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树华的博客

  处女地(二)孔宪国与吕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牟树华 |  浏览(989) 评论 (5)  | 发布时间:2016-11-02 11:00:02 最后更新时间:2016-11-02 12:43:5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写在前面:这是两年前我写的一部小说。完稿后给了某杂志,人家说留用,但是至今没发表,看来是不用了。倾注了许多的心血,总不能留着自己欣赏,于是决定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中。

  郑重声明:原创作品,在精英博客首发。

  稿子分章节发表,如果你读了一节就烦了,便不要再耽误时间,大家时间都很宝贵。

   感谢苗怀敬老师提出宝贵意见,将字体改为楷体,字号加大为3号,加粗,加大了行距,以利中老年博友阅读。

 

  

                         (小说)

  

二、孔宪国与吕胜

 

孔宪国主任居住的小区,离上班的县财办大院不远,步行15分钟就能走到办公室,因此,孔主任上下班一般是步行。虽然昨天晚上的酒确实喝高了,头还有点晕,胃里乱糟糟的说不出是啥滋味,但孔主任的心情很好,心情好是可以提高酒量,也是可以酒后解酒的。昨天晚上的酒让孔主任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酒场如战场”,也让孔主任在“战场”上一展雄风。起因是马行长将他的军,让他喝一杯酒,那宗房地产的拍卖底价下降10万元,孔主任一气喝下了5杯酒,拍卖底价降下50万元。2两半的高脚杯呀,5杯就是1斤2两半,孔宪国毫不犹豫地一气灌下了肚子。孔宪国主任很有点成就感和自豪感。自己从民办教员干到正科级干部,从计划经济干到市场经济,一口气挣50万元,这还是头一回。

正是秋高气爽的好季节。走在上班的路上,孔宪国主任觉得轻松了许多,尽管早晨没吃饭,只是用暖水瓶里的半瓶温吞水涮了涮嘴,又喝了剩下的大半杯温吞水,心里依然很高兴。孔主任高了兴就喜欢唱京剧,前些年只会唱“样板戏”,自打去年又学了几个“传统剧目”的段子,于是又喜欢上了《失·空·斩》。孔主任当年读《三国演义》的时候,很喜欢、很崇拜诸葛亮,但是在京剧中后人给诸葛亮设计的那些唱段,他却不喜欢,反到更喜欢司马懿那段“有本督”。这段“花脸”是气沉丹田,胸腔呼出,酒后可着嗓子吼上两段“花脸”,能将腹腔中的酒精雾化,随着吼叫给“呼”出来。上班的路上孔主任很高兴,便将左臂在腰部弯曲,做手提“腰圈”状,右手做了个捊胡子的姿势。大白天在大街上唱不能可着嗓子吼,只能轻声地唱:有本督,在马上,用(呃)目,观(呢)定,诸葛亮,在城楼……

孔主任边唱边走,来到了县财办大院对面的人行道上。孔主任不唱了,因为他发现对面财办的大门口有一堆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

县财办大院在农贸市场的最南端,有点偏。这里原来是县物资局的货场。4年前县里搞机构改革,将原来的商业局和物资局合并了一个“商贸资产经营管理中心”,与县“财政贸易办公室”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对外仍称“财政贸易办公室”,简称“财办”。这样一来,县“财办”的职能就不是单纯的协调部门关系了,具有了管理经济实体的功能。为此,“财办”专设了一个副科级的“经营管理办公室”(简称“经管办”),说白了就是收房租。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商业、物资两局,及原辖9个公司全部撤消了建制,原商业、物资两系统的经营场所已经全部实行了大包干性质的租赁经营,经营者既有内部职工也有社会人员,由财办所属的这个“经营管理办公室”统一对外招租,统一收取租赁费。

“财办”办公楼的一层、二层都卖了出去,全产权。只留下不到两间的一个大门供人员和车辆出入。大门左边是一家婚庆公司,右边是一家烟酒副食小超市,生意都很火爆。左右两邻的广告牌子和彩车、货车经常挡了“财办”的大门。街里街坊,门卫也不好太较真。再说经常受用人家的喜糖喜烟优惠商品,也只能如此,毕竟是市场经济嘛。孔主任在街对面看到的那堆人,是围在小超市那一则的大门边。县“财办”的大门是两扇焊接铁艺门,两扇门合起来,便在中间拼起了一个圆形的门心。小超市这边的半边门心上贴了一张带红印章的白纸。纸不大,也就是8开;字不小,稀稀拉拉4、5行。孔主任看清了,那是市“公平拍卖行”的《预拍公告》,主要内容是:原县饮食服务公司(现称“银釜大酒店”)房产,现属工商银行,有房产证。位于中心路152号,临街,东邻泰山路,北邻长途、公交车站,南邻黄河商城,是县城最繁华地段。包括综合服务楼、餐饮楼、办公楼等,总建筑面积约9698平方米。起拍价338万元……。

