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金铭的博客

  孙悟空如是说        (小小说.一九四七年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何金铭 |  浏览(77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10-31 14:41:03 最后更新时间:2016-10-31 14:41:03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寓言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孙悟空如是说

       (小小说.一九四七年作)

   

    人,就这么怪,白天尽管被劳什子俗务累得一口气也喘不过来,一到晚上,倒头便睡,任何样足以使你忧心如煎的事,也会忘得一干二净。不但此也,还会大做其梦。我自然免不了这一公例,也是一个“万物之灵”嘛!

    可是到了晚上,蚊子不知从何处来,毫不客气地东一口西一口咬你的肌肉。这已经够受了,偏又有臭虫也者,摇头摆尾,从容地吸取你的血液。等你略一动弹,它早已揩揩嘴巴,溜之大吉。还累得你半夜起来点油灯,真是烦恼。好容易,黑甜乡的景物历历如画的送进你的眼帘,忽然又是一声巨响。乍听时,有如狂风怒号时的一声雷吼;仔细想想,也许是那儿在打大炮。幸而真相大白得快,否则我便将 “杞人忧天”。

    转眼间,孙悟空出现在我面前。当真是他,毛脸红眼,谁不认得他老先生的尊容?只见他手把着那根什么神针,怪眉怪眼,好不怕人。他把屁股一扭,又是一声巨响。原来是他在大放其屁呢。我正不知从何处来的勇气,大声喝道:“孙悟空,谁叫你大放其屁来?几乎吓坏了我!”他反而一笑,说:“我不过放个屁而已,那些放炮的人,又不知该挨你多少骂?”我说:“这不一定,人家放炮,与我何干?谁去管它!”谁知猴子一听竟急了,跳起来叫道:“你才是放屁呢!对于跟自己大有关系的事置之不理,偏要找点屁大的事来小题大做。真是岂有此理!”我当下一怔,立刻陪个笑脸道:“对不起,不过是说说而已,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这个毛猴子,倒也知趣,也一笑作罢。接着,我们寻到一家饭店,对面坐下谈天。

    我问他:究竟为什么,“下界”里这多年总是乱糟糟的,升斗小民不能够安居乐业?他慨乎系之的说:“这也是理之当然。试想,普天之下,到处是‘跳蚤’、‘臭虫’和‘蚊子’,你还想太平么?”我问:“天上是否也一样呢?”他回答说:“当然。”

    我俩买了点花生米,喝起白干来。毛猴子喝到高兴时,竟演说起来:

    告诉你,天上人间,原是半斤八两。我们那位糊涂玉皇大帝,整天饮酒作乐,置国家大事于脑后。这且不说,李老君也被辞退了,二郎也被驱逐了,单留下我一个毛猴子,也无可奈何,只好游游山水,玩玩古迹。

    听说你们下界,与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是吹牛,我大闹天宫,想来你早已知晓。但是我终于没能逃脱被压在一座山下。打个比方,人,无论怎样能干,也和我一样,逃不出科学逻辑的规律。最近的希特勒,那结果,你是知道的。

    多年来,我遍游下界,由前方,到后方,由沦陷区,到光复区,有一个感觉,“官”太多太多了。据某某的调查,把大官小官加起来,平均算帐,十个老百姓有四个官管着。以我说,倒不怕官多,怕的是‘跳蚤’、‘臭虫’多。追根究底,还是“上行下效”。没有‘朱门酒肉臭’,哪来‘路有冻死骨’。

    说说话话,老孙忽然大笑起来。他那副尊容,本来就不敢恭维,一笑越发教人想呕吐。他笑着,从耳朵里拿出一张纸,交给我,说:“看看吧,也许可以笑笑。这是从一位穷作家的抽屉里偷出来的。哈哈!”

    我于是展开那张格子纸,打扫净喉咙,擦亮眼睛,逐字逐句地读下去。只见那题目是《请易国名疏》,底下写着:

    “奏为名实不符,国号应易事:数千年来,吾华政权,向握一姓之手,虽杀伐无常,变乱屡生,而其拥有中原则一,天下私有亦一也。是故每易一姓,必易一名,以示与前朝有所不同也。如宋,如唐,如汉,如秦,即为异族,未尝不然。且夫汉自新王以后,刘秀突起,则曰东汉;宋自泥马之后,偏安一隅,则曰南宋。一代且如是,况其他乎?乃自辛亥以降,孙先生方庆天下为公,内乱忽起,袁氏继而大做其皇帝之梦,民国也者几复置弃而无人过问。后党争数起,遂有宁汉之分家。然质之前段,尚有可以理解之处。近来情况大变,小则一乡,大而一县,而一省,而全国,民等每感官吏之多,有如夕阳欲坠前之鸦群,不惟数之不清,即名目之繁杂,阶级之复杂,亦已使人茫然不知所措,曰保甲长,曰区长,曰专员,曰国府主席,曰省主席,曰部长,曰院长,曰科长,曰主任,曰委员,曰委员长,总之,滔滔者天下皆官也。所谓国家大事云者,无不决于诸官之手;人民之性命,亦以官意决之;举凡机关学校,又无不盛行官场习气;友朋见面,寒喧几句,则尽是官腔;曰时髦者,必官样也;曰伟人者,必官僚也。呜呼!官吏之流何其多?

    “民等尝历观世界上各国各邦,如日本者,以天皇为至尊,故曰帝国;如英国者,以拥有殖民地而又联合之,故曰女王联邦;盖皆非挂羊头卖狗肉者。乃至吾国,徒有数千年光荣历史,辉煌文化,对夫国号,独无讲究。明明官吏遍天下,乃曰民国。是特百思不得其解者也。

    “前者,有美利坚人某偶游中国,而有所感,遂著文以论之,曰中国真可谓中华官国也。民等所以如是云者,非无由来,实不可以空穴来风视之。况有美利坚人之言为证,方此美化第一之今日,料吾贤明当政,必不至罔之顾也。用特敬具专呈,尚希照准,实为公私两便。并祝旧显新贵,官运亨通,万税万税万万税。”

    署名乃是五个字:“小民谨叩具”。看至此,我禁不住扑哧一声,鼻涕和眼泪一齐笑了出来。抬头看时,却看见了破旧不堪的天花板,原来是南柯一梦。

    这时候,臭虫还正在大吹大擂地实行它的吸血政策呢。长夜漫漫,何时才会天明?

                                    (一九四七年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