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说说漳州(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记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866) 评论 (5)  | 发布时间:2016-09-20 13:25:4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08 19:33:3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说说漳州
 
翁重德
 
 
 
 
 
漳州,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
九龙江是福建仅次于闽江的大水系。其主流北溪的正源万安溪,发源于玳瑁山中心地带的连城曲溪乡黄胜村,流经漳平、华安、芗城、龙文、至龙海分南、中、北港一并注入厦门海域。西溪,其正源船场溪发源于博平岭山脉南侧龙岩境内的适中村,有流花山溪与船场溪、永丰溪与龙山溪等4条支流,先两两汇合、后在南靖靖城再汇合形成西溪干流,而后流经漳州平原、至福河与北溪汇合后东流入海。据福建省地情资料库、北溪在与西溪合流之前还有小池溪、小溪、雁石溪、丰城溪、新桥溪、宁洋河、新安溪、感化溪、坑子口溪、至溪、赤溪、西江溪、温水溪、仙溪、南房溪、坪溪、竹溪、林墩溪、龙津溪、马洋溪、仙都溪等支流。南溪在九龙江河口注入,其正源有两种说法,一是平和县红婆石山沟,一是平和县太极峰。
以上众多丰沛溪流冲刷与堆积、又因地形地势、千年万年数十万年、形成了福建沿海四大平原的最大平原漳州平原。该平原处于北纬24°~25°之间,正是亚热带(大致23.5°N-40°N附近)靠热带的方位。
漳州主城区及龙海亦即以前龙溪海澄正是在这水网纵横气候宜人的漳州平原上。

只要肯劳动肯付出、养活人口是没问题的,也因此安居乐业,也因此孕育了农耕文化为主的深厚的漳州地域文化。
说到这里,并不是说漳州就不具海洋文化。
我曾经专程去海澄走访曾经在明中后期“海舶鳞集、商贾咸聚”的月港遗址。夕阳下、差不多已经面目全非的古港全然不再有曾经文字或口口相传的那种“辉煌”,而显然就是沿海常见的河道以及寻常民生生态。如果不是看到那些关于月港的叙述,你压根儿不知道有这么一处地方、也不会想去,即便来到或经过这里、你也几乎不会有特别的注意。那天,在那里、以及附近,我彷徨良久,一直在寻找在发问。“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再一次、我感觉着时空变幻的无情与历史代序下的苍茫。
也因为有400多年前的月港繁忙,便有了如海澄张燮《东西洋考》等关于海道针经的著述。阅读《东西洋考》,里头许多记载,如东西洋各国简要绍介、当然那是400多年前的、前人对海外以至世界的粗浅认识,如是种种无不让我兴味盎然。很具体的航行针路、让你恍惚间似乎觉得自己身处数百年前浩瀚波涛之上、并感受着不测风雨、并充满着希望、如“从吕宋南下文莱”:“又從吕蓬【用坤未針五更,取芒煙山。】/ 芒煙山【用丁未針十更,取磨葉洋】/ 磨葉洋【用單未針、并丁未,取小煙山】/ 小煙山【其上有仙人掌,用丁未針五更,取七峰山】/ 七峰山【用單丁五更,取巴荖圓】/ 巴荖圓【用丁未五更,取羅蔔山】……”让我遐想、穿越。
前几年兴趣所至我在古玩市场买了一个仅碗口大的木质旧罗盘,这个有些年代了、是老东西,当然说不上“很久很久以前”、也许都够不上张燮的那个让我神往的明代。罗盘上仅简单刻有天干,矿物涂料已脱落殆尽、只剩下很认真看才看到的深入木质的少少许残留,中心位处的指针也缺如了、我都无法想象到它原来是什么样子。这件曾经伴随着航行人在大海上待过并给以指明方向的物件、看去早已退休并成为废弃物件或孩童的玩物,如今它陪伴着我这无聊透顶的老人。

