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的博客
游侠一样的笑红尘!--柳浪1918
标签
北北  |  总理  |  股市  |  中国  |  妈妈  |  孩子  |   |  老人
更多标签>>
  李唐长篇:《红色宝岛》(第一部完整版5)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唐 |  浏览(208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1-28 21:19:19 最后更新时间:2016-01-28 21:19:19  
  本作品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第四章  校花
     
     
星期一上午出操。排队的时候,铁脑壳推了我一下,说:
    
“快看快看,和你妈妈说话的那两个,就是一中过来的校花一号和校花二号。”
      
我向右边一班那里看了一下。啊!可不,正是前天晚上被我当作妹妹小尾巴柳叶抱了一下的那个女孩。还有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短头发穿红色衣服的,我也没见过。她们俩个正叽叽喳喳地在和我妈妈莫老师说着什么。那个被我误以为是小尾巴的女生,笑着向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我连忙心虚的回过头来。
     
“真的很正点啊,哥们!”卢进伸着脖子,在旁边说。
      
“听说一个姓韩,叫韩音。另一个叫江琳琳,原来也就是一中莫老师那个班的,就是因为莫老师调过来才转学来的。”看来女孩子这方面消息要灵通些,陈艳红说。
     
我不说话,假装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一本正经的做操。
     
      
在我们江二,每个星期三下午有两节连在一起的体育课。
      
为了便于我们大家在一起训练和比赛,我们江夏二中的同年级一周的两节体育课,安排在星期三下午。高一年级是星期二下午。而且要是下雨的话,还可以由体育老师找教研室调换。以前我们有时觉得球不够打,或是场地太小太少,再就是人太多了不爽。但是这次体育课后,我觉得我们二中的领导们真是大大的聪明和了不起。
     
想想,三个班一百多号人同时在一起上体育课的情景,那可真够热闹的了。
     
      
那天下午体育课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偷偷注意到被铁脑壳称为校花一号的穿着一套黄色的运动服,二号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其他人穿什么我就不记得的了。反正我们男生大多数都是短衣短裤。女生要求不严格,除了运动队的,自己随便。我们几个穿的是校服,前面口袋那印着江夏二中的小字和小号,后面印着大大的校名和黄色的或白色的号码。
     
我是10号,铁脑壳是1号,卢进是9号。
      
很显然我们几个都是校足球队的,穿的是队服。但由于那天下午人数不够,后来打比赛时集体合练的是篮球。打篮球铁脑壳只能当替补。所以比赛的时候,铁脑壳只能操着破喉咙给我和卢进加油了。
     
带一班体育的是陈老师。带我们班的是马劲松马老师。三班的老师叫彭福明,他虽然高,但有点胖,可他投篮特准,外号三分王。和马老师配合在教职工篮球比赛时一度所向无敌。不过他的弱点就是跑不动。马老师是校队的篮球教练,彭老师是足球教练,陈老师专管田径一类的项目。三个老师开始商量了一下,后来决定:第一节课分开活动,有项目训练的同学可以随意参加哪个小组自由活动。第二节课专门进行篮球训练和分队比赛。
      
第一节课是一班组织打排球。二班三班排球队的队员也参加分小组比赛。我们班打篮球,一班三班的篮球队的或喜欢篮球的同学也可以过来一起玩。三班以田径为主,我们班几个跑得飞快的男生女生早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我和卢进,还有一班的张依全、三班的贺胜利、周扒皮(实际叫周波),还有几个男生打篮球的时候,我发现铁脑壳和另外几个男生不见了。到处一望,原来这几个家伙还有陈艳红他们,已经去排球场那边了。我远远看到到铁脑壳说的一号和二号的黄衫儿和白衣服在那边飘来飘去的。还不时传来欢快的笑声和大家的掌声。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些痒痒起来。
     
由于人手不够,我们几个就在这边练习三打三或投篮。马老师在另一个篮下教其他一些喜欢篮球的男生女生基本功。
     
     
谁都知道,在江夏二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校级球队一般以高二年级的学生为主力。后来想想这样做也是有他的原因的,一则高三的同学要准备毕业考试了,要以学习为主。二则高一的同学刚来,有些不熟悉或生疏的放不开,老师们也不知根知底。不过也有例外,就像高三(1)班的袁鹰和吴勇,(3)班的李旭升就是我们足球队和篮球队的铁定主力。还有今年刚入学的几个高一的同学,也被选了进来作为培养对象。再说就比如我,去年高一时就是校篮球队和足球队主力前锋了,读完高一还就成体育部长了。我得天独厚,住在学校里,天天在操场上飞奔,一来二中就和大家熟悉了。
     
