秋后星象家們的觀查研究成果,他也意錶了被尊爲“黃帝”的部族始於中原範圍的北方。

首位率領部族推行“歷日記載法”的首領在黃陵去世後,其接替者繼續率領部族完成開創新的世界、開啓人類文明歷程的偉大事業。從黃陵向黃河轉向東流處的風陵渡鎮,沿途的“白水”距離黃陵也不足百公裏,歷史意義地在此留存流傳下了“黃帝部族”推行“歷日記載法”的時空信息鏈證。白水留存流傳下“蒼頡以鳥痕獸跡造字”的傳説和“蒼頡墓”、“蒼頡廟”等後人紀念所爲的證據。其實,“蒼頡”二字也是在“王朝”誕生以後,人們對創造出文字、發明並推行“歷日記載法”部族首領的偏重於造字功績的追溯性組字記載傳説。我們完全可以這樣推測:凡有推行“歷日記載法”遍及過的主要地方或有其部族首領去世而葬之地,人們大都追溯性建有“蒼頡墓”、“蒼頡廟”紀念祭拜,“白水”則是首起處。“白水”二字乃“陽程繞界(白、陽間)軸生分變(水、陰間)”之意,合而爲“泉”,本意爲“陰陽一體”,後固定特指“陰間地下”和延伸而指從地下所出之“水”,故最初的“九泉”專指陽程延連沿襲陰陽分隔的黃泉路,是專為黃帝部族首領之死而指意所造。原始的“九”並非是數字,乃是“陽程延連沿襲”的意指。“白水”地名與“蒼頡墓”、“蒼頡廟”驗證了其是第二位率領部族推行“歷日記載法”首領的去世之地。“蒼頡”原本意是“延分軌跡點陽程繞界圍繞(蒼)延軸承繞延連循環軌變(頡)”的日歸陽承循環所指。《山海經》和《詩》中都沒有“蒼頡”二字合用出現過,《山海經》中隻有“蒼玉、蒼黑、蒼文、蒼身、蒼梧”等連用,就是錶達“延分軌跡點陽程繞界圍繞(蒼)幹續點(玉)、延分軌跡點陽程繞界圍繞(蒼)軸分繞變承續變隨(黑)、延分軌跡點陽程繞界圍繞(蒼)突延交互(文)、延分軌跡點陽程繞界圍繞(蒼)陽程圍增延續沿生歸陽(身)、延分軌跡點陽程繞界圍繞(蒼)幹生天地間延連歸生圍繞(梧)”等意錶。《山海經》中僅有“犬頡、多頡”兩次出現,是對“延落日軌(犬)延軸承繞延連循環軌變(頡)、天象點替接(多)延軸承繞延連循環軌變(頡)”的錶呈。人們追溯性記載傳説的“蒼頡”是爲“黃帝史官”,其意就是偏向於“依賴君王開始延陽循環軌變”的臆造。至於“以鳥痕獸跡造字”之説,那是在傳説中對“鳥獸”迷離了原始本意,遵從了《説文解字》斷尾求生後走樣的釋義所致。

離開了白水,第三位接替者繼續率領部族推行“歷日記載法”,完成著開創新的世界、開啓人類文明歷程的偉大事業。按照已定路綫目標地走到了黃河轉向東流處的地方。他們原本就知道黃河轉向東流入海處的兩岸就是當時“人類”的最稠密區域,也是如同劃分開“風”範圍的兩鏡像一般,其黃河南岸地區是“風”的“東道主”範圍,其黃河北岸地區是“風”的“鏡像生”範圍。爲了“幹生延分圈圍承續軸生交變”地“標”出“風”的“鏡像生”範圍起始處,在河北岸築了意指“風鏡像”的土堆,稱爲“風陵”的“巽地嶁”。這相同於在疎屬山的巽地築“嶁”絶不是巧合。“陵”原始意指是“延變歸附承軸續變天象沿襲”,並不是“陵墓、丘陵”的其後延伸。由於不解“蚩尤”是“延分突出延連繞軸延續點陽程延落沿襲”的記録大地下日軌的文字;“女媧”是“孕生(女)隨連孕生辖統延歸统歸圍繞(媧)”的原始本意;“后”是“界變承續圍繞”所指,這三個物象都是對日落後軌跡的造字記述,因文化斷層而迷失了它們的原始本意,故而被諸子百家臆造爲三個“神話人物”,此地也就流傳下了此三個“神話人物”的神話傳説。但是,也都佐證了廣大中原地域被以“太極八卦”劃分分位,黃河以北被推行“歷日記載法”的部族劃歸爲“秋風範圍”的日軌鏡像處,堆築“風陵”是為標出“巽地”起始位置的事實。

