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的博客

  尊孔与否,是辨别哲人的试金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黎鸣 |  浏览(232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6-01-07 10:14:13 最后更新时间:2016-01-07 10:14:1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尊孔与否,是辨别哲人的试金石

在中国,只要人们自称“尊孔”,我就可以断言,其人必不可能会是哲人,自然也必不可能会是思想家,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中国传统的儒家文人而已,甚至连是一个像样的学者都不太可能。如果一定要硬称,那也必然是假的,绝对不可能会是真的。充其量,是一个二三流的中国儒家文人式的学者而已,而且还不可能会是一个真正对人类能有所贡献的文人式学者,这样的学者尽管也很可能会是一位相当著名的人物,即使如此,但也绝对会是没有多大真价值的虚名。

我的这个判断不仅针对一般人,也同样针对那些似乎非常著名的被捧为“大师级别”的人物。在中国,从来所谓著名的学者,尤其自称儒家的学者,实际上真要在学术上“较真”地加以甄别,恐怕多半都会是假的,不合格的。中国文人们的“文名”与理工科学者们的发现、发明和创造性成就的“著名”,实质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前者的“名声”大多数都是虚名,是缺乏真正文明贡献的虚假的称谓,往往在过了数百年之后,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把他们忘得一干而尽,而绝少会在后代人们的生活之中再提及他们。如此文人们的名声,还不如历史上的诗人、作家、画家、书法家等艺术家们的名声靠谱。真要说起来,尊孔的好诗人、好作家、好画家、好书法家、好艺术家实际上也不会多,而且也难以成为真正的顶尖者。就拿历史上的屈原、李白,苏东坡等著名的诗人来说,他们就显然不是什么孔儒的徒子徒孙,而更多具有道家、释家的风貌。

原因在哪里?原因正就在“尊孔”之害。“尊孔”必“贵儒”,“贵儒”必屈从“当官”,一旦人们把“当官”当作了自己最基本的人生追求,便必然会丧失掉许多作为真正“人”的人性、人格和人品,这些人们的头脑便自然而然地会丧失掉许多关于真正“人”的精神的追求。中国历史其实早就已经非常雄辩地证明了这所有的一切。今天讲到的命题:尊孔与否,是辨别哲人的试金石,便是其中的关键问题之一。

为什么“尊孔”与“哲人”水火不相容?问题的核心虽然在“亲亲尊尊长长”一心想要“当官”的价值观,但实质上更在于由此价值观而自然生发形成的“方法论”,这种方法论的更具体的描述,即笔者总结的“一天,二隐,三讳;三畏,四非,五常”,以及孔儒习常的“六论”:“天命论、血统论、宗法论、人治论、极权论、专制论”。这种方法论,不仅没有真理、规律可言,更关键的还在没有逻辑可言。请问,一个根本就不懂得讲逻辑的人,能够有资格成为“哲人”吗?人们尽可以自辩,自己不想当官,可是当官的方法论习性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去除得掉的,那些满口“子曰”,满脑袋“孔孟”说教的先生们,能够寻找到走向哲学(爱智慧)殿堂的方向吗?事实上永远都不可能。

我在这里不只是讲理论,而是更讲实践,讲人们实际上在其著作中取得的成就。就拿中国最著名的号称“哲学家”的冯友兰先生来说,他写作了七大卷《中国哲学史》,似乎应该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哲学家了。然而请问,其中真正讲到了中国什么样的“哲学”呢,其中真有中国的“哲学”吗?不是我钻牛角尖,冯友兰先生究竟讲了什么中国人特有的“哲学”呢?这个哲学的最基本的概念、判断、推理是什么?其中具有成为系统的中国哲学的概念吗?其中具有成为系统的中国哲学的判断吗?其中具有成为系统的中国哲学的推理吗?一个根本就不懂得最基本真理、规律、逻辑概念的人,尤其自称是儒家文人的人们,他们能够讲出什么样的哲学来呢?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实际上中国历史上真正最伟大的哲人老子及其伟大的著作《道德经》,反倒在冯友兰的著作中看不到被称作伟大哲人和伟大著作的痕迹,事实上他也根本就不知道老子及其《道德经》究竟伟大在哪里。