我们几个听说过一会儿要进行分组比赛,就开始练习一下上篮和投篮找手感。贺胜利和张依全的三分球一直比较有名,而卢进的篮板和防守打得比较好。我们几个就边练习边交流各人的体会,很快第一节课就结束了。
     
第二节课的时候,三个老师都过来了,哨子吹得满天响。一些没有专门比赛或特别爱好项目的同学听说要打篮球比赛,也围了过来。我看到铁脑壳和陈艳红他们几个也回来了。那个一号黄衫儿二号白衣服也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了。她们边走边说着什么,我发现我的心跳似乎有些快。
     
马老师说:这堂课我们就打分组训练对抗赛。柳浪、卢进、张依全、贺胜利、周波还有一班的一个叫贺勇的同学。再加上彭老师,你们为一队,彭老师做指导,他不上场。我,还有陈老师加上周正宾、徐兵、文鹏、涂才虎一队。

涂才虎是我们食堂的炊事员,原来当兵的时候,在部队也是篮球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被马老师叫来了。其实他的篮球打得很好,只是有些腼腆。一看到我们望过去,连忙说我是来凑数的哈,然后就是很憨厚地搓着手笑。

马老师还说,等一会儿郭老师和夏副校长也要来加入他们那一边。比赛以训练我们这边主力队员为主,双方场下领队可以随时要求暂停或调换本方场上队员。
     
比赛分四节,各十分钟,第二节中途休息十分钟,按正式比赛标准来打。
     
陈老师补充说:到时候放学早的话,袁鹰和吴勇、李旭升他们加入你们一边,你们自己安排人员替补更换,袁鹰和柳浪做正副队长。彭福明老师和贺勇就过来我们这边,彭老师也上场。
     
那不就成了师生对抗赛了哦?大家都笑了起来。

陈老师笑笑,没有否认。
     
这时候,我看到有几个同学把记分牌也拿了过来。校长助理胡雪飞和其他几个没课的男女老师也过来了。胡助理老远就笑着说,加油加油同学们!狠狠地扁他们一下,免得他们老是在我们女老师面前吹大牛!说着还对着马老师挥了挥小拳头。
     
女生们都大声笑了起来。
     
      
我和贺胜利对了一下眼色。
     
看来今天是成心要抻量一下我们的水平了,连郭副校长也来了。同学们看今天好像动真格的了,围上来的更多了。
     
比赛还请来了总务处的韩主任做裁判。他是每年市一级中学生运动会裁判组的。韩主任人还没到,老远就嘟嘟嘟连吹了几下哨子,引得大家又哄地大笑起来。
     
大家把衣服对换了一下,我们几个都是红色校服。他们就换成了蓝色的。比赛开始前我们几个围成一圈,把手放在一起商量了几句,然后一起大声地喊:
     
“二中必胜!”
      
哗!掌声和女生们的尖叫声一齐响起来。
      
我看到老师和裁判韩主任都在为我们的气势和训练有素鼓掌。
     

嘟,一声哨响。
     
比赛刚一开始,贺胜利就来了一个三分,紧跟着卢进一个漂亮的上篮,五分领先。掌声尖叫声雷鸣般的响起。一些没有课的老师也陆续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我看到妈妈好象也来了,似乎正是黄衫儿一号抱着她的一只肩膀。我勇气大增。
     
     
加油,加油!

同学们在校长助理胡雪飞的带领下大声喊叫起来!
      
比赛继续进行,陈老师连续两个两分,我回敬一个两分。这时候马老师在陈老师的配合下一个漂亮的扣篮。哗啦啦!掌声、尖叫声又一次雷鸣般的响起来。
     
比分交替上升,掌声一阵接一阵,几乎没停过。第一节比赛结束的时候19:16,我们领先。
    
     
“喝水!大家快过来喝水!”陈艳红和白衣服在那边喊着。
      
我和卢进走过去的时候,几个女生正在给大家递矿泉水。白衣服二号把一瓶水递给我,说:
     
“你好!我们是一班的,我叫江琳琳,她叫韩音!”说着指了一下黄衫儿一号,也就是那天在家被我当作小尾巴柳叶的女生。
     
韩音向着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大方地说,你好!
     
