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之水的博客
云掌财经专题作家
  共享经济——张五常半世纪前的佃农理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戴蒙 |  浏览(192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2-29 08:48:06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29 08:48:06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导读:2011年“共享经济”被《时代杂志》选为改变世界的十大概念之一。2015年共享经济可谓达到一个顶峰,Airbnb、Uber红极一时,甚至有激进者提出“共享经济”将实现“共产主义”。实际上,共享经济在本质上依然是产权与合约的一种制度安排,正是私有产权的严格界定,才有可能发展共享经济。理解共享经济的本质,可以帮我们更好的发现新的商业机遇。我们不妨跟随大师的思想,读一读产权理论巨擘张五常先生,在47年前成文的《佃农理论》中对于产权和合约的分析,来重新思考今天的共享经济。
  (搜狐财经思想库:让思维有乐趣,让思想有力量!汇集顶尖财经智慧,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旨在普及常识,为网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
  文/徐家健
  1、共享经济不是共产主义
  四年前,影片租赁业的Netflix 、汽车租赁的Zipcar 、民宿短租的Airbnb等公司成功颠覆传统行业,令“共享经济”的概念被捧到天上去。《经济学人》杂志以标题《互联网上什么也可以出租》来形容共享经济。
  据说,美国约有8 000万台电钻,但每台电钻一生的使用时间平均却只有13分钟,就业不足率近100%!标榜连电钻也有得出租的网上平台SnapGoods应运而生,电钻从此成了共享经济的模范例子。而四年后,SnapGoods宣告破产,媒体又开始质疑共享已死。
  高斯(注:大陆译为科斯,此处保留原文)的格言:“不清不楚,永不可能清楚地错。”
  不知道“共享”为何物,又怎能确定“共享”是生是死呢?“我的就是你的”产权界定不清,“协同消费”如何协同不楚。“共享”容易令人联想到“共产”,分别是后者涉及生产,而前者侧重消费。当产品市场和生产要素市场是同一市场,“共享”跟“共产”的产权约束分别何在?“共享”又可以在私产制度下生存吗?
  答案是肯定的。产权的理念比合约的来得抽象。张五常的论文《佃农理论》开创了合约经济学,读过该文都不难意识到“共享”其实是私产制度下的一种合约安排。
  从合约选择的角度看,问互联网时代世界会否走向共享主义的路,其实是问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会否导致租赁合约取代买卖合约?
  2、能否共享,取决于交易费用
  租赁合约自古皆有。庇古(A.C.Pigou)认为自耕地比租耕地优胜,皆因租约短暂,减少投资土地的意欲。美国卜凯 (J.L. Buck)教授的中国农业调查,却发现租耕地的生产效率不比自耕地的差。到了张五常的佃农理论,更推断出在竞争的局限条件大致一样的情况下,地主自耕自种,跟固定租金、雇用农民、甚至佃农分成等不同合约安排的收入亦大致相同。
  佃农理论令我们明白,使用权比所有权重要。当交易费用是零,采用租赁或买卖合约会得出相同的资源分配。以租赁合约取代买卖合约的共享主义,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每台电钻只能为拥有电钻产权的人提供13分钟的服务,皆因二手电钻一买一卖的交易费用不菲。当交易费用存在,合约的选择马上变成重要的经济课题。
  把共享经济捧到天上去的人,认为以租赁合约取代买卖合约能大大改善资源分配,其实是默认交易费用庞大。
  问题来了,虽然租用和买断都各有租客和买家的找寻成本,但租赁合约只是租出资产一段时期的使用权,而非把资产整体的使用权利买断。为防止资产出租后使用不当而大幅贬值,租赁合约必有其结构来维护合约相方利益,租赁涉及的额外监管成本由此而来。当租赁合约的交易费用比买卖合约的还要高,共享经济只能够是纸上谈兵。
  3、世界会走向共享主义的道路吗?
  2011年《时代杂志》选出「共享」为十大改变世界的概念之一时,点名赞掦 SnapGoods 及 Airbnb 两大共享新贵。四年过后,标榜连电钻也有得租的SnapGoods黯然离场,而出租民宿的Airbnb 却愈做愈大。为什么?
