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的博客
游侠一样的笑红尘!--柳浪1918
标签
北北  |  总理  |  股市  |  中国  |  妈妈  |  孩子  |   |  老人
更多标签>>
  李唐作品:《红色宝岛》(第一部完整版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唐 |  浏览(2875)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6-01-18 13:33:51 最后更新时间:2016-01-28 21:20:29  
  本作品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红色宝岛(2)

     
从酒楼下来的时候,猫子、铁脑壳和我走在了后面。猫子给铁脑壳递了一个眼色。铁脑壳又往我口袋里塞了一卷东西。

我正要推脱,猫子说:

“兄弟!不嫌脏就先拿上,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我满身酒气,回到了自己在江城租住的小屋。

开了灯一看,韩音正坐在我的床头生闷气。
      
“吃过饭没有?”

我边脱鞋边问她。
      
韩音并不理我,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嘴巴翘着,也不看我。
     
“哑巴了吗?吃过饭没有?没有吃我陪你下去吃!”

我故意硬了硬心肠,凶巴巴地说。然后走过去把她一抱,才发现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我继续没啥事一样,用酒气冲天的嘴巴去亲她,去舔她脸上的泪水。韩音扭动着身子,挣脱我的怀抱,往旁边挪了挪,依旧不理我。我又一把将她抱住,她美丽的脸庞呈现在我的面前,两颗大大的泪珠挂在眼角,更显得楚楚怜人。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不去抢银行,行了吧?”

在韩音的眼泪面前,常常都是我不战自败。

我把她的头抱在胸前,双手环住她柔软的身子,嗅着她头发上好闻的气息,自言自语地说:

“可是、可是我不去抢银行,又该怎么办呀?我能拿什么娶你呢?我凭什么娶你呀?”
      
“哎哟!”我夸张地大叫一声。

韩音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一双小手在我的腰上背上使劲地掐我抓我,很用力。
      
“救命啊,谋杀亲夫呀!”我故意大声地叫起来。

韩音并不饶我,她的双手依旧不停地在后面掐我,头在我的怀里乱拱,又狠狠地咬了我一口。我轻轻扳过她的头来,她含着泪,嘟着红红的小嘴,说:
      
“叫你去抢银行!叫你去抢银行,你去呀,你去呀!”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翘起的小嘴巴,刺激着我那被酒精麻醉的神经,我浑身发热起来。
     
我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韩音一米六五的身段在我的怀里显得无比娇羞。她丰满的胸部起伏着,双手还在我的背后使劲的抠,柔软的小嘴又要咬我的下巴。我连忙堵住她红艳艳的嘴唇,贪婪地吮吸起来。
      
“音音!”我轻轻地呼唤她的名字。看到她泪汪汪的眼睛,我就有些心疼。

韩音在我怀里轻轻地嗯了一声,依旧用力地掐我的腰,打我的屁股。在她并不是很强烈的挣扎中,我三下两下脱掉了她的所有衣服,把她平放在我的床上。她雪白的胸部更加急剧地起伏起来。

韩音伸手关了灯。

屋外淡淡的灯光和着月色穿过窗户,照着她雪白的侗体。她的光洁润滑的肉体上散发出白瓷一样的光辉,我似乎还闻到若有若无的香味。她又轻轻的颤栗起来,下意识的把两条修长的大腿夹了一下。我无比兴奋地把脸埋在她的胸前,亲吻着她小红枣一样的乳头,在她羞涩的扭动中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

韩音在我的身下呓语般地发出让我迷醉的声音。

啊,蛋蛋、蛋蛋、蛋蛋,她呼唤着我的乳名说,我要你我想死你了,啊,蛋蛋!

音音,我轻轻咬着她的耳垂,舔着她眼角重新又流下的泪水,更加热烈的回应着她。

她把双腿环在我的腰上,双手抱紧我的头,含糊不清地叫着我的乳名,呻吟起来……

仿佛就这样过了半个世纪。


      
我拉开了灯。

音音侧卧着,闭着眼睛躺在我的怀里。我贪婪地看着她波澜起伏的身体,还要伸手去捉她饱满结实的乳房。

“不给你看!”她娇嗔着拉过毛巾被,盖住身子说:“坏蛋、你就是个大坏蛋!”

