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运华的博客

  月光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运华 |  浏览(145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8-11 21:58:08 最后更新时间:2015-10-02 09:02:48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月光下

月朗星稀,雾乳一样的月光洒满小院,挂在无花果树枝上笼子里的蝈蝈吱吱叫着。院子里堆满了白天从地里拉回来的玉米棒子,我们晚上要加班剥玉米皮。

在剥玉米皮时,每个都要留两三束,以便于父亲辫成玉米辫。面前一大堆玉米,我发愁什么时候才能剥完。剥着剥着,忽然感觉肚皮或者脖子上被什么狠狠咬了一下,我大呼小叫地脱掉上衣,把爬在身上的玉米钻心虫抖掉。这时,邻居独身的秦老太来串门,她一边帮助我们剥玉米,一边与我们说话,她讲起她坎坷的一生。

秦老太与我们一墙之隔。她平时头上勒着一块灰毛巾,对襟黑色褂子,小脚,小腿部用黑布裹着。她无儿无女,老伴去世多年,一个人孤苦生活。很少有人走进她的家门,我有时听到她一边忙活一边自言自语。当一个人经常自言自语时,她的孤独和寂寞可想而知。我曾走进她的家门,她的厨房是用塑料布搭成的简易棚,泥灶台,狭窄的锅门口放着少量柴禾,厨房被熏得黢黑,几个碗撂在黑乎乎的碗洞里,用来蒸馍擀面条的案板也是黑乎乎的。阴暗的两间堂屋,黑乎乎的老式方桌,在东间里隐约能看见一个老式大床,一根绳子横扯在屋内,上面凌乱地搭着衣服。在农村往往这样,有钱有势的人家门庭若市,贫困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极少有人光顾。

小院如同白昼,蝈蝈每隔会便叫上一阵,秦老太的讲述像月光一样流淌在小院。

秦老太的娘家在村十多里外的一个村庄,她年轻时曾到亳州的富人家当丫环,还曾到富人玩耍赌博的地方当仆人。她说,曾有人夸她洗的衣服多么干净。在亳州,她曾见过部队来招飞行员,验收飞行员要坐来回转圈的机器,参考人员坐在上面,来回不停地转圈,看这人耐晕能力如何。

秦老太嫁来后,一次因为家庭生气,她选择上吊自杀。当时家中没人,她把绳子拴在房子二檩子上,自己踩着凳子,把头伸进绳套。当她用脚蹬掉凳子后,一下子感到脖子被勒得极疼,眼珠子往外暴,眼前发黄,伸出舌头。后来她被人及时发现,把她救下。“只要是上吊死过一次的人,再也不会选择上吊,换个什么死法也比上吊强,太难受了。”

秦老太四十多岁时,她的才十四岁的独子去世。当时儿子患重感冒,找村医医治,这村医属于连半瓶子醋的级别都不够的那种,挂吊水几天,越医病情越重,等她的儿子转到县医院,已晚,她唯一的儿子去世了。秦老太说,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真的难以诉说,去陪死吧,儿子也不能复生;不死吧,痛苦得生不如死。白天黑夜哭,总觉得儿子没死,每次做好饭她都会觉得儿子会高高兴兴地从外面跑回来,端起碗,叫声娘,便大口大口吃起饭来。有时夜里,风吹门响,秦老太便会起来,是不是儿子回来了。半夜开门时,她多么渴望儿子会扑进她的怀里。如儿子能回来,哪怕让她赴死,她眼都不会眨。“有三四年吧,生不如死。”秦老太说。

在我的印象里,秦老太的老伴张老头活着时,经常推着人力三轮车赶集做些小生意,卖烟、鸡蛋、瓜子、花米团等,夏天切西瓜卖。夏天我跟着母亲赶集,见张老头的三轮停靠在路边,把西瓜切成一牙牙,每牙五分钱。张老头宅子西边有几棵大椿树,椿树上趴着一种叫“花蹦蹦”(学名斑衣蜡蝉)的虫子,飞起来有着鲜红颜色的翅膀。我们小孩子经常捉“花蹦蹦”玩,我们把“花蹦蹦”的部分翅膀掐掉,往空中一抛,“花蹦蹦”便飞落在不远处。这儿的树荫成了大家公共的“饭场”,周围邻居中午爱端着饭碗到这儿吃饭,每家吃什么饭便一目了然。张老头下巴光溜溜的,没有胡子,以前读过几年私塾,爱给大家说书,如《薛仁贵征西》《佟林传》《袁崇焕》《三侠剑》等。曾记得他讲的《三侠剑》有这样一段情节:“草上飞”杨香武与西霸天对战,西霸天武功高强,善用嘴咬住对方打来的飞镖。杨香武打不过西霸天,便用纸包一块什么东西,大呼“招镖”,向西霸天掷去,然后撒腿便跑。这西霸天咬住杨香武的来镖,怎么软不塌塌的,原来是杨香武用纸包的一块狗屎。大家听了大笑,连回家添饭都舍不得回去。

后来张老头死了,秦老太一个人生活。

秦老太有两块田地,每到犁地时,她央求亲戚帮忙耕种。到收获时,她一个人推着老头子干生意时留下来的人力三轮车下地。三轮的轮胎坏了,她便推着干瘪着轮胎的三轮车拉庄稼。她把麦子捆成捆,垛在三轮上,拉回家,堆在院里,晒干后一个人用手摔。那时村里人大多用收割机、打麦机,秦老太没人帮助,便用最原始的方式脱粒。

“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儿子死了,老头子死了,只剩我一个人,像我这该死的咋就不死呢?”秦老太絮絮地说着。她无儿无女,她的两个本家亲戚都想占她的宅子。这两个本家亲戚平时不搭理她,在她晚年生病时,忽然对她热情起来,偶而给她送饭,说等她“老”了之后,把宅子给他们。一处宅子,两家都想争,怎么办呢?

我知道这两家争的结局。送饭比较的少的那家比较强势,要打送饭比较多的那家,于是争得这处宅子。

秦老太去世后的几年里,她的院里一片荒芜,长满很深的杂草。她曾用过的柜子等物品,随便丢弃在院里,淹没在杂草里。每到阴雨天,院子里横七竖八的树枝和檩子上,长了一层层大小不一的黑木耳。

几年后,秦老太的本家在这处宅子上盖了一栋高大漂亮的楼房。

卑微的命运,在最底层的人世间挣扎,生时没人怜惜,死后没人记得,像伏在地上的一叶草,秦老太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