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运华的博客

  淋 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运华 |  浏览(114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4-27 11:43:42 最后更新时间:2016-04-27 11:43:42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现在流行步行健身。从家到单位约5里路,步行约25分钟。那天早晨,我决定步行上班。刚下楼出门,天上飘起零星小雨,也许下不大吧,我不想上楼拿伞。谁知越走雨越大,来到紫气大道,零星小雨变成密密麻麻的雨线。距家这么远了,我不想回家拿伞。已近五月,天气不冷,淋就淋吧,大不了全身淋湿。

雨越下越大,路上有穿梭的公交车,来往的行人大多打伞或穿雨衣。此时我当然可以选择乘公交车或出租车,但我不想那么娇气,仍选择步行。

以前我在乡村生活时,有多次淋雨经历。有一年,我还在上高中,秋收后村里该犁地种麦了,可一直干旱,无法种麦,家家户户开始抗旱。那时农民已不相信天气预报的鬼话了,明明说有雨,可到跟前,滴那么几滴猫尿就算过去了。所以即使天气预报有雨,家家户户仍然拉着抗旱工具下地。那天下午,我们拉着喷灌机正在河西那块田地浇灌,忽然天空乌云密布,豆大的雨滴砸在身上。我对父亲说,怎么办?回家吧。视土地如生命被旱情急得心焦如焚的父亲根本不理我,手持塑料管子专注地浇地。又起一阵冷风,紧接着哗的一声,大雨倾盆而下。大雨中我们慌乱卷收塑料管,父亲有头痛病,我怕大雨再把他淋头痛了,我大声让他到地头树下披上塑料布避雨。父亲不顾我说的话,坚持帮收管子。我们全淋湿透,衣服贴在身上,赤着脚一跐一滑,拉着喷灌机回家。

在我上初中、高中时,家里先后喂过骡、马、牛,为给它们保膘,夏天便要割草。牲畜对青草的喜爱甚于用麦麸和玉米糁做成的干料,暑假时给牲畜割草的任务便落到我的头上。村子附近的草早被割尽,我骑自行车到七八里外的河坡割草。那里的杂草茂盛,不长时间便能割一篮子。在一个下午,我在那个河坡刚蹲下没割多大会,天色便暗下来,不一会天昏地暗,像是傍晚来临。我赶紧骑自行车回家,没走多远,天空便像捣掉筲底般下起大雨,距家还远着呢,暴雨中我看到路上有很多像我一样落荒往家逃的人们。

数年前我毕业后在距家四五十里的乡政府上班。开始骑自行车,后来骑摩托车。冬天寒风凛冽,虽然我全副武装,戴着头盔、护膝、暖袖,但仍然挡不住手脚被冻得像猫咬般生疼。下大雪时,雪粒砸在头盔上,啪啪作响,迎面的雪粒打在脸上,锐疼。有时候赶上下大雨,雨淋得睁不开眼,但仍要骑行到达目的地。在柏油路上骑摩托车很顺畅,但每到距村子还有二三里的土路时,我便作难了。摩托车行驶在泥路上,两个车轮迅速卷起厚厚的粘泥,把车瓦塞得满满的,车轮不能转圈。我加大油门,摩托车排气筒冒着黑烟,哇哇响着硬往前行,车轮不转,泥地上拖下长长的车轮印。我费尽周折,用小棍把车瓦里塞的泥剜掉,走不几步又塞满。有时,我不得不把摩托车放在集市上一个诊所里,然后步行回家。

从泥土里走出来的孩子,早淋惯了风雨,没那么娇嫩。今天我行走在雨里,想起前一段晦暗的日子,那也是我必须要淋的一场雨。淋了这场雨,让我清醒以后还有很多风雨路要走,让我珍惜晴天朗日的可贵。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