 “好好好,不给我看,给坏蛋蛋看!”

我乳名叫蛋蛋。没人的时候,韩音就叫我坏蛋或者坏蛋蛋。我把她的脸扶过来,看着她火红的双颊,问她吃饭了没有。

韩音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轻轻摆了摆头,然后又往我的怀里拱,作势又要咬我胸口的肉。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有她买来的方便面和火腿肠之类的东西,就说,那我泡面给你吃?
      
韩音点点头,然后嘟起红润的小嘴巴,说:
       
“那你喂我!”


    
 
第二章  椰城国际机场
     
     
00二年,椰城。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椰城国际机场。

走向国际厅出口的时候,我就看见Tinayou抱着一大把鲜艳的玫瑰花,在那边向我拼命的挥手。她那一头红红的头发,时尚大胆的穿着和丰满苗条的身材,一定吸引了不少登徒子的目光。

 

和她熟悉之后,我曾经问她英文名字为啥叫Tina you

那时候她光着身子和我缠在一起。她咬着我的耳朵,用纯正的中文说:“就是你的缇娜呀,笨蛋你!”

我本来想说,那也应该是Tinayour才对啊。但是那时候她根本就没给我再多的说话机会,她潮湿的嘴唇直接就堵住了我的嘴。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除了在中国公司里她恢复了谢缇娜的中文名字,在国外读书或者香港公司,她用的是游缇娜这个中文名字。


     
“嗨!daer lang !”她毫无顾忌的大声喊着她自己给我起的名字。

我说过,千万不要在公开场所这样叫我的。这样不好,难道这骚婆娘又忘记了?

我皱了皱眉头,心虚地左右看看有没有熟人。要是给王总或公司里的其他人听见了,恐怕不好。我向她挥了挥手,示意我已经看到她了要她不要再喊。但她依然daer daer的一声声,像只母狼一样叫个不停。没办法,我加快脚步,拖着行李往外走。


    
 Tinayou是我们公司的财务总监。

祖籍中国福建,泰国出生,香港长大,她的中文名字叫谢缇娜。香港大学经济系高材生,毕业后在美国游学两年回来,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泰语。回国后又在北京总部呆了四年,普通话其实比我说得还顺溜。

此女身材迷人,衣着性感。近三十岁的人了,看起来似乎只有二十五、六岁。有时候打扮得像个少女,极具诱惑力。听说至今未婚,传言里还曾经有不少的面首。更为特殊的是,谢缇娜是集团董事长的亲侄女,其父亲也是集团副董事长之一,不过一般人不知道。象我们王总这样的分公司总经理,谁都要让她七分。而且谢的业务水平很高,据说她在北京总部时,每年下去各省检查工作,常常把一些分公司财务总监和总经理问得满头大汗遍体生津。


      
“嗨!Tinayou !”

看见她那性感的打扮,我的身体不由得立即有了一些反应。

可能是十几天以前的那个晚上,在曼谷的记忆太过于深刻吧?我走近她身边,不由自主地叫了她一声。

可能我的内心一直都在想着这个美丽的女人,感激着这个女人吧?这真是个尤物!我连忙看了一下她的旁边,还好没有其他熟人,连司机小陈也不在。
    
 “Lang!”她喊着浪,真的就像条母狼一样的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几下。一条粉舌还在我的面皮上调皮地划拉着,就像好几年没有见亲娘的孩子一样。我笑着接过她手里的花,像老外一样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另一只手拍拍她的肩膀,还是有些心虚地到处望了望。

椰城果真是一座开放的城市。看来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没有人注意我们。就算有,那些男人女人的心思也一定在她凹凸玲珑的身上。
     
No thing”。Tinayou又用英文说了一句,然后接过我的行李,一手拖着,一手携着我的腰身往外走,那样子越发就像一对分别已久的情人或夫妻。
    
 才分别十几天呀,就这样子了?我在心里嘀咕着,不过也有些感动。像她这样年薪过百万的女人,既年轻漂亮,身份又特殊,什么时候给别人拿过包拖过行李呀?这样一想,我不由得把她的粉手捏了一下,歪头看了她一眼。Tinayou正笑吟吟的抬起头来,无限情深地望着我。

 

我心里一咯噔,这眼神,何曾相识?