“他妈的这个混蛋——!”孔主任看了这个《预拍公告》,不由地骂出了声。骂声是从胸腔里挤出来的,还带着刚才唱“有本督”的气韵,骂声带出的一团火气冲到了头顶,便觉得脑袋发涨:他妈的,真他妈的被这老“种马”给涮了,5杯酒白灌了?!孔主任挤出人堆的时候,看到“经管办”魏主任也在人堆的外围。魏主任外号“魏黑子”,脸本来就黑,一生气,黑脸变紫脸了,看来他已经看了这《预拍公告》。

“孔主任,不是正在制定方案拿意见吗?不是说喝一杯降10万元吗?这些家伙们咋一分没降?咋给捅到大街上来了?!”魏小主任看到孔大主任,忿忿不平地问。因为魏主任这个主任,是孔主任之下的副科级主任,为了有所区别,大家将魏主任称为“小主任”,将孔主任称为“大主任”。魏小主任在财办系统也是以“酒陪”著称,昨天晚上的酒,孔主任预见到是一场恶战,本来是带着魏小主任当酒陪,关键时候拉上去挡挡,但是人家马行长不让“挡”,必须有孔主任“亲自喝”,这才有了孔主任“箭在弦上”不得不喝,一口气灌下了5大杯。

孔主任看到围观的人堆中大多数是原来商业、物资两系统的职工,有几位还是原来下属公司的负责人,觉得自己说话应该慎重,便装做没在意魏小主任的问话,径直朝大院内走去。

“我看,这头种马只认钱不认人,那50万元不降了,欠阉的东西!”魏小主任见孔主任不接茬,便一边骂着,一边跟在孔主任身后往大院里走。魏小主任骂的“这头种马”,就是昨天晚上灌了孔主任5大杯的市分行的马行长。马行长是个精力、体力、能力、酒力过人的人,人送外号“种马”。

孔主任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秘书小陈已经整理好了内务,正在往饮水机上换水桶。孔主任问小陈:小孙呢?小孙是司机。小陈说,小孙不是请假,说今天早晨帮他表弟娶媳妇了吗?孔主任这才想起,昨天从市分行回来的时候,小孙提出了用车帮表弟娶媳妇,自己答应了,还提醒他注意,别让人家逮着咱“公车私用”。孔主任是意识到今天上午有可能用车,才向小陈问司机去向的。听了小陈的解释,孔主任说,给小孙发个信息,让他娶完媳妇快点回来。小陈看孔主任的脸色不好,知道孔主任一定是为门前那张白纸的《预拍公告》而生气,自己也不便问,他掏出手机,站在饮水机旁边给司机小孙发信息。孔主任绕过那张宽大的写字台,在转椅上坐下来。他没有像平常一样打开电脑,而是往后仰了仰,凭着转椅晃了两晃。孔主任有点后悔大街上的那一骂,“他妈的这个混蛋——!”有失领导干部的体统,有点像女人骂街,并且是当着自己的下属职工。孔主任想尽快恢复正常的情绪,于是便停止了晃转椅,坐正了,拿起写字台上的报纸,挡在脸上,报纸上有一行红色的大字,孔主任看得模模糊糊,觉得有点像昨天晚上马行长那张红口白牙的嘴。他按照自己调理气脉的经验,生气的时候,返回头去寻找生气前的情绪。生气前干什么来着?对了,生气前自己正在唱“有本督”。马长礼的那段花脸,就是气沉丹田,胸腔呼出的那一段,于是,孔主任立马想起了刚才“断唱”的那一句:“任你设下了千条计,棋逢对手,就一般平……”

秘书小陈有点纳闷儿:孔主任今天是怎么了?

孔主任的“有本督”还是没有唱完,“平”字后面的长拖腔拖了还没有一半,写字台上的电话响了。孔主任扫了一眼电话机上显示的号码,立马刹住了拖腔,下意识地拉了拉休闲上衣上的拉链,拿起了电话。

“孔主任吗?”

