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看病以及其他(杂谈)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谈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764)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6-08-20 18:44:09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4 13:56:28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看病以及其他

翁重德

  


    那是在去年,一天吃枣糕时,一不小心咬下去,“嘎嘣”!枣核将我的门牙硌得生疼,而且觉得情况不好。簌口后我手指轻轻碰触我刚才被硌的牙齿,有些痛是难免的了,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正如我刚刚所担心所料想的,我的那颗一会儿之前还好好的门牙“已然”有点松动。
    曾经的事,2010年一次吃玉米糕,玉米糕上有两粒红枣,我也是不小心、也是以为那红枣是经过去核处理的,一口咬下去便硌了门牙,也是枣核,也是造成门牙松动。那以后该门牙就不行了,连吃馒头都略为摇晃。于是我去了医院,牙医检查了一下,“不行了,得拔掉”,于是我这颗门牙随着该年轻牙医的一使劲便离开了我的身体。于是我说话的时候便有点漏风、尤其在发唇齿音的时候就不再完美。——至少我个人感觉如此。尽管是土生土长的福建人,FH我还是有分别的,这得益于我启蒙老师的严苛。
    去年的这一次“嘎嘣”,让我又想起2010年年那次的“嘎嘣”,我不无悲情的想,看来又得拔掉了我的另一颗门牙了!本来就又老又丑的个人形象那是没办法的事,就这开口“说话”吧,也许今后我说“蕃薯”的时候、其结果将会是类似“欢薯”的发音后果、尽管我心里明白必须读“番薯”、而且一定会有个发唇齿音的口腔动作。
之后我的口腔自是感觉异样,只要有口腔动作,便感觉那颗摇动的牙齿总是有些突出有些不适、跟其他牙齿不一样。吃饭的时候、只要是干饭、都得尽量避免碰触到那个牙,一不小心碰触到就会引起摇动并且痛,当然都是轻微的。数十年历遭坎坷与打击,我对个人运命早已麻木、或说是无所谓了,而这个小小的现实、冰冷的又是无可奈何的现实让我真的有点沮丧。
多天后我去菜市场时转道牙科医院。
医生大夫问了简要情况后,按照吩咐、我在洁净的牙科椅上躺下。“哪颗牙齿?”,然后医生用不知叫做什么的金属物件轻轻敲着我的那颗牙,还将他戴了手套的手指试着摇晃了几下。
“你这要拔掉。”果然是我最不愿意听、又意料中会有的“权威结论”。
“医生,请您看看有没有其他补救办法。……我就是想保留住我的这颗牙……”在绝望中我还在无谓地希翼看到希望的光、尽管我自己知道那是渺茫的应是不会有的。
“只能拔掉。”不可置疑的口气。与此同时我看到医生的眼睛是真诚的友善的。可知道,这是经过有关部门核准的正规的公办医院。当然我应该相信他们的医术与职业精神。
医生看出我的疑虑,指点我说,意思是,可以通过补牙来挽救既成事实,还带我到他们洁净的橱窗看里头所展示的各种各样假牙。看得我真有些心动。可是想到,以前听说是、镶嵌假牙之前先得将邻近牙齿的珐琅质磨去少许。于是我有了我认为必要、而医生觉得没必要的踌躇。
接着我走出医院。当然我那颗不幸的门牙暂时还留在我的口腔里头。需要的时候再来吧,我告诉我自己。有着医生的权威诊断、再有我本人几年前经历,看来我这颗门牙总要被拔除、在劫难逃了。
后来就是忙。
接下去的日子就是有些漫长的寒冬。南方的福建沿海的冬天气温并不是很低,主要是冻,然后就是来自海洋的东北季风。感觉不好,尤其我这衰老的身躯。在寒冬里这样那样的不适与挣扎,以及这样那样的无事忙,也不知怎么的、我那颗受伤牙齿以及口腔不适常常淡出我的身体感觉。
这样过了几个月,我的那颗受伤的牙齿居然不再动摇了,口腔内唇齿互动时也不再有那种违和感,可是我用手指摁着它、或试着摇动还依然有着那种不是太安然的感觉,我还是不敢在受伤门牙这一侧用力动作、如啃苹果肯玉米棒的时候。又过了几个月到现在,我这颗门牙已经差不多跟正常的牙一样了。——当然我还是得铭记深刻教训,今后小心护牙。

或许要问:那位牙科医生怎么会做出如此轻率的诊断?
我觉得,那位不知名的医生没什么大错。古稀之年的我、气血不足,医生按照我门牙受伤状况以及我身体状况、建议我将这颗已经摇动的门牙拔掉、这个应没啥问题。况且,如今,你要是对医生医德以及医院抱有太大的不合实际的期待、因而过于信任,那你就错了,而不是他或他或她错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位牙科医生只不过是“建议”,而没有强制你、没有花言巧语、甚至有意识地制造出危机让你处于“不得不”的境地。
至于他有没有商业动机、如推销他们的假牙,现在社会,也就这样了。知道了就好。

