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纪苏的博客
请用一句话概括您的博客的内容
  中国革命的两份遗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纪苏 |  浏览(38909) 评论 (12)  | 发布时间:2015-08-29 08:42:45 最后更新时间:2015-08-30 15:26:58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中国革命的两份遗产

 

 

    头几天,应友人之邀,参加了一个“反思历史虚无主义‘的座谈会,因为还约了看病,发言尽量简短,答应主持人写篇东西。这篇小文,基本还是发言的内容,只是表达上从容了一些而已。

 

刚才摩罗说最近“正能量学者”很难约到,都很忙,是幸事。这让我很惭愧,因为我最近还真不太忙,也就是上上医院,跳跳广场舞,都算不上“正能量”。

 

首先,对这一两年“历史虚无主义”的提法,我有点不同意见:太绕圈子了,您就直接说有人否定中国革命不就行了么?绕圈子不但容易掩盖问题的本质,还会把自己绕进去——现当代史您不也是这段不让说,那段不许提么?也够“历史虚无主义”的了。

 

对于否定、丑化中国革命,我一向反对。网上有人说,八路军八年只歼灭了几百个日军。还有人说,新四军八年压根就没见过日本人。说的人肯定不疯,赞的人估计也不傻,那毛病出在哪儿呢?这就需要做点分析了。

 

说这些、信这些话的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不认同中国革命的基本目标和价值。中国革命打了土豪分了田地,今天成了土豪忙着圈地的人当然不喜欢了。不喜欢怎么办?就骂呗。第二种是对今天贪污腐败、两极分化、这儿杀人那儿爆炸的现状不满。不满怎么办?还是骂呗。中国人骂人喜欢捎上祖宗,于是就骂到了中国革命,意思是说你tnd从受精卵就不是好东西。第一种骂没什么好说的了。对第二种骂要给予一定的理解。今天的贪官污吏办的那事听着都新鲜,一个医院院长能贪一百多套房子,一个厅局长能搞一百好几十情人。是这些人将中国革命“虚无”在先,要批历史虚无主义也得先批他们。当然,对株连祖宗的做法也要批评。站在稠得跟粥似的黄河中下游指着上游一通臭骂,就没道理了。你可以讨厌如今的人老珠黄,但不能否认曾经的明眸皓齿——我说的是基本面,您要抬杠就别抬“AB团”什么的了,那些我都知道。

 

维护中国革命,当然是维护她的遗产。中国革命的遗产也要做点分析,其中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正面的,包括向中下层民众倾斜的社会经济政策,以及平等主义、社会主义、利他主义的文化和风气。举个具体例子,有位从事音乐创作和研究的老先生,像很多中老年知识分子一样,一提起毛时代火就不打一处来。但毛时代有一样东西他说好——音乐学院招生考试改革好。他是个穷孩子,喜欢音乐,全市笛子比赛拿过第一,做梦都想进音乐学院。以前音乐学院招生要考和声,对家里称钢琴的孩子特别有利。而他买笛子的钱都是攒了好一阵子才攒齐的,钢琴见都没见过。好在毛时代扶助工农子弟,音乐学院的招生考试取消了和声这一项,你会什么乐器就考什么乐器,也就是说降低了技术门槛——本质上是家庭财富门槛,而突出了个人天赋。结果他一考就考上了。考上以后便有机会接触钢琴了,和声很快赶上了从小穿燕尾服的世家子弟。诸如此类的正面遗产,如今快被贫富分化的利益格局“虚无”光了。今天学区房什么价,欧美贵族学校中国啥孩子能去,这些人人都明白。但有些人揣着明白说糊涂的:没事儿,千不在,万不在,只要旗还在!“旗”当然也是中国革命的正面遗产,应当维护。但它跟刚才说的那些正面遗产不太一样,它是面子,那些是里子。这些人对里子睁只眼闭只眼,一天到晚只盯着面子,比如说,今年军报社论提“毛泽东思想”同比去年社论多了三处,领导人这次发言用“社会主义”环比上次发言增了11.5%。要让这些人去医院坐堂,肯定是面色苍白他不看,面色蜡黄他也不看,他只看唇膏红不红。有些保党护旗行动,别看巷战夜战肉搏战挺激烈的,其实也就是口红保卫战。总之,中国革命的正面遗产,里子面子都要维护,但重要的是里子。

