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的博客
游侠一样的笑红尘!--柳浪1918
标签
北北  |  总理  |  股市  |  中国  |  妈妈  |  孩子  |   |  老人
更多标签>>
  李唐长篇:《红色宝岛》(第一部完整版6)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柳叶、韩音 
  发布者:李唐 |  浏览(1313) 评论 (5)  | 发布时间:2016-02-12 14:34:58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12 14:35:28  
  本作品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第五章  柳叶回来了

 

高二那年,我在《中学生》上发表了一首诗歌,名字叫《澡堂》。一下子,我差不多成了江夏二中甚至全县的名人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网络文章满天飞,正式发表一篇诗歌或者文章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大家见了我就喊我诗人或柳大诗人。别的年级的不认得的同学有时候见到我,也相互之间在一旁指点着我偷偷地说:那个就是发表诗歌的柳浪呀,还蛮帅的嘛。

那时候我心里得意极了。往往是装着没听见或没事儿一样仰着头走过去,其实我心里的那个美哟,简直是无法形容的了。

那首诗是这样写的:

《澡堂》

    剥掉神秘的外衣

    不再是道貌岸然的长者

    暴露所有的阴暗面

    让圣洁冲掉一切污点

    来吧

    走进澡堂

    皇帝和贫儿

    决没有两个样

    《注:此诗歌系作者已发表诗歌》

    这首诗发表后一个多月,编辑部给我寄来了样书,还有五十元稿费。而实际上这时候我都已经请过两次客了。妈妈都差不多给了我五十块钱了。我把五十块钱拿给妈妈的时候,妈妈特高兴,笑着说,蛋蛋,那是你自己挣的,是你的财产,你留着自己花吧。

妈妈说这话的时候柳叶也在家。她也笑着说,哇,哥哥哥哥,没看出来呀,你好厉害哟!蛋蛋,蛋蛋大诗人同志,给俺签个名留念吧!说着还故意拉起自己的衣角,做出请我签名之样子。

哈哈!我一高兴,作势要拿手指敲她的脑袋,就把他们喊我小名的违规约定都忘记了。

 

说来也巧,第一个发现我的诗歌已经发表的人竟然不是我自己,而是韩音或江琳琳。

那时候我已经悄悄地开始写一些东西,但是几乎都没有人知道。妈妈可能只知道我一天到晚爱打球疯玩。其他的同学也只知道我语文不错,作文写得挺好的。连一向夸奖我的语文老师艾启利也不知道我还在学习写诗。其实我那时候也不好意思把自己写的那些句子叫诗歌。只是课外书看多了,心里自然有一些话想要说出来而已。而我也只是悄悄地把这些分段的句子记下来,写在一个我藏着谁也不给知道的本子上。

我妈妈和我爸爸离婚后一直难得再有多少笑脸,只是在我和柳叶都在家的时候稍稍开心一点。而她的笑容一般都很勉强,有时候稍纵即逝。柳叶平均一个月回来一次,有时候还回不来。这样一来,其实我有时也显得很孤寂。在我们搬进江夏二中小阁楼之后,我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柳叶回来后就和妈妈住在内间大房子里。没有客厅,妈妈和柳叶的所谓大房里,放上我们家的两个旧衣柜子和一台二十英寸的旧彩电之外,所剩空间无几了。原来住在爸爸那边的时候,我们的房子也大些,他经常看看新闻和一些电视剧。柳叶没去江城之前也常常换来换去的看看动画片和模特比赛什么的。有时候我也看电视,和她一起争吵着换台。每每这个时候,爸爸就让着我们,去看报纸或者就干脆去外面和人家打麻将或聊天。而妈妈有时候就给我们作裁判或和事佬,一家人虽然不是很富有,但也很温馨很快乐。但是现在这种快乐和幸福却再也没有了。妈妈和爸爸离婚后,一门心思都用在了工作和我们两个身上,她那套穿起来很好看的毛料套裙子也从来都不见穿了。下班后做饭洗衣服,再不就是备课改作业做家访。一个月下来也懒得开几次电视看。除非柳叶回来的时候,妈妈便抱着她的肩膀和我们一起看看电视说话儿。因而柳叶每次回来就是我们一家最快乐的时候。刚开始那阵子,柳叶每次回来和走时都有些依依不舍哭哭啼啼的。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大家都慢慢地习惯了。

 

