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陋室清话(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记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508)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6-05-08 06:42:23 最后更新时间:2016-05-10 17:41:2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陋室清话

翁重德

 

  

“好年轻!”预约的电脑维修师傅到我家门口时、率性的我不由冒出一句。
少年时看高尔基某长篇小说,里头有一案件。被传来的嫌犯矢口坚持说他不知情更没参与。法官脱口问:“那么案发时你在哪里”?嫌犯应答说,那时他在某某处、可以找谁作证等等……,至此法官心里便有了点分教。
我这人笨、也喜欢简单一些人笑我傻。所引述该法官的心机、我的没有。我脱口而出的“好年轻”是第一感觉也是我的顾虑师傅这么年轻会不会经验不足?当然年龄跟经验跟技术不一定就划上等号。
 
这次我的电脑问题有点棘手门外汉自己拨弄不了、甚至找不到原因在哪里,因此难免对这位年轻师傅有这“多余的”顾虑。顾虑来自我的周全性格以及比较高的期待。
听到我的“好年轻”、年轻人笑笑回答:“不年轻了,都快30了。”我后来知道,他是1988年生人,属龙,今年足28岁了。唠家常的这会儿因此少了些陌生感。他说他姓李,叫他小李就行。
我怀疑我电脑的问题其中或许有显卡问题,在检测中还真的发现显卡的小风扇运转不良、那是老一代的产品与技术,不好修理还非换不可。此前联系电话里我说到了我的猜测因此小李带来了备用的新的显卡。在更换显卡的同时、小李顺便帮我细细清理了主板以及CPU风扇上的灰尘。我坐在旁边看他操作。以前我在农村以及在工厂劳动时没有跟师傅、领导也不会给我这所谓的大学毕业生安排师傅,每逢有师傅操作、我就站在后头默默看他们做。
问题硬件处理完,在我要求下小李帮我检测我电脑的系统检查我所安装的软件以及风险可能。他在我电脑前坐了下来、笃定如将军。我坐在旁边、依然是看他操作。
电脑修好了,已到午饭时间,出于礼貌我留该师傅吃便饭,他爽快留下来了。
 
之前,类似情况比如到吃饭时间如要挽留上门维修的师傅吃饭,他们一般会说公司规定不能吃饭包括不能收受客户礼品不能吃客户饮品等、可以喝白开水或矿泉水。
据我了解,该电脑技术公司是个小公司可是业务甚广含电脑组装销售维修等等。该公司发轫初期在“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经营理念下、在几年前一段时间里企业及个人客户多,效益还不错员工收入及待遇也还可以。那几年筚路蓝缕艰难中行进有个高歌猛进的气象。即使兵如流水般进进出出、可是旗下总保持着一支服务过得去的队伍,公司管理也较到位。
这几年该公司好像不怎么行了。人留不住,有时只好采取外挂的做法,公司纪律的稍为松弛就难免了,这状况让我想起以前曾经风行一时的话:小车不倒尽管推该公司为提高效益、不断提高服务费到了市场的极限,其结果是客户越来越少甚至公司频临倒闭
“老板卖掉了他的两套房子,才维持住他的公司”小李说。
房价跳跃式的涨,房租店租也是跳跃式的涨,物价也跟着涨,员工薪资以及相关劳动力成本运作成本也随之刚性上涨。
 
这多年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做得风生水起,房价突突突的如同飙发的拖拉机。反正屁民我是看不懂。
上世纪80年代我在河北秦皇岛港口看到一列列火车运送煤炭进港口堆场、再转驳到巨大的货轮出航。有人说:不知道这一(火车)车厢的煤能不能换回来一辆日本汽车?那时国人对性能良好的进口汽车颇为痴迷,曾经某机关申请自用车辆时就指定非进口车不可。看到一列列运煤列车,我叹息,国人无能,只能靠老祖宗留下的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换取人家的技术产品。后来的几十年直至今天都还是走的这条路。“比较优势”,无非是劳动力资源低廉的优势、环境包括水域“无惧”被污染的“优势”……,依然是以糟蹋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以换取GDP。现在则是“土地财政”、啃的还是老祖宗留下的这片土地……。都是在老祖宗留下的这片原来的青山绿水上打主意,而不是科学技术的发展与突破及文化创新及调整分配及体制改革……。蠢笨又死脑筋的我还想,在这样大环境下我们这些草民还能做什么?难道就整天想着捣鼓着炒房来发财?这不,一位没任何技术专长的老兄这多年就靠炒房已经拥有5套房产,据他说他现已拥有一千多万资产至少、这辈子高枕翘脚吃喝玩乐的已经“安啦”,这样、还需要刻苦读书还需要勤奋工作吗?
 
