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雨中(杂谈)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谈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930)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6-06-03 20:25:12 最后更新时间:2016-06-21 07:21:4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雨  中

 翁重德

 

   

前几天一天的傍晚,阵雨大作,一时间雨势大而疾,密集雨点击打着家家户户各式各样雨棚、集细小成博大的发出的撞击声响,应和着无边的潇潇雨声。窗前那七八株已长成五六层楼高的大王椰子树巨大的羽状复叶在急雨中无规则的缓缓婆娑着。感觉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不知什么时候才停歇的雨幕、雨声与杂乱声中。
此时窝在家里垂老的我感叹,有个得以避雨的地真好,不论华居或茅屋、甚至桥洞。

曾经多次有过被大雨阻在路上的经历,而且没有带伞。在空旷的路上走着走着,雨来了而且雨点渐大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慌不择路。瞅着前后左右哪儿有避雨的地儿、一找到目标所在就赶紧顶住雨点奔跑过去。
如果是店家门口的雨棚,还得考虑会不会影响人家生意,因此得先给店主或其店员一个询问眼神以征求人家意见。世间心存善念的人还是多数,多年来我还没遇到有谁拒绝给予临时借地避雨的。也因此、我才写那篇《旧事不旧——扶,还是不扶?》的小文,因为我觉得既有被动的善也一定会有主动的善,有善的种子就可以萌发善的生命力量。
大雨,在路上,即使带伞也还得避一避、如果不是急于赶路。大雨、又是稍带倾斜的雨,即便带伞、也差不多等于将裤脚和鞋子交付给雨水了。这时进店家门口躲雨,你得注意将滴水的伞尖伸出店外,以免我们走后留下一汪水迹。对人家的善意、同样得报以善意。

躲雨的时候,看雨中的马路、看路边雨中风景树、看路上撑着雨伞赶路的人……。
看到雨中嬉闹的年轻人,看到穿着崭新小雨鞋故意踩着积水走的幼童,看到撑伞的年轻母亲小心翼翼地护卫着她的宝贝……不由温暖于心、并想起自己无忧无虑幸福的童年与少年。而看到街边房产中介店门口看板上写的天价房价,再一次知道辛劳奔波勤勤恳恳一辈子垂老的我是何等贫穷何等无能,我们这个社会许多人对“无能”及“无能者”的鄙视蔑视与决绝远甚于对坑蒙拐骗偷强占的“恶”的鄙视蔑视决绝。
看到有私家车雨中疾驰而过溅起路面的积水、路人尤其是老太婆一时慌乱躲避不及,知道了什么叫做霸气!
望望天,盼着雨快些小下去,可偏偏不见雨有小下去的迹象,只好再等。

去年的一次我有些尴尬。气象预报说是“有时有阵雨”,关心天气预报的我出门前也在网上看到了知道了。根据以往经验,天气预报说准也准说不准也不准,比如、有时有阵雨,可以解说是某一任何时间段,可以解说为本市的岛内、或者岛外某区某地、或者和安溪长泰相邻的同安莲花镇或翔安海边小岛小嶝岛那些边远所在。因此有时有阵雨常常是不会下雨。我懒,出门不爱带伞。早先听从气象台预报“有时有阵雨”出门便带了一把折叠伞,有备无患,而结果时常是没用到,带出去又带回来,还丢过伞。我还解嘲说,我带了伞、将雨师毕星吓跑了。精神胜利了,可是受罪是实在的、尽管是还是小事,况且本人从来爱简单。
想了想、就没有带伞。
去的地方不算远,公交车下车后走了一段路。回程的时候,天说变就变,转眼间天上堆积起乌云,然后雨点,大颗的雨点,很快的雨点密集起来。路上有人在跑。我也跑,挤到一个水果店门口,商场门口已经有三两位和我一样的慌不择路者。淋雨本来也不算什么事。偏偏,我那天穿的是新皮鞋,才穿不久。
排水不畅,雨水很快漫上路面,而雨,依然故我的哗哗哗哗哗哗哗哗……。看看天,看看路面,看看我的新皮鞋,这时我想的是,等到雨小了,我怎么回去?东张西望中我看到相距两三家有一家杂货店,好在这家杂货店有卖塑料拖鞋以及雨伞,当然都是普通的廉价的那种。雨渐小了下来,我买了拖鞋雨伞,要了一个塑料袋,脱下我的新皮鞋装在塑料袋里拎着、赤脚穿着新买的拖鞋,撑着新买的雨伞,愉快的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人算不如天算,也因此古人有了敬畏也有了思索。而我就只想着自己这一时一地的个人困境、以及享受着困境得以缓解属于微末个人可怜兮兮的愉悦感。

