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石头的博客
    物不得其平则鸣,文章情发于心端。倥偬人生三十年,回望乡土八千里。常凝望于天际,更伫立于江边,念天地之悠悠,独潸然而泪下。
  今天,我们为什么还纪念长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彭永 |  浏览(1277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10-20 14:32:33 最后更新时间:2016-10-20 14:32:33  
  本作品所属分类:时政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今天,我们为什么还纪念长征

彭石头

 

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随着胜利纪念日的到来,官方各种纪念活动接踵登场,民间舆论场也不断升温。对于这样的历史大事件,官方口径和民间评价并不完全一致。石头君认为,这是正常的,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若完全重合,这个国家要么集体失常陷入狂热,要么噤若寒蝉不敢发声。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完全对立,则政府公信力近乎为零,陷入“塔夫脱”效应,老百姓就变成了老不信。但可喜的是,这段时间,尽管“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但就整体而言,长征已经形成共识,这是民族的共同记忆,悲壮的英雄史诗。

 

不为别的,只为看清长征的真面目

 

习近平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的必修课。这启迪我们,研究长征,要从党史、国史、军史乃至战史的角度去考虑。只有这样,才能从多维度把握长征的历史方位,认识其本来面目。

从党史看,长征是中国共产党走向独立的大转圜。中国的革命,既得益于共产国际的大力支持,也吃过共产国际教条主义的大亏。长征的过程,就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同共产国际集中制领导的倾教条主义错误抗争的过程。井冈山根据地,以及后来的中央苏区,实际上是毛泽东、朱德等人一手建立起来的,但是领导权却被博古等人捧着共产国际尚方宝剑的人轻易夺去。湘江战役的惨败,使红军认识到,外国的和尚念不好中国的经。正是失败,将共产国际拉下神坛,为山沟沟的马克思主义重新占据领导地位提供了契机。通道转兵、黎平会议,直至在遵义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也从此时起,共产国际与中国脱离了联系,中国共产党走上了独立自主的道路,中国革命才转危为安。

从国史看,长征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次大迁徙。长征既是红军主力的战略转移,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早雏形,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一次大迁徙。这就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奇观,一个没有固定疆域的的国家政权,随着军队而到处转移。中央苏维埃政府的建立是我们党建立人民政权的探索和尝试,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对各根据地、各部分红军的中枢指挥作用。193510月中央红军转移至陕北,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首都也由瑞金迁至陕西延安。尽管1937922日正式宣布取消,但这个历史却不容忘记。否则,人们会问,瑞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哪去了,是被国民党打败了吗?

从军史看,长征是三大主力红军的大汇流。在长征之前,中国革命根据地是相互分散割裂的,虽然遥相呼应,但几个主要根据地实际上是各自为战,相互不隶属,也没有形成战略配合。先后参加长征的红军有四路:中央红军(后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红二十五军,红四方面军,红二、红六军团(后编为红二方面军)。经过长征,党和红军战胜了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实现了党中央对整个红军的集中统一指挥,长征由红军的西进突围开始,逐步发展为南方各地苏区红军部队向西北地区的战略转移,实现了三大主力的会合

从战史看,长征是我军战略战术的大转变。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初期,错误的战略指导思想在战略上主张速决战,在战役战斗上坚持打“堂堂之阵”的阵地战、堡垒战和消耗战,毛泽东曾形象地将其比喻为“乞丐与龙王比宝”。遵义会议后,红军采取灵活多样的战略战术,坚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声东击西,穿插迂回,在战法上做到于劣势中造优势,在平势中创奇势,从而掌握了作战指挥的主动权,确保了长征最后取得胜利。

 

不为别的,只为还长征一份清白

 

尽管官方对长征的定性早就明确,但民间对长征的污名化却从没有停止,有些人打着“还原真相”的旗号,恶意剪裁历史或编造谎言,采用“戏说”“爆料”“揭秘”之类的手段,肆意歪曲长征历史,抹黑红军的英勇事迹,丑化和矮化领袖。概括起来,这些质疑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质疑之一:到底是溃败逃跑,还是战略转移?红军长征是主动撤离。但这种撤离是一种不情愿的选择。也就是说,如果成功粉碎敌人第五次大规模围剿红军不会有长征的举措。研究进一步表明,导致红军长征的主要原因是军事上的失利。长征中,有三个关乎党和红军前途命运的全局性问题:选择正确的战略方向,解决向哪里去的问题;实施正确的军事指挥,解决掌控行动主动权的问题;贯彻党中央的战略决策,解决全党意志和全军行动高度集中统一的问题。由于一开始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导致一些人借机攻击,红军是盲盲目流动,是一种且行且走。