如此的情景也包括冯友兰先生在北京大学的后来相当著名的弟子,著名的“美学家”李泽厚先生,他的哲学,除了讲马列,或跟着西方人讲康德,讲西方哲学的一些概念名词、动词、形容词之外,他又讲了什么样中国人包括他自己的哲学呢?就从他认为必须回归孔丘的“原典”这一句话,我就可以认定,李泽厚先生基本上完了,他根本就不真懂得哲学是什么?甚至他的名著《美的历程》,我都可以判定,由于他的过度重视形式主义的美,实质上已背离了真正美的精神自由的本质,而事实上可以认为是关于中国古代艺术本质上的《丑的历程》。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我认为与他的“尊孔”的倾向性是分不开的,否则,他不会把孔丘的“原典”捧得那么畸高,似乎孔丘的“原典”已经达到了多么伟大的哲学的高度似的。孔丘及其儒家能有“哲学”吗?关于这一点,我已经写作了大量的文章来进行讨论。很显然,孔丘没有半点哲学可言,更多的是非哲学、无哲学,乃至反哲学。

如果说如此著名的冯友兰先生、李泽厚先生也不过如此,那么,那些自称新儒家、新新儒家的先生们,就更不必多谈了。正是因此,我有今天文章的命题:尊孔与否,是辨别哲人的试金石。只要人们自称“尊孔”,大家就完全可以判定,其人绝对地不可能会是什么哲学家,或思想家,甚至也不可能会是一个真正合格的其他什么“家”,例如政治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法律学家,以及美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等等等家。至于自然科学家、技术发明家,其实也依然会是如此,只不过这些人们,更多的只是情感上,或最多只是口头上说说“尊孔”而已,而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深入地去阅读孔儒的著作。但如果他们真是从心灵深处的意义上尊孔,至少他们的思辨能力,也必然大打折扣,而事实上也将严重地有害于他们研究事业上的成功。道理很简单,方法论错了,就将必然其思维的科学逻辑的严密性也就差了。

我今天的文章,其实是为广大的青少年朋友们提供一个大扫把,在其未来阅读的方面,至少对于这大量自称“尊孔”的先生们的著作,就将完全可以有意避开,这实际上是给他们减少了大量选择的麻烦。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请绝对地不要去阅读任何孔儒先生们的著作,尤其是那些把孔丘及其儒家的价值顶在了头上的文人们的著作,请千万不要去阅读它们,那是败坏你们思维的头脑的绝对有精神毒素的东西。中国人两千多年来出不了一位真正像样的哲学家、思想家,因为什么?就因为孔儒的经典,以及大量孔儒文人们的著作的巨大的泛滥之害呀!诚如柏杨先生所言,那是一个巨大的“酱缸”,谁掉进去了,再想要出来,就将几乎绝对地不可能了。

我今天就索性告诉大家,在所有的儒家文人们之中,就绝对地不可能会有任何真正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也正是因此,中国人在过去的两千多年的历史之中,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底地丧失了产生自己的哲学家和思想家可能的民族和国家。我们今天的中国人还要想继续重蹈覆辙吗?那么如此的中国、中国人将还会有任何未来新的希望可言吗?中国历史严重地证明,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事实上就没有产生过自己真正的哲学家和思想家,如此产生不了哲学家和思想家的民族,难道不应该尽快警醒吗?

一切关键的关键都在今天文章的题目:尊孔与否,是辨别哲人的试金石。中国人顽固尊孔的传统历史惯性,即是中国将永远都不可能产生自己的哲学家和思想家的最糟糕的传统历史惯性。没有哲学家和思想家产生的民族,将怎么可能会有大量杰出的科学家、技术发明家、创新艺术家产生的可能呢?事实上也同样产生不了真正杰出的政治学家、经济学家、文化学家,包括历史学家、文学家,等等,我真是为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感到深深的遗憾,乃至悲哀!钱学森先生关于中国为什么不能产生“大师”的问题,何止是仅仅关于现在?实际上也是关于两千多年来的全部历史。如果真要从思想创新的意义上去追问的话,两千多年来,自从“尊孔读经学儒”以来,中国就已经,并且永远都将不可能产生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大师”了。一个产生不了哲学和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家,从而根本即不“爱智慧”的民族,将怎么可能产生自己的在精神和思想意义上的种种各方面的“大师”呢?

我的亲们,包括历代的中国亲们,全都遭罪于深深的“一叶障目”啊,而这片糟糕的“叶”,正就是“尊孔读经学儒”啊!2015,11,24.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乱云飞。。。。。无明的风吹。。。。。吹啊吹。。。。。。风中都是灰。。。。。。
发布者 :阿嚏! (2016-01-13 08:33:43) 回复


老百姓认得疯子。
发布者 :认德! (2016-01-13 08:30:02)

发布者 :傻子 (2016-01-13 09:06:30)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