“是,吕县,我是孔宪国。”电话是分管财贸口的副县长吕胜打来的。

“你怎么搞得,你不是说5杯酒挣了50万元吗?你怎么让那家伙338万元一分钱不让,还把拍卖公告贴大街上了?!”吕胜的口气,从电话筒子里都能闻到火药味。

“我怎么搞得?我怎么让那家伙338万元一分钱不让?我怎么让那家伙贴大街上了?我这里还想骂人没找着人呢!”——当然这是孔宪国的心里话,对着电话是不能说的。

“你给我过来!”吕胜说完,扔下了电话。

这边的孔宪国本来也想扔电话,看看秘书小陈,还在瞪着一双写着惊叹号的大眼看着自己,便忍了忍,轻轻地放下了电话。对小陈说,小孙回来,让他到县政府西停车场等我。小陈说,孔主任咋去县府?孔宪国没接茬,心里说:咋去?我知道咋去呀?!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孔主任又转过脸来对小陈说:你关照一下银釜公司那边的反映,有情况及时告诉我。小陈应下来,孔主任这才出门。

孔主任走出楼道门,朝车库的方向看了看,刚才上楼的时候,好像“经管办”的“皮卡”还停在那里,这回也无影无踪了。他只好走出大门,心想如果运气好,有熟人开车路过或者有路过的出租车也凑付。孔主任走出大门,站在大门口碰“运气”。等了一会,甭说熟人路过,连出租车也没见影子。这条商业街是典型的人、车、货混搭,行车难,出租车一般不光顾。那就以步代车,开步走吧。孔宪国想:走一步是一步,越去得晚挨熊越厉害。

“哟,主任大哥您这是在等车吧?”孔宪国正想开步走的时候,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是婚庆公司的老板娘。孔宪国不知道这位老板娘姓什么叫什么名字,只是听到大家都喊她“黄瓜醋儿”,相比是“又脆又酸”的意思。9月底的气温已经没有了夏天的滋味,人家“黄瓜醋儿”还穿着一身紧身的半透明衣裳,身上显眼的地方沟沟坎坎都恰到好处地显现出来。随着“黄瓜醋儿”一步步地靠近,孔宪国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香水味。

“你咋知道我等车?”孔宪国无意识地接过了话茬。

“我,我是您肚子里的小蛔虫呀……” “黄瓜醋儿”边说边往孔宪国身上凑,凑到跟前时,还忽闪着两只毛眼,在孔宪国脸上使劲勾了一圈。

“这女人真是既风流又漂亮。”孔宪国看着送上门的“黄瓜醋儿”竟一时语塞。

“主任兄弟,您要是不嫌弃,就用我的车。” “黄瓜醋儿”指了指身边那辆白色的“帕斯特”,大大方方地说。

“你这车花里胡哨,咋坐?”孔宪国指了指“帕斯特”身上的红花彩带,做出要开步走的样子。“黄瓜醋儿”伸出一支玉臂拦住孔宪国,又伸出另一支玉臂,抓住车身上的一只绢花,往上一使劲,那条玉臂潇洒利落地在空中划了个弧,随着“啪、啪、啪”几声响,“帕斯特”身上的红花彩带便飞了起来,孔宪国这才知道,整天看着人家在扎彩车,原来这一车的红花彩带都是用吸铁石粘上去的。

坐着“黄瓜醋儿”提供的“香车”,这车里真是香气袭人、香气可人,孔宪国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分管财贸的副县长吕胜,是市里重点培养的年青干部,是已经上了台阶只差半步就要登台的“二梯队”。来这个“卫星县”当副县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来“镀金”的。吕胜到任之前是市政府正科级秘书,跟大老板跟了3年,学历高、能力强、靠山硬,工作急于出成绩抢头功,所以便拿着“熊人”当家常便饭。刚开始那几个月,这个比自己小5岁的顶头上司对着自己吆五喝六,还有点不习惯,后来看看,年青的副县长不光是对自己如此态度,对系统内其他几位科局长也是这个态度,其中有几位老局长,年龄比自己还大几岁。“官爷、官爷”,当了“官”就是“爷”,当了“爷”就脾气大,脾气大了就喜欢“熊人”。坐在香车里的孔宪国再也没有了唱“有本督”的潇洒。他很是后悔,后悔昨天晚上在电话里向吕胜“报功”。吕胜打电话问情况的时候,孔宪国肚子里的酒已经吐干净了,只是还不太清醒,浑身没力气。头脑不清醒的孔宪国一激动,便说出了“5杯酒挣了50万”。孔宪国在酒局上确实有点“特异功能”,当他感觉到胃里酒多,需要“减负”的时候,用筷子一捅喉咙眼儿,“哗”地一声,能把刚喝进胃里的酒全吐出来,再喝上两杯水,再捅喉咙眼还能再吐一次,他自己称为“洗胃”,洗了胃的孔宪国还能继续再喝。昨天晚上确实喝得多,孔宪国先是在酒店的卫生间里“洗”了一遍胃,回来的路上又在车下喝了一整瓶矿泉水,停下车在路边“洗”了第二遍胃。孔宪国洗完胃之后,唯一的感觉是困,只要能躺倒,倒头便睡;没有能躺倒的地方,坐着也能睡。吕胜打电话问情况的时候,孔宪国已经“洗”完第二遍胃,躺在后排坐上睡觉了。

