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运华的博客

  乡村笔记(八):冬天里的春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运华 |  浏览(142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1-28 22:26:32 最后更新时间:2016-01-28 22:34:02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冬天里的春天

 

这是一个救助与感恩的故事。

在一个寒冷彻骨的深夜,一个小女孩生命垂危,无人相助。这时一个陌生男子把小女孩送到县人民医院医治,小女孩得救后,认这男子为干大。在此后40多年里,小女孩与干大之间一直像亲戚一样联系着,直到那女孩披麻戴孝为干大送终。

那个把小女孩送到县人民医院医治的男子就是我的麻怪爷,刚刚去世;那个当年被救的小女孩叫王景云,如今已有五十多岁,鹿邑县郑家集乡冯李行政村李楼村人。

麻怪爷是我的本家,不久前在麻怪爷的葬礼上,王景云给我讲述了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故事。

四十年前的一个冬天,麻怪爷给家人看病,住在太清卫生院,那时太清的建制不是乡,也不是镇,而是公社。在公社卫生院里,与麻怪爷住挨边病房的是一个才十岁叫小云的女孩,她在家发高烧不止,来公社卫生院医治了三天仍没查出病因,仍然高烧不退。在第四天的深夜,小云呼吸微弱,昏迷不醒,身体开始抽搐,乡卫生院的大夫怕承担责任,推脱说:“赶快转到县人民医院,这病我们医不好。”此时正是半夜十二点,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小云的爸爸是个残疾,没来,在这里全由妈妈照顾小云。深更半夜转到县医院,没有人没有车,怎么办?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没有出租车的概念,更不用说在深夜里。如果不把小女孩送到县医院,小女孩的生命恐怕难捱到天亮。

看着呼吸越来越微弱的女儿,妈妈伤心得大哭起来。这时麻怪爷见状,对小云的妈妈说:“妹妹别哭,我送你的闺女到医院。”麻怪爷把架车绑在自行车后面,让小女孩围着被子,母女二人同坐在架车上。外面一片漆黑,没有路灯,没有照明,前面只能隐约看见一丝灰白的路。手电筒微弱的光照不了几尺,根本没用。他们推着自行车、架车来到柏油路,冰冷的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般。冷倒不怕,怕的是看不清前面的路,他们只能试探路着骑车前行。

一个人骑自行车不累,一个人骑自行车带一个人也能承受,但是如果一个人骑自行车带着架车,又带两个人,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更何况是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路的黑夜。

母子连心,假如孩子遇见危险,如果可以置换,天下的母亲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回孩子的生命。一路上,小云的妈妈哭着不停地呼唤着小云的名字。

终于来到县城边,终于看到县城里隐约的灯光,终于把小云送到县人民医院。到医院后,麻怪爷抱着小云跑到急诊室,医生看情况危急,立即投入紧张的抢救。

直到第二天中午十点多,小云才苏醒过来。医生说:“如果要捱到天明来,小云是必死无疑,即使是神仙也抢救不过来。”

小云康复后,小云的爸妈说女儿的生命全是麻怪爷给的,不如按农村风俗,认一门干亲,让小云认麻怪爷为干大。从此逢年过节,小云便到干大这里来走亲戚,过年拿大馍。

就这样一直到小云上学,结婚成家,有了孩子,现在儿子结婚,王景云做了婆婆,仍然每年到干大这里来走亲戚。

在麻怪爷生病的时候,王景云多次来看望。在麻怪爷的葬礼上,王景云说:干大一辈子心眼好,我送走了干大,还有干娘,我要一直把干娘也送走,将来为干娘送终。

 

                               2016128日于“三省斋”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