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道旁的猛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116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6-08-01 10:58:09 最后更新时间:2016-08-01 10:59:12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

这是老虎的特区,大道绕不开的宿命

这是猛兽的乐园,洪水凝固为道路的时刻

自以为龟缩在魔方,人人能驾驶自己的车轮

一动不动地深陷于疾驰

太慢了,太慢了,没有谁能一驰而过

这注定无法绕开的恐惧

谁能在车轮滚滚的钢铁里的静止一生

像城墙上的粉刷的粉,密室里张贴或撕下的画?

越平坦越平静越潜伏恐怖的风暴!

2

像一块铁   机械地驶过

就是生命的骨灰

像一根纹丝不动的木头   钉在驾驶座上

身边却坐着春天

后面还有花朵   后座上还坐有年衰的母性

都天注定一场自家内部的风暴

一杆漆黑的枪口   空虚的枪管就是行驶的道路

空荡荡的一生哑火无声

一颗子弹射出精液

表面屈服于子宫的血与火雨露与愤怒

啊,莫名的悲愤,你的名字叫女人

3

道路穿过丛林穿过兽区

穿过大地上林立的山头

荫道里隐藏的枪   空虚如也

却让无数女人怀孕分娩

生产后的母性有着无法言说的空荡,燎原的冲动

青春就要消逝了,路还漫漫无修远

神情就要遁入木雕泥塑了,路还遥遥无期

课本还没有翻开就已经霉烂在一起了

连震都成了最遥远的封存

啊,你的心里为什么还有时间和季节的记忆

车轮辗碎的历史都糅和在一起

留不下半点痕迹

道路在高墙林立的壁垒中前行

你以为是大地是照常的生活

道路在丛林中前弯曲你以为是家园

车轮翻滚已开到最快的可能你以为是第床上互换姿势

你驯服了什么,美丽的女人,及衰老的母亲

你眼中的幻像是什么    为什么幻像出现

你无法一节节地回避

4

只有在钢铁里才是生活

坦克无限地膨胀成宇宙   你没有一只穿山甲的安全

只有车轮上的座位是安全的

你已经获得了它们

当你离开一步   平地山峦

咫尺之内就窜出无数猛虎

老虎的营盘狼群的山寨毒蟒的深宫

瞬息就只为你呈现!

能够救你的,只有生你的母亲

苍老的母亲手无寸铁推开车门,奔向你

瘦小的老母亲悲愤万分离开座位,冲向虎口

那曾一夜夜和你缠绵插入你体内的枪

挣脱你的身体,   返回座位

你那生出的血脉,紧缩在钢铁里找不到腿和脚

任猛兽挟裹你   虎爪抓你曾无数次倾情的吻

抓烂一个时代柔软的乳峰

啊,只有钢铁才是生命

啊,只有旋转的车轮才是流畅

啊,只有蜷曲才是自由

啊,只有木偶和树才是生机勃勃的林荫道

5

别人,驶过的是岁月的终点

你驶过的是惊心动魄

冲动撕开静默世界的魔鬼

多少木偶在嘲笑夏天的按捺不住

多少树轮只记忆着顺从和坐着走过一生

你的血短暂地染红虎爪的谱系

在那个春天,你是朝气蓬勃的女学生

夏天还没有结束,你就是沦落虎口的女硕士

猛兽直掐你吻下的咽喉,抓没夏天虚幻的乳峰

你无法逃避鲜血从钢铁里涌流

你无法回避鲜血流出的方式

天注定。

6

你无法回避你是殉道的方式

因你而出现的丛林瞬息又潜伏平地的深处

多少乌鸦涂抹你依然在跳动的伤口

瞬息擦拭掉鲜血迸流的景象

蛊伸出无数张嘴伸成语言狂欢的枪口

射向冲出机械之躯的一老一少两种女性和母亲

血淋漓地擦拭闹市虎穴的血迹

平地上山大王吃人何其金科玉律

为民除去一对母老虎

如若被追究何其无辜

给它们的野性加冕  为尚存的野种弱冠相庆

人性像春天一样可耻就该死于虎口

野蛮是惟一的拯救和指望

7

没有人能够救你    魔兽只在你命中现身

没有人能够冲向你   魔兽会在每一个人的宿命中隐身

冲向你的只有你的母亲

冲向你母亲会是川流不息的猛兽群

大喇叭已经宣示过了

墙壁的标语退回了门口不在沿途刷贴

你还有埋怨谁?

看着你将撕碎,没有撕碎是猛兽也有爱美之心

足以让人感恩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