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蛮的博客
那些歌声,慢声细语地
轻轻巧巧
落在我的肩头

挥手一弹,落在纸上
成了诗句

深夜它们肩并肩,坐在窗台上
回望我......
  小蛮讲诗:《亡灵书》第六讲——第九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萧澍 |  浏览(9930) 评论 (32)  | 发布时间:2016-09-18 00:30:15 最后更新时间:2016-09-18 00:38:07  
  本作品所属分类:其他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小蛮讲诗:《亡灵书》第六讲——第九讲


  这部存在于古埃及陵墓中的《亡灵书》其实早讲完了,一直忙着读被窝老师布置的书目,以及与热爱诗与艺术的朋友们交流,所以这些音频一直没传到博客。今天传上来,是想把《亡灵书》系列讲诗做一个了结,因为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也已经开始讲了。
  小蛮讲诗,应该说是读诗,算是以自己的理解带着同样喜欢诗歌的朋友一起读。不敢说自己读的一定对,只能算是抛砖引玉启发一下爱诗,但又对诗陌生的朋友们的思路,希望小蛮的这些引读能帮到有这种需要的朋友,并渐渐进入到诗歌的殿堂,就算不写诗,能自此欣赏到诗歌的美,那么于小蛮来说,也算是做了一件事。


第六讲:

音频原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ElbzgBNzD0/

第七讲:
音频原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8WJeS3HMjFo/

第八讲:
音频原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OpfLXRdomY/

第九讲:
音频原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2GBaLsTnWg/

九 他把自己与奥西里斯合而为一

我是田野中的王子。

我是奥西里斯,
我就是贺鲁斯与拉,
与奥西里斯合而为一。

我在他诞生之室中
守着他的门户。
我在他诞生之时出世,
我就是奥西里斯。

具有他的心和力量,
我的青春
永远与他的青春在他所到之处
一同更生。

将他的杀害者杀害,我也
从黑暗中上升;
于是,我为了他的报复,
也为自己复仇。

把这一切奉献给他
装饰我的祭坛。
他携带了我一同
从死亡中上升。


 他将自己与拉合而为一


我是光明的主宰,自生的青春,
原始的生命的初生,无名的事物的初名。
我是岁月的王子;我的躯体是永恒;
我的形态是无尽,把黑暗践踏在下面。
请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居留在葡萄园中的主人,
漫游过城市的孩子,平原中的青年。
请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走向父亲的小孩,
光明的孩子,在黄昏中找到了他的亲人


十一 他把自己与那肢体分为多神的唯一之神合而为一



啊永存的圭笏的王国,
拉的灿烂之舟所停泊的安息之所,
神圣的形象的白色冠冕!
我来了!我是那小孩,正是那个孩子!
我的头发是努,我的脸是拉的圆盘,
我的眼睛是赫托尔,我的颈项是爱息斯;
我的躯体的每一肢节都是一位神,
我的骨与肉,是活着的神的名字。
托特庇护着我,直到永远,每天每天。
我如拉一般地来了,像那未经命名者般地
来了。我像昨日一样来了,
像那仍未被人称道的,千万年来
尽瘁于列国和万民的先知。
我是向那昨日,今日和明日的
大道走去的孩子。
我就是一,是那唯一,
不息地穿过一切天宇,
绕着他的路程前进;
他的瞬息在你的躯体中,而他的形象
安息在他们自己的庙堂里,隐秘而又显耀;
他把你们掌握在手中,却没有一只手
能将他握住;他知道年的名字和季候,
但你们,无论何等生物,却不能知晓;
岁月为他在不断的过去中回转,
辉煌地移向时间的终点。