我有些慌张,我说:
      
“谢谢!我叫——”
      
“柳浪,柳浪!”她们一起大声说。
     
“看来我们柳浪要成明星了!”胡助理在旁边打趣,对我妈妈说。
      
我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可能是我手上的灰摸到了鼻子上,她们又都轰地大笑起来。
      
我看到妈妈在旁边笑吟吟的看着我们。
     
     
第二节比赛结束的时候,老师们反超过我们五分,这一下同学们的加油声就更大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下课了。高三的袁鹰、李旭升他们很快也来了。高高的郭老师和白白的夏副校长也来了。陈厚生校长和其他班一些老师同学也都来了。连炊事班的师傅们也都跑来几了,他们说不吃饭了不吃饭了,打完球赛喝酒去。
     
学生会的几个同学组织大家抬来一些椅子和长板凳,又拿了几箱矿泉水过来。大家内三层外三层的围住篮球场,那情形就像在开运动会时进行的篮球决赛!
     
彭老师过去那一边了,他虽然胖,但名声在外。我们几个校队主力再一次围起大喊一声二中必胜!校长大人在那边带头鼓掌起来。
     
第三节比赛开始,加了几个生力军的我们很快就将比分追平。大家的掌声和女生们的尖叫生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但加了老师和夏副校长的教师队也毫不手软,马老师配合彭老师的三分投篮也如鱼得水。他们最高时超过了我们十二分。第三节比赛结束时,老师们还领先我们七分。
       56
49
     
      
“老子跟他们拚了!”卢进悄悄说。
      
我和袁鹰点点头,几个人低头商量了一下最后一节的打法。然后,我看到小尾巴。哦不,我看到韩音和江琳琳,还有陈艳红,还有铁脑壳他们一大帮男生女生一起整齐的喊起来:

 “柳浪加油!卢进加油!袁鹰加油!”

 “二中必胜!二中必胜!学生队必胜!
     
我们几个对了一下眼神,再次大喊一声:
      
“二中必胜!”
     
第四节比赛我们突然加快节奏,我们决定以体力和快节奏拖垮他们。打快,快打!这一招果然见效,我们很快地将比分拉近。我看到下场的马劲松老师边喝水边向着我们点头。他是我们校队的篮球教练。很显然,我们的战术对头了。

比赛继续,掌声欢呼声此起彼伏。
      
当夏副校长一个两分球将我们刚刚超出的比分追平的时候,我听到铁脑壳破锣一样的声音传过来:
     
“时间快到了,快发球!快发球呀,老卢同志!”
      
也许卢进也听到铁脑壳的喊声了,他快速将球发出。贺胜利接球,贺胜利奔跑中将球传给袁鹰,袁鹰传给我,我马上传给卢进,卢进又回传给跑在最前面的我。

我带球狂奔,我听到大家都在大喊:
      
“柳浪加油,柳浪快投!”
      
我运球如飞,一下子晃过郭老师,跨步,一、二、三、上篮!
      
球进了!
     77
75
     
我听见男生女生的大声尖叫,还有裁判长韩主任嘹亮的哨音。
      ***
     
其实我和卢进在很小的时候就打过交道,只是我刚开始不记得是他了而已。    
     
我八、九岁时候特别喜欢钓鱼,这一点可能是受我父亲的影响。每到周末或节假日的时候,我父亲只要不打牌,就会去青龙山水库钓鱼。那时候我就拿着小铁桶,和小尾巴一起坐在一条小板凳上,看着爸爸和其他的叔叔们在青龙水库边钓鱼。那白色的浮漂一动一动的往水里一沉,就有鱼上钩了。所以他们只要钓起一条小鱼我就和小尾巴高兴得大喊大叫。后来他们大人说,不能喊,一喊鱼就不来了。我就和小尾巴咬着嘴唇高兴地跳几下。经不住我的纠缠,我爸爸后来也给我做了一个小钓竿。小钓竿就是一根竹子做的,上面一根白色的尼龙线,栓着一个芦苇杆做的浮漂。我就当作一件宝贝一样的放在门后面,谁也不许动。有一次我和小尾巴在旁边也钓到一条大鱼,那条对我们来说很大的大鱼足足有半斤重。后来拿回家,小尾巴还专门告诉妈妈,那条大大的鱼是哥哥钓的。妈妈还笑着说好吧好吧今天你们两个就吃这条鱼吧!我还记得小尾巴当时一激动,又跳起来拍着巴掌说哦哦哥哥也会钓鱼罗!然后或许她突然想到不能大声说话而马上捂住嘴巴的样子。
     
