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英伦的博客
0型血:我的第三只眼!
-
纵有菩萨苦度,众生犹在苦海;
抑或耶稣在世,上帝离我甚远。
-
如转载、引用,请来信或注明出处。350672147@qq.com/http://blog.voc.com.cn/gaoyinglun123

  花垣洞冲村:一个有苗族巴代的地方/文配图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生活  文化 
  发布者:高英伦 |  浏览(6368)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6-09-01 00:37:11 最后更新时间:2016-09-01 01:32:58  
  本作品所属分类:诗意人生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花垣洞冲村:一个有苗族巴代的地方
阿伦/文配图


地瘠人耕石,山高马踏云。

----题记



蚩尤,中华人文三始祖之一。4600多年前,蚩尤部落在涿鹿之战中大败于炎黄部落联盟,四散逃亡,一路南迁、西迁,辗转来到湘西,在花垣、保靖、吉首三县市交界处,苗族祖先蚩尤化为武陵蚩尤山,子民休养生息,四处繁衍。
在花垣、保靖、吉首、凤凰三县一市交界处,有一条古老的武陵蚩尤大峡谷。在这个峡谷的东西两侧,分布着众多的悬崖苗寨,北段的双龙镇金龙村,就是一个声名鹊起的全国少数民族传统村寨。

武陵蚩尤山,位于金龙村峡谷南侧,大致呈东北--西南走向,蚩尤山头部缺失的圣冠是吕洞山。每逢节庆,苗族巴代祭师常在这些悬崖苗寨上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
在金龙村西侧的双龙镇境内,有一个苗族祭师颇负盛名的地方,叫洞冲村。
花垣洞冲村,是一个有苗族巴代的地方。洞冲村分为大洞冲和小洞冲两个自然寨,这里的祭师分为客祭师(简称客师)和苗祭师(称为巴代)。村部位于小洞冲,大洞冲却因为有一个叫石寿贵的苗族巴代而远近闻名。

走进大洞冲,缘于一本石寿贵与人合著的《湘西苗族巴代古歌》,我试图通过接触石寿贵,理清蚩尤苗族部落迁徙的历史经纬,弥补7月“千里单骑,寻找蚩尤”调研之旅的不足,从而有幸近距离与苗族巴代来一次学习之旅。
刚进寨子,见到了久违的乡下“捡瓦”,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通往苗寨的路口,扑面而来的是牛粪的味道。石墙弯弯,导出一条进寨之踏。乡村,乡味,乡愁,一切关于乡土的记忆,渐次展开,浓烈如酒。
驻足,抬眼是木板房,红辣椒,吊脚楼。

村舍俨然,部分水泥建筑格外扎眼。
我忍不住择一高处,伸长脖子,从这边望过去,从那边看过来。

靛瓦,土砖,石墙,所有乡土元素,随处可见。
炊烟起处,炒腊肉的味道,香风四窜,我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寨子的人告诉我,这条石板路通到石寿贵的家。我不急于马上见到他,而是先去寨子里,走走,听听,看看。
路,四通八达,寨里人大多在外打工,眼前这条过道,或许一年半载才会有偶尔的走动。

翠色从瓦屋那边抵达这边,初秋微凉,心律放缓,梢间的一声鸟语,足以打破整个寨子的宁静。
用杉木皮接屋檐水,省时省料,苗人真是一个智慧民族,形成一道独特风景。

在庭院前的丝瓜架下,一只公鸡警惕着外来客,如一位战神,坚守着它的领地。
一組石门柱立在旧址,令人抚今追昔,唏嘘不已。

太极阴阳鱼图案,据说有避邪功用,有的人家将此图察置于门扉,该习俗已传至贵州兴华乡摆贝苗寨,甚至成为苗族服饰上的重要元素。
石门依旧迎秋风,直待春燕衔泥归。

佛符避邪,反映了苗区文化的多元性。
这是客师“巴代札”祖坛第7代传承人龙六兵家的标识牌。花垣县双龙镇“苗族古歌”和苗族“巴代文化”已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龙六兵授徒龙春发、龙春朝,活动范围是花垣县及周边地区。