想起十多年前的一次。那时不像现在用手机来看时间,也许是数十年老习惯了,我都戴着我那块走得还算准的普通手表。
感觉我的手表总是有点慢,也好久没洗手表了,一次我看到路边一个修表摊,就径自走去。
知道我来意后,那个修表的中年人接过我的手表旋开后盖,看了看、一脸权威地说:“很脏,必须洗。”说着、正在抽烟的他似乎无意的对着我那块已经打开后盖的锃亮的手表机芯吐出一股浓烟,接着将手表后盖旋好后交给我说:要不要洗,你自己决定。
我已经说我就是来洗表的,意思很明确意愿也很清楚。“很脏”这样偏激的话、我没必要去认真去计较,当下社会风气大多这样,连那些专家教授、那些官员也大多这样、不必苛求于他。而是、做着似乎无意识的“吐烟”这样常人做不出也想不出的小动作、以将我逼到“不得不”的境地,那时我当然有些不快。我不乐见他人逼迫我,况且又如此下作。我心里在喊:“拜托,你可以不必这么做吗?”而最让人不快的甚至有些厌恶的是,已造成了既有事实以逼我就范的状态下,还要装作不强求的姿态。——于是我顺着他的话、接过手表说:“那就不洗了吧”。还需要和他多说什么话么。后来我找到另一家。又不是天下就这一家修表。

这个路边摊修表人当然属于恶质或“低下”哪一类,可是如果和机关或事业部门以及里头一些工作人相比、他仅仅是小巫、或者小小巫、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了的小巫。
修表匠,等等,那是在市场环境下,要是你觉得行,你就找他;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决然离开、并选择另一家。——而事业、机关,改开前的企业,你一旦进入、成为“单位”里头的人,你就差不多被处于“依附”地位。
要是你所“依附”的是真正“做事”的人那也就就罢了,士为知己者死、也算是得其所了。可是那些提拔的当今大小为官者大抵是要让你失望的。别看那些一个个昂昂然的又是本科硕博士学历又是一脸文化人样子、可他(她)脑袋瓜里头还大多是“落后就要挨打”“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官大一级压死人”以及“六亿人口不斗行吗”“赢在起跑线上”……等等那些货,他们所服膺的最“上乘”哲学还是“矛盾、对立、否定之否定”之类以及黑格尔。且不要跟他们谈什么“民生”啊“民主”啊“法律精神”啊甚至“天理良心”等等了,他们中的许多并不具备起码的人文素质。

而且令人黯然神伤的是进了那个门、你还暂时无法离开他们的,你依然的不得不看那些故作斯文的脸孔、不得不耐心的聆听那些逻辑不清的讲话与指示,除非你下决心不要了这个饭碗。
既然顾及家庭得养家糊口还不能做到“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又不想随波逐流、也无意于爬上去、或有意当官又耻于那些蝇营狗苟作为,便只有恭顺!
而实际情况是,你恭顺了也心甘情愿任劳任怨了也好像不行,除了被看做“无能”,你也许还得莫名其妙地承担莫名其妙的责任、你的劳动成果也许会莫名其妙地缩小或消失、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他人的成绩或政绩。其他的如待遇低下权益被缺失等等这里就不提了。
除了恭顺,还有一条康庄大道就是往上爬。而且这是受到鼓励的,按照现有制度安排,工资待遇甚至其他补贴等等都和职位挂钩。只要你被提拔了并授予了实权、即便小小科级,便一下子拥有了N多权力及好处,这个是你的,那个也是你的,还有那个那个也是你的,统统都是你的,包括人事建议权、事权或还包括财权。官本社会里那些权大着“漫”着哩、只要你依然获得上级领导的信任。人多有贪恋、多有权欲,多数人往往把持不住自己,如此诱惑之下,岂无“勇夫”!
要往上爬,首先得爬得上去,然后还得不被竞争关系的其他人或同僚或上司踹了下来。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必须厚而黑,必须付出代价包括做人底线的弃守。