一个长头发大眼睛的影子在我眼前一掠而过,那眼神里分明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走进停车场,Tinayou的白色广州本田静静地卧在那里。原来她今天一个人开车来接我了。我有些感动又有些怀疑,这让王总或其他人知道了会怎么想?一会回到公司,大家要是看到了会怎么想?毕竟我才刚刚由销售经理晋升为副总啊?甚至都还没有公开宣布。我哪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呢?虽然在公司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谢总对我青眼有加,这也不再是什么秘密。但毕竟猜测归猜测,谁也不敢说我柳浪就已经和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啊?

要知道,在公司里我一直可是正人君子一个呀!就是所有的同事看我,也只有羡慕我得到谢总的器重而已。也不过是认为柳经理既英俊潇洒又幽默大方罢了。

Tinayou似乎看出来我的顾忌和心事,她莞尔一笑,说:
     
“王总出差去啦,小陈今天刚好放假,所以我来接你罗!不会委屈我们柳总大人了吧?”
    
 说着拿眼睛调皮地看着我,一只手打开了后车厢。看她那样子虽有调侃之态,但看得出她对我的行事谨慎并无讥讽之意。
    
 我伸手抱抱她肩膀,再次表示谢意,提起箱子放进后备箱里,向她会意地一笑,然后牵着她的手,给她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弯腰动作。谢缇娜开心地说了声谢谢。

我知道自己还有些放不开。但是,或许就是我这样的谨慎和羞怯甚至于放不开一直迷恋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以至于后来她一直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十多天前在曼谷那个销魂之夜,我一激动,就告诉了她我要回来的准确日期。我知道,这一定是她有意安排的给我一个意外和惊喜,同时也感叹她的聪明和算计。
    
 
    
 没想到让我更意外的还在后头。
    
 上车还没有坐好,Tinayou就弃了方向盘,整个身子依了过来。她一下勾住我的脖子吻住我的嘴唇,让我半天喘不过气来。我也色胆包天,一边回吻她,一边伸出手来,在她那本来就半裸的胸部上使劲揉搓了几下。我感觉到自己的下身都有些变化了,就松了手。Tinayou放过我时好像知道一样,右手在我身体下部轻轻一碰而过,她咯咯的娇笑起来。
    
 我顺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狡猾的大大的。”
    
 她故意严肃地说坐好坐好,车子就开出了椰城国际机场。
    
 
    
 车子朝椰城市中心开去。一年多了,我终于又回来了。我重新踏上宝岛,踏上这熟悉而又亲切的城市。空气中的气息香甜而又清新,阳光格外的明媚。

哈哈!美丽的椰城!我又回来了!我柳浪又回来了!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那句电影名言——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就忍不住想笑。
     
“亲爱的,你在笑什么?”

Tinayou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亲热地问我。

回来后我发现她就一直这样喊我,亲切而又暧昧。看来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女人都会把和自己上过床的男人当亲人!

当然妓女除外。而Tinayou就更不是妓女了,虽然在床上我感觉到她比我所认识的任何一个妓女还要放荡。
     
“我想起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这句话。”我说。
      
我正要给她解释这句话的意思和来历,没想到她也哈哈大笑起来了。我看她一眼,说,你也懂胡汉三?
      
“胡汉三哪里有你帅!”她说着用凤眼挖了我一眼。
      
“哈哈,那倒也是!

我们俩一起哈哈笑了起来。

我喜欢她说话不夹着英文的样子,但我一直都没说明,也不敢说。笑完后,我忽然发现不对,就故意说:
      
“美丽的谢总!您走错路了,这不是回公司的路,这是去假日海滩的滨海大道!”
      