太极八卦图与佛谒并存,文化多元。
客师龙六兵的母亲今年80岁,依然乐观硬朗,看到我来访,热情地带我绕屋看一圈。她说,整栋房的木柱下端都朽烂了,只好硬化一下屋基。当时,我看到屋内通透,值钱的只是一个木柜,心里酸痛无比。

精神上的厚实远甚于物质,这张母亲的笑容定格在我的心里。
老人家送我到屋角,叫我转完寨子后到她家吃中饭。我眼里涩涩的,感动不已。

每当经过一栋栋木板房,看到农村的诸多事项,难免五味杂陈。
又一母亲的形象跳入眼帘,心情变得凝重起来。

这样的石头房,出现在石级高处,如农村被城镇化前的最后一次坚守。这是回不去的乡村么?
在村民的导引下,我转了半小时后,终于走进了巴代大师石寿贵的老屋。

由于事前没有预约,石寿贵家的老屋木门紧闭。
5分钟后,石寿贵与家人恰好回来了,冥冥中的安排,没有让我久等。

这样的木屋与蚩尤部落群的房子大体一样,只是石寿贵家的坛堂设置,陡增了一种神秘气息。他很聪明,肯动脑筋,居然在正堂屋顶设计了一组“明瓦”采光。
石寿贵是客师“巴代扎”第11代传人,更是苗师“巴代雄”第32代传人,他家也是花垣县国家级非遗名录“苗族古歌”和“巴代文化”传承坛堂。授徒石国福、石国鑫,活动范围是全国各地。

这是石寿贵的传承坛堂保护标识牌。
这块牌子可能是石寿贵自制的。

走进石寿贵的老屋再到新屋,终于开始了两人的文化交流。
石寿贵勤于思考,敢于发现,收集了大量苗族文化实物,整理了大量苗族文化资料,撰写发表了大量巴代文化文章,其坚守、执著、敢拚的精神,非常人能及。

他对我说,巴代文化是他在2004年10月凤凰的一次苗文化研讨会上率先提出来的。
他认为,巴代文化才是苗族的主流文化。他说,蚩尤部落涿鹿战败后,直到解放前,苗族长期受岐视,具七大特点:一是战败民族,二是逃亡民族,三是保守民族,四是与世隔绝的民族,五是不通王化的民族,六是山区民族,七是没有文字的民族。
这就是苗族巴代祭师石寿贵。巴代是苗族祭祀仪式、习俗仪式以及各种社会活动仪式的主持者,是苗族文化的传承者,是苗族的“上层”文化人,自古以来备受苗民尊崇。
石寿贵成果累累,悲哀的是每次出版书籍都是他(她)人冠名合著。
石寿贵的这些研究材料工程浩大,出版缺乏路径。他感叹:生前若不能出版,就只好传给下一代了。他的感伤、无奈,让人揪心的痛。

提到巴代文化的显隐“二元文化”,以及他提出的“自我精神不灭论”,他立即来了精神,思路清晰。
他认为,巴代文化的“自我精神不灭论”,属于一种“自我崇拜”,是苗族巴代文化的核心,不同于巫傩文化的核心是鬼神文化。

关于苗族巴代文化中的“自我”,他认为是人类精神的主体,究竟崇巫尚鬼,还是崇拜自我,体现出苗族文化的博大精神。
最后,石寿贵恳切希望,今后在苗族重大祭祀活动的时候,要让苗师在前,客师在后,他坚持苗师才能代表苗族的主流文化。谈着谈着,来电催他赶赴一场巴代活动。他主动加我微信,晚上找我聊了两小时,我钦佩他六十多岁的人,与时俱进,蛮拚的!

告别总是不舍,我想起了战神蚩尤。
“自我崇拜”,这个词萦绕不去。我们从蛮荒走来,一路上失去了什么,收获了什么?人,有时是需要“自我崇拜”的。

岁月静好!勿忘武陵之魂,得空了,多去乡下走走,听听巴代缅怀苗祖蚩尤的远祖祭歌……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很神秘,神秘的有些玄!可以探究、深挖的文化。

发布者 :苗怀敬 (2016-09-02 02:44:43)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