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赵家堡纪行(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记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968)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6-07-05 09:35:48 最后更新时间:2016-07-17 10:38:0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赵家堡纪行
                                  翁重德
 
  
 
 
十一年前去了漳州市漳浦赵家堡。集体活动去的,几十人一起,热闹当然是热闹,带来众人所喜欢所希望享受的愉悦,也包括在下,这也是人生的一种满足感的获得。可要是你此行目的还包括“想要”或“获得”属于个人的观察体验与思考、也许就很难做到了。想想吧,跟在众人形成的“队伍”里头的你、得不时的注意不要掉队落单、还得不时的回答他人的问话或听他人的高见、又不能草草应付,这就需要还在心有旁骛的你收回注意力去倾听、顺着他的指向去看去辨识、去认真回答,……,人家可是诚心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管他或他或她、你自顾自、或者“哦哦哦”的似乎在听他,可是如是做派好像愚笨的我还做不到。如此这般的、还能让你自由自在的让自己的思绪自由地随意地充分地流动或驻足么。因此我那曾经的“赵家堡游”的印象与观感只是破碎的浮浅的。
 
当然我也没白走那一趟,对赵家堡村并非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这些印象当然也就只是2005年秋日某天某时的印象。
比如赵家堡那个我们土话叫做埕的坪,连片大屋前人工找平并石条铺设的那个埕,曾经秋阳下面那开阔明亮的感觉,而且秋高气爽,蓝天可人。走在埕上,我想象着,曾经,这里、这个埕、这个埕上活动或晒谷子或纳凉或泡茶的人们,几百年悠悠岁月里,曾经有过或见证过哪些事?
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避乱此地的赵宋太祖系的某的某子嗣重新扩建了赵家堡。过了二十四年也就是明崇祯十七年(1644425“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皇帝死国。527日,山海关战役爆发,是日下午,纵横北中国多年的李自成大顺军不敌满清军队。64日李自成退出北京。次日也就是65日,满清部族头领多尔衮率军进入并定都北京。接着就是清兵南下,不复大明河山。
重建的赵家堡在中原板荡那段“留发不留头”屈辱与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是怎么样的景象,我不得而知。在那个显得空旷的石板铺就的埕上,我望着天,数百年前大概也是这么湛蓝湛蓝的吧。而此时,跟在旅游队伍后头,我感觉自己差不多就要迷失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了。不过我知道,赵家堡的先民们在1644以前曾经有过40多年的自主活动自由呼吸:“偶听柯亭之竹篴,留滞人间;久虚石屋之烟霞,应超尘外。譬之孤天之鹤,尚眷旧枝;想彼弥空之云,亦归故岫”。那是在我们这片古老的华夏大地再次被后金血腥殖民之前。
 
赵家堡坐落在福建漳浦县畲乡湖西硕高山下,方圆0.5公里,一个远望去与普通福建村落并无太大不同的所在。它距城关绥安镇约38公里,距漳州市区约90公里。
据传,元初赵宋闽冲郡王赵若和(宋太祖赵匡胤之弟赵匡美的第10世孙)从广东崖山海战中逃出辗转到达漳浦,最后隐居在这里。至明万历年间赵若和十世孙赵范以进士历任磁州知州浙江按察使司副使等职,致仕归乡时,适逢沿海一带倭患猖獗于是按北宋故都布局立意修建城堡防御,并以此寄托对祖先帝业的思慕。万历四十七年(1609年)赵范之子赵义又扩建了外城。于是就有了我们所看到的这座已经加杂不少近现代建筑的明后期城堡。
 
南宋末年直至宋亡之后赵宋宗室被杀的不少。仅福建泉州,大宋福建安抚使兼沿海都置制使的蒲寿庚叛宋降元,“尽害宗室千余人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备极惨毒。”(《泉州府志·纪兵》),宋宗室太祖派十二世孙赵由《璿源图谱》:“……南外宗室三千余人,悉为其(蒲寿庚)害”。《永春云台赵氏族谱》记杀五千余人。“备极惨毒”说的是连妇孺小孩皆不得幸免。
蒲寿庚这样穷凶极恶者应不是全部。除泉州外,其他各地宋室后裔“漏网”的不少,至今潮汕尤其潮阳澄海、南澳岛、江苏句容、深圳石夏村、珠海斗门的南门和大赤坎……等地仍然繁衍生息着为数不等的赵宋宗室后裔。而如福建漳浦赵若和后裔按照宋故都布局立意重建堡寨的好像也就此一处。
赵家堡是以实体以建筑形式存在的历史记忆。和那些以文字形式或照片影像一样,它们都是人类的自觉的意志与行为。
人们可以沉默,可是他们是不会也不可能放弃记忆的。不由想起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里的话:“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许这里没有任何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无所谓。有一点是明确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值得寻求的东西。”
 