      
那一天爸爸打麻将去了,妈妈在家里洗衣服。我悄悄的和小尾巴说我们两个去钓鱼吧?小尾巴高兴地点点头,还像一个小偷一样到处望了望。
     
我们两个拿了小锄头在房子后面挖了几条小蚯蚓,用一个小杯子装着,还在小杯子里放了一点土。然后小尾巴拿着一个小红塑料桶,我拿着小鱼杆。趁着妈妈没注意,蹑手蹑脚地溜了出去。
     
我们在水库边放好鱼杆,然后小尾巴挨着我坐在草地上。

远处有几个叔叔也在那里钓鱼,我们不敢和他们靠得太近,怕他们说我们捣乱,要赶我们走。
     
我正在那里东张西望的时候,小尾巴放在我腿上的手紧张地动了一下。我一看,浮漂在动,就马上擎起了小竹竿。
     
哗啦!一条鲫鱼被我拉到了半空又掉进了水里。
      
“等一下等一下嘛,它的嘴巴还没有咬紧啰!”小尾巴责怪我说。她可能觉得鱼儿会咬得紧紧的,好让我们把它钓上来似的。
      
我点点头!一只手搭在小尾巴的肩膀上,眼睛死死的盯住浮漂。
      
哈!这回准行。

那个白色芦苇杆浮漂忽地一下不见了。我向上用力一拉,鱼线紧绷,哗啦啦,一条好象比上次那条还大的鲫鱼被我钓了上来。在后面的山坡上直跳。小尾巴高兴极了,连忙等我捉了鱼儿,放进我们早就打了水的红桶子里。那条鱼儿在小尾巴的小红桶子里显得特别的大,尾巴搭在桶边上,嘴巴一张一合的在喝水。小尾巴叭地亲了我一下,说,哥哥哥哥你真棒!然后就蹲在那儿,伸出一根手指头在那里玩鱼儿,还和它说话。
      
就在我聚精会神地钓鱼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一个大石头砸在我的浮漂附近,水花溅得老高。我们都吓了一跳,小尾巴一下子转过身抱住我的手臂。我回头一看,三个和我差不多八、九岁大的男孩在后面洋洋得意地笑着。
      
我一手挽住小尾巴,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进伢,进伢再来一个!”那个略微矮一点的光头说着。
      
那个高一点叫进伢的小平头说好呀,又丢了一个石头过来。
      
“砰!”的一声,水花又溅起老高。柳叶吓得哇地哭了起来。
      
我把鱼杆一丢,一下子扑过去,把那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叫进伢的撞了个四脚朝天。然后骑到他身上,对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头。
     
那个小光头一脚踢翻了我们的小红桶,说,虎子快帮忙。两个人一齐扑上来压到我身上。我们几个在地下打滚起来。混战中,我看到柳叶跳着脚大声的哭喊着说,你们别打我哥哥,你们别打我哥哥,妈妈快来呀,妈妈妈妈,快来呀!
     
可能我妈妈洗完衣服正好出来找我们。她老远听到柳叶的哭声,就喊,哪个在打柳叶?哪个孩子在打我们家柳叶?
      
那三个男孩一看有大人来了,起来就要跑。那小光头还恶狠狠地踩了我的鱼一脚。他一滑,差点摔一跤。那个小平头叫进伢的捂着流血的鼻子,凶巴巴地边后退边对我说:
       
“你这青皮伢儿给老子记着,老子下次要把你丢到水库里喂鱼!
      
然后飞一般调头就跑了。
       
“看看下次谁丢谁,有本事别三个打一个啊!”
       
我握着拳头,毫不示弱地大声说。
     
       
高一那年我们熟悉后,有一次聊起天来,才知道进伢就是卢进,小光头就是汪智勇,白白净净的那个就是陈述。

往日的记忆一下泛上心海,我问他小时候在青龙山水库被人打过没,还记得不?

卢进一愣,说,你个青皮伢儿,老子小时候天天打架,不是被人打就是打别人,哪里记得那么多?

我说钓鱼的,还有个小女孩的?记得不?

我笑得在草坪上打滚,差点岔了气。我指着卢进说你就是进伢子?哈哈对,你就是进伢子啊!

陈述说他真不记得了,既然是卢进挨打的,问他还有印象不。

卢进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会儿,说,还真是的,我记得我记得,我想起来了,鼻子都出血了的,那次。

他说,是的,是汪智勇这王八蛋鼓动我去丢石头的。我想起来了,你娃儿阿浪那一拳也够狠的了,把我的鼻子打得流血了几天,想想现在还痛呢。说着,还故意摸了摸鼻子。

我哈哈大笑,说,活该,谁叫你们天天无事生非。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