穿新皮鞋就有了负担,细心呵护着、担心糟蹋了自己心爱的鞋子。当然不是买不起也不是“牺牲”不起、而是不忍,不忍于如此的价值与美好被自己无端糟践。自幼受到“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敬惜字纸”的教诲,常存敬畏,不敢或忘。

儿时喜欢嬉闹,比如趴在地上弹玻璃珠,甩纸片,我家附近乌石山山坡那片低矮的黄皮树,是我们几个小屁孩的乐园,树上“跑跑抓”、从一棵树攀援到另一棵树,这样、常常、穿在我们身上的衣服就容易“事故”、尽管我们很小心。因此我自小就喜欢破旧衣服,这样在玩在嬉闹的时候就比较畅快、无拘无束。少了拘束、也就能够尽情享受人间快意、比如爬树、攀援以及小伙伴嬉闹追逐中的无尽乐趣。
年轻时在闽西农村,春夏之交季节山地天气阴晴不定时晴时雨、或东边晴西边雨。农民多赤脚,他们自小生于斯长于斯行走于斯早已适应,而城市长大的我还一下子不能适应光脚在山上长途跋涉、尽管儿时喜欢赤脚、可那是在光洁的石板路上或水泥路上,穿过草鞋也学会编草鞋也请教过新草鞋如何浸水湿透捶打让草鞋松软、也许还是穿得不得法或是此前长期穿鞋、总是将我的双脚磨得出血,便只好穿解放鞋。解放鞋湿了脏了可以刷洗、穿破了可以补,无惧土路泥路石头路以及天气阴晴变化。一次在山上,一下子来了倾盆大雨,山上除了泥地石头、只有小树、躲无处躲,即使猫在树下也会被淋得一身上下湿透。只有让雨尽情的浇灌,雨水咪蒙了我的双眼,我双手从头发到脸充足地抹了下来、拉下一抹的雨水。已是初夏五月天,我脱下上衣拧干、光着上身一步一步往山下走。山路坎坷、还不能快走,更不能跑,到这份上、跑、跑得再快又有多大意义。
想起苏轼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喜欢苏轼、他的诗文他的字画。苏轼对沉浮荣辱的冷静旷达来自传统文化、更来自他坎坷遭遇中的体验与深刻的人生思考。这绝非是、比如现在一些人在墙上挂一幅西洋画中国山水或如“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名句或抄写汪国真周小平或拿到名牌大学学士硕士博士文凭后、仿佛就一下子提高了他(她)的思想境界。
不是本生或内在,皆是虚妄。而虚妄之于希望有如绝望。
多年前,在某寺院看到“无我”字样等匾额及某些对联,颇有感触。

窗外的雨还在下个不停,天色阴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歇。
家人都已经在家。
不知道此时路上什么场景?是否还有店门口站着躲雨的人、如曾经狼狈的我。不知道其他人现在在做什么?比如小区门口路边那位补鞋老头,雨中当然无法摆他的露天摊了,即使撑起他“富足”地拥有的硕大的破伞。没什么顾客了、在这雨天。这位老师傅多年前就想买个小套的二手房,结果本地房价蹭蹭蹭的往上猛涨、后来他已彻底失望。他始终租住在我们小区某阴暗潮湿的柴火间,起先月租150元、涨了几次现在已经300元了。房价涨,物价涨,鞋匠的工钱也涨了一点,没涨太多。他的顾客大多数是省吃俭用过日子的低收入者如我等,涨多了他这行当就没有生意了。