是的,我是他,再也不会死亡;
无论人,无论成圣的死者,甚至无论众神
也不能从不朽的路上将我回转。


十二 他在白昼行走


我是昨日,今日和明日,
是创造了众神的隐秘着的神圣的灵魂,
饲养了那蒙恩者。

我是从死亡中上升者的主宰,
他的形象是死者之室的明灯,
他的神龛即是大地。

当天空以水晶照耀了,
便愉悦了我的道路,扩张的我的小径
并把我包裹在光里。

当黄昏封闭了神的眼睛
和墙边的门户,
请守护我的安宁,远离黑暗中的睡眠者。

在黎明中我打开了无花果树,
我的形态是一切男女的形态,
我的精灵是神。


十三 他防卫了他的心,抵抗破坏者



我是纯粹,我是语言的真实,我是凯旋,
我是田野中的王子,我是奥西里斯。
我在他的死室中与他一同诞生,
我与他同死,而现在我从死亡上升,
我的心曾在奥西里斯面前判决,
无人再把它从我带走。
是的,这,我的心,曾在奥西里斯面前
哭泣,并在审判的殿堂里哀求。
而现在,我胜利地在平安中坐着,
在那永恒的山顶。
伸出我的手,我握住南方的微风,
张开我的鼻孔,呼吸那西风;
我点亮了一朵灿烂的火花
给开启那千万年的大门的他引路。
我是幼小的植物和花朵的基本,
是永远开花的灌木花丛。


十四 他完成了他的胜利


欢呼,从月亮发光
行走过熙熙攘攘的黑夜
而高举着火炬的你。

我也来了,一个辉煌的灵魂。
站定我的脚跟,
藐视我的憧憧的仇敌。

大开死亡的门,
因为我携来了黄金的杖,
胜利地穿过黑暗。


十五 他走入女神赫托尔的家



我是纯粹的旅人。
你注视我,自从你看见我。
啊,门边守望的阿希,
看我也追随
赫托尔,
因为她是爱情。


十六 他登上了拉的小舟



欢呼你,大神,在你的舟中,
让我作你的水手!
允许我和旭日与落日的
舟子共语。
我走向你的港口,
啊带我与你同行;
在不眠的群星中
使我成为你的随从。
我不曾接触过污秽之物,
也没有接触过不神圣的东西;
清晨的舟和黄昏的舟
从你的祭坛上将我喂养。
白色的大麦做成我的面包,
红色的大麦做成我的麦酒;
这颗唱着礼赞的心是纯洁的,
从无敌的旅程中平安归来。
啊拉,让我与你一同航行
在你的舟中,啊旅人!


十七 他命令一阵清风



请开向我!
你是谁?你走向何方?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也是你们中的一个。
因为我出发,行向众神的庙,
我所行驶的船名叫灵魂的集合所。


十八 他认识西方的众灵魂



高高地,在那舍伯克之庙所矗立的旭日的山顶,
躺着一条满身燧石和闪耀的金属片的蛇。
他的名字是火居者;他是清晨之敌。
他拦住了拉的舟,使舟子蒙住在睡眠中。
但他将被束缚,而拉的舟向前航去,
是的,就是我,以有力的蛊惑制约了蛇,
羁束了旭日的敌人,直到拉重光了地平线。
我,就是我,羁束了他,
会见了西方的众灵魂,
以及落日之山的主宰,和赫托尔,
黄昏夫人。


十九 他认识东方的众灵魂


我,就是我,知道那东天门。
拉将从那黄金的清晨之舟中,从那里出来,
在清风之前到达胜利的港口。

就是我,扯起了清晨之帆;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旁与拉同行,
我是他的水手,永远在无尽的旅程之中。