我多次去过漳州。第一次是我自行去的,那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
漳州是距离厦门最近的设区市,距离福州也不是太远,住在福州厦门的我都年近半百了都还不知道它是什么“长相”。他们每提到漳州或者在文字上写到漳州,我每都茫然,连插话的份儿都没。
于是某休息日我到湖滨南路长途汽车站搭乘长途汽车、颠簸到达漳州。
可知道上世纪90年代初福建公路路况不是太好。不要说厦门到漳州了,就是福建省公路主干线的福厦公路也同样不行,坡度大弯道多路面不平。福州洋头口长途汽车南站89点出发、下午34点才抵达厦门,从厦门到福州也同样。中途得在惠安涂岭或莆田某地吃午饭、如果你不想挨饿。记得也就在90年代初,我在厦门宾馆明宵厅参加有关厦门城市发展研讨会时,与会的邓子基先生拍了桌子:我国沿海各省甚至内陆省区有的都已经有了高速公路,就福建目前还是空白。
此前那几年福建省又冒了一个尖、正全神贯注的搞“社会主义教育”。几十年来、类似的别出心裁“冒尖”事、福建省没少干过,比如1950年某些城市将该地被军事征服的日子用以命名本市主要街道,如福州八一七路、泉州九一路、漳州石码九二路……;又比如、五十年代末福州厦门当局将普通居民自有房产除自住外一并予以“改造”将产权收归地方房产局。
和其他长途汽车站一样、漳州长途汽车站也是繁华的喧闹的糟杂的。我下车后匆匆赶着去南山寺。然后就在漳州市区随意逛逛、“看看漳州新面貌”、然后再赶回厦门。那时厦门漳州之间陆路除了长途汽车,还有火车普客班次厦门火车站到郭坑火车站,不过郭坑到漳州市区还有一段路当然不太远。
漳州南山寺跟本省福州的涌泉寺、西禅寺、林阳寺、地藏寺、崇圣寺,厦门的南普陀寺,莆田的广化寺、慈寿寺、光孝寺,福清的万福寺,泉州开元寺,晋江的龙山寺,南山寺,华严寺,宁德县支提华严寺,都是知名古刹,被列入汉传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名单。
据《龙溪县志·古迹》记载,南山寺原名“报劬崇福禅寺”,唐开元年间(公元713741年)太子太傅陈邕建,至明朝才改称南山寺。而那时、也就是20多年前我去的时候该寺院正关闭中,而且显得有些破旧,那是和厦门南普陀寺的振作与人气相比,我不知道是因破旧而被冷落、还是因被冷落而破旧、还是还有其他。
寺院是礼佛清修之地,不是旅游景点,所在清静些甚至破旧些其实没什么关系的。清净觉知。觉知是什么?觉知就是修为你的心。此时、万缘放下,一念不生,不同样也是在礼佛吗?尽管殿门没开,也没有香烛的氤氲,在殿门外徘徊、我也同样感受着那种世外与旷远。
离开南山寺后,就是乱逛,具体去了哪里,现在着实的忘了。印象中似乎还去了延安路一处私营大书店,那里有各类书、品种挺多的,大多正规出版的书籍在该店散客购书同样可以打较多的折扣、如八折或七五折吧。这对收入微薄而又想买几本书的我来说颇有吸引力。
以后我又多次去了漳州,都是公差,都很匆忙。

九龙江的出口是厦门海域,鼓浪屿以西到海门岛这一片、海潮与江流交会、貌似平静的水面以下海流江流冲撞而不定。看此处地图地形图,九龙江恰似一条滚动着的出海巨龙,厦门海域那些岛屿、嘉禾屿、鼓浪屿、青屿、浯屿、相思屿、海门岛、乌礁岛……等等宛如九龙江这条巨龙龙口的明珠,而嘉禾屿(厦门岛)是其中最明亮的珠。
多年前一天假日、我在厦门第一码头买了一张船票乘渡轮溯江而上、老旧的硕大渡轮船速极慢极慢、在九龙江口宽阔江面上“噗噗噗”的将我们一船的人送到了石码码头。——那时曾经有人告诉我,乘渡轮从厦门到石码得一个多小时,可要是乘快艇、不到半小时就可以将你送到石码。我又不赶时间、我就想体验并咀嚼那种慢速感觉。
石码古镇,据说原名叫做石溪,明宣德年间改称锦江,明弘治以后“都人以当地海潮上下湍激,屡有崩溃,乃沿江垒石筑十二坝以障之”、因而有了“石码”这延续到今天的称呼。据该记载,明代中叶以前石码镇是滨海的。而沧海桑田,我今天所看到的石码已然滨江而不再滨海。
我想象着数百年前滨海的石码和今天滨江的石码、其环境与景物、其物产与交通、其人文与习俗、等等等等的有什么不同。
石码到漳州市区很近,我在同样简易而且有些清静的石码汽车站乘车到了相比之下有着大城市范的漳州市区。