本人慎重说明,本文所述仅只是对官场生态的粗浅认识,不涉任何的个人。且勿对号入座。如果那样、将埋没本人拳拳初衷与一片苦心。

象棋、跳棋、围棋……等等,我都下,水平很一般。可是这里不说棋艺水平,说的是各类棋的游戏规则。双方都是车马炮,都是黑白子,规定的格局,规定的规则,唯有的“不公平”的是谁先下子。蓝棋先、还是红棋先,不过这个也有规则,比如象棋可以轮流享有“先下”权利;围棋则是执黑的先,而执黑也有条件。游戏规则公平公正,输的一方没话说、技不如人输得口服心服。
前,有人找我下象棋,不是“楚河汉界”“车走直马跳日”的那种,而是将棋纸对折,将棋子倒伏、摆在对折的棋纸上,一个小格子摆放一个棋子,谁都看不到倒伏的棋子是什么。然后翻红的走红,翻蓝的走蓝。然后依照“将士相车马炮卒”依次排定大小吃子。要是你的卒的旁边是炮,你的卒又跑不掉便只有被吃。要是你翻开是一个可以通吃“相”以下所有的“士”,当然相当的快意,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也许你会高兴太早、人家恰好就在你的旁边翻出一个“将”你又无处可躲,这时你的“士”就不得不成仁。到这时,好像就不必下下去了吧,除非出现同样的奇迹。
我的棋友有时凯歌连连,兴高采烈。当然我有时也追亡逐北遁若飘风、击刺若雷电。——凭着的不是棋艺与智慧、而是翻出了“好牌”“硬牌”。
我的棋友不会下象棋、只会这种“非典型”的玩法,闲极无聊中纯粹为了娱乐、或说是打发时间。那天,在愉快氛围中下着棋的时候,我却莫名地沮丧起来。

我想起那些弱势人群数十年来实际处境,恰如这“翻子吃子”游戏中最弱的“卒”、在人欲横流而又无法自外的官本社会中、普通的或无意当官的他们——只要他本性淳厚或者读了一点圣贤的书——在劫难逃的“享有”被底层的运命,当然官二代富二代以及另有一些人除外。任何“爬上去”的谁、都可以将其臭脚随意搁着他的身上、即便他人品及能力及专业水平及工作业绩高于甚至远高于那些爬上去的人。他无可逃脱、也不能有任何不满,再说了,你的不满、有用吗。
在失去正常价值判断的场景下,别奢望什么公平正义了,也不必言说些什么、即便在只给自己看的日记里、即便对着自己最要好的无话不谈的朋友。这时“智慧老人”会及时的轻轻的告诉你:“明哲保身”“只扫自己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何不随波逐流”“要调整心态”“幸福生活”。至少至少,在残酷的权力场夹缝中微小的你还能苟活下来甚至全身而退、尽管卑微的甚至屈辱地,你还是应该谢谢“不杀之恩”的。
据说是“好死不如歹活”!满清以来,类似俗语、说教、信条、哲理、格言以至于戏文故事那是一套一套的。至今我所看到的听到的许多都是这些教你如何做个“聪明人”的话。
想起清人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很超脱很哲理也很无奈很沉重。

可是小人物我还是要胡思乱想一下,我们是否可以不必“翻子吃子”游戏形式的被框定被“人为”被固化。而换一种正常的公平公开公正的游戏规则、如“楚河汉界”“车走直马跳日”那种、或者黑白子……的那种,让每个人鲜活的生命“成为其所是”,活得自我、活得自在、活得有意义。

------------------------------------

昨晚敲打完这篇短文后,上床靠着枕头继续阅读许倬云《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9月版),看到里头一则文字有点意思,便顺手将它挂在本文后头。当然这段文字也许跟本文没啥关联:
“真正的知识分子,当是社会的良知,为社会提供对于世间事物的解释。知识不是商品,而是追寻解释与贯穿组织散乱的解释。没有这种系统性的解释,整个宇宙将在凌乱之中失去意义。人生价值也将因宇宙缺乏意义而无所附丽。……换句话说,太史公六家要旨包括的几派知识分子,原已有一定的规模与气象,足当前述知识分子为社会提供解释的任务。”

前,一位文化干部某处长说到“士农工商”时、说这里的“士”就是知识分子。我说,今天所谓的知识分子包括博士博士后教授专家等等也许并不就是这个“士”,“士农工商”的“士”应是有修齐治平抱负与济世济民顾天下的那类,否则他们凭什么排在“农工商”的前头?——昨晚读书看到许云先生这段话,我又想起前不久和那位干部的谈话。

                                                          2016年8月21日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欣赏,问好老师。

发布者 :刘美红 (2016-11-05 23:40:49)  回复

今天的社会,一些知识分子也抛弃了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奔钱去了。

发布者 :刘爱群 (2016-08-29 06:36:21)  回复

哀兵必胜,破釜沉舟,祝贺女排再次夺得奥运会金牌!全国人民扬眉吐气!

发布者 :杲文川 (2016-08-21 19:09:03)  回复

翁老师好!一口气拜读佳文,有鲁迅风格!

发布者 :邹善水 (2016-08-21 15:26:41)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