吕胜副县长的办公室,在县政府办公楼三层靠近楼梯的地方。孔宪国来到吕胜副县长的办公室门前,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听到吕胜正在与人通电话。不知道电话的那一端是什么人为什么事说什么话,只听到这边的吕胜对着电话斩钉截铁地说:“不行,绝对不行,这是原则,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话音未落,便听到吕胜“啪”地扣了电话。孔宪国听到吕胜的电话已经结束,便边敲边推地推开门,由于门是虚掩着的,孔宪国没有等到吕胜喊“请进”才进门,那样做便显得做作了。吕胜的工作作风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见孔宪国进门,劈头就问:“说说吧,昨天你们与马行长谈得好好的,怎么今天他们就如此发难呢?你不是说5杯酒挣了50万吗?那公告上咋一分钱没降?”

孔宪国说:“我也是今天早晨上班,才看到门口的墙上贴上了拍卖预告。”

“那几次与他们探讨的内部消化、内部解决,还算不算数?这样满大街上贴传单引起人心恐慌,甚至引发越级上访谁负责?”吕副县长的老板桌上就放着一份《预拍公告》,吕副县长左手拤腰间,右手敲着那份《预拍公告》,咄咄逼人的一连几个问号,好像眼前站着的不是孔宪国,而是马行长了。

孔宪国觉得吕胜副县长显然是误会了自己,吕胜副县长倒不是怀疑自己与马行长串通一气破坏本县的工作,但是副县长明显是在埋怨自己工作不细致,没有对马行长提出必要的“预警”,以致使本县的工作处于了被动的局面。其实吕胜这样埋怨孔宪国确实是冤枉人了,在昨天的会谈结束时,孔宪国重点强调了“保密”,会谈后的酒虽然喝高了,但是孔宪国临上车还是强调了“保密”。因为这一宗房地产涉及到300多名下岗职工当前的工作、生活、和未来的出路,是个马蜂窝,不捅还怕炸营,这样满城风雨地乱捅,真得很可怕。孔宪国觉得自己不能不明不白地代别人受过,便叫板似的对吕胜说:“这样吧,吕县,咱给马行长打个电话,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吕胜先是一楞,觉得孔宪国口气如此之硬不太习惯。再一想,除了这么办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于是把桌子上的电话机往孔宪国坐的方向拨了拨,表示同意他给马行长打电话。孔宪国掏出手机,翻到“通讯录”,找到马行长的电话,把吕胜桌子上的坐机往自己坐的沙发这边拉了拉,安下“免提”,给马行长打电话。

电话通了:“哪一位?”是马行长的声音。

“我,孔宪国,有件事想讨教马行长。”孔宪国知道吕胜的开门见山作风,没有寒喧,直奔主题。

“请讲,孔主任。”

“咱昨天不是讲好了,内部消化内部处理,你们怎么连招呼都不打,把‘公开对社会拍卖’的传单满大街贴呢?你让兄弟我一口气灌下5大杯,那50万还降不降、行长说话还算不算数?!”孔宪国的话里带气,一是当着县领导腰杆子硬,二是也让县领导知道,自己与银行那边确实没有“暗箱操作”。

