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行止进退——《小小十年》及相关(杂谈)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谈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1970)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6-08-06 11:04:32 最后更新时间:2016-11-05 10:58:44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行止进退——《小小十年》及相关

翁重德

 

 
  
    叶永《小小十年》我在少年时读过,到现在其内容已忘得差不多了、甚至连其故事梗概都不甚了了、相当的模糊了。可是,当年我阅读该书时的场景却印象很深:那是在冬天晚上,我家老屋里,灯下,母亲坐在床头和某亲戚唠着家常,我读《小小十年》。
 
书的内容当然吸引了我,否则我不会那么聚精会神地阅读、一直到困意袭来难以自已才不得不去睡觉。书中那种平民叙述、平民的情感、平民风俗等等都让我倍感亲切。
而在我来说、最有感受的却是看书时我所处那种温馨氛围、在母亲身边那种自幼以来的依偎与归属感,那种温暖,那种切切实实,包括母亲的絮絮细语、以及总是操劳的身影……。父亲病逝得早,可是我并没比他人缺少多少爱,享受着和他人同样的温暖、幸福,这是我切实的感觉。当然我所得到的每一份安宁与快乐、都意味着母亲因为我而失去属于她所应有每一份安逸、甚至加倍,在我这样孤苦贫困家庭。而我又是个很不懂事、不安分、傻傻的熊孩子,我异常顽劣与不懂事及其所造成的所有困扰、都无一例外的由劳苦的母亲默默承受着担当着包容着。
多年前访奉化溪口,瞻仰“蒋母之墓”,看到该墓前蒋介石先生生母王氏祸及贤慈,当年顽梗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靡涯”时、再一次想起我已故母亲以及儿子我的冥顽,再一次锥心痛楚。
天地悠悠,富贵如浮云。

多年前,又想起那本我读过又差不多不记得内容的叶永《小小十年》,便去查了一下这本小说相关以及作者。
知道了作者叶永1949年去了台湾而且在“国民党军队”任职,《中国国民党名人录》有他的介绍。如是“反动派”军政人员,我想、他的作品应该不太有可能在大陆再版了,即便鲁迅先生为他《小小十年》作了序。而我少年时阅读的1954年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先后再版的《小小十年》、都过几十年了,现在大概也不好借到了、即便公共图书馆。——于是只好放下。
而且,以前我小时候在母亲身边那种安宁中自由自在的感受、现在再也也不会有了。每想起都不无惆怅。

叶永蓁原名叶蓁,乳名崇余,号会西,又字剑榆,1908年出生于浙江乐清高岙。在《小小十年》这本自传体小说里、记录了叶永蓁21岁之前的经历。他十二岁时父亲亡故,在祖父的支持下,从乐清第三高等小学转学到省立第十师范学校附小,再继续学业、直至1926年从省立第十中学毕业。
叶永蓁个人经历的早期和我大体相似,我也7岁入学、也十八岁高中毕业,也贫穷。不过他处境比我好得多了。他有祖父母,而我祖父母早已亡故而且家境清寒。他12岁丧父。而我9岁时家父病逝。
家父讳逸山、大体上跟叶永蓁先生差不多同时代。家父师范毕业后也教书,也参加救亡,宣传,和同仁一起上街演《放下你的鞭子》等活报剧。抗战爆发,“二八年华遵母命”(《宦途倦遊》)家父投身抗战。“万里赴戎机,关山渡若飞”——我家住隆普营3号时、家里墙上还悬挂着家父青年时作品水墨“木兰从军”诗意画,深远辽阔大背景下、白雪皑皑中、骑在马上的少年回头眺望家乡。抗战胜利后家父因病辞职。那是肺结核晚期、这在当时是不治之症。待大陆政权更易时、先父病情早已每下愈况,稍一活动甚至走一段路就扶着墙喘得厉害。家境一贫如洗,连生存都艰难,“日长薯饭非经饱,夜冷破衾不御寒”(《养病(仿打油诗)》)。即便如此、家父对自己有生之年得以浴血抗战、得以报效家国而默默付出从来是无怨无悔!尽管他从来不言表。——家父那一代的人大多低调而坚忍。

叶永蓁,也是国民革命军一员。不过他后来去了台湾、历任国军陆军第九军第一六六师少将师长、金门防卫司令部少将副参谋长、陆军第五十四军副军长、“国防部”联合作战委员会委员。
大政府下的小国民。叶永蓁的人生轨迹,同样的也只有在那个时代或说是他的时代才可能有。

