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的博客

  中国的自由主义被孔儒彻底败坏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黎鸣 |  浏览(223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5-12-31 09:17:59 最后更新时间:2015-12-31 09:17:59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中国的自由主义被孔儒彻底败坏了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自由主义?这是哲学问题,不是什么经验之谈,更不应该是大量庸俗的说法。我这么来说吧,平等是人类追求高尚人性的基础,和谐是人类走向真高尚的人格的过程,而自由,则是在平等、和谐均具备了之后,人类最高尚人品生存境界的状态。我的亲们必须懂得,所谓哲学上的自由,那是在具备了平等人性的高尚基础和和谐人格的高尚过程之后,人品最高尚的美的境界。用老子的话来说,那就是在具备了“玄同”人性的信念和“三宝”的人格概念之后,达到了“玄德”的“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人品自由的极境。即使用今天最一般的话来说,自由也必须是人类精神的自由,是人类精神达到了发现真理、发明真知、创造真成的境界的自由。

事实上西方的哲学家们对于自由的理解,也早就已经开始庸俗化了。当他们从人类的言论自由开始,竟然更说到了政治的自由、经济的自由、资本流通的自由,等等等等自由的时候,如此的“自由”实际上就已经被“异化”了。我可以告诉大家,自由永远都只能是人类精神的自由,即使是言论的自由,也应该理解为自然的自由,而不是社会伪善、精神装假的自由,而至于行为,需要讲的应该是自主,是人们自己为自己负责的最起码自律的自主,而不可能,也不应该是自由。固然,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实际上也已经表达了“人人平等”的最基本“高尚”人性的追求。如果一个社会连最基本的“言论自由”都做不到,这个社会其实就已经丧失了对于“高尚”人性的追求,而一个连“高尚”的人性都缺乏最基本追求的民族,这个民族实际上就已经近于禽兽,或已经堕落为人形动物了。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其实就是人形动物的历史。

现在回过头来讲中国的自由和自由主义。

自古以来的中国,真正谈到了人类的自由问题的人,就只有老子。老子所讲到的“玄德”的精神,就是自由,而且应该是最完备的自由。至于自由主义,这是从西方传过来的说法。西方人能够谈论自由,这证明了他们哲学思想的高境界,他们已经具备了对于人生最高审美精神自由境界的追求。而中国人,除了老子,基本上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什么叫做自由,包括庄子。庄子对于自由——逍遥的理解是情绪化的,缺乏应有的理性。应有的理性是什么?一切缺乏人人平等、人人自主、人人自律的理性精神追求的人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自由;凡是无视人人平等、人人自主、人人自律理性精神的人们,他们所谈论的自由,绝对都只能是野兽的自由,而不会是真正人类的自由。为什么,因为自由的境界,它只能建立在平等、自主、自律的深厚的人类理性的基础之上。

好,现在我们来谈谈中国的自由主义是怎么被孔儒文人们彻底败坏了的现状。按照我上面的论述,很显然,中国从孔丘开始的所有儒家、儒学、儒教中的人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自由,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的心灵之中,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人平等”、“人人自主”和“人人自律”的理性精神追求,在他们的心中,除了《周礼》、《礼乐》中的等级制度,已经不可能容纳任何关于“平等”、“自主”、“自律”等等最基本人类理性的概念了,自然就更加不可能会有“自由”的理性精神的追求。如果他们居然还可能谈论起“自由”来,那么除了是出于无知之外,更大的可能则就只有欺骗和作秀了。

中国的现代,有很多自称儒家文人的人们,却更又高喊自己是自由主义者。这是因为什么?这实际上是百分之百的笑话,更是百分之百的蒙人、骗人、欺人,同时也是自欺欺人。

在现代的自称儒家的文人们之中,我曾特别批评过一位叫做“秋风”的中年人。他曾经翻译过哈耶克的传记,因此对于哈耶克的“自由主义”由衷地钦佩。他曾自己谈到,由于哈耶克认为,必须继承文化传统,所以,他,秋风,作为一个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也应该学习哈耶克,并从而必须继承中国的文化传统。为此,我曾经专门撰文嘲笑他,“既食洋不化,又食古不化,还要更加上食今不化”。为什么?因为哈耶克所说到的“继承文化传统”,他继承的显然应该是他们西方人自己的文化传统。而西方人的文化传统,我曾经专门论述过,是当今世界上几乎惟一具有全息人类文明基因内涵的文化传统,当然应该继承;然而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孔丘及其儒家的文化传统,是一个根本就不具备任何人类文明基因最基本内涵的完全非文明的伪文化传统。彼“继承传统”并非此“继承传统”。显然,秋风,既无知于西方文化传统之应该继承,更无知于中国文化传统之不应该继承。如此的秋风,一方面自称“自由主义者”,另一方面却又自称儒家文人,要坚决地弘扬孔儒文化的传统。

世界上有如此“孔儒文人们”的“自由主义者”么?我可以告诉我的亲们,这样的“自由主义者”绝对是冒牌货,虽然可能他们是出于对“自由主义”的无知,然而,也决不排除他们实际上是在从事欺骗。我对于中国的大多数的“自由主义者”们,基本上都抱怀疑态度。因为什么?因为他们几乎绝大多数现在都属于孔儒文人们的阵营,是极力倡导“尊孔读经学儒”的人们,是积极参与复辟孔儒“文化传统”的人们。