我凝视着和平的田野,它的
壁垒以铁包裹,它的收获非常丰饶;
而那东方的众灵魂是不死的收割者。

我,就是我,看见那不死的凯旋,
当启明星神圣地在他们之间行走,
给予我和平的田野,我自己的城池。


二十 他用拉的名字战胜了邪恶的蛇


现在背转你的身去,退却,离开,啊蛇,
不然就将你掷下天池的深处
投入你的父亲所命定的屠宰场。
看吧,我的精灵像拉一样的上升,
我已变成可怕的拉的灵魂;
是的,我在恐怖之屋中出生。
现在,背转你的身去,离开,拉的箭
飞越过那幽暗;发光的投枪
在你的头上闪亮,并撕开你的头骨。
当咆哮的云在地平线上升起
以切齿的火,把你无言地桎栲在死亡里,
禁住了你的嘴,
使你的言词飞散在静默之中。
我在权威的殿堂中听见了神的声音。
欢呼!年老的台谟说,你的脸要坚强,
啊拉的战士,在我们的面前将邪恶赶走。
赛伯的声音也在叫喊:
欢呼吧!你们一切的王子,
确定那与太阳一同航行的座位,
现在带着武器起来,以闪电进攻。
欢呼!可爱的赫托尔说;而那些环行于
土耳其玉色的池水边的众神大声答应:
噢!我们要将那伟大者举于他的仇敌之上。
让你们和我们把赞美一同朗诵!
啊拉,你的可怕的光,在众神行进的声音中
诸天摇动,而那条蛇死去。

背转你的身去,退却,离开,啊蛇!
看吧,我是东方和西方的天空的拉。


二一 宛若莲花


我是纯洁的莲花,
拉神的气息养育了我
辉煌地发芽。

我从黑暗的地下升起
进入阳光的世界,
在田野开花。


二二 他像蛇撒迦


我是那条蛇,因年岁而肥胖,
我住在遥远的地区,
它一天天地死了又活,
我也如此死而复生。


二三 他祈求可以写字的砚台


欢呼,年老的神守着你的父亲,
不让托特将那藏书打开。
看着我,一个记录者,
好像托特,每天抄写
奥西里斯美丽的词句,
请答应我,永远使用我的墨水和砚台;
你将每天读到我写的记录,
并且发现我如此的尽职。


二四 他燃起了一柱火


贺鲁斯的发光的眼睛来了。
他平安地在黑暗中闪耀。
在地平线上,拉欢喜地见到
头把邪恶销毁。
抵御那赛特的权力,我与拉
点亮一柱火,而且追随于
他的扈从中,永远地崇拜着
那孪生姊妹的手。

贺鲁斯的眼睛平安地活着。


二五 他在地下歌唱


地上的躯体和田野中的灵魂
是纯洁的;
从我带着双倍欢欣的口中流出的赞美
是纯洁的。

蛇死在那
众神设立的地点,
奥西里斯活着,而他的宝座
安息在水上。

你的美丽是一条流动的小溪,
叫旅人驻足;
是游宴之屋,一切人
都在那里敬拜自己的神。

你的美丽是树立着圆柱的庭院
向拉燃烧着薰香。
你的脸比月光所照的
殿堂更加明亮。

你的头发掀起波涛
宛如东方的妇人,
黑如在地下
守住午夜的门户。

你的脸是天际的蔚蓝,
光亮如一块琉璃;
拉的光线照在你的脸上
使你的衣衫用黄金织成。

你的眉毛是孪生的女神
安坐在神坛上,
你的气息
如阵阵天风吹弯了谷子。

你的眼睛观望那黎明之山;
你的手是水晶的池沼;
你的两膝是一丛菅茅
有飞鸟在他们黄金的巢中歌唱。

你行走在幸福的路上,
眷顾着;
在众神的湖中洗净身体,
又踏上旅程。


二六 另一世界


这里,有为你的身体预备的饼饵,
为你的喉咙预备的凉水,
为你的鼻孔预备的甜蜜的清风,
而你满足了。

你不再在你的
选中的小径中颠簸,
一切邪恶与黑暗
全从你的心灵中落下。

在这里的河边,
喝水或洗你的手脚;
或者撒下你的网,
它一定充满跳跃的鱼。

哈辟的神圣的母牛
将她的乳浆给你,
扬扬得意的众神的美酒
将成为你每天的饮料。

白色的亚麻布是你的战袍,
你的草鞋闪着黄金的光彩;
你的武器凯旋,
不再有死亡来到。

现在,在旋风之上
你追随着你的王子,
现在,你在繁叶的树下
心旷神怡。

插翅登上天顶,
或者在和平的田野安眠;
白昼,太阳将你守护,
夜晚有升起的星辰。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虽未亲临讲授,但小蛮清晰的讲读声情并茂,深入浅出,旁征博引,非常棒!