“哦!goodmy daer lang!你真聪明,你心里不是还有几个疑问吗?等一会就全知道了!”Tinayou夸张地说,还神秘地一笑。
    
 我不知道这女人胡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正猜测间,车子停在了罗马假日大酒店门口。

听天由命吧,这个妖精,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反正也不会把我给卖了。再说能卖我柳浪的人可能还没有出世呢。管她呢,和这个美丽性感得让人发呆的女人多呆一会儿也好。一想到在曼谷那个晚上让我血脉喷张的时刻,我才知道,其实我在Tinayou离开后的十几个晚上,多数想着的不都是她那疯狂诱人的身体吗?


    
 那真是让我销魂的做爱方式,恐怕我以后再也难以摆脱眼前这个天生的尤物了,我又有些垂头丧气和自甘堕落地想。


    
 Tinayou侧过身来,又看了我一下说:
    
 “亲爱的!到家了,下车吧!”
    
 然后打开车门,戴上墨镜,把车钥匙往前来泊车的服务生手上一丢,和我手挽手地走上台阶。

看来俺今天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也懒得想了。她要做的不就是我所想的吗?刚才被她一撩,我心里其实早就蠢蠢欲动了。这个才开张不到两年的五星级大酒店,果然不同凡响。他奶奶的,老子还一次都没进来过,今天竟然是成了Tinayou的客人才得以光临。大堂里梅花间竹般摆着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很多我都叫不出名来。

“你从小都是个植物盲。”音音经常这样说我。

想起韩音,我的心里依然还有一些痛。但这种痛很快的被恭迎左右的侍应生和花朵一样的服务员的欢迎之声淹没了。踩着厚厚的地毯,漂亮的服务小姐把我们带到了1519号贵宾房间。
    
 “欢迎您们入住假日酒店,先生太太要是有什么要求,请随时拨打电话或是按这个呼叫铃!”。在给我们开好门后,那位乖巧的服务员低头温柔地说。可能是小姑娘左一句右一句的先生太太让Tinayou芳心大悦,她毫不犹豫地从小坤包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谢谢太太!谢谢!太太您真美!”
    
 小姑娘由衷地说。

Tinayou笑着挥了挥手。
    
 门一关上,Tinayou一下子就吊到我脖子上。
    
 “亲爱的!想不想我?”
    
 说实话,还真的有些想这个“臭”女人

我双手搂着她的蜂腰,望着她饱含情欲的大眼睛,故意摆摆头想说不想不想太忙了没时间想你。Tinayou岂是一般的女人,她看出我的诡计,一下子就用她那性感的嘴唇堵住了我的嘴。一条修长的大腿伸到我的两腿之间,轻轻的摆动几下,触碰着早已雄赳赳的我,然后咯咯的笑着仰起脸,说:
    
 “还敢说不想!再敢说不想?”
    
 她那标准的普通话,那虽然有些做作的天真烂漫的神态。谁能想到她是一个出生在泰国的华裔女子呢?谁又敢说她就是一个阅人无数的荡妇呢?

我忽然间都有些怀疑起来,怀疑起那些自命不凡的所谓良家女子起来。谁又敢说像谢缇娜这样的性感女人,就不会是一个良家妇女或者是中国人所说的贤内助好老婆呢?
    
 
    
 我被Tinayou的话语和这家里一样的气氛所感染了,也被她赤裸裸的挑逗刺激了。我热烈的回吻着她。我抚摸着她的背,抚摸着她的肩膀和头发,抚摸着她纤秀的腰身和迷人的屁股。Tinayou侧过身来迎合着我的右手。我扒下她那原本薄如蝉翼的衣服吊带,伸手到她丰满诱人的胸部上揉捏着。她眼神迷离地呻吟起来,那眼睛里好象含着一层雾。我的手又不由自主地往下滑去,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正随着我的手指在慢慢地打开,湿气弥漫着1519
     
“阿浪,我的阿浪,你是我的阿浪!”
      
“阿浪,快点来,快点进来,我要你,我想死你了,宝贝!”
      
很快,我们身上的衣服都被对方剥了个精光,我们互相之间都迫不及待地进入和包含了对方的身体。我们就站在那儿,站在门后边,站在Tinayou可能精心挑选的假日酒店1519号房间里。我从那未关严的沙窗上听到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拍打着堤岸,呻吟着,唱着歌儿。我听着Tinayou扒在我宽阔的肩头,随着我的节奏一声一声地叫着阿啊啊浪阿啊浪浪的声音。
    
 
    
 天空中是不是也有美丽的晚霞呢?
    
