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飞的博客
时评,股评,杂文.
  贺林飞:普京如何走出困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贺林飞 |  浏览(105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12-01 18:18:56 最后更新时间:2015-12-01 21:18:11  
  本作品所属分类:评论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普京的心情近日可谓是烦透了,自去年以来,俄罗斯因肢解乌克兰,策划克里米亚独立并吞并克里米亚而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制裁,老普就沒有了好心情.美国操纵国际油价暴跌,强势美元对新兴市场的影响造成此轮卢布暴跌。使俄罗斯经济面临即将崩盘的前兆.而打击叙利亚境内IS组织后发生的一切都令普京不胜其烦。

    平心而论,俄罗斯打击叙利亚境内IS组织,目的主要是帮助巴沙尔政权,保住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然而,打击叙利亚境内的IS组织是一把双刃剑,美国打击阿富汗塔利班花了上千亿美元,且没有在阿富汗要什么利益,都还要撤军。作为俄罗斯经济实力与美国相差太远,怎么能搞定一个比阿富汗还乱的国家叙利亚?即使俄罗斯人把IS组织消灭了,巴沙尔政权能顺利的掌权,就把叙利亚搞好吗?还有强硬的、温和的反政府武装,只要叙利亚不稳定,俄罗斯的利益仍然得不到保证,还要俄罗斯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正因为有些仓促出击,11月16日在土耳其举行的G20峰会期间,普京还与奥巴马碰面。从美俄关系来看,双方的战略不信任根深蒂固,地缘争夺从未停止,无论是北约东扩还是乌克兰危机,都显现出彼此利益碰撞激烈。美国将目前中东乱局特别是ISIS的兴起归责于叙利亚现政权的专制,始终坚持阿萨德下台是叙利亚问题解决的先决条件;俄认为其很大程度是由于西方在中东反恐实行双重标准、过度削弱叙利亚政府所致。在11月14日的叙利亚问题外长会上,美俄虽然都同意了叙利亚政治进程时间表,但关于阿萨德的去留仍然意见相左,虽然俄也不一定非要保阿萨德,但也坚持其应参加后面的政治进程。因此,美俄虽然在打击IS的原则上暂时达成了一致,但对打击方式包括后续安排都存在诸多分歧。

  在本国公民乘座的民航客机在埃及遭恐袭击沒几天,11月24日土耳其穾然将俄罗斯的一架战机击落,更令普京震怒。普京称土“背后捅刀子”,“是恐怖分子同谋”,并“将严重损害俄土关系”。且不去管俄机到底有没有侵犯土领空,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各方都在试探彼此的底线。土虽然不是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但却是北约成员国,也是叙利亚邻国,关系早就与俄不睦,更对俄出兵支持阿萨德多有不满。连曾担任北约驻欧洲司令的美国韦斯利•克拉克将军都在CNN中坦言,ISIS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土耳其利益,安卡拉有可能参与贩卖武装分子所获石油。无非是暗指土姑息ISIS,好让其去对付土的心腹大患库尔德人。俄等于被给了当头一棒,本来相对有利的地位也变得微妙起来。

    对此,普京不可能无动于衷,但如果军事回应,无疑等于同美国为首的北约开战,因此只能通过其他途径进行报复。而美欧无论如何表态,其根本立场最终还是会在同为北约盟友的土耳其一边。所以虽然土的举动似乎在玩火,但确实让本就说不清的中东乱局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反恐大联盟还没建立,各方矛盾就已经开始激化,俄与西方关系的缓和必然会因此受到影响,奥朗德去美俄不知最后是谈反恐合作还是去灭火。即便各方最终暂时达成妥协合力反恐,但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对IS节节胜利,阿萨德如果真能再次参加大选,很有可能继续成为总统,美国及其盟友对此能接受吗?恐怕这场博弈最后又会让IS得以残喘,而这恰恰是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零和结果。


  普京如何才能走出困境?从最新的进展看,打中国牌或是首选.一方面,中俄是战略伙伴关糸,地缘政治关糸最近,目前双方的核心利益都受到挑战,相互同情支持顺理成章.所以.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1月30日宣布人民币加入SDR获得IMF执董会投票通过时,俄罗斯央行马上就表态,宣布将人民币作为贮备货币.伴随着美元的无限升值,卢布的大幅贬值,整个俄罗斯国家财富正在无限蒸发。为了达到“去美元化”目标,普京正试图加强卢布与人民币交易以促进中俄贸易。因而此时宣布将人民币作为贮备货币也是迫不得已。

    另一方面,中俄在军事上虽未正式接盟,但中国对俄的举动虽沒说多少好话,但至少从未说一句坏话.如果"沉黙是金",这就是"你懂的"道理.再有,普京在国际上受西方排挤孤立,但国内却受多数人力挺.智慧侠以为,国人无需担心普京是否走得出还是走不出困境的问题.俄罗斯民族有着与生俱来的战斗民族的特征.近三年,俄罗斯一个很权威的民调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普京的支持率和前四年比是下降的。当时他们也做了人群分布的分析,退休的人要多余年轻人,女人要多余男人,农村人要多余城市人,到2015年他的支持率已经接近90%了。普京的支持有着很扎实的群众基础,即便出现空难。这其实跟俄罗斯整个的民族性格有一定的关系,因为这个民族是崇尚权威的,崇尚能够代表他们实际利益的领袖人物是这个民族一直以来形成的特点.同时,普京善于把握机遇,就是所谓的危中有机.再则,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造成了民怨,这也是俄国人的一种大俄罗斯的情节,恰恰是这种制裁,让他们感觉到西方国家不仅仅是制裁俄罗斯的精英,同时也还牵扯到了普通的民众,所以这样就导致最初对普京不太满意的中产阶层、知识分子,倒向支持者的行列,甚至曾经普京的反对者,也倒向支持者的行列。

  如此看来,普京走出困境,应该是有充分依椐的大概率事件.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