神話傳説一,“風陵”名字是因附近的風後陵而取的。軒轅黃帝和蚩尤戰于琢鹿之埜,蚩尤作大霧,黃帝部落的將士頓時東西不辨,迷失四方,不能作戰。這時候,黃帝的賢臣風後及時趕來,獻上他製作的指南車,給大軍指明方向,擺脫困境,終於戰勝蚩尤。可惜風後在這場戰爭中被殺,埋葬在這裏,後來建有風後陵。風後陵,在趙村東南,高二米餘,周圍30米,故稱風陵關。因唐代聖歷元年(689年)在此置關,又稱風陵津,是黃河南泄轉而東流之地。津即渡口,所以後稱風陵渡。

神話傳説二,芮城縣風陵渡大橋,女媧的陵墓就是風陵渡,女媧爲風姓,故稱風陵。在風陵渡附近趙村東南,有女媧墓,塚高2米,周邊30米。墓前原有明萬歷三十八年(1610)重建風後祠及碑記,可惜已毀。

堆築起“風陵巽地嶁”的風陵渡成了推行“歷日記載法”推行範圍的“標示”,從此開始了兩大範圍的分路傳播“歷日記載法”,將逐漸形成一嘑百應認同歸屬的態勢。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4:43)  回复

螗蟬大象傳 帝光堯土展

進入中原地區推行“歷日記載法”的部族,在此區域內留存下了很豐富的前進軌跡和創建王朝的文化痕跡。但是,由於沿襲了錯亂的識解,或不敢、不願更變錯亂識解下的既得利益。近代考古工作隻靠機緣湊巧,沒有對中華文化本質的深刻繫統理解,只效從外來考古方法做盲目性臆斷結論,致使雖有初露端倪的可證歷史性文物的出現,也被人爲的又重新遮蔽了探究真實跡象之路。更不用説對最能夠體現中華歷史和內涵的“中華文字源頭”考古工作還沒有認識到和啓動,雖有龍山、二裏頭、殷墟等文化的遺址與文物出土,但是對其文化符號的判別都沒有真正到位。而這些都是僅可劃歸于夏商代晚期文化痕跡,真正的夏商文化及源頭根本未觸及到。比如“中國、中原、華夏”是如何誕生及它們的原始所指是什麽,恐怕當今的考古界與古文字專家學者們沒人能夠説的清楚。“中華”兩個文字符號,它原本就是對“河圖洛書”和“九鼎、九州”的歸納總結錶達,被西周王朝故意隱匿,致使世人不知。從春秋始至今2000多年一直在瞎猜測和苦尋著“河圖洛書”和“九鼎、九州”。殊不知“河”是“界變承連延連歸生圍繞”之意,其時是專指“黃河”而言的;“圖”是“圈圍圍繞延軸環繞”之意,其時是專指“延河軸環繞圈圍的中原大地”而言的;“洛”是“界變承連天象沿襲圍繞”之意,其時是專指天象不斷沿襲於“河圖”上而言的;“書”是“軸分延歸承續延承繞界”之意,其時是專指“河軸開分歸承循環繞界”而言的。“河圖洛書”也就是錶達“立體陽程延連沿襲(九)循環八卦位(鼎)、平面陽程延連沿襲(九)隨連突現軸分點(州)”的“九鼎、九州”之意。因爲它們同是圍繞河軸的“中”字形態,也就是對隨“中軸”延分八卦位延續的“中華”總述。

我們不妨還是從“文字考證”上入手來探尋塵封的歷史之迷吧。

前邊提到過嘉祥縣武梁祠漢代石刻畫像中圖案,有後人的社會結構理想性推測結果,還有不解其意而推斷爲神話故事的敬尊爲神聖圖案了事。就是沒有從“文字”留存的“文化信息”上去追根溯源、細致分析探討。

