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运华的博客

  多少除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运华 |  浏览(138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2-13 19:42:04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13 19:44:31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多少除夕

童年除夕

在我小时候,小孩们最盼望过年。还没进入腊月,我便经常问娘:“离过年还有多少天?”过年可以吃肉穿新衣放鞭炮,可以得压岁钱。

除夕那天,村中的树上、墙头挂的红秧子上、柴禾垛上披满了雪,父亲把院里的积雪扫出一条路,雪地上有放麦芒炮留下的腥红色纸屑。村里偶而响起一声鞭炮声,这时村人放的是单个“大雷子”。小孩子放的多是没什么危险的小麦芒炮,只要是还基本过得去的家庭,父母大都会为男孩买一盘小麦芒炮。那一盘用红花纸包装印着“浏阳”的麦芒炮摆在条几上,我每次只舍得放一两个。

除夕下午,父亲在条几上把两根红蜡安在红色的烛架上点着,母亲把大馍、枣山紧贴着墙摆在条几上。通红的烛光把条几上方墙上贴的年画映得非常清晰,墙画毛主席像下巴上的一颗痣在烛光下更是显眼。父母平时不烧香,但这时父亲会郑重地烧上几柱香,许下愿,堂屋门两旁的墙缝里也插着香,一股好闻的檀香味直钻鼻孔。堂屋挨着门的二檩子上垂下一个钩子,上面悬着一块生猪肉,猪肉上面放一块红纸。彤红的烛光把灰濛濛的院子映出一块光亮的地方,雪地在烛光下非常清楚。堂屋方桌上放着一个用夏秫秸莛子纳的小馍盘,馍盘里放着炸好的“花果子”“麻叶子”和红薯糖。那时我才五六岁,对磕头拜年非常害羞,当烛光高照快吃晚饭的时候,母亲要我们姐弟一定要给父亲磕头拜年。每年这个时候,父母都会为来走亲戚的小孩发压岁钱发愁。当我们给亲戚拜年时,我们乐滋滋地接过或几角或一元的压岁钱,却没能体会到长辈亲戚掏压岁钱时的不甘和无奈。

邻家春晚

在我上初中时,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每逢过年,每当我拿着不太理想的成绩单交给父亲时,父亲的叹气声让我非常羞愧。哥哥姐姐上学都没有结果,父亲对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对我的考试成绩非常看重。所以每到过年,考试成绩便成为我最大的心理障碍。

那时候,村里个别家庭开始有黑白电视,可以看春晚。除夕晚上,我们姐弟早早吃了晚饭,便与邻家伙伴相约慌着到村里池塘南边有电视的那一家看春晚。很多人聚集在屋里,板凳当然不够坐,大多数人选择站着。因为是过年,这家主人很宽容,对满屋子人并不反感。农村这一晚的规矩,是每家的大门都不兴上门拴的。来看电视的有大人、小孩,以年轻人和小孩居多。来看春晚的人越聚越多,后到的人只能站在堂屋门外边,踮着脚从众多的脑袋缝中看。每看到一个精彩的相声,大家便哄堂大笑。那时我们觉得每一个春晚节目都非常精彩,每一个节目都能引起我们的共鸣。直到李谷一唱起《难忘今宵》,我们才恋恋不舍各回各家,这时,村里已响起趁早“抢财”人家的放鞭炮声。我带着满满的兴奋,钻入被窝沉沉睡去。还没睡多久,我便被外面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惊醒,一阵接一阵,一波接一波。

医院除夕

2006年的除夕,我们全家人是在县中医院度过的。在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哥哥被村中一恶人袭击,头上全是伤口。在县中医院外的一个小饭店,我们几个陪护人员简单吃了一顿年夜饭。饭店老板已把做饭工具收拾好,等我们一走,他就要饭店关门回家过年。我扶头上绑着绷带的哥哥坐起,哥哥仍在重复讲述前天晚发生的惨烈一幕。这时,病房外的天空里忽然升起一束束好看的烟花,医院附近的住户鞭炮齐鸣,璀璨的烟花把医院的夜空装点得五彩缤纷。哥哥一改以前的沮丧,微笑着和我们说话,商量下一步如何找律师,如何伤情鉴定。袭击哥哥的那家人也恰住在这个医院,为防再被袭击,我从一五金店买来几根铁铸的炉条放在床垫下作武器,如果他们胆敢再犯,我们要拼死一搏。躺在医院的闲床上,我知道那晚什么时候入睡。

那时我的儿子才8岁,我问他对过年有什么感想。经历了那场恐怖气氛的儿子说,他不喜欢过年。我听后心情沉重。

小区除夕

算起来,今年是我们在县城过的第四个春节。虽然距老家不远,但我们已有十多年没在老家过除夕了。小区不同于村子,村里人可以互相串门、借物,谁家有红白喜事,本家亲戚、邻居都会参加。在小区,虽然认识的人见面互打招呼,但平时基本不怎么往来,即使住对门也不知姓名,更不用说拜年。看了2016年新闻联播版的春晚,我昏昏欲睡,才十点多便上床休息,比平时休息得还早。既然央视你有把春晚变成新闻联播的权利,但我也有选择不看的权利。不知什么时候,已有人家放鞭炮,咕噜噜,呯啪啪,如一列马队飞驰而来,震耳的声音仿佛就响在身边。此后,小区里放鞭炮的人家像赶趟儿一般连着放。时间不早了,起床,放鞭炮,吃过“扁食”,我们还要赶回老家给父母和长辈们拜年呢。这时天已大亮,小区的路上积满一层厚厚的鞭炮纸。

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回首一年年除夕,竟是半生的人生历程。当年全心操劳的父母,已经老迈。那些我每年都去拜年的亲戚、长辈,甚至个别英年同学,竟一个个辞世。将来还有多少除夕,在每个除夕又会是什么心情?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