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的博客

  “走出帝制”,首先必须“走出礼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黎鸣 |  浏览(11845) 评论 (5)  | 发布时间:2015-12-07 10:03:33 最后更新时间:2015-12-07 10:03:3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走出帝制”,首先必须“走出礼制”

——“走出帝制”不错,但首先必须“走出礼制”,才可能真正最后走进“理智”和“理制”

——在中国,孔儒所极力维护的周代“礼制”才是秦代“帝制”的全部封建之“根”

——秦晖先生提出问题的方式依然是儒家文人提出问题的方式,是伪问题,或假问题

——“儒法之争”是传统儒家的问题,依然是孟荀之争的毫无哲理的老伪问题,老假问题

——真正的根问题应该是:儒家、法家,实质都是礼家;孟柯、荀况,实质都在孔丘

——所有孔儒文人们提出的问题,都不可能是属于“真理、规律、逻辑”范畴的真问题

——秦晖先生“抑法扬儒”,从错误的方向批判“新文化运动”,是又一位新儒家文人而已

——“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的方向是正确的,不足的是没有反到底,除恶未尽

——中国历史问题之总“根”,均在孔儒反自然、反社会、反智慧,即反人类的“礼制”

——孔儒意识形态的本质,即反人类文明,孔儒提出的问题也只能是与文明无关的伪问题

秦晖先生出了一本书,名曰《走出帝制》,虽然是一本过去文章的汇编,却被下架了。我不知何故,既然能够出版,却不能发行,不能让读者阅读,这不应该是一件好事。

我赞成中国必须“走出帝制”,但是我不赞成秦晖先生的分析,尤其不赞成秦晖先生提出问题的方式。秦晖先生仍旧没有走出中国自古以来“儒法之争”,甚至“孟荀之争”的古老假问题的巢臼。我所知道的是,秦晖先生是“抑法扬儒”的,是抨击秦制,赞赏孔儒礼制的。在秦晖先生看来,孔丘及其儒家仍旧是中国人的道统之祖,必须继承、发扬、高举。正是因此,秦晖先生基本上是赞赏(港台)新儒家们对于近代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批评的,他们认为这个运动“割断了中国文化的传统”,尤其认为“新文化运动”实际上是“荆柯刺孔”的一场错误的历史闹剧。说白了,秦晖先生是反对“新文化运动”的“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的。在这个意义上,秦晖先生是错误的。为什么?

在我看来,无论古代的儒家、法家,他们实质上在维护周代封建主义“礼乐”制度的意义上,其实是一家,也即无论孟柯,还是荀况,包括荀况的弟子韩非、李斯,他们全都是孔丘的“礼家”。秦的“帝制”与周的“礼制”的差别,除了“郡县制”与“分封制”的不同之外,本质上全都是严格等级主义的彻底否定“人人平等”原理的反人类文明的“礼制”。正是因此,秦代的“帝制”,实际上是在深厚的孔儒极力维护的周代“礼制”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比较而言,秦代的“郡县制”比周代的“封建制”,还要稍稍进步一点。至少从血统论、宗法论的意义上后退了一点。所以,如果仅仅走出秦代的“帝制”,而不走出孔儒极力维护的周代“礼制”,那么中国的问题就将依然得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解决,中国人的历史,就还将依然在孔丘及其儒家所维护的“礼乐主义”的历史黑暗之中停滞不前。

正是在上述的意义上,我认为现代国内从港台引进的新儒家们的对于近代“新文化运动”的批评,抨击其“割断了中国文化传统”的说法,是非常错误的。中国人的孔儒文化传统是什么传统?是笼盖了中国人两千多年历史的“礼乐主义”制度文化的完全封建的传统啊!“新文化运动”的“打倒孔家店”错了吗?孔儒的文化传统给予中国人的历史,是什么样后果的历史呢?是始终不断地动乱、亡国、停滞、愚昧,老百姓受尽无穷苦难的严重恶果的历史啊!这样的历史传统还不应该被“打倒”吗?近代的新儒家们以暗中诅咒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方式来抨击“新文化运动”,这种方式虽然可以取悦大量内心怨毛、怨共的中国文人们的同情,然而其实质却是在为孔儒“礼乐主义”的文化传统“叫冤”,这明显是在为复辟孔儒的封建主义的文化传统站台,是在为复辟孔儒“礼制”的传统而摇旗呐喊。

今天看来,他们的企图确实是得逞了。试看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上上下下、风风火火,到处都在盲目“尊孔读经学儒”的愚昧横行的中国,大陆的当权者们事实上已愚蠢地丧失了其作为毛泽东继承人所本应有的文化判断能力,因而事实上已被孔儒们的“文化”伎俩“装进去了”。以至当今的中国,到处成立“国学院”、大讲“国学”、大办域外的“孔子学院”、从上到下层层“祭孔”、让少年儿童大背《三字经》、《弟子规》,成立深圳孔圣会,等等,国内的儒家文人们,更是为这场复辟孔儒传统“礼制”的“运动”充当极力起哄的帮闲。非常遗憾,其中也包括了“自由主义者”的秦晖先生,他也同样跟着港台的新儒家们一起,批评“新文化运动”的断裂“中国文化传统”的罪恶,以之为孔儒传统“伸冤”。