我們先説“嘉祥”二字,嘉祥縣自古被稱爲麒麟的發祥地,是以《左傳》有魯哀公西狩獲麟的記載爲據的。指春秋時期,魯哀公在魯西(指現在的嘉祥縣城一帶)打獵,捕獲了一隻頭上長角、身上長鱗,是牛非牛,是鹿非鹿的恠物,魯哀公請教孔子,纔得知這是稀世珎寳麒麟。傳説中的麒麟能夠騰雲駕霧、是祥瑞之物。後人爲了紀念,在魯哀公捕獲麒麟的地方,取其嘉美祥瑞之意,而得“嘉祥”之名。

此解是很明顯的牽強附會所釋。《春秋左傳》原記是“【傳】十四年春,西狩於大埜,叔孫氏之車子鉏商獲麐(麟),以爲不祥,以賜虞人。仲尼觀之,曰:‘麐(麟)也。’然後取之。”此僅是“麐也”而非“麒麟”。“麒麟”組合最早僅見於《孟子》:“有若曰:豈惟民哉?麒麟之於走獸,鳳凰之於飛鳥,泰山之於丘垤,河海之於行潦,類也。聖人之於民,亦類也。出於其類,拔乎其萃,自生民以來,未有盛於孔子也。”此中“麒麟”可理解爲“突出界分沿歸承連沿變隨同(麒)突出界分沿歸承連沿變交變幹生天象點軸分延連(麟)”,“鳳凰”可理解爲“天象軌跡延連昇繞(鳳)天象軌跡陽程繞界幹續(凰)”,此自然現象纔可與“泰山、河海”爲“類也”。《春秋左傳》中“鉏商獲麟”是對《山海經》中“麟”的“突出界分沿歸承連沿變交變幹生天象點軸分延連”現象的日出所見之記,“鉏商獲麐”是爲“軌變干續圍增延續(鉏)突延交變統歸對變圍繞(商)交變生陽延分陽程突出累計交互(獲)突出界分沿歸承連沿變突延交互圍繞(麐)”的意錶。仲尼的“然後取之”是“天象點替接延落軌跡變隨(然)界變續繞(后)界軌交互(取)接連(之)”的意錶,並不是然後“拿到它”的錶述。《山海經》中有“赤麐、麐身”兩次“麐”字出現,廼乃是“承軸續變陽程歸生(赤)突出界分沿歸承連沿變突延交互圍繞(麐)、突出界分沿歸承連沿變突延交互圍繞(麐)陽程圍增延續歸生軸陽(身)”之意。

“嘉祥”是“延軸承繞變續陽程歸生圍繞(嘉)突延軸變交變續幹(祥)”的意錶,是對“日出續幹”的原始造字錶達。《山海經》中的“爰有嘉果,其實如桃、嘉榮、嘉穀”就是“陽程續變承續交互(爰)陽延累日(有)延軸承繞變續陽程歸生圍繞(嘉)繞界圍軸幹生(果),隨同(其)突轄穿界圍軸循環軌變(實)孕生圍繞(如)幹生界變分沿(桃)、延軸承繞變續陽程歸生圍繞(嘉)軌跡交變替接轄統幹生(榮)、延軸承繞變續陽程歸生圍繞(嘉)延軸承轄承連幹陽軌跡交互(穀)”的意錶。《山海經》中有“君子服之,以禦爲祥”之記,也是“陽程歸沿承繞(君)繼承(子)累日界變延連歸生交互(服)接連(之),沿歸點軌跡(以)複生午變隨連承續隨軸歸生承續軸生交變(禦)陽程續變牽圍歸生變隨(爲)突延軸變交變續幹(祥)”的意錶。以“嘉祥”命其地名,當是與對岸“聊城、聊河”的“陰、陽界軌”所指“鳳凰”的“天象軌跡延承昇繞(鳳)天象軌跡陽程繞界幹續(凰)”互爲對稱所爲。鳳凰、麒麟是對天幹“甲、乙”的變稱,用在此處是將黃河比作地平線,兩岸比作白天、黑夜範圍,嘉祥就是白日起始之意。鳳凰、麒麟就是對立體天幹從任丘(壬)到阜陽()中途的甲、乙界點所指。