 潮来了,潮又退去,缓缓的,一切都平息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已经躺在假日酒店1519号房间宽大舒适的床上了。Tinayou侧身伏在我的胸膛上,她亲了几下我的乳头,右手摸着我的头发说:
    
 “阿浪!阿浪,我的郎,我真的好想你哟!”
    
 过一会儿,又接着说:
    
 “我跟王总说你是明天的飞机,这样你就可以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我在他回来之前把你接回去,到时就说临时改航班了,没打通他的电话昨天就到了,给他一个因出差没给你接风的台阶。不是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吗?”
    
 这个多情的女人呀!

一想到她这个平日里把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的女人。堂堂中外合资泰盛集团椰城分公司的财务总监,董事长的亲侄女儿,集团分公司高管中的高管。竟然为了和我柳浪幽会一次而不让我有后顾之忧,竟也想出了这么一大堆动人的说辞。
    
 我一时间再次有些感动了。

我觉得这眼前趴在我身上温柔地说话的不再是趾高气扬的谢媞娜,不再是平日盛气凌人目中无人随时鸟语夹杂的财务总监Tinayou。而是我从未如此亲热过的,我倍加珍惜的那个小丫头。而是在我高中时代就对我无限崇拜,和无限热爱的韩音了!


    
 也许这就是爱情,也许这真的是爱情。

爱,不管它是欲也好情也好,它真的可以让纯洁变成谎言,让谎言变成真理。它真的就可以让公主变成奴仆呀!


    
 我一时间感慨万千,我不知道我的眼中是不是又有了久违的湿气。我抚摸着Tinayou光滑的背部无言以对。
    
 我回过神来,发现谢缇娜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我抱住她的额头真诚地亲了她一下。她温暖柔软的身体贴在我的身上,我又感到无比的冲动和强大。我一下把她翻转过来,狂热地亲吻她的脸她的唇她的颤动的双乳,给予着她最热烈最疯狂最渴望最满足的回报。
    
 ......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早就亮了。

我记得我们昨晚是在房间里吃的晚饭,还记得昨晚缇娜回去之前,我们一起缠绵了好几回。

我喊了一声,Tinayou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床头柜上用烟灰缸压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宝贝!我先去公司了,下午我会来接你!
    
 再好好睡一觉吧!爱你!
    
 Kiss you
    
                            Tinayou
    
 字是用描眉笔写的,很娟秀很淑女。名字的几个英文也写得很规矩很清秀,不象平日给大家签名那样的张扬不羁。名字上面还有一个完整的紫红色唇印。
    
 这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女人!
    
 我摆了摆头,感觉还有点困,就纳头便睡。
    
  
    
 十一点多,谢缇娜就过来了,我是被她吻醒的。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小时候去爷爷奶奶家了,我去和农村的小朋友一起去放牛。其实我从来都没放过牛。那头大水牛不听话,我怎么拉它就是不走,再拉还一下把我拱倒了。我正要哭,它就用那大大的长长的舌头来舔我的脸,她舔呀舔呀,舔得我咯咯笑了起来。
    
 我呵呵的笑着醒过来把缇娜吓了一跳。她分明是看到我的确是睡着了的,还说也喊了我几声。而我醒过来一看到她也吓了一跳。等我告诉她我梦见大水牛在舔我时,谢缇娜更是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穿着衣裙一下跳上床来在我身上翻来覆去地笑。然后就搂着我的头,舔着我的脸咬我的嘴唇,说我故意骂她是大水牛要不饶过我。

我一激动,就又掀起她的裙子要和她死去活来一回。

Tinayou在我身下幸福不已的样子,让我感觉到还是祖国更加美好。
    
 
    
 和Tinayou一起在听潮阁吃过中饭后,我意气风发地回到了中外合资椰城泰盛股份有限公司。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我用了自动排版设备,但是效果还是不能令人满意,郁闷!

发布者 :李唐 (2016-01-18 13:51:53)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