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重辉博客

  回味蟒塘溪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左重辉 |  浏览(466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9-22 10:44:57 最后更新时间:2015-09-22 10:44:57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回味蟒塘溪
 
 
2015年,秋高气爽的季节,重回蟒塘溪水电站。
站在大坝之上,只见一湾碧水,波光粼粼,两岸青山,延绵天际,远处的明山,耸立云端。右岸坝前,电站生活区数栋平房掩映在绿树丛中,青砖红瓦,将山水装点如画。坝前的拦污删,静卧水面上,功能虽然只为电站厂房拦截污物,但在我们的眼中,却是水库中一道鲜活的风景。左岸磨石溪口,一串串木排连成一体,形成相当规模的水上餐馆,为当地百姓创造着财富。夜幕降临,居然有霓虹灯亮起,坐在水上餐厅,听着拂面的凉风,闻着诱人的河鲜,欣赏水中如黛的青山,时而鱼儿悠悠,小船荡漾,将水中山色剪得如丝如梦,思绪也悠悠扬扬远去。

蟒塘溪电站,修建在潕水河上,下游距芷江县城约4公里,大坝下游右岸有一条小溪汇入潕水,沟口与主流交汇处有冲刷形成的深潭,传说潭中常有蟒蛇出没,故而得蟒塘溪之名。

电站的前期勘察设计工作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我是可行性阶段的勘察负责人。项目区建设条件优越,地质条件比较简单,前期勘察没有轰轰烈烈的创举,也没有可歌可泣的故事,但细细回味,也是苦中有乐,也是成长过程中一段重要的经历,也有在设计院创造了第一的过程。那时还是地勘总队,夏月云同志任总队长,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夏队长大胆改革,在总队内部第一次和项目组签订合同,实行项目差旅费和野外补助费总包干,记得当时我们地质组一共五人,总包干天数是70天,刚签完合同,心里其实也没底,感到压力山大,如果完不成任务,无法跟队里和组上的同事交差,如果超前完成,能否兑现也是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这第一只螃蟹必须吃下去。那时很年轻,也没有什么经验,又是手工作图,要提高效率,一靠合理安排,二靠团结协作,三靠加班抢时间。每天细细分工,野外工期安排按半天控制,内业整理有时甚至以小时计算,做到分秒必争。经过大家的团结努力,我们提前5天交出了全部资料,队里也及时兑现了承诺。记得当时那种兴奋感、成就感真是难以言表,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有好强好强的幸福感。通过这个项目,我的组织管理能力和专业水平有长足的进步,我一直非常感谢这次机会,同时悟出一个道理,工作不在于平凡,而在于平凡的工作中提升自我。

蟒塘溪大坝耸立在潕水河上,发电机日夜轰鸣,欢快的潕水一路欢歌,仿佛在诉说过去的故事。话说当年的坝址区,由于软硬的岩石相间出现,河床地形凹凸不平,枯水时岩礁毕现,小岛密布,河中钻探施工,小船无法接近,只能徒步上岛,受上游春阳滩电站发电的控制,白天基本是河床裸露,人员往来无忧。但天有不测风云,平静中蕴藏着危险。有一天,突然白天发电,河水猛涨,我们的人员站在小岛上,滔滔江水倾泻而下,小岛立刻被淹没了,四周白茫茫一片,我们的人只能爬到一块最高的礁石上,拼命攀住礁石的尖角,在水中坚持了近两个小时后才被成功救起。这令人胆颤心惊的一幕,时常在我脑海浮现。这也提醒我,野外工作,时刻充斥着危险,地质勘探工作者,时刻与危险相伴,但我们必须迎难而上,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战胜困难。

我静静地离开了电站,告别了巍峨的大坝,回眸夜色中的明山,聆听欢唱的潕水,留下了一颗依依难舍的心,回味还有许多许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