“武氏祠”也是在沒有凖確祠主認定下僅靠“兩闕身正靣有建和元年(西元147年)題銘90餘字,記有立闕人武始公暨弟綏宗、景興、開明及營造工匠姓名。”而定其祠主爲“武氏”命名的。有“建和元年”和“旁有隸書榜題”將“武氏祠”定爲始建於東漢桓、靈時期應無異議,但有實力在漢權崩潰之際建此大祠卻無從考證祠主族繫有點説不過去,唯一可靠性因素就是祠主故意隱匿身份。假若我們將“武始公”三字遵從中華文字基因符號匯聚法做釋義,它就是“延連延落沿襲隨軸承續(武)孕生歸延點圍繞(始)軌變歸延點(公)”之意,隱意當是“承續歸繞交變歸承者”;其“暨弟”就是“繞界沿歸點延連分沿繞界延續(暨)交變束連歸生軸陽(弟)”的意錶,隱意當是“分連延續歸陽者”;“綏宗、景興、開明”也當以“歸生點軸變陽程續變孕生(綏)突轄承續軸生交變(宗)、繞界突延圍繞軸生交變(景)陽程統歸承繞陰程延續軌變(興)、天日循環延陽續歸(開)繞界累日(明)”的意錶,隱意當是“歸變陽程承續軸變者、延繞軸變天象對稱續變者、天日循環累記日子者”。那麽,將此“祠”建於“嘉祥”之地的與“鳳凰”對稱的“麒麟”展現處,並刻繪大量繫統性連接史實的石刻畫像,就是要告訴世人:創世沿襲的起始主宰延承在這裏。《論語》中:“子曰:爲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行枪爸!彼觯C明孔子時代就見到過黃帝端坐在北鬥雲車之上,正在向一批前來迎接他的臣民進行講演的畫刻,纔做出對社會結構理想的企盼。也證明了始建於東漢桓、靈時期的“武氏祠”中石刻畫像錶呈的就是創始中華中原區域夏商王朝初期的史實。將“武氏祠”石刻畫像不解而歸於神話故事的敬尊爲神聖傳説圖案,若循其字理以“創世沿襲的起始主宰延承在這裏”的角度去思考理解,它所展現出的被人們敬尊爲黃帝端坐在北鬥雲車之上,正在向一批批前來迎接他的臣民進行講演的畫刻,正是當時現實情況的再現。新造出的“螗”字更可做爲佐證。

上古將“螗”與“蟬”劃等號,《爾雅》釋“螗”爲“蜩”,是源自《詩·大雅·蕩》中之尊天歸屬的“如蜩如螗”,它是“孕生圍繞(如)繞軸延續點統歸承軸續繞(蜩)孕生圍繞(如)繞軸延續點突出界變軸分延歸續承圍繞(螗)”的意錶。將“螗蟬”做爲歷日記載法代稱,而推動延進軌跡(大)五行繞易(象)陽程軸分延連繞界延續點延連歸生點(傳)的傳道講法,處于蒙然時代的人類豈有不捧若天子的一嘑百應認同歸屬朝拜的道理?天陽突延變轄統歸軸分(帝)軸變延連分沿(光)延軸承續輪替延連分沿(堯)界軸延續(土)執繞延分延連歸生承變(展)的執掌大地光照之説有誰不信不遵?這“螗蟬大象傳帝光堯土展”就是在黃河南岸推行歷日記載法所呈現出的一嘑百應認同歸屬朝拜的真實寫照,記述其況的被人們敬尊爲黃帝端坐在北鬥雲車之上,向一批批前來迎接他的臣民進行講演歷日記載法的石畫刻像其實就是刻在中華民族共遵的歷法源頭、促成王朝誕生的基礎之上,可達萬世的永恆尊崇。這就是中華民族心目中對“堯天”凝聚力的自願尊愛企盼沿襲不止的真實所在。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4:08)  回复

姚姒易虞歌 重華通舜犬

我們對中華文明、文化的考古或考證研究,必須要懂得其形成的根源所在,沿襲發展的根本依據。因爲隻有對中華文化本質的深刻繫統理解,纔能夠在文化的考古或考證研究上不會走入歧途。