小小十年》第一章“父亲的死”到最后一章“重上征途”,说的是叶永蓁在1919-1929年、也就是他11岁到21岁这十年间他家庭、学校和社会生活情况。就是说、这本自传体小说“终了”于民国18年(1929年)。此后一直到民国65年(1976年)作者去世的这漫长的47年,《小小十年》没有直接表现。我们只能从其他方面包括之后叶永蓁的诗文继续了解他。
叶永蓁通过《小小十年》的写作和属于他个人的甜蜜也痛苦的过去作了个交割。“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此义理再生之身也。”(袁了凡《了凡四训》)
不由想起曹聚仁《万里行记》所叙述的另一个人:“李(叔同)师出家以后,就把他在俗世时候的印章封存起来,葬在西泠印社的岩壁间(并)凿有‘印冢’二字,表示‘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与俗世断绝关系了。”(《西泠印社》)很低调、可是决绝。
那时的人,说话,做事,喜乐由我,哭笑由我,行止进退由我,流动着的是自己身上的血、依从的是自主意识。只要合乎常理、顺乎伦理,想了,就切切实实的去做去践行。不必高呼“誓死捍卫”等等那些也许连他(她)自个儿都不一定相信的极端的词汇及表达方式。

《小小十年》原名《茵茵》。茵茵,是他小学低一年级的女同学,清纯活泼可爱,他暗恋着她,她是他心目中的天使。又听说,同班的赵泌也在追求茵茵。几年后,叶上了中学,茵则上了女师。在极度思念中,他斗胆给茵写了一封信,假说自己有个表妹也想上女师,问那里情况怎样。没想到茵茵很快就给他回了信,从此互相通起信来。但又听说茵已奉父母之命和赵泌订了婚,他不由悲叹道:“恰如刚从乌云包围中挣扎出来的月亮,再给乌云遮住一般。”
这感受无疑是痛苦的,可是他依然表现出坚韧与执着。而且茵茵也一再表达对他的爱。终于在一次缠绵热烈的聚会以后,茵茵回到家里给他写了一封信,彻底地摧毁了他苦心孤诣塑造多年的空中楼阁:父亲已和赵家安排好,要她和赵泌在暑期完婚,婚后则容许她继续升学,还说,她已同赵泌去拍了结婚照。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失恋,我想象出那是痛苦的、同时知道那种痛苦也只有真性情的人才会有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爱情,一定是人世间非常非常美妙的东西吧!可是说实在话,那种爱情的味道本人没机会体验、因而也无从有过失恋感受,从童蒙到现在古稀之年
并不是没有“清纯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也不是那女孩子不值得爱。情,藏于内心、萌动于深处,只是各有所喜欢各有所钟情、同时各人境遇也不一样。鲁迅青年时代的诗:“鸟啼铃语梦常萦,闲立花阴盼嫩晴。怵目飞红随蝶舞,开心茸碧绕阶生。天于绝代偏多妒,时至将离倍有情。最是令人愁不解,四檐疏雨送秋声。”(《惜花四律--步湘州藏春园主人韵》)相关感受应该许多人都有过、包括笨笨的我。
我初“更事”之后、从反右、三面红旗、反右倾……、一直到文化大革命,见过不少人与事,常常令率性的我惊心动魄、也为我个人今后的道路忧虑不已。考虑到自个儿政治身份与从“不思进取”以及注定的个人将来暗淡前途,我觉得我还没必要考虑个人情感问题。也许我唯有能够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有点离题了,赶紧打住。

失恋后、作者痛苦万分……。经过千回百转的自我拷问,他到底明白了,“我若是真爱一个人,便应该死心塌地去爱,保证她永远幸福,而因为爱她去杀死她的亲属,今后她能幸福吗?想到这里,就觉得我的愤怒也太可笑了,我反而应该祝茵茵幸福,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因此,我要为她和赵泌的婚礼写下我的祝辞:‘此是同命鸟,终生常并肩.愿君与赵泌,亿亿万万年’”。
作者将这段刻骨铭心的情感划上句号。于是便有了《茵茵》。可是作者并没走出“茵茵”。——这被鲁迅看出来了。《茵茵》摆在了鲁迅的桌面,鲁迅阅读后建议他要“侧重写时代,不要侧重写恋爱”。叶永蓁深受启发,对原稿大刀阔斧进行了修改。与此同时书名《茵茵》改为《小小十年》。
对《小小十年》及叶永蓁,鲁迅先生是器重的:“他描出了背着传统,又为世界思潮所激荡的一部分的青年的心,逐渐写来,并无遮瞒,也不装点,虽然间或有若干辩解,而这些辩解,却又正是脱去了自己的衣裳。至少,将为现在作一面明镜,为将来留一种记录,是无疑的罢。”“我极欣幸能绍介这真实的作品于中国,还渴望看见‘重上征途’以后之作的新吐的光芒。”(“《小小十年》小引”)