“什么,什么……社会拍卖……传单的,你说什么呀,我的吕大主任?”话机里的马行长,竟然是一副受到极大冤曲的声音。

“你们的资产,不经过你们同意谁敢拍卖呀——?”孔宪国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拿起老板桌上的《预拍公告》,捡主要部分读给马行长听。电话那端的马行长一边听着,一边喊了一个人的人名,接着电话里便有一个讲普通话、音质很柔美的女子的声音,对马行长说着什么。到孔宪国读完《预拍公告》内容摘要的时候,那边的“普通话”也基本划上了句号。马行长开始解释:“啊哈,孔大主任,是这么回事,这次咱市分行处理不良资产,一共17宗,处理模式基本相同,先对内后对外——这是说给外人听的,咱自己说话就是内部处理。你县银釜大酒店是17宗业务最小的一宗。咱们多次研究的意见,不是一直是对内吗?不是为了安定团结的局面嘛!17宗不良资产基本都完成了前期工作,你县这一宗也基本成熟了,公平拍卖公司便统一发出了《预拍公告》,他们事先也通报了我们办公室,办公室觉得无大碍,就同意他们发公告了。孔大主任请放心,搞这类小动作,拍卖公司比咱们都内行,一定不会给你找麻烦的,说是内部处理就是内部处理,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马行长讲着话的时候,孔宪国肚子里的结块渐渐冰释,马行长讲到此处的时候,孔宪国解除了电话机上的“免提”,向吕胜做了个“还问什么呀?”的表示,吕胜伸出5个手指头,冲着孔宪国晃了晃,孔宪国明白吕胜的意思,是让他再落实一下那50万元还算不算事儿。于是冲着电话插进一句:“那50万元……?”马行长说:“你放心,我的孔大主任,你再喝5杯,我还减50万——哈哈!”孔宪国也对着话筒笑了笑,又寒喧了几句,扣了电话。孔宪国觉得轻松了许多:起码吕胜不能再怀疑自己吃里爬外了。

吕胜也平静了下来,双手相扣搂着后脑勺,在大转椅上挺了两挺,说:“不会有什么麻烦?真有了麻烦,他‘大种马’还不看热闹!不养活孩子不知道屄疼!”

孔宪国差点笑出声来。文人出身,又一直在领导身边工作的吕胜一向是将正襟危坐,周吴郑王的样子示人,从来没听到吕胜说粗话并且粗得臊气冲天。说粗话的吕胜让孔宪国觉得亲和了许多。他甚至觉得领导能当着自己说粗话说脏话,是拿自己当知己了。孔宪国进门的时候,秘书小王进来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只顾了打电话没端,也没想到要喝水。这会儿轻松下来,再加上刚才与“种马”吼了两嗓子,有点渴了,便端起了水杯。杯里的水不凉不热正好喝,孔宪国一仰脖子干了,问吕胜:“吕县,还有啥吩咐?”意思是:没啥吩咐我是否可以走人?

吕胜说:“你先别走,刚才我给财政、国土、县府办打了电话,既然人家债主上门来催,咱也要加快进度,今天上午把几个细节问题定下来,抓紧时间与企业接触,还不知道要出多少麻烦,该预见到的问题大家一块议一议,拿出应对预案——走,到小会议室去,他们也许有来到的了。”

说实在话,孔宪国还是很佩服吕胜雷厉风行干脆利落的工作作风。像刚才吕胜说得这个“联席会议”,要是按常规办,因为牵扯到几个部门联合办公,几个部门又分别属于不同的副县长分管,就要先向主要领导汇报,得到主要领导首肯后,再由办公室协调召开“联席会议”的时间,定下时间再下正式通知,下了通知还不一定能来个“几把手”开会,来个说了不算的二、三把手,甚至是仅仅派了个“听会”的“耳朵”来,还要再回去汇报,汇报了再反馈意见,集中了意见再行文件。如此一折腾,下面的民怨可能已经沸腾,来政府“讨个说法”,大叔大妈们的上访队伍可能已经堵在了办公大楼的门口。可是话又说回来,除了吕胜,哪个副职又会有胆量命令自己分管以外的局长来开联席会呢?

孔宪国和吕胜出门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在门口处碰了一下,吕胜耸了耸鼻子,说:“你身上香水味咋这么重?”说着又耸了耸鼻子:“还是玫瑰香!”

“……”孔宪国自己也耸了耸鼻子,想起了“黄瓜醋”和她的“帕斯特”,想解释,又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又摇摇头。

“我可提醒你,这年头不光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光棍门前也是是非多,当官又是光棍,是是非非就更说不清了——哈哈哈!”吕胜拿腔捏调地笑了几笑。对面秘书室的小王以为领导有啥工作吩咐,便出门站在走廊上听令。吕胜说:“没你的事了,那边会议室已经安排了秘书。”

吕胜在前孔宪国在后,向二楼的小会议室走去。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好好好

发布者 :111 (2016-11-26 19:17:10)  回复

拜读。拜读。

发布者 :苗怀敬 (2016-11-13 22:15:31)  回复

先粗粗浏览一遍,待后细细拜读。

发布者 :江瑾 (2016-11-11 21:00:05)  回复

今天看了两场电影,《奇异博士》《魔发精灵》,因为出奇的便宜,一场5元,另一场1元。

发布者 :杲文川 (2016-11-05 17:42:21)  回复

欣赏牟老师的文章,问好!

发布者 :张志辉 (2016-11-02 17:33:25)  回复
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