说一句实在话,近代中国最有思想的时期,还应该是在“新文化运动”的时代,那个时代的思想先驱性的代表人物,陈独秀、胡适、鲁迅等,他们的批判孔儒传统的思想大旗仍旧是今天中国人精神上本应有的正确的旗帜。谁否定他们,谁就是为复辟孔儒旧“礼制”传统站台并极力为之摇旗呐喊的文化上的小丑。

我很遗憾,今天文史方面大量学者们的水平,实在是难以让人恭维。从来的中国,文、史、哲,原本就只有文和史,而根本就没有哲;今天依然如此。丧失了最基本哲学修养和思辨能力的文、史家们,能够有多高的水平可言呢?所有的儒家文人们,全都是哲学盲。只要他们称孔丘为大哲人、大思想家,就完全可以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哲学、思想究竟是什么!我可以告诉我的亲们,翻遍全部中国的古籍,能够有资格称作“中国哲人”的古人,也就只有一个半人,一个是老子,半个是墨子。整个两千多年“尊孔贵儒”的中国历史之中,彻底地与哲学无关,换言之,与“爱智慧”无关。中国人基本上就是一个丧失了哲学追求的民族,绝对是一个精神蒙昧的民族。而中国人精神蒙昧的深深的“根”,就是孔丘及其儒家的彻底反人类——反自然、反社会、反智慧的全部孔儒“经典”。只要中国人自己号称“尊孔读经学儒”,中国人就绝对地没有任何希望能够获得启蒙的半点可能。人们说我绝对、偏激、片面,在反孔、批孔、灭孔的意义上,我不可能不如此,这是因为,两千多年的中国,全都被孔儒的所谓“文化传统”毁了,正是这个“文化传统”,阻碍了中国历史的进步整整两千多年。只要中国人继续“尊孔”,中国人未来的希望也就只能完结。

秦晖先生经常说别人提出的问题是假问题,偏偏不知道,他自己所提出的关于“走出帝制”(而不提“走出礼制”)的问题,也即他所坚持的“尊儒反法”的问题,依然是标准的关于中国历史的一个假问题。如此提出假问题的学问,也只能是假学问。只要中国人不从孔儒封建的“礼制”中走出来,就将永远都不可能从中国封建的“帝制”中走出来,就将永远都不可能走进人类的理智和“理制”,就将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解决中国的历史问题。孔丘及其儒家的思想意识,才是全部中国历史问题的“根”。这个“根”不拔除,所有中国的问题都将不可能获得任何真正的解决。诚如我在后面将发出的《提出问题的方式,决定了问题的历史》一文中所谈到的,中国儒家文人们所有提出问题的方式,基本上全都是来自儒家“礼制”意识形态的范畴,其中最关键的即:中国历史是儒法斗争的历史,而根本就不能看到更深刻的儒家之外的问题,例如真正历史哲学的问题,包括根本就看不到老子在《道德经》中早就已经提出的关于“道、宝、德”、关于“玄同”和“玄德”的问题。如此孔儒们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涉及真理、规律、逻辑的真问题,而只能涉及孔儒的亲、尊、长“礼制”价值的假问题。凡是提出假问题的学者,都不可能是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现代人类(社会、历史、文化,等等)科学的学者,而只能是一个中国传统儒家文人所扮演的伪学者,我可以断言,所有自称儒家、新儒家、新新儒家的学者,基本上都是伪学者。

我今天文章的目的,不在于对秦晖先生的这部著作提出批评,我虽然看过他的部分文章,但这本《走出帝制》,我却无缘看到,而是在于指出,关于中国所有历史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孔儒文化传统的反自然、反社会、反智慧,总之反人类的“根”问题,具体言之,即彻底地“走出礼制”,从而“走出帝制”,从而“走进理智”,从而更“走进理制”,那么就将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获得任何实质性的解决,无论是理论性的解决,还是具体实践性的解决,都将永远不可能。总之,孔儒的“礼制”才是全部中国历史问题的总“祸根”,此“祸根”不除,将不可能“走出帝制”。(2015,12,2.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支持作者的观点,可惜、可怜、可悲、可叹!现在的国人还沉迷于所谓的儒家、儒学,没有认识到儒家儒学坑害中国两千年!

发布者 :yinlin (2018-05-04 10:15:03)  回复

轻狂浅薄,浮躁混乱,还谈什么老子。。。。。。别现眼了。

发布者 :学前班的。。。。。 (2015-12-08 10:44:43)  回复

筐圈病治好了再发言。

发布者 :白开水。。。 (2015-12-08 10:38:44)  回复

没有儒家,没有儒释道的完美结合,我们早就亡国了!!!

发布者 :天长地久! (2015-12-08 06:09:40)  回复
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