博主回复
谢谢苏老师,小蛮发现小蛮每次讲课后,受益最大的人都是小蛮自己,哈哈~乘着讲课也是系统地梳理了一次小蛮对诗的认识,真的很好。
发布者 :苏萍 (2016-10-14 02:50:40)  回复

这样的博客很有味道!大势所趋,玩儿博客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

博主回复
向仍然在的同志们致敬!问好苗老师。
发布者 :苗怀敬 (2016-10-08 19:15:34)  回复

吓从何来?难道有鬼?

博主回复
。。。。。。
发布者 :段佩珠 (2016-09-23 07:38:35)  回复

偶也喜欢被窝呢,尤其那磁性滴嗓音,那憨憨的心思(专注于诗和艺术),所以,那“暖”非“常”暖,而特指也

博主回复
嗯,珠儿这样一说就不吓人了。。。
发布者 :段佩珠 (2016-09-22 20:55:39)  回复

@明华杨老师,被窝,暖男也。本质上是暖心暖精神小蛮,棒棒滴

博主回复
嗯,我们甘肃开文博会,俺们公司把互联网给关闭了。没想到乘小蛮上网不方便,珠儿就和杨老师合起伙儿拾掇小蛮呢啊?都是坏银啊!
被窝老师是暖男不假,问题他是别人的暖男,不是小蛮的呢,小蛮也干馋呢!
哈哈~
发布者 :段佩珠 (2016-09-22 07:02:37)  回复

小蛮老师,冒昧的打扰了,能加下我的QQ吗515946826

博主回复
您好莫名,小蛮加您了。
发布者 :莫名的感觉 (2016-09-21 23:37:13)  回复

小蛮讲这么多诗,写这么多诗。真历害,问好小蛮老师!

博主回复
罗老师好,亡灵书这首诗真不是小蛮写的,不好意思啊,让大家有这样的误会。
发布者 :罗孝松 (2016-09-21 11:33:40)  回复

小蛮老师真厉害,被窝里讲诗,分享给大家,无私呀!——哈哈!开玩笑的,俺知道,那个被窝非被窝,只是这名没法说。

博主回复
汗,小蛮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小蛮的意图,以杨老师的见识还是明白小蛮的意图的嘛,没想到杨老师也拿小蛮取笑呀,唉,这委屈真是没地方说!
发布者 :杨明华 (2016-09-21 09:23:23)  回复

我太忙,也学不了,问好小蛮!

博主回复
嗯嗯,理解的,没关系。
发布者 :高振华 (2016-09-20 23:05:17)  回复

小蛮讲了这么多,又写了这么多,得花了多少精力和时间啊!

博主回复
谢木子,这首诗是埃及人的,小蛮就是带着几个朋友读了一下,然后把这个过程录了下来,不费事的。小蛮讲诗是信手拈来。抱抱木子~
发布者 :李桂琴 (2016-09-19 15:01:05)  回复

小蛮老师是一个善于思考和总结的人,这般悟性,我表示钦佩!

博主回复
谢谢志辉,希望小蛮的读诗方法能对大家有启发。
发布者 :张志辉 (2016-09-18 15:47:56)  回复

拜读,祝小蛮老师愉快!

博主回复
谢谢霍老师鼓励呢。
发布者 :霍华 (2016-09-18 10:58:12)  回复

读不明白听不了,这可咋整?

博主回复
每个音频下面小蛮都发了音频原址……宁老师还是没兴趣听呗……
发布者 :宁肃 (2016-09-18 09:31:00)  回复

首席拜读,祝小蛮老师双节愉快!

博主回复

嗯嗯,谢谢肖老师,也祝您节日快乐。

发布者 :肖介汉 (2016-09-18 08:45:55)  回复
3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