那麽,中華文明、文化的根源本質是什麽呢?其實,奠定中華文明、文化核心就是:對自然界觀察後得出的萬物處在對稱、平衡、陰陽互生、物有影從的認知理念。

這個道理實在是很簡單而具有真理性,可是,受政治目的、權力下的固向應用主導,被扶持固化的尊聖仰賢觀念,因利益欲朢驅使必須服從政體需求的生活生存競爭的諸多因素影響下,往往有不去辯對錯或知錯不敢改的現象發生而延續不斷。比如遵從《周易》沿用至今的“太極八卦圖”的卦序排列,隻須用“對稱、平衡、陰陽互生、物有影從”中華文明、文化的理論去做個驗證,就完全可認出而確定其是不符合事物規律性認知理念的故意破壞“對稱、平衡、陰陽互生、物有影從”的僞造,可是,從漢代起的灌輸性強化教化形成後,特別是對文字應用的強化固識後,2000多年來有人敢提出過質疑嗎?就連現在,對文字原始古意的考證論辯中,當今的中文教授們對超越《説文解字》的論證者會不約而同地説出“此人很牛,連許慎的定論都敢推翻”的譏諷言論,被固化教育、拒絶對秦前文字的再思維探討現狀可見一斑。

我們若想對中華文明、文化的考古或考證研究做追根溯源的探討,必須完全不受此類幹擾,遵從奠定中華文明、文化核心的對自然界觀察後得出的“萬物處在對稱、平衡、陰陽互生、物有影從”的認知理念去探究其發展沿襲軌跡。

在黃河南岸推行歷日記載法呈現出了一嘑百應認同歸屬“螗蟬大象傳帝光堯土展”的“唐堯風度”,它必須有“對稱、平衡、陰陽互生、物有影從”的“風鑒”對應而産生。“唐堯風度”乃是主導産生“突出界變軸分延歸承繞(唐)承軸延續輪替延連分沿(堯)天象軌跡陽程繞軸延續點(風)突出界變延分牽連交互(度)”之意,那末,“唐”對稱、平衡、互生、影從出“虞”的“軸承界變歸生沿變圍繞延連日軌”;“堯”對稱、平衡、互生、影從出“舜”的“陽程續變轄統天象點軸分延連”;“風”完全對稱、平衡、互生、影從出“風”;“度”對稱、平衡、互生、影從出“鑒”的“限向牽繞陽程延變圍分軌變干續”的“鏡像”。所以,現在沿用之“風度”乃是“風範展現”,“風鑒”則是對“風度”的“鏡像鑒識”。傳統原始所説的“堯天舜日”是指“承軸延續輪替延連分沿(堯)承續日軌(天)陽程續變轄統天象點軸分延連(舜)繞界(日)”的陰陽對接整體循環周期。“堯舜”乃是“白天黑夜”合“日”、“春風秋風”共“載”的互爲接替的共存體。

《山海經》中有“陶唐之丘”記述,乃是“延變歸附陽程归生午變延分(陶)突出界變軸分延歸承繞(唐)接連(之)界變承軸延續(丘)”的意錶。春秋亂象時被臆測爲“堯”姓“陶唐”。《山海經》中有“下虞、天虞”兩用,是“延軸垂落(下)軸承界變歸生沿變圍繞延連日軌(虞)、承續日軌(天)軸承界變歸生沿變圍繞延連日軌(虞)”的意錶。

