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直觉和缜密的体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234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8-26 09:23:38 最后更新时间:2015-08-26 09:23:38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直觉和缜密的体系

 

                                                     大卫

 

李旭曾有一段好长时间见朋友便谈《红楼梦的秘密》,酒桌成了他石头城逐鹿的场所。无疑他的话题很有价值,对这部天才巨著,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有兴趣的大有人在,真理不辩不明。

他有石破天惊的一个个发现,每抛出一个观点,朋友们都会和他激烈争论。他喜欢每一个质疑和挑战,总是能说服反对派,成为他红学的支持者。对红楼久有研究,写过多部专著的作家申维教授由质疑者变成铁杆粉丝,甚至提议成立李旭红学研究沙龙。

必须承认李旭的论据太充分了,一百年来,竟由一位诗人学者找到最靠谱的、关键性的红楼梦研究材料。他的材料不是自己发现的地摊、潘家园货,而是无可争议的公共材料。这么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为什么偏偏由这他发现,而不是别人?要知道研究红学的官方、民间人士如过江之鲫,这么长时间,为何众人都遗珠,有眼不识泰山呢?

这就是缘分,冥冥之中的一种心心相印,精神对应。所谓鸣鹤在阴,其子和之,虽隔四五百年的时光尘埃,也难阻隔诗人之间无师自通的心灵解码。

李旭以雄辩的力量,自成体系,环环相扣地论证石头记的作者本是四海宗盟钱谦益。钱谦益是被满清王朝抹黑、封杀的一代宗师。

在一个清廷戏走红爆棚的岁月,钱谦益必无出头之日,也无人注目,只有漫画式的轻狂辱骂、不屑。

但李旭不一样,他是严肃的史学者,他是六万行《汉史诗》的作者,他对明史特别是明代文学史有深入的研究,并有公认的成果。在《诗刊》做编辑时,他就常常语惊四座。

被迫降清的人极多,钱谦益是被逼潜伏到曹营清室。他本来是和妻子柳如是相约投水自杀的,但临死那一刻他顿时清醒了。他担负着复兴国家的重任。他不是寻常之人,是崇祯临终前赋予重任的督帅,是整合天下不可缺的精神盟主。同时整个儒林都知道,国家只要有钱谦益在,就没有灭亡。因为他是第一史家,只有还有史传,天下就没有灭亡。

死容易,活着肩挑复国大任太难了。钱谦益选择的是最难的那条路。他被清室抓捕两次入狱,甚至面临夷灭三族的危险。

他降清只有几个月,在清的巢穴里让他撰写明史,他只字未写,而是挂印南奔。

这样的人,被清廷骂为非人类,恰恰就有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史学家陈寅恪非常了解钱谦益,因此曲笔写了80万字的《柳如是别传》。其实就是为钱谦益翻案。这是大师之间的心灵沟通,因此陈氏说某种程度钱谦益的诗歌超过了杜甫。因此才有红楼梦里一系列杰出、分明打有钱氏及妻子柳如是及盟友的诗歌烙印。

钱谦益的世界打开了,在李旭面前,他不仅重新发现一个南明史,更重要的发现《石头记》的原作者大量资料,铁证。再也找不出这样稳丝合缝的证据了。他写第一篇历史随笔极为精确地论证出青埂峰、大荒山的出处,看后不由得不信服,钱谦益就是作者。而这对李旭的研究来说仅仅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他以横扫千军之势,连珠炮一般轰炸出近四十万字的红学新体系。

他颠覆了一个“旧世界”,同时也呈现一个新世界。他所著的《红楼梦的秘密》,为读者呈现一个霍然开朗、茅塞顿开的水帘洞。他解开扬州耗子洞所有秘密,终结了一个红学的无底洞。

李旭的史学功底,来自诗人的灵性、天赋,无师自通。有一次,他看见我的案头放着三本《中国人史纲》,这是台湾作家柏杨的著作。他拿起来对我说,这是一部硬伤遍野、非专业的历史误读,与其说是史纲不如说是作家的历史随笔。它的价值在于,作家的文笔好,个人观点新鲜,有激情。他最后对我说:“你随便翻一页,我都有可能指出信口开河式的不足、硬伤以至荒谬。”我不服,试了几次,果然他都他说中。杂文家梅桑榆解释说,这么多错误,可能是柏杨在狱中写,没资料查。李旭说狱中有资料供他查,他出狱后也有足够时间修改,勘误。主要是他对历史主体没有把握,所写的东西是瞎猫去碰死老鼠的,没有专业的精神。

他曾在一本书里说,中国的历史至少有一千年其实是由诗人创造的,诗人是历史的灵魂。他又说最初是史巫不分,就是后来的翰林院,也是将诗人与历史融为一体。

他对历史认知往往来自直觉,他自小读红楼梦,判断所谓的曹雪芹不可能是原作者,也是来自诗人天生敏锐的直觉。

灵敏的直觉经过多少年史学的沉淀,又经过他自己近十部的长篇小说的创作经验与感悟,他胸中的红楼基本上已尘埃落定。

所以说《红楼梦的秘密》这本书,还原了该书是史家、诗家双重的史诗绝唱的庐山真面目。经过他的重新阐释,《石头记》水落石出,脱离迷津故瘴,真真地瑶草拱壁,汉家的日月重开。

 

 

 

 

 

大卫,男。本名魏峰。做医生十年,诗刊编辑五年。《读者》首批签约作家。曾参加诗刊社第十四届青春诗会(1997年)。曾被读者以网络投票方式入选“中国十大优秀诗人”。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等文字。着有随笔集《二手苍茫》《爱情股市》《别解开第三颗纽扣》《魏晋风流》,诗集《内心剧场》《荡漾》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中国诗歌学会,执行副秘书长。

 

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