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飞的博客
时评,股评,杂文.
  贺林飞:还有多少“三爷”在谋不义之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贺林飞 |  浏览(37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10-24 20:20:54 最后更新时间:2016-10-24 20:20:54  
  本作品所属分类:评论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了.根据7月26日和9月27日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的信息,议要制定一部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准则。重点是针对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鍵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领导层组成人员必须以身作则,模范遵守党章党规,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坚持率先垂范、以上率下,为全党作出示范。

智慧侠作为一名普通公民,非常拥护六中全会的重大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坚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党的建设,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集中整饬党风,严厉惩治腐败,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党内政治生活展现新气象,赢得了党心民心,为开创治国理政新局面提供了重要保证。观哪些落马高官群中,读到他们的忏悔录时颇有感触。作为原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苏荣在落马后的“忏悔录”中写道:“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智慧侠的感触不只在老婆是‘收款员’上,而是他放任“三爷”,废职亡家的亊例上。清代的官场上曾经流传过一句谚语,叫做“莫用三爷,废职亡家”。“三爷”,指的是这三种人:子为少爷,婿为姑爷,妻兄弟为舅爷。如果对亲属任意放纵,最终就难免落得个“废职亡家”的结局。

在苏荣家里,不仅“少爷”,其“姑爷”和“舅爷”也都参与了贪腐。中纪委宣传片中公布的资料介绍,与苏的老婆于丽芳相比,苏荣的儿子在卖官鬻爵上“毫不逊色”,曾多次插手江西干部任免。苏荣儿子叫苏铁志,系武警北京指挥学院原副院长。

苏荣儿子苏铁志

“于大姐”在江西肆意捞钱的同时,“苏公子”也未得闲。苏荣把一些官员介绍给儿子认识,苏铁志于是通过这些官员帮朋友拿项目,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他曾多次插手江西土地、工程项目及干部任免,而这些幕后交易的背后都有掮客的影子。

2014年12月,一篇题为《副县长做生意资金链断裂引发江西官场地震4000万元行贿款成中央巡视组掌握苏荣问题重要线索》的报道披露,江西省新干县原副县长刘建军通过认识号称是“苏荣外甥”的曹正光(男,41岁,吉林省白山市人)搭上苏铁志的关系,刘建军花巨资为曹正光、苏铁志买豪车,结果在曹正光的运作下,他成功当上了新干县副县长。

事实上,这位号称“苏荣外甥”的曹正光也只是苏铁志身边的一名掮客。

上述文章还称,刘建军知道曹正光只是苏荣儿子苏铁志的酒肉朋友。不过,曹正光帮他运作成功当上了副县长,这让他更加相信曹正光与苏铁志有着很好的关系。

2015年11月17日,苏荣女婿,湖南省张家界市委常委、副市长程丹峰落马被查,成为苏荣家族中第14位涉案成员。湖南省纪委通报称,利用其岳父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巨大。

一位接近湖南省纪委人士曾透露,程丹峰利用其岳父在江西的影响力,收受了江西一房地产开发商赠送的价值百万以上的一套房产。

程丹峰在忏悔书中说:我变成了贴着苏荣女婿标签的坐台先生,经常在周末的时候出现在江西,在几名商人的安排和请托中,在众多政府官员的笑脸相迎中,享受着虚荣心的满足,完全忘掉了我自己是谁,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而且,甚至发现其实自己并不需要去岳父面前说什么请托之事,一样能够有好处、有红包,仅仅贴在身上的苏荣女婿的标签就成为了许多官员和商人追逐的目标,这种自我膨胀和爱面子的思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苏荣女婿程丹峰

于丽芳的娘家同样也得到了苏荣的荫蔽,实现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苏荣的“大舅哥”于平安便是一个典型代表。

在任职青海、甘肃省委书记之前,苏荣曾担任吉林省委副书记。

据吉林知情人士介绍说,于丽芳1994年与苏荣结婚之前,于平安经营一些小生意,事业发展一般。于丽芳与苏荣结婚后,并未上过警校,也没有在公安系统任职过的的于平安,进入吉林省公安交警系统工作,并获得飞速提升。也正因为攀上了苏荣这棵大树,于平安找到了一名歌舞剧院的演员为妻,此人后来也当上了狱警。

2005年左右,吉林省交警系统发生一起重大贪腐窝案,多名交警被查处。经调查,于平安也卷入到这起案件中,最终受到处理,随后便赋闲在家。

苏荣升任副国级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后,于丽芳从2013年开始,密集返回长春,希望能恢复于平安的公职及薪资待遇。2014年6月14日,苏荣被中纪委“双规”后,正在长春办理此事的于丽芳被中纪委带走调查。于平安也被调查,一度失联很久。

2015年年初,于平安在长春的一所公园内自杀身亡。现场的急救人员检查确认,于平安应该是前一晚服用了大量安眠药物。据悉,于平安卷入苏荣贪腐案,曾与于丽芳一起向一名私营企业主巨额索贿。

就在苏荣落马前夕的那个春节,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档特别节目《家风是什么》。苏荣回忆起当时看到这个节目,他的直觉反应竟然是不敢看。苏荣说:

“我说我的家风是什么,我都不敢看这个节目。我家“于姐”成了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家教上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丈夫,我本人出问题,老婆变得贪婪无度,收敛钱财不择手段,儿子利用我的职权影响受贿数额巨大,显然是你苏荣本身的问题,把家庭带坏的。”

平心而论。每每看到这些高官的忏悔录,智慧侠都在设身处地的比较。从天上掉到地下,“现在放我出来也没脸见人”(苏荣语)?毁了一大家族,值吗?有多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悔恨?《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2003年颁布施行了,为何不认真学习与践行?这次六中全会重申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方针,加强党内监督,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随着形势任务发展变化,新修订《条例》,强化党内监督同时,也在挽救各级领导干部。基于此认识,们的“公仆”们是不是该认真领会六中全会精神,规范自已的从政行为,心存畏惧,慎审用权,再不能做口惠而实不至的贪败之事了。同时,管住家人和身边人,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远离自已的政治生态。

问题在于,我们的某些高官管好自已已属不易.还能管好身边亲属吗?还会有多少“三爷”会不乐意”老爷子”们讲清廉,还要去谋不义之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