現在《漢語辭典》承傳而釋:“舜”姓姚﹐名重華﹐因其先國于虞﹐故稱虞舜。這是對文字源起不懂的臆斷所致。我們先説“姚”字,它是“孕生分沿界變”的意指,其“女”是“爻”的對稱、平衡、互生、影從字,意爲封閉而見不到的大地下“爻變”,釋義爲“孕生”。原始出現的“如、委、婁”等等字均與“女人”意無涉。“姒”是“孕生沿歸點軌跡”之意,《詩·大雅》中“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也即是“延進日軌(大)孕生沿歸點軌跡(姒)圍繞統歸延分延連歸生承繞(嗣)陽程複生延分突出延續歸生點軸變天象沿襲(徽)突延變續繞界(音),循環軌變隨連歸生(則)延承繞界(百)隨同界變承軸(斯)繞界圍軸陽程歸生(男)”的錶達。所以,“姚姒”即是鏡像而使“日循環”意錶的“虞歌”。“舜”姓“姚”,是其“陽程續變轄統天象點軸分延連”的“舜”意同于“孕生分沿交變”的“姚”所指;“重華”是“陽程軸分延連繞界承續(重)延分八卦位軸分延續(華)”的意指,通同“陽程隨變轄統天象點軸分延連(舜)延落軌跡(犬)”的“舜犬”,“ 舜犬”合“唐堯”一體,即爲“繞軸(中)延分八卦位軸分延續(華)”的“中華”。所以,“虞舜”和“唐堯”是對稱、平衡、互生、影從共爲一體的圓滿循環對接的兩半圓範圍。

至此,我們對築起“風鏡像”的巽地土堆,稱爲“風陵”的“標示”更得互證。我們再釋意一下轄“風陵標示”的山西“芮城縣”命名之因。“芮”字是“延分統歸日軌”的意錶。《詩·大雅》中有“虞芮質厥成,文王蹶厥生”之句,是對“軸承界變歸生沿變圍繞延連日軌(虞)延分統歸日軌(芮)界變承軸替隨循環軌變(質)界變交變續隨連延分陽程突出天象軌跡(厥)界變歸生延落歸沿(成),突延交互(文)天幹延續(王)圍繞隨軸承續界變交變續隨連延分陽程突出天象軌跡(蹶)隨連界變交變續隨連延分陽程突出天象軌跡(厥)陽程延軸承續(生)”的錶呈。

芮城縣尚有“大禹渡”、“神柏”、 永樂宮等遺跡和文化痕跡,其永樂宮中相關壁畫也有很多與“大禹渡”、“神柏”一樣透露出塵封的上古歷日記載法推行應用的信息鏈證。將“芮”字命此地名而建城轄地,其延分統歸軌跡(芮)的由此進入“風鏡像”的“虞舜”範圍意指很明確,它也就成爲了“中原天象歷日”範圍內由八卦象的“離”位走向“巽”位起始而確立的地名。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3:26)  回复

風禹化有因 大水歸正果

“風禹”二字,實爲一體,然意向不同。“風”意指“天象軌跡陽程繞軸延續點”。説通俗點,“風”是“無限大的陽軌半圓”;“禹”是遵“風”意而另有意向的劃定,意指“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是“承陽程而轄歸延續點”的錶達。也即是指“對無限大的陽軌半圓在歸延點轄管”的錶呈。所以,“禹”實質對歷日管轄的“歷法”代指。

《山海經·中山經》:“南朢墠渚,禹父之所化”即是對“延軸統歸交變軸分延連(南)限向牽繞累日幹續(朢)延軸承續繞替軸分繞界延續(墠)界變承連承軸續陽繞界(渚),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軌變交射(父)接連(之)界變歸繞界變承軸(所)陽程沿變 ()”的意錶。

《山海經·海外北經》中“禹殺相柳”是對“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交變幹生軌跡交互(殺)幹生循環(相)幹生界變歸陽隨軸延連歸生(柳)”的意錶。“禹厥之,三仞三沮,廼以爲械壑_”也是對“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界分交變延連延分陽程突出天象軌跡(厥)接連(之)延承續(三)陽程延連複生點(仞)延承續(三)界變承連圍增延續(沮),歸沿延連分沿圍繞(廼)沿歸點軌跡(以)陽程續變牽圍歸生變隨(爲)陽程圍分延續隨連軸分變生(校┩谎幼冚牻y歸軸分(帝)接連(之)延軸承繞轄統界程(臺)”的意錶。“禹所積石之山在其東,河水所入。”也是“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界變歸繞界變承軸(所)幹陽軸分延承續循環軌變(積)延承圍繞(石)接連(之)延分突出(山)陽程延進承軸延續(在)隨同(其)繞界幹生(東),界變承連延連歸生圍繞(河)幹生分變(水)界變歸繞界變承軸(所)歸陽(入)”的意錶。

