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的博客

  存在的不必是合理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黎鸣 |  浏览(134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4-21 08:13:05 最后更新时间:2016-04-21 08:13:0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存在的不必是合理的

——存在的不必是合理的,可以说大多数的存在都是属于不合理的范畴,而只有百分比极少数存在的事物是真正合理的,正是因此,宇宙万物进化的历史非常缓慢,宇宙的进化可能花去了上千亿年以上,太阳系物质的进化花去了上百亿年,地球生命的进化花去了数十亿年,人类智慧的进化至少花去了数百甚至上千万年,而人类自身社会的进化,也至少花去了数万年,所以才慢慢地达到了今天的状态;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看到:西方文化存在的合理性高于中国文化存在的合理性、人类智慧存在的合理性高于所有生命物存在的合理性、生命物存在的合理性高于无机物质存在的合理性……;

——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存在的可能是合理的,但不必是合理的,尤其不必是完全合理的;存在的不合理性实际上是占据巨大比率的。人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中国孔儒的文化传统,基本上可以说,从一开头它就是不合理的,更是完全不合理的。

——中国人愚蠢地顽固继承孔儒文化传统,实质上是对于自己和子子孙孙永远巨大的灾难。

黑格尔的“存在的即合理的”命题,让不懂得逻辑的中国儒家文人们特别高兴。因为什么?因为他们所钟爱的孔丘及其儒家的传统文化,不管如何,在中国已经存在了两千多年,所以无论如何,它是存在其合理性的,也即至少是有它的一定程度合理成份的;既然如此,所以继承孔儒的文化传统,也应该是当然合理的。但是,我今天要告诉我的亲们,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黑格尔的这句话本身即是错误的,是不成立的。真正的结论应该是:存在的可能是合理的,但不必是合理的,更不必是完全合理的。我今天尤其必须指出:孔儒的存在,从来就不曾是合理的,它更是而且根本就是完全不合理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必须弄清楚,到底什么是“存在”?更又什么是“合理”?究竟应该“合”什么“理”?

按照存在主义的哲学,“存在”必须一分为三:过去的是“存在”,现在的是“此在”,未来的是“它在”;或者说,先验的是“存在”、经验的是“此在”,超验的是“它在”;或者说,抽象的是“存在”、具象的是“此在”、理想的是“它在”,等等等等。总之,关于“存在”,必须要有三分法。

那么什么是“合理的”呢?实际上“合理的”也同样应该有三分法:合乎先验的真理理性、合乎经验的规律理性、合乎超验的逻辑理性;或者说:合乎言说的真理理性、合乎行为的规律理性、合乎思维的逻辑理性;或者说,合乎抽象的真理理性、合乎具象的规律理性、合乎理想的逻辑理性,等等。真理是先验、抽象、言说的永恒的理;规律是经验、具象、行为的普遍的理;逻辑是超验、理想、思维的终极的理。

很显然,如果按照“存在的”这个概念来说,它基本上属于过去的时间范畴,也同时可能属于先验的、抽象的、真理的言说的范畴。所以,如果它要与“合理的”概念构成命题的话,就必须考虑到“同位”范畴的相关问题,虽然事实上在人们现象的、经验的、现实的生活之中,“存在的”东西,也会有延续到“此在的”时间范畴的可能,甚至更有延续到“它在的”的未来时间范畴的可能,所以必须认真地进行全面地(全息的)考察。

如果仅从“存在的”概念来说的话,很显然,它属于过去的时间范畴,或者也属于先验的、抽象的、言说的、真理的范畴。所以,如果说“存在的即合理的”,那么即应该判定,该“存在的”概念本身是否合乎真理理性;更如果它也延续到了现在的时间范畴的话,则必须判定,该“存在的”概念本身是否合乎规律理性;如果它还更延续到了未来时间范畴的话,则必须判定,该“存在的”概念本身是否合乎逻辑理性。正是因此,如果按照老子一、二、三的自然生成论的全息逻辑来说,“存在的”至多可能“合一部分理”,而不必合全部的理。正是因此,黑格尔的“存在的即合理的”命题,是不完全的,甚至是错误的,必须修改为:“存在的可能是合理的,但不必是合理的,更不必是完全合理的”,毕竟还可能根本就是不合理的,如果“存在的”不符合“真理的”范畴的话;这是因为,按照老子的全息逻辑规律:不合真理,必不合规律,更必不合逻辑。