 

再说负面遗产。中国革命也有不少负面遗产,如权力过于集中、社会主义民主缺失等等,这些都需要总结教训、寻找出路、免蹈覆辙,而不是文过饰非——天下事固然利弊兼有,但非把弊说成利,把历史局限性说成金光大道就不好了。负面遗产有理有事也有人,不一而足,咱就只说说“人”吧。我发现,有些中国革命的子弟,对中国革命正面遗产中的里子部分一点也不感冒,因为他们说起老百姓特别喜欢用“垃圾”“苦逼”这样的词儿。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中国革命的家长里短,如谁本来是谁的人,谁55年得的将星,谁后来享受了“大区正职”待遇,特别津津乐道。在他们那儿,中国革命被血缘化成了一群“爸爸”“叔叔”“阿姨”什么的。这跟我们普通人虽然没一毛钱关系,但也不算什么问题。问题是他们拿祖德当祖荫,又把中国革命“会所化”成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黑据点,捞了不知多少不义之财。他们所代表的,是比煤老板更坏的着权贵资本主义。这些人虽然搞资本主义却不忘本,知道自己今天的荣华富贵,多亏了中国革命。有位革命家庭出来的商界大鳄在网上说到父辈当年投身的革命,那也是相当动情,和他扭过脸面对当今社会时的那副黄世仁座山雕样子,就像另一爸生的。他对中国革命也是一分为二,既肯定又否定。不肯定他爸就得算土匪;不否定他就成不了土豪。当然也有全否定的,觉得爸是蛹,我是蛾,升华了。

以上对中国革命的遗产做点分析,供朋友们反思“历史虚无主义”时参考。

 

20158月下旬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谈笑间就把问题讲的清清楚楚,字里行间透智慧,不服不行啊!

发布者 :石榴 (2016-03-22 20:35:31)  回复

造反和革命是有很大区别,造反是跳不出周期律的。

发布者 :123 (2016-03-10 15:10:09)  回复

用自我改造和继续革命的方法来解决!

发布者 :cqcwoo (2015-10-30 21:50:43)  回复

黄先生,您分析得太透彻了。真正的学者。

发布者 :荒野之剑 (2015-09-29 14:59:17)  回复

是啊,对于某些富豪来说,革命的爸爸就是他当资本家的护身符。有革命的祖萌才能大捞特捞,变成先富。至于为国为民做贡献?他们认为攀爬到金字塔上之余,讲几句不高明的话来批评ZF,瞧不起“民粹”就是在尽力,比死鬼爸爸强多了。

发布者 :路过 (2015-09-05 16:07:35)  回复

引用:以下是纪苏发表的:

引用:以下是清溪客发表的:

    还有,权力,或权力集中。我以为这不是中国革命的负面遗产,反倒是中国革命乃至所有革命成功的法宝。仅就权力本身而言,确是利弊两兼;追究掌权者素质,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监督、制约、“关进笼子”等等更是痴人说梦——凡能被监督制约的权力还能叫权力吗?除非你存心不让他办事;只有“问责”算有点靠谱。中国革命的权力过于集中,源于革命目标的过分宏大、革命内容的大包大揽,人民把权力都让渡给你,你就得肩负起这份责任,执掌了权力却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想,今后的改革应解决权力和责任对等问题,明确权力和责任的大小界限,一定坚持问责始终,只要担当责任,权力给足给明。望先生指点。

清溪兄的观点有点极端了,被监督的权力当然还是权力。至于说权力集中在一定阶段是优点,这个没人否认,但时移世易,到了下一个阶段就未必还都是长处。“权力给足给明”,清溪兄自己玩味一下,所谓“给明”,难道不包含“监督”的含义么?

