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纪苏的博客
请用一句话概括您的博客的内容
  做大学问,过小日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纪苏 |  浏览(34881) 评论 (8)  | 发布时间:2015-08-15 22:28:07 最后更新时间:2015-08-15 22:28:0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做大学问,过小日子

——读张文木的《人生沉思录》 


 

平日跟文木很少接触,一来我开会就不多,二来他也不大出门,结果就是几年都难得见上一面,偶尔电话电邮里聊聊。

 

前些时一个晚上,文木悄然而至,带来他的三种新著:《中国地缘政治论》、《印度与印度洋》、《基督教佛教兴起对欧亚地区竞争力的影响》。此前,他已有多种专著行世,有的书下分卷、卷下分册,属于煌煌巨构。如今著作等身的人看似很多,但其中不少要么踩别人的高跷,要么叠自己的罗汉。文木的作品则全是自己的苦心孤诣、戛戛独造,他有回跟我聊起他的日常生活,“天没亮就坐那儿写,写着写着天就黑了”。

 

文木是个做大学问的人。“大”是指经世致用,为中华民族谋远大前程。“学问”是指实事求是,不诳语,不妄言。中国的发展需要大学问,但目前的气候特别适合小学问。处处房前屋后银锄起落,人人都在刨个人的锦绣前程。平心说,小学问也是学问,只要不抄不剽都值得肯定,就算注点水、化个妆以次充好也都可以谅解。我有回请教一位研究文学的年轻博士后:写文章不洋腔洋调不行么?他回答得非但不洋腔洋调,还怪小沈阳的:“吃学术这碗饭,那是必须的。”

 

如今的气候不但适于气象不大的学问,还特别适于没学问的大派头。前些日子网上热传周正毅幺弟周正能的主席就职演说《为中华文明平反》,我这辈子读过的东西不算少了,还真没见过派头和学问反比成这样的,简直就是一瓜子尺寸的脑袋扣了顶瓜王型号的帽子,除了“政治正确”,具体的事、理几乎处处开线。从前农村批林批孔大会上,能说会道的书记发言之后轮到队长:“俺JB大老粗没文化,得咧,就带大伙喊个口号——XXXXXX!”扬长避短、宜粗不宜细的道理,怎么队长都明白主席就不明白呢?按说,这种傻子/骗子瓜子一嗑味儿不对吐了就完了,可有关方面就像是得了佛舍利子,捧着抬着一遍遍过十里长街,又是警车开道又是警棍清场,一副不把我党九十年残存的一点老脸丢光不午休、不把近年誓死反腐新挣的一点人气赔尽不年休的架势。如今为国伸冤为党辩诬快成热潮了,但愿有志于此的学人特别是青年人能诚心正意,伸就好好伸,辩就好好辩,对周主席别嫉妒,更别羡慕,尤其别临摹,因为那路子于国于党于己都不利——当然是说长远利益。其实也没多远,比足下远个一步半步而已。

 

文木能做很多人做不了大学问,是因为他能过很多人过不了小日子。朴素清简的生活对做学问最为相宜,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跟大多数人共冷暖,感受最该感受到的东西;你才有功夫耕作精神的田野,收获思想的果实。过这样的小日子,其要领是心要静,气要定。其实很多学人也都在过小日子,可心气不对,过的跟保外就医似的,一听说谁发了谁升了就得多吃半片抗抑郁药。这也没办法,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所造成的恐慌如洪水滔天,读书人那点伦敦英语外加之乎者也根本扛不住,一下就没顶了。在学问的超级马拉松比赛中,前半程拼的是训练、智商、才华、机会之类,后半程就全看人生境界了。有回电话里聊到一项意欲资助“健康力量”的学术基金,文木不以为然:拿了西方基金会的钱说不了中国话,那拿了官方基金会的钱还能说自己的话么?我一直觉得,这个时代不缺有胆有谋有才的人,缺文木这样无欲则刚的人。

 

在文木那一厚摞大学问的旁边,躺着一本薄薄的《人生沉思录》,是他从锱铢积累了二十年达数千条的“人生感悟”中选编数百条而成的,本文标题“做大学问,过小日子”就来自那里。这本小册子,按文木的介绍,“包括人生感悟、读书体会、好句摘抄”,“既可做思想记录,又可做今后写作材料”。其实还应再加上一种功用:为一种持久的人生态度做日常修炼,给一种漫长的学术追求做日常养护。

 

这么多年隔三差五就能收到文木发来的人生沉思。那些浸满了抱负、智慧和趣味的隽语警语让你感到“天没亮就坐那儿写,写着写着天就黑了”不但是幸福,还是幸运。

 

20157月初20157月初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做大学问,过小日子.

发布者 :林宝铁 (2018-04-30 15:48:38)  回复

爱看文木老师的文章是因为他八一节写了纪念主席的文章,而且他还不埋怨上山下乡。
黄老师的文章思想性好,特别是对那些所谓的精英的描写,简直传神。

发布者 :一农 (2016-10-27 22:00:50)  回复

“天没亮就坐那儿写,写着写着天就黑了”不但是幸福,还是幸运。

真令人敬佩,又让人羡慕!

发布者 :石榴 (2016-03-15 13:22:44)  回复

“天没亮就坐那儿写,写着写着天就黑了”不但是幸福,还是幸运。

真令人敬佩,也让人羡慕!

发布者 :石榴 (2016-03-15 13:21:35)  回复

引用:以下是光裕妈妈82574 发表的:

张文木和黄纪苏都是令人尊敬的学者,有学问更有气节。可惜这年头这样的知识分子不多见。

非常同意。

发布者 :旺仔 (2015-10-14 12:24:48)  回复

在微博上已仔细读了先生此文,此次再读,最感概的是关于‘周主席’的议论、深得我心。真不知有司什么眼神竟看中了此辈,此层不提。说另一面,近读《老子》有段话拿来描摹今日士风也很到位:“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是谓盗夸(小人之夸耀)。非道也哉。”

发布者 :道道 (2015-08-21 11:06:19)  回复

张文木和黄纪苏都是令人尊敬的学者,有学问更有气节。可惜这年头这样的知识分子不多见。

发布者 :光裕妈妈82574  (2015-08-17 11:33:15)  回复

文木先生的文章读过几篇,《人生沉思录》倒是逐条抄录。敬重文木先生的道德文章与敬重先生一样。有你们这样的人在,中华民族还有希望。

发布者 :清溪客 (2015-08-16 19:07:03)  回复
8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