在当今的中国,正风行孔儒意识形态的“复辟”,今天的中国,还可能会有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吗?过去的所谓“自由主义派”的人们,现在还能够自称“自由主义者”吗?事实上,在当今孔儒复辟的逆潮之中,自由主义早就已经彻底地完蛋了。所以我今天专门撰文:中国的自由主义被孔儒彻底败坏了。(2015,12,18.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自由主义?这是哲学问题,不是什么经验之谈,更不应该是大量庸俗的说法。我这么来说吧,平等是人类追求高尚人性的基础,和谐是人类走向真高尚的人格的过程,而自由,则是在平等、和谐均具备了之后,人类最高尚人品生存境界的状态。我的亲们必须懂得,所谓哲学上的自由,那是在具备了平等人性的高尚基础和和谐人格的高尚过程之后,人品最高尚的美的境界。用老子的话来说,那就是在具备了“玄同”人性的信念和“三宝”的人格概念之后,达到了“玄德”的“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人品自由的极境。即使用今天最一般的话来说,自由也必须是人类精神的自由,是人类精神达到了发现真理、发明真知、创造真成的境界的自由。

事实上西方的哲学家们对于自由的理解,也早就已经开始庸俗化了。当他们从人类的言论自由开始,竟然更说到了政治的自由、经济的自由、资本流通的自由,等等等等自由的时候,如此的“自由”实际上就已经被“异化”了。我可以告诉大家,自由永远都只能是人类精神的自由,即使是言论的自由,也应该理解为自然的自由,而不是社会伪善、精神装假的自由,而至于行为,需要讲的应该是自主,是人们自己为自己负责的最起码自律的自主,而不可能,也不应该是自由。固然,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实际上也已经表达了“人人平等”的最基本“高尚”人性的追求。如果一个社会连最基本的“言论自由”都做不到,这个社会其实就已经丧失了对于“高尚”人性的追求,而一个连“高尚”的人性都缺乏最基本追求的民族,这个民族实际上就已经近于禽兽,或已经堕落为人形动物了。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其实就是人形动物的历史。

现在回过头来讲中国的自由和自由主义。

自古以来的中国,真正谈到了人类的自由问题的人,就只有老子。老子所讲到的“玄德”的精神,就是自由,而且应该是最完备的自由。至于自由主义,这是从西方传过来的说法。西方人能够谈论自由,这证明了他们哲学思想的高境界,他们已经具备了对于人生最高审美精神自由境界的追求。而中国人,除了老子,基本上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什么叫做自由,包括庄子。庄子对于自由——逍遥的理解是情绪化的,缺乏应有的理性。应有的理性是什么?一切缺乏人人平等、人人自主、人人自律的理性精神追求的人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自由;凡是无视人人平等、人人自主、人人自律理性精神的人们,他们所谈论的自由,绝对都只能是野兽的自由,而不会是真正人类的自由。为什么,因为自由的境界,它只能建立在平等、自主、自律的深厚的人类理性的基础之上。

好,现在我们来谈谈中国的自由主义是怎么被孔儒文人们彻底败坏了的现状。按照我上面的论述,很显然,中国从孔丘开始的所有儒家、儒学、儒教中的人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自由,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的心灵之中,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人平等”、“人人自主”和“人人自律”的理性精神追求,在他们的心中,除了《周礼》、《礼乐》中的等级制度,已经不可能容纳任何关于“平等”、“自主”、“自律”等等最基本人类理性的概念了,自然就更加不可能会有“自由”的理性精神的追求。如果他们居然还可能谈论起“自由”来,那么除了是出于无知之外,更大的可能则就只有欺骗和作秀了。

中国的现代,有很多自称儒家文人的人们,却更又高喊自己是自由主义者。这是因为什么?这实际上是百分之百的笑话,更是百分之百的蒙人、骗人、欺人,同时也是自欺欺人。

在现代的自称儒家的文人们之中,我曾特别批评过一位叫做“秋风”的中年人。他曾经翻译过哈耶克的传记,因此对于哈耶克的“自由主义”由衷地钦佩。他曾自己谈到,由于哈耶克认为,必须继承文化传统,所以,他,秋风,作为一个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也应该学习哈耶克,并从而必须继承中国的文化传统。为此,我曾经专门撰文嘲笑他,“既食洋不化,又食古不化,还要更加上食今不化”。为什么?因为哈耶克所说到的“继承文化传统”,他继承的显然应该是他们西方人自己的文化传统。而西方人的文化传统,我曾经专门论述过,是当今世界上几乎惟一具有全息人类文明基因内涵的文化传统,当然应该继承;然而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孔丘及其儒家的文化传统,是一个根本就不具备任何人类文明基因最基本内涵的完全非文明的伪文化传统。彼“继承传统”并非此“继承传统”。显然,秋风,既无知于西方文化传统之应该继承,更无知于中国文化传统之不应该继承。如此的秋风,一方面自称“自由主义者”,另一方面却又自称儒家文人,要坚决地弘扬孔儒文化的传统。

世界上有如此“孔儒文人们”的“自由主义者”么?我可以告诉我的亲们,这样的“自由主义者”绝对是冒牌货,虽然可能他们是出于对“自由主义”的无知,然而,也决不排除他们实际上是在从事欺骗。我对于中国的大多数的“自由主义者”们,基本上都抱怀疑态度。因为什么?因为他们几乎绝大多数现在都属于孔儒文人们的阵营,是极力倡导“尊孔读经学儒”的人们,是积极参与复辟孔儒“文化传统”的人们。

在当今的中国,正风行孔儒意识形态的“复辟”,今天的中国,还可能会有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吗?过去的所谓“自由主义派”的人们,现在还能够自称“自由主义者”吗?事实上,在当今孔儒复辟的逆潮之中,自由主义早就已经彻底地完蛋了。所以我今天专门撰文:中国的自由主义被孔儒彻底败坏了。(2015,12,18.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016元旦

志辉祝愿您及您的家人:

节日快乐,吉祥如意!

发布者 :张志辉 (2015-12-31 11:07:55)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