窗外,雨继续在下。

前,有一次也是大雨,路上的我收起雨伞在某店铺门前避雨。这店铺门口已经站着同样避雨的两个人,一位中年妇女,一位10岁上下的少年,少年脸色略显苍白。
我等待着雨小些可以继续走路,可是大雨在我焦急等待中毫无逐渐止歇的迹象。
不和陌生人说话,似乎已经是我们这社会多年来的通识。也许看我年老而且看去像是可以讲话的人,中年妇女轻轻叹息:“这雨,越来越大了。”难掩她的焦急心情。
听她的叙述,她们住在岛外集美,孩子病了,带孩子来厦门看病。已经从医院出来,没想到下雨而且越下越大,也没准备雨具。没拦到的士。孩子还在发烧。
我看了看站在旁边病怏怏的孩子,说,我帮你拦的士。说着撑起雨伞,往路边走去。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的士,眯着自幼近视的昏花老眼瞅着瞅着终于失望了、的士的显示有客。又等好久,盼到一辆,还是有客。我走回去,跟他们说,这样吧,我帮你买一把雨伞。于是我撑起我的雨伞往雨中走去,走了两家店,才买了一把雨伞。为什么要走两家店?我要买的雨伞必须是大的、足够他们两人合用,也最好便宜一些,尽管他们说要付钱,也不能让他们多掏冤枉钱。等我买到一把觉得差强人意的雨伞时已经有些久了,往回走还得一点时间吧。我急急的回来、望去他们俩还在那里。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要是他们走了,买的这我不需要的伞就得我自己带回家。更重要的是我白跑了一趟,为善不终哩。他们看到我走来也很高兴。直爽的中年妇女的高兴溢于言表:“我小孩还说你可能不来了”。我说:“很有可能。”三人都笑了。问我价钱,说着就要掏钱。“15元。”“这么便宜?”中年妇女不信。叫价18元,我讨价还价来的。旁边的小孩:“妈,你给爷爷30元。”我当然只能收下我所代付的15元钱,并弯下腰来对孩子笑了笑说:“孩子,有许多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高尚甚至神圣的东西,只是我们许多人并不将它当做一回事。”
在温暖气氛中和素不相识的这对母子道别后回家路上,我却不免的有着一丝凉意。孩子天真、不掩饰。他曾经担心我不会回来,说明在他幼小心里多少有着他对我们这社会及人际关系负面感受,其实这社会早已是互不信任互相提防的状态而且已经深入到骨髓,孩子并没看错,那是我们这环境影响他的,他只是耳濡目染、而又没得独立的思考。他不知道或不太相信人世间也会有美好的东西、或者说是本来就有美好的东西、虽然在不断地快速地消亡中。他叫她妈多付给我钱,我更宁愿他是出于真心的谢意、而不是年纪还小的他已经拥有了这个社会人们不得不有的世故与精明、以为每个人的所有活动都是为了一己之私、认为这世上人人熙熙攘攘无不为了个人利益获得。
想起以前听到的一个小孩的话:“奶奶,您走路要小心,如果您路上跌到,是没人扶您的”。前几天儿童节前后我又想起不久前雨中邂逅的这个孩子,并且我想,我们以及我们这个社会都给了孩子什么?我们应该给孩子什么?——我无法知道或预测我们今后社会走向、以及我们的生活环境是否还会有美感或秩序,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社会割裂与对立、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相互猜忌、相互计较、相互盘算、冷漠、混乱、无底线……,这些绝不是华夏悠久传统文化主流。

雨,还继续在下。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兰草汤浴驱蚊虫
端午时节送香粽
我祝阁下节日好
雄黄一杯庆升平

杲文川祝端午节安康!

发布者 :杲文川 (2016-06-09 09:44:13)  回复

学习了。

发布者 :高振华 (2016-06-03 22:54:20)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