    受教了。谢谢。

发布者 :清溪客 (2015-09-02 12:03:17)  回复

引用:以下是清溪客发表的:

    还有,权力,或权力集中。我以为这不是中国革命的负面遗产,反倒是中国革命乃至所有革命成功的法宝。仅就权力本身而言,确是利弊两兼;追究掌权者素质,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监督、制约、“关进笼子”等等更是痴人说梦——凡能被监督制约的权力还能叫权力吗?除非你存心不让他办事;只有“问责”算有点靠谱。中国革命的权力过于集中,源于革命目标的过分宏大、革命内容的大包大揽,人民把权力都让渡给你,你就得肩负起这份责任,执掌了权力却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想,今后的改革应解决权力和责任对等问题,明确权力和责任的大小界限,一定坚持问责始终,只要担当责任,权力给足给明。望先生指点。

清溪兄的观点有点极端了,被监督的权力当然还是权力。至于说权力集中在一定阶段是优点,这个没人否认,但时移世易,到了下一个阶段就未必还都是长处。“权力给足给明”,清溪兄自己玩味一下,所谓“给明”,难道不包含“监督”的含义么?

发布者 :纪苏 (2015-09-02 10:15:17)  回复

纪苏老兄跳广场舞?期待视频,健康的身体是工作的基础。

发布者 :55 (2015-08-31 17:03:36)  回复

分析得好。

发布者 :我意为则 (2015-08-31 14:03:34)  回复

纪苏先生说的好。真不知道怎么就憋出“历史虚无主义”这么个东西,想干什么、要做什么,直截了当、大大方方做就是了,绕什么圈子,真够费劲的。是没自信还是没底气?莫名其妙。要说“虚无”,岂止对历史,对现实“虚无”的还少吗?问题的关键恐怕不在虚不虚无,而在:谁又能不“虚无”?

发布者 :道道 (2015-08-31 14:00:27)  回复

    还有,权力,或权力集中。我以为这不是中国革命的负面遗产,反倒是中国革命乃至所有革命成功的法宝。仅就权力本身而言,确是利弊两兼;追究掌权者素质,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监督、制约、“关进笼子”等等更是痴人说梦——凡能被监督制约的权力还能叫权力吗?除非你存心不让他办事;只有“问责”算有点靠谱。中国革命的权力过于集中,源于革命目标的过分宏大、革命内容的大包大揽,人民把权力都让渡给你,你就得肩负起这份责任,执掌了权力却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想,今后的改革应解决权力和责任对等问题,明确权力和责任的大小界限,一定坚持问责始终,只要担当责任,权力给足给明。望先生指点。

发布者 :清溪客 (2015-08-29 21:58:27)  回复

    没有经历过真刀真枪的革命,但经过“文化大革命”。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农家子弟,那种“打倒一切”的狂欢,对几辈子无权无势的底层百姓来说,诱惑至死难忘。但革命不是常态,狂欢一过,世态依旧;革命也不产生财富,甚至消耗财富,最根本的是转换财富的主人。贫苦的人希望革命,财主们害怕革命,古今中外皆然;革命时时发生,又时时被否定,亦古今中外皆然。我还是赞成革命:给被压迫者一个喘息之机。现在的否定革命、害怕革命,当然是既得利益者的必然反应,也说明贫富分化的严重。以我有限的见识,没有永远保鲜的革命初衷,革命初衷保持一代也不大可能,像格瓦拉、毛泽东这样革命的圣人太少太少了,只能称为人类的救星。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能解决贫富分化的千古难题。毫无疑问,同情弱者、救助弱者是人类美德,但强弱贫富恐怕永无改变之日,总不能老用革命来解决吧。但用什么来解决,以人类目前的智慧,似乎还无明确有效的办法,希望先生能有所指点。

发布者 :清溪客 (2015-08-29 21:18:33)  回复
1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