叶永蓁之后并没在文学上“重上征途”也没新吐光芒,他在上海居停了五年,1934年冬,黄浦江上插着太阳旗的日本军舰炮口对着外滩来回游弋的时候,曾经是国军的一员的他通过其黄埔军校第五期同学的关系回到国军,参加驱逐日寇出国门的抗日战争。
19372月,叶永蓁在《宇宙风》发表了一篇《再当丘八》以此告别文坛:“索性还是再去当丘八罢,妈的,同他拼一下。”为什么又当丘八?他说是受了爱因斯坦的启发。爱因斯坦被希特勒逐出了德国。有一位比利时青年问他:“你现在对于战争有什么感想?” 爱因斯坦回答:“你是一个比利时的青年,应该就来赞助战争;否则,你,你们,都将没有比利时了!非战主义在现在已经没有用了,现在你们只有赞助战争,赞助战争!”
马蹄疾《〈小小十年〉作者叶永蓁生平始末》叶永蓁的军旅生涯似乎要比文坛经历辉煌多了,极富传奇色彩。看来,叶永蓁走出了“茵茵”之后,已经再一次走出了属于他个人的“小小十年”。

自传体小说《小小十年》之后,叶永蓁杂文随笔的结集有《浮生集》生活书店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初版),又《绿意集》台湾华欣文化事业中心民国6212初版)、以及《御寇短评集》(台湾商务印书馆民国6011月初版,为王云五主编《人人文库》一种)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如今,郎平成了我们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儿媳妇,大家正打算等郎平这一段忙完了请到我们单位做报告呢。

因为郎平是身高1.84米的排球运动员,早年的郎平希望另一半能在身高和自己相匹配。很顺理成章地,她经人介绍和原八一队男排队员白帆相识恋爱,那也是郎平的初恋。
1987年,退役后的郎平和白帆准备去美国念书。出国之前,27岁的她和白帆在北京饭店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此后,两人一起到了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留学,1991年两人有了女儿白浪,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美好。
情况在1995年发生了变化。那一年,郎平在犹豫多时之后,终于决定要回国执教陷入低谷的中国女排;也是在那一年,郎平和丈夫白帆在美国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6年1月16日是个喜庆的日子,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育成,在京举行婚礼。
当天的婚礼由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主持人白岩松担任现场司仪,婚礼现场,双方至亲好友欢聚一堂。到贺的嘉宾中有众多排坛名宿,包括郎平的昔日恩师、她的排球生涯的领路人前国家体委主任袁伟民,前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前中国男排著名运动员汪嘉伟夫妇,前中国女排主教练陈忠和,老女排队长曹慧英,郎平随中国女排夺得三连冠的老搭档张蓉芳,队友朱玲、李延军,老女排首夺世界杯冠军的无名英雄张洁云、周鹿敏,老随队医生田永福等。
除了排球界的人士之外,著名电视解说员宋世雄和主持人张斌、中国短道速滑队奥运奥金牌教练李琰丶著名歌手沙宝亮、著名演员张瑜、中国探险家协会副主席张继民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韩志远丶喜梦宝集团董事长邱季端丶恒大集团副总裁刘永灼等文体界、学术界丶企业界的朋友,也来到现场,见证了郎平和王教授的幸福时刻。郎平女儿白浪特地从旧金山飞抵北京参加婚礼仪式。郎平曾经在海外执教十余年,有很多朋友是专程从美国、意大利、法国、奥地利、日本赶来参加婚礼的。
身材魁梧、风度儒雅的王育成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是学术界知名的宗教学者和文物鉴定专家。据郎平,最早认识王育成是在一次和朋友聚会时,当时两人交流不多。一年多以后,两人又一次在和这位共同的朋友相聚时见面,了解到对方也是单身,然后慢慢相识、相知、相爱。
郎平举办婚礼情定鉴宝专家 白岩松任现场司仪

发布者 :杲文川 (2016-09-04 22:19:42)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