质疑之二:到底是乌合之众,还是精英荟萃?关于红军的基本构成,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说:“红军的成分,一部是工人、农民,一部是游民无业者。游民成分太多,当然不好。但因天天在战斗,伤亡又大,游民分子却有战斗力,能找到游民补充已属不易”,然而他又说:“红军士兵大部分是由雇用军队来的” 有人抓住此点不放,认为红军是乌合之众。但他没有认识到,这些农民在红军队伍里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在严格的纪律约束和教育引导下,成为新质的人。

质疑之三:到底是杜撰夸大,还是真有其事?红军在长征中打了无胜仗,有些人质疑胜利的真实性,比如 “飞夺泸定桥”已成为红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典型例证,但近年来却有人试图否定这一史实。从外界客观条件来看,不仅自然环境恶劣,还要面对国民党的围追堵截。为什么我们说长征是英雄史诗,是人间奇迹,就是因为红军长征的胜利是十分不易的,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取得的一场了不起的胜利。

质疑之四:到底是权力争夺,还是路线之争?在长征路途中,党内军内并不是风平浪静的,而是发生了多次激烈斗争。且不说遵义会议上发生的激烈的思想交锋,就是在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后,在军事行动失利之后,依然有一部分红军将领认为,是毛泽东将红军带入绝境,多次提出撤换毛泽东。特别是土城战役失利,引发一些官兵对毛泽东的议论和不满,怀疑“红旗究竟能打多久”。而张国焘的分裂阴谋则让中央红军一度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有人据此说,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简直到了白热化阶段。殊不知,正是在激烈的斗争中,树立了正确的领导核心和革命路线,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

不回避质疑,因为事实胜于雄辩,无需回避。有力应对质疑,这是一种自信,因为真相不容混肴。

 

不为别的,只为走好今天的新长征

 

往者不可谏,来着犹可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中国梦,是中华民族当前的新长征。我们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当前形势非常严峻,一点也不亚于第五次反围剿时的中央苏区,如何化解矛盾、应对挑战、克服困难、规避风险,长征就像一座精神富矿,给我们以取之不竭的启迪。

以矢志不渝的信仰追求拨开迷雾。狄德罗说,除去真理和美德,我们还能为什么事物感动呢?对真理的矢志不渝就是信仰,而信仰是给这样两种人准备的,一种是理论自觉的人,比如瞿秋白、夏明翰、李达之伦,就算敌人的屠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他们依然慷慨赴死、毫无惧色,只不过把赴难当做回家。一种是理论不自觉的人,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被前者所坚持并宣传的真理所引领,认准了跟共产党走这个死理,这就是广大的工农群众。是信仰,把这些自在的阶级洗礼为自为的阶级,成为推动社会前进的滚滚洪流。

以坚韧不拔的革命斗志克难攻坚。长征历时之长,行程之远,敌我力量之悬殊,自然环境之恶劣,在人类战争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红军战士在“爬过雪山就是胜利”、“走出草地就有希望”口号的鼓舞下,以惊人毅力战胜艰难险阻,用顽强作风征服人类生存极限,表现出了钢铁般的革命意志。凭着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红军将士面对失利不悲观,愈挫愈奋;面对强敌不气馁,愈战愈勇;面对艰险不畏惧,愈斗愈坚,把濒临绝境的中国革命引向了胜利的坦途。

以前仆后继的牺牲精神调整利益。红军长征不是简单地转战、打仗,而是面临严峻的三大考验,即革命与反革命的生死较量,党内团结与分裂的尖锐斗争,官兵与极端恶劣自然环境的激烈对抗。踏上长征路,就意味着死亡时时相伴。他们激情万丈、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决心为救国救民牺牲一切。长征先烈用生命告诉人们,没有勇担历史重任、敢于作出巨大牺牲的气概,红军就难以走出绝境。今天,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中,同样需要红军长征那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岁月轮回,长征已远。今天还纪念长征,为的是不忘初心,为的是继续前进。以我们每个人的长征,汇就成滚滚铁流,成为势不可挡的中国力量,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