    我妈妈莫晓慧有一个柳条箱子。

    很古老很别致的那种柳条箱子。箱子里有很多的书。小时候我和柳叶在家里翻箱倒柜疯闹的时候,有一次把那个柳条箱子打开了。妈妈一见,连忙过来把箱子给关上了,还找来一把小锁锁住。还说,等你们长大了再给你们看,都是小说,你们现在看不懂的。搬到二中小阁楼后,有一次柳叶去省城,要带很多冬天穿的衣服和用的东西。妈妈便把柳条箱子腾了出来,给柳叶拿到省城去了。所以妈妈清理了一下她的书,把一些诸如《红楼梦》、《青春之歌》、《唐诗宋词》还有外国的《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安娜卡列尼娜》之类的书便放在我的小房间的旧书架上。因而,每到夜晚,我做完作业便关上门偷偷地拿出来看。有一次我晚上偷偷地看着入了迷,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妈妈在内屋咳嗽起来,把我吓了一跳。我连忙把灯关了把书塞到被子里装睡。哪知道一下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书还在我的怀里。

那时候我们的学校生活也还相对单纯,电脑和上网之类的东西离我们还很遥远,也没有网吧一说。班内面流传最广的一般是《故事会》和《中学生》、《中学生数理化》、《作文荟萃》以及一些复习提纲考试资料什么的。像《中学生》之类的课外读物都只有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才经常去买。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县城还有些闭塞和落后。偶尔也有些同学,如猫子和陈述他们会拿着一两本《湛江文艺》、《现代青年》之类的读物到班上来。大家也只有偷偷地传阅。那时候我们对书上有些坦胸露乳之类的图片,一看到就心跳加速,被视为下流。虽然有时候心里其实也挺想看的。有一次,一本被翻看得有些破烂的《中学生》传到我的手里,我一晚上就把上面的内容翻来覆去的全看完了。在最后几页有一个中学生校园文学园地,上面刊登着一些中学生、高中生的优秀作文,还有几首北京某某实验中学学生写的诗歌。诗歌下面还有一些编辑老师的点评和说明。我看了后心里一动,悄悄地在本子上抄下了《中学生》编辑部的地址。在一个星期天做作业的时候,我用了几张花了四毛五分钱买回来的一沓方格子稿纸,偷偷地,非常认真地抄写了两首我写的诗歌,其中一首就是《澡堂》,然后溜到学校对面的邮电所寄了出去。

    刚寄出去那几天心里还是很兴奋和挂念,天天几乎数着日子盼着能有回信,但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毫无音信。又过了些日子,我渐渐地就淡忘了此事。

    那时候离中学生运动会越来越近了。战胜一中,拿到全县第一,然后挺进全市三甲成了我们学习之外的全部。另外,一班新来的校花一号和二号也偶尔的分散了一下我的注意力。我把投稿这件事差不多全抛到脑后去了。

    有一天早自习的时候,我们正在教室里各自大声地朗诵课文。突然,教室里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由于我个子较高,坐在教室后面倒数第三排。我那时正摇头晃脑地读书,不明白大家为什么突然慢慢地停了下来,正要东张西望的探个究竟的时候,前面的陈述说:

    “柳浪快看!柳浪快看!新来的校花在门口,校花在门口!”

    我抬头去看门口,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抬头看着前门口。

    “那不是一班的韩音和江琳琳吗?她们找谁呀?”

    有同学自言自语地说。

    可不正是韩音和江琳琳吗?她们俩正站在前门口,韩音微笑着,江琳琳探头来招招手说了一句什么。坐在前面一组第三排的陈艳红走了出去。一会儿,陈艳红进来了,大家的目光都探询地看着她。

    陈艳红向我们后面招了几下手,说,柳浪,柳浪你出来一下!

    铁脑壳汪志勇坐在我右前面,回头悄悄地竖了一下大拇指,摇头晃脑的,故意假装读起书来——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

我一时也说不出当时是什么心情,有些茫然地站了起来。

陈艳红说,柳浪柳浪,她们找你有事请。

这个时候,全班的同学几乎都在看着我。我走过去时故意狠狠踩了一下汪志勇的脚,然后也有些不好意思地(估计也有些兴奋地)和陈艳红来到教室外。

    和小尾巴柳叶一样扎着马尾辫的韩音,和留着短发很清爽的江琳琳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看见韩音微笑着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含着一股氤氲之气,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我一头雾水,有些茫然,不敢直接看她们两个太久。我摸了一下头,故作镇定地说:“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来说!”韩音用肩膀碰了一下江琳琳。

    “你来说,还是你来问吧?”江琳琳笑嘻嘻地说。

    她们两个似乎有些兴奋,脸蛋都红红的。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韩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一直在望着我笑。

    “什么嘛?说吧,没关系!”我更自然了一些。我感觉到身后教室里无数的目光在炙烤着我的后背。我抬头平视着她们两身后的小树林,这样我就更自然了一些。

“那我问了呀?”韩音说。

江琳琳把陈艳红拉到身边和她咬耳朵起来。

陈艳红吃惊地看了我一眼,轻声惊讶地说了句,啊,真的啊?