1279年(南宋祥兴二年,元至元十六年)的崖山海战(又称宋元崖门海战),四十三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便背着八岁的赵昺投海,随行十多万军民亦相继跳海。张世杰希望奉杨太后(杨淑妃)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再图后举。而杨太后听闻宋帝昺死讯后亦赴海自杀。在那时候再图恢复的不仅张世杰,据记载海战败后还有个别船只最后逃了出来,其中就有上述年仅十三岁的闽冲郡王赵若和以及侍臣许达甫、黄材等。逃出元军包围并克服风浪之后,他们顺着海流向北漂泊,希望能回到他的封地福州、再图恢复。但在厦门附近浯屿一带海面再遇台风袭击,他们只好解散随从,趁夜色弃船上岸潜入太武山下、隐藏下来。后,趁着元军懈怠,他们才辗转来到漳浦县的佛昙镇,改姓黄(“黄”,取“皇”的谐音)隐姓埋名居住下来。
 
也许是、以游牧民族为主体的蒙元的统治与管辖还略为粗放些、竟让一些赵宋后裔逃过追捕与残杀。360多年后,同样少数族群的满清部族政权及其爪牙对明室宗室的追杀则凌厉得多绵密得多血腥得多也“效率”得多,尽管他们故作姿态的为崇祯帝发丧并声称替汉人“报君父之仇”,也尽管其后的康熙帝数次到南京紫金山拜祭明孝陵、并下令求访明朝后裔使奉守朱氏世祀。——这些,蒙元统治者好像还不会、或还想不到、或觉得没必要或不屑于。
1966年秋冬之际趁着“大串联”我游览了南京北京西安成都几处古迹,看到一处“皇天无亲,惟德是辅”碑刻文字,我用纸和铅笔拓了下来。该文字出自《尚书·蔡仲之命》,“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为善不同,同归于治;为恶不同,同归于乱。尔其戒哉!慎厥初,惟厥终,终以不困;不惟厥终,终以困穷。懋乃攸绩,睦乃四邻,以蕃王室,以和兄弟,康济小民。率自中,无作聪明乱旧章。详乃视听,罔以侧言改厥度。则予一人汝嘉”。古人中的大智慧者说的许多都是天理人道!且历史教训累累皆是!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包括满清殖民政权在内我国历史上一些政权偏要而且总是以血腥的海量的屠杀与无所不为的欺骗愚弄等等无耻与惨烈的方式攫取与维持其少数专制政权。其结果、不仅治下的人民承受了无尽惨痛灾难、他们也终究付出被终结被唾弃的代价、不可逃脱。
 
漫行这个明万历年间重修的赵家堡,不由的想起明万历年间“清丈田粮”和“一条鞭法”,想起李时珍和他的《本草纲目》,想起王阳明王廷相他们,想起利玛窦及其《欧几里德几何》……,想起前后七子、汤显祖、董其昌、曹学佺、张岱……,想起他们对生命本体的体认与张扬以及对生活方式的重新认识……。——可是,多前行走在那些明代建筑群的时候,我怎么都无法荡入他们的境界,更不用说有那种散淡、冲和、空明的心境、那种足备风雅、那种适意与拓展、那种可喜!
 
赵家堡的导游勤谨敬业,可是他们未能让游客的我进入状况,本人觉得这是他们应该改进与应该努力之处。当然也许我只是个别。
多年前本人游武夷九曲十八弯的时候,主筏的艄公满肚子都是料都是段子,上至天文地理,下至社会官场,精力充沛的中年艄公边载着我们这些外地游客穿行于明山秀水之间,边有一搭没一搭的侃,引得筏子上我们这些游客欢乐开怀。也介绍山水,大抵都是“你看这座山这地像什么”之类。兼做导游的艄公有没有读过《旅游心理学》之类我不得而知,可是可以看出的是他们很懂得游客心理而且成功迎合了游客的需求。如同央视名主持人某,他的最大成功之处就是将观众的眼泪给引导出来,然后皆大欢喜——不管是主持人还是观众还是栏目组大家都获得了成就感。
 
还想再次访问赵家堡,那个我至今还记着的地方、那个遗留有明代中后期历史文化密码的所在、以及那湛蓝湛蓝的天空……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问好博友,我前一段太忙了,从莫斯科回来后,博客上不去了,今天给网管打了电话,博客才恢复了登录和发文功能,看到您给我的留言和评价,非常感动,十分感谢,同时非常欣赏和陶醉您的博客,祝福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布者 :王永利 (2016-07-14 13:24:34)  回复

历史血脉之传递,也张扬,也沉重。

发布者 :云卷云舒 (2016-07-11 06:01:21)  回复

赵家堡的典故还真不少!

发布者 :刘爱群 (2016-07-07 06:31:16)  回复

美丽的赵家堡,值得一去!

发布者 :张志辉 (2016-07-05 14:33:40)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