“老板问我有没有意愿接手他的公司?我哪有那能耐。……这需要团队”。这位“不年轻了,都快30了”的小李初生牛犊不怕虎、看去有所心动,也有所顾虑。——毕竟还年轻了些,没尝过创业守业的艰难、在这靠关系靠厚黑、社会价值观被颠覆以及庸官贪官横行的世道
而且,团队,外来词汇,我的理解是它的灵魂应是那种团队精神、而不是几个“朋友”或老乡的短近利益组合。大局意识、协作精神和服务精神,在共同目标下挥洒个性、表现特长保证成员共同完成任务目标。——不知道小李说的“团队”是不是就是团队精神是不是这层意思。
 
“我老家前多年建了一个钢铁厂。现在听说还要建一个LED厂。”小李说话间没有我以前常见的那种浅薄的廉价的兴奋喜悦与得色
浏览互联网论坛、有的青网民只要他那小小家乡有什么他所喜欢的新闻比如建高楼建新厂尤其GDP啥的,总要跳出来摆出来大大炫耀一番、相当的高调。尤其窝里斗传统“历久弥新”的福建一些地区。相互攀比、争斗,人与人之间、村和村之间……、总要找缘由甚至没事找事以“”过他人“压”过他人,或者是、老子“先前比你阔”然后与有荣焉施施然焉、自以为高人一等甚至鹤立鸡群于是他那原本脆弱不堪小小的便霎时强大了起来。
 
小李,从窝里斗传统地区出来好像没因此而自傲
“我那个村子的村主任被抓起来了。他贪了多少钱你知道吗。”
村领导私自藏进自家钱柜的巨量金钱来自拆迁补助款的截留。——“本来都是属于我们村民的钱。”他们村的乡亲这样说。当然也不排除弃卒保车等等其他情事,一般来说此类乌七八糟案件的的水都有些浑而且更不会浅。
不受制约的权力让一些人无限向往热切追求。本人曾经听到一位刚大学毕业的青年在公开场合宣称:我入党就是为了当官。让我这曾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听得一愣一愣的。而且居然这位老兄很快就被提拔为副处长接着是处长,勤恳工作默默奉献的其他人不服都不行。机关、学校……里头、有人为往上爬,弄虚作假阿谀奉承倾轧同事丧尽天良无所不用其极。而我们现代社会普遍价值观是升官发财被认为有出息。
沿海的村领导油水足。贫困山区大多没有投资建厂这等好事、可是村领导还是有人争着当,毕竟权力是个“好”东西,大凡农村当地公共资源如宅基地,以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大事小情多取决于村领导。
 
小李前几年生了一场病,花了不少医药费。“我父亲那一代6个兄弟姐妹。好在我亲戚多,每人借一点,(我)也就背了不少债。”他父亲曾经在十多年前在厦门开了一家小炒店,赚了一点钱回家将老房子翻修了一下。“老了,身体也不好,现在在老家。”他老家父母亲名下有茶山两三亩,另外龙眼树大几十株。他哥哥在厦门打工,只有父母两老在家,他老婆带着孩子住在隔壁村她的娘家。
茶叶市场现在有些疲软。而且,“茶青卖不了多少钱。”茶青到加工到上市进入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各个环节、大家都得赚钱而且都想“不吃亏”、这样就必须有人吃亏。一般说来,处于起始环节的个体茶农并没太多收益。而龙眼,市场零售价低、这直接伤害到果农。前几年一次我在长泰听一位县干部说他老家有几十株龙眼,今年就放任啦,任凭他人采摘。“工钱加运费都不抵售价。”
国人都是聪明的,在整个商品生产销售环节中人们总是寻找最大获利所在去拼搏,而且“厚黑着胜”——这在国内已经是个铁律。除非如相对弱势者所期待的、主事者考虑到行业整体健康发展以及社会公平正义而着手动真格保护各方正当权益。
 
小李的家庭正出现危机。“我老婆看我没出息,要跟我离婚。”村里许多人有了小汽车,体面,风光,“那些人比如搞短信诈骗的发了财……”小李有些鄙夷可是无奈:“可是那是真金白银。房子也盖了,房前屋后菜地花园,停车位,砖房,贴砖,两层半,楼顶泡茶……”。“老婆常常念叨……”
“孩子当然归我。是我生的。”小李已经在思考最后结局。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相当不幸的。
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之一,不论是一见钟情,还是青梅竹马,还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即便主角不是我本人、即便被无情关在美好的爱情大门之外,可是只要想到人世间还有如是让人温暖让人感叹的相亲相爱这美好感情,我依然感觉到这世界的美好,至少没那么黑暗及无可救药。
 
做人不自在,自在不做人,生老病死及日常苦痛辛劳等等难免,可是公平的上苍恩赐予世上每个人以无比珍贵的礼物、它们值得万分珍惜以终生以至身后,这就是美好感情与精神追求。精神追求这个另说。至于美好情感:父母之爱以及爱情以及寻常友谊……这些美好感情,拥有这些无疑的便拥有幸福与美好,这当然无关社会地位高低及财富的有无多寡以及运命起起落落沉沉浮浮。
安徒生童话《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曾经在少年的我心里留下印象。“‘很好,我喜欢这一切,’两个英国人都说,‘老是走下坡路,却老是快活……’”
白发苍髯垂老的我每想起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问候老师,问候博友。我进来太忙,上网少了,请谅解,祝福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布者 :王永利 (2016-05-23 08:55:11)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