《山海經·海外東經》:“一曰禹令豎亥”就是“延進(一)圈圍延進(曰)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軌跡點延連歸生點(令)限向牽繞交互延繞變續(豎)突延歸生(亥)”的意錶。

《山海經·海內西經》:“入禹所導積石山”也是“歸陽(入)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界變歸繞界變承軸(所)接連交變延連循環延連歸生點(導)幹陽軸分延承續循環軌變(積)延承圍繞(石)延分突出(山)”的意錶。

《山海經·大荒南經》:“禹攻雲雨”也是“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天地間天象沿襲(攻)延軸圍分光射承續歸延點(雲)延軸統歸光射變替(雨)”的意錶。

《山海經·大荒西經》:“有禹攻共工國山”也是“陽延累日(有)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天地間天象沿襲(攻)延分延連軌變(共)天地間(工)圈圍延落歸沿繞續(國)延分突出(山)”的意錶。

《山海經·大荒北經》:“名曰禹所積石”也是“天象點圍繞(名)圈圍延進(曰)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界變歸繞界變承軸(所)幹陽軸分延承續循環軌變(積)延承陽繞(石)”的意錶。“禹湮洪水”也是“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界變承連延分圍繞承軸延續(湮)界變承連延分延連軌變(洪)軸生分變(水)”的意錶。

《山海經·海內經》: “禹鯀是始布土,均定九州”是“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天象繞界圍軸變隨陽程複生點軸生交變(鯀)繞界延續軸承軌跡(是)孕生歸延點圍繞(始)陽延統歸軸分(布)承軸延續(土),延軸承續陽程歸生交變(均)突轄延連軸承軌跡(定)陽程延連沿襲(九)随軸分延點(州)”的意錶。“鯀複生禹,帝廼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也是“天象連界圍軸變隨陽程複生點軸生交變(鯀)突延界變陽程隨連繞界天象沿襲(複)陽程承軸延續(生)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突延變轄統歸軸分(帝)歸沿延連分沿圍連(廼)日軌(人)随連延續圍繞随軸歸生(命)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突延軌跡替變延軸(卒)陽延統歸軸分(布)承軸延續(土),沿歸點軌跡(以)突轄延連軸承軌跡(定)陽程延連沿襲(九)随軸分延點(州)”的意錶。

總之,“風”是對天象軌跡陽程繞軸延續點的坎離綫左右兩對稱鏡象的意錶,“禹”是將天象軌跡移用在黃河兩岸平面對稱點鏡象的意錶,也即是對依此轉化歷法轄統中原的錶達。這就是“禹”由“風”來的變化之因。“大禹治水”實際是“延進日跡(大)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界變承連歸延點圍繞(治)軸生分變(水)”處。也是將立體的陽軌沿變于平面的中原大地融爲一體的記述,也就是將“天象午變幹起記日處”改到“軸生分變”的“水壬子變幹起記日”處,也即是將地支的“子夜”做爲再生承接處,此時的記日、記載的60循環錶纔歸正果成爲了當今所見之甲子錶:

甲子乙醜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乙亥 丙子 丁醜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醜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醜 壬寅 癸卯

甲辰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醜

甲寅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其時,每載十龍(西周沿變爲十二月),每龍36(三輪地支)日合360日後的56日也以甲子、乙醜、丙寅、丁卯、戊辰或加己巳爲記了。甲子錶隻是“記日、記年”分別輪序而用,不存在“記月”的用法,故而每年隻有七個“甲子日”,西周前有“甲子年甲龍甲子日”和西周後“甲子年子月(十一月)甲子日”的記録法,不存在有“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的猜想之説。

這“大禹治水”也在武氏祠石刻畫像中有展現,隻不過是後人沒有看懂和朝“大禹治水”的本質上理解而已,那連續的被後人誤認爲“十黃帝”的像刻就是十天幹所指,最後的兩個下交“壬癸”就是意指交變點移向了地下的五行之“水”。

將“陽程軸分圍繞統歸延續點(禹)突轄延連軸承軌跡(定)”搬家到“陽軌延連沿襲(九)随軸分延點(州)”,做為夏商王朝誕生的象徵和轄區範圍的理論劃定依據。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2:41)  回复

发布者 :刘凌云 (2015-07-24 09:10:48)  回复
22 篇, 2 « 1 2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