  解释生产商租用或拥有某些生产要素,Klein-Crawford-Alchian 合著的文章提出以下假说:生产商的某生产要素如果对此有生产商有特殊而难以分割的用途,这种生产要素宜拥有不宜租用,否则要准备面对卸责、勒索、敲诈等“过河拆桥”的问题。因此,我们看到电钻所需的特殊投资不会比民宿高,租电钻理应比租民宿流行。
  然而现实中,为什么Airbnb现在是市值数百亿美元的跨国企业,SnapGoods 却关门大吉?因为在地多人少的地方,要拥有避暑别墅作度假之用并非穷侈极奢之事。然而,想在每一个旅行工干的地方买屋,即使旅程完毕后把房屋卖出,一买一卖牵涉的利息成本、交易费用高昂,租给其他短期租客,怕房屋被弄至乌烟瘴气,监察费用是少不了的。酒店旅馆无须互联网已一直存在,是顺理成章。而酒店旅馆?立品牌,正是为了方便减低旅客避过黑店的找寻成本。相反,只数百元的电钻一般家庭都负担得起,出租电钻的生意根本从未普及过。
  互联网的大门打开了,新科技带来的交易费用下跌对各行各业却影响不一。从交易费用的局限转变分析合约安排的选择,我们可以推断出共享民宿大胜共享电钻的经济解释。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网上配对、验证、沟通、付款、评论等都大大减低了一般屋主租出房间给旅客的交易成本。
  另一方面,出租电钻的运输成本却未因互联网发展而下跌。运输成本的交易障碍,亦解释到靠出租电影DVD起家的网上平台Netflix 如何打败雄霸电影租赁业30年的 Blockbuster ——原因之一便是邮寄 DVD 比邮寄电钻成本轻得多。
  另一个例子是近年出租手表网上平台 ElevenJames 的兴起,以邮寄方式出租的手表都是名贵款式。相同运费,只有档次够高的才有市场,符合张五常先生发明的“好苹果往外销”(Shipping the Good Apples Out) 定律。
  4、佣金分成是共享经济的DNA
  半个世纪前张五常先生的《佃农理论》问:“农地的租约有佃农分成与固定租金,二者农民与地主洽商选择。关键问题是,佃农分成的监管费用明显地高于固定租金。在佃农分成下,地主要久不久监察佃农的操作,要雇用专家估计每亩的产量,而收获分成时要防止佃农把部分收藏起来,也要防止被分得劣质的产品。佃农要防止地主出术,选用一把斤两偏轻的秤。这些在三十年代的中国农业调查报告中屡有提及。固定租金可没这些麻烦:如果以殻或米作固定租金,记载说地主主要重视够干。佃农分成的监管费用明显比固定租金的为高,为什么前者会被采用呢?”
  佣金分成的监管费用明显比固定租金的为高,为什么优步采用前者,而传统的士台却一直只收取固定租金呢?没有互联网,车资现金交易,的士公司向的士司机收取佣金要估计司机收入,固定租金没有这些麻烦。有了互联网,优步采用监管费较高的佣金分成,最简单直接的解释当然是网上以信用卡付款免除了原本的监管费用。但即使佣金分成与固定租金的监管费用相约,优步选择佣金分成是个偶然吗?我不是这样看。除了优步,出租民宿的 Airbnb 也是采用佣金分成 (分别是屋主3%及租客 6%-12%) 的。股票博客http://blog.123.com.cn
  根据《佃农理论》的分析,选择分成合约是为了分担风险。尽管张五常对分担风险之说不太满意,支持这个解释的证据包括种麦的收成波幅比米的高,而佃农分成合约种麦的又比种米的普及。
  同一道理,我们想知道优步司机的收入是否较传统的士司机的来得大上大落?我没有一手数据,但一份优步发表的报告指出美国超过六成的受访优步司机是另有正职或兼职,过半数司机每周驾优步少于15小时,而每周驾优步35小时以上的只有一成半。换句话,不但全职的优步司机是少数,两个兼职优步司机工时相差亦可大可小。
  优步标榜给予司机的灵活工作时间,后果是不同司机的月入相差分分钟数以倍计。相比传统的士司机以全职为多,以分担风险来解释优步佣金分成的选择不是毫无道理。问题是,预先知道的收入高低并不是风险,例如兼职优步司机明知每周末下午才有空驾优步,他每月赚取的大概车资是不难预料的。以分担风险来解释Airbnb的佣金分成,亦要面对同一问题。
  最先对分担风险之说提出不满的,是张五常本人。把佃农分成视为有无数减责条款的固定租金合约,《经济解释》提出佃农分成的合约选择是减少未来天气等信息费用导致“不知量”的交易成本。以“不知量”解释分成,符合优步标榜给予司机的灵活工作时间的商业模式。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