    “问什么呀?问吧!”我被她们的神秘样子逗笑了。我说问吧问吧,问什么我都说,就当答记者问。我更自然了。

“问吧问吧!”江琳琳说。

陈艳红也凑到跟前,一副紧张不过的样子。

    “那我问啦?”韩音看了她们两一眼,对我说:

    “你是不是叫柳浪?”

    我?

    我一时茫然,脑子一阵发懵。

    “我、我、我当然叫柳浪了!”我奇怪她这个问题,怎么问得这样好笑。

    “那,那全国还有没有另外一个江城市江夏二中?”这个问题就更奇怪了!

    “这个、这个恐怕没有吧?”我努力搜索记忆,我的地理知识记忆库里好像全国只有一个江城市吧?更别说江夏二中了。我更加糊涂了,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这么怪的问题。要是换了铁脑壳或是卢进问我,也许我早就骂他们弱智了。

    “那、那、你是不是给《中学生》杂志投过稿呀?”

    韩音的话刚一说完,江琳琳说:

    “一定是他了。我早就说了,肯定是他,没有错的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韩音的右手一直放在身后。她们三个一起雀跃起来。

    “哈哈,恭喜你!”

    “你的诗歌发表了!”

    啊?

什么?我的诗歌发表了?我一下还没回过神来。

韩音拿出右手的一本翻开的书来,她们三个的脑袋凑到一块儿。

    江琳琳念道:

    “澡堂,江城市江夏二中二(2)班柳浪”

    “剥掉神秘的外衣

    不再是道貌岸然的长者

    ……

    韩音把书伸到我面前,我一下就看到那上面清晰的“柳浪”二字。

啊!

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响!什么时候教室里的同学们一下子都跑了出来,他们都争抢着那本崭新的小册子。

    “哈哈,柳浪!”

    “哈哈,皇帝和贫儿,决没有两个样!”

“哈哈,柳浪,小浪子,你哥子还会这玩意啊!”

“亏你这家伙想得出来,厉害,厉害!”

 

生活不再平静,生活在似乎平静中并不平静。有时候平静的生活会因为一些小小的变化而不平静。也许平静的是外表,不平静的是让人难以感知的心。

 

    柳叶终于又回来了。

    临近暑假的时候,柳叶终于又回来了。从上一次回来到这一次回来,有一个多月了吧?不,是两个月了吧?

    其实,她每次回来都要一个月,只是这次我觉得有点长。

    柳叶回来那天下午。放学的时候,韩音、江琳琳还有陈艳红她们几个女生都来到我们家的小阁楼里。那一天傍晚柳叶成了当之无愧的小明星。柳叶给她们讲了一些在艺校的所见所闻。柳叶很平淡地说起有几个目前正在当红的明星的名字。那种语气让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大哥哥大姐姐有些嫉妒和羡慕不已。柳叶还拿出一个很一般的签名本,上面几乎都是我们这一种年纪最想得到的一些明星们龙飞凤舞的签名。柳叶并没象当个宝贝一样,她给大家一一介绍完了,就很随便地往床上一丢的样子,让我觉得她真正不愧是我柳浪的妹妹!

还好,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追星族。

妈妈家访去了,我只好给几位追星妹妹端茶送水,忙了半天。

    最后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柳叶还很认真地给大家表演了一下舞蹈的基本动作。还简单地给大家跳了一小段劲舞和当时还不是很流行国标,直把一帮女生们眼热得要死。她们尖叫的声音都让我感觉到很不好意思。

    一向有些调皮和大胆的江琳琳不停地问,还招不招学生呀,我可不可以去呀?惹得大家哈哈地笑。

很快,美丽的韩音姐姐就成了柳叶常常挂在嘴边的好朋友了!

很快,美丽的小尾巴也成了韩音同学到我家必然要问及的人了!

我除了有些嫉妒,也觉得柳叶越发的可爱起来!

 

    又一个星期天的早上,韩音和江琳琳早早的就过来了。柳叶在家,她们约了我们今天去龙泉山公园玩。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全文28万字,谢谢大家,以后再发哈。

发布者 :李唐 (2018-03-05 17:57:26)  回复

本文进入全面修改之中,出版洽谈,抱歉。

发布者 :李唐 (2017-03-31 10:30:43)  回复

我的长篇小说《红色宝岛》目前已进入出版洽谈阶段,暂时停发。谢谢各位朋友的关注。非常抱歉。

发布者 :李唐 (2016-12-20 17:59:10)  回复
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