问题的关键在于:“存在的”概念本身的时间性、先验性、抽象性、真理性、言说性等等均受到了非常清楚的限制。因为很可能“存在的”不仅是“存在”,而且还可能是“此在”,甚至“它在”。这里的讨论均为抽象的逻辑理论的探讨,而并不涉及到具体的事物概念。很显然,即使如此,我们也已经看到,如果从全息逻辑理论的意义上来看的话,黑格尔的“存在的即合理的”命题,也已经是不可能成立的,是缺乏全息逻辑的理论根据的。而必须修改为:“存在的可能是合理的,但不必是合理的,尤其不必是完全合理的。”既然只有合理的可能性,所以也必然地存在不合理的可能性。这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也即,存在的事物,更大的可能性,其实是它们的不合理性,而不是它们的必然的合理性。这从前面谈到的宇宙的、物质的、生命的、人类智慧的、人类社会的,等等的进化过程,即可明显看到。

如果我们更具体地以某种实例来进行讨论的话,问题就会显得更加清楚了。

我们现在就来直接讨论中国孔儒的文化传统。这个“文化传统”是存在的,甚至也可能是“此在的”,它应该或不应该还是“它在的”呢?我们应该为此进行慎重的讨论。

中国孔儒的文化传统的“存在”是“合理”的吗?我的回答,从它的一开始,它就是“不合理”的,为什么?

判定孔儒文化传统的“不合理”的最重要的根据是什么?是它符合人类社会先验的、抽象的、言说的真理性吗?什么是人类社会的重要的先验的、抽象的、言说的真理性?是“人人平等”的社会真理性。如果按照老子的全息逻辑一、二、三的自然生成论规律来说的话,至少,我们就已经可以判定它的完全的“不合理性”了。为什么?因为如果“不具备真理的合理性”,即必然“不具备规律的合理性”,更必然“不具备逻辑的合理性”。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中国孔儒的文化传统,不仅不具备社会真理的“合理性”,即不具备“人人平等”社会真理的合理性;也同样不具备社会规律的“合理性”,即不具备“人人自主、自律”的社会规律的合理性;事实上更不具备人类社会的精神智慧的,也即思维逻辑的“合理性”,即不具备“人人自生、自为、自长”,也即“人人自由”的社会精神智慧的逻辑的“合理性”。总之,中国孔儒的文化传统,完全、彻底、深刻地反人类社会、反人类精神智慧的全部“合理性”,也即,它根本就不具备任何人类社会的“合理性”。这样的文化传统,原本就是中国历史上中国人的精神和智慧的巨大的灾难,可是,中国人却把这种巨大的灾难性的“文化传统”整整盲目无知地传承了两千多年,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人类历史的教训啊!

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所推论得出的人类历史“文化决定论”,真是太正确了:正确合理的文化决定正确合理的和文明的人类历史,错误和不合理的文化决定错误的和不文明的人类历史。从人类历史的全部记录来进行分析,完全可以看到,相比较而言,西方文化是最正确、最合理的文化,而其他文化,尤其东方的所谓孔儒传统文化,只能属于错误的、不合理的文化之列,甚至是最错误和最不合理的文化之一。但是也必须看到,西方文化虽然最正确、最合理,但也绝对不是完全合理的文化,也即西方文化的合理性,虽然在全世界目前处于最不错误、最正确之列,但却绝对地不是完全合理的,它自身的不合理性实际上是始终都存在的。西方的文化,按照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来进行分析,其中的不合理性实际上已经在日益扩大,所谓西方的没落,绝对不是神话。尽管如此,我们更应该看到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孔儒文化传统”,绝对是世界上最错误、最不合理的文化,看不到这一点,中国人将不会有光明的未来。

在中国,真正最大的文化亮点,是老子全息逻辑“人学”的伟大智慧的光芒,在老子“人学”的基础之上,最有可能发展成长为世界上最正确、最合理的文化。2016,4,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