这一次我在漳州逛来逛去,逛到人家家里去了。遇到一位老朋友,他力邀我去他家坐坐。
那是一条小巷子,那种碎石拼成的石板路,路面被踩踏得无比光滑、感觉要没有百年以上人来人往的光景绝不会有如此模样。然后就是这位老朋友的家,同样老岁月痕迹的石板路面、老木屋、已经磨损略微下陷的低低的木门槛。然后,我们坐下,泡茶。
我想起我老家福州隆普营老巷子,我童年时在巷子里奔跑、跑跑抓、滚铁圈、小伙伴们趴在地上甩纸片,时不时那些行走着的大妈、她们有的挎着菜篮子,有时还听到从远而近的吆喝:“破棉破袄~”“旧家私收买~”不知道怎的、那时听着不由感觉到一种苍凉。最想念的当然是我的家、那片老屋。母亲所在、便是我的家。我后来为谋生各地奔波,假期赶着回家,道山路或道山铺转进我们小巷子隆普营,看到我家二楼那风雨洗旧了的外墙、感觉着回归与安宁。
多年了,漳州那条小巷子、那个朋友的家、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跟我老家隆普营一样被拆建了?我不知道。而在我所居住的今天厦门,我被持续地感受到城建的强大力度。到处新建的大楼、高楼,如雨后春笋,一片“现代化”热闹景象、实现着一些人所心仪的香港城建模样。走在路上时不时看到装修一新的房地产中介店,中介店门口看板上醒目的售房消息。此前在某工厂打工或者就直接来自农村、现穿上衬衣、系了领带、胸前悬着塑料制作的牌牌的中介,路上走着,成了城市新风景线。

地区而言,漳州黄道周(15851646年)以及林语堂(1895-1976年)等等都是微末我所崇敬。尤其明末学者石斋先生黄道周。
多年前游东山,东山友人指着海上远处一处小小岛屿介绍说,“黄道周曾经在这个岛上读书”。那时黄道周18岁,在该小岛塔屿耕读攻《易》。看着孤悬于泱泱汹汹之中那个显得有些苍茫的小突起,我不由感慨,凡能够让民众看到希望、并为之孜孜以求的,那必定是光明的社会、或者是公道为主流的社会。另外,“天下称直谏者,必曰黄石斋。”入仕后黄道周敢说敢谏、说明了他的底气,也说明了他的君王崇祯皇帝不管怎么说也应是有道之君。要不,你去“直谏”康雍乾那些皇帝看看。
而漳州龙海本地乡贤,除上文所述的海滨逸史张燮(15741640年)外,此前还有南宋理学家北溪先生陈淳(11591223年),陈淳是朱熹晚年门生,他所著《北溪字义》是阐释理学的重要著作。
当然远不止以上所述、还有不少。如清中期出身龙溪白礁潘厝贫苦人家的潘振承(1714l788年),这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商人,他被称为十八世纪的胡雪岩,不同的是潘振承所从事的是进出口贸易。我最早是在马士(H.B.Morse,18551934)《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得知这位广州十三行潘启官及其潘有度等后裔的大名的,不过在那时我并不知道他是漳州人。

漳州让我想念的还有某小吃店清汤面,美味的料宽宽的汤,我口味清淡,叫餐的时候不忘跟老板交待说“不要太咸”。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国庆快乐!

发布者 :刘爱群 (2016-10-01 07:20:46)  回复

提到漳州,偶首先联想的就是水仙问好翁老师(偶滴姥姥名字叫“水仙”,漳州水仙最出名)

发布者 :段佩珠 (2016-09-23 09:30:23)  回复

北京人知道漳州,主要是漳州的水仙花拿到北京去卖。


9月21日是“世界 老年痴呆日”,1910年这种病被命名为 阿尔茨海默病。在这一天,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将组织一系列 活动。目前中国有 老年痴呆患者500万人之多,占世界总病例数的四分之一强,而且每年平均有30万新发病例。目前中国 老年痴呆的患病率已随着年龄的升高呈显著增长趋势:75岁以上达8.26%,80岁以上高达11.4%; 老年痴呆的患者 女性多于 男性,60岁以上妇女患老年痴呆,通常是相匹配男性的2到3倍。每年在全世界的许多国家和地区都要举办这个宣传日 活动,使全 社会都懂得老年痴呆病的 预防是非常重要的,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发布者 :杲文川 (2016-09-21 09:26:13)  回复

哈,现在的寺院,全变成挣钱的旅游景点了!

发布者 :刘爱群 (2016-09-21 05:32:09)  回复

不要太咸,好习惯!欣赏问好!

发布者 :高